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魔獸——谷開來的真實故事(六)

海伍德命喪重慶之謎

英國媒體披露,王立軍(左)曾從海伍德(中)的屍體上割下一小塊肉,作為證明海伍德死於非命的證據。(新紀元資料室)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0月12日訊】表面上看,海伍德是因大量飲酒引發心臟病而死亡,不過王立軍是現場勘查的專家和法醫教授,他直覺地感到這個現場是偽造的。於是他揪下了海伍德一縷頭髮,並小心翼翼地從屍體上採集了血樣……

外界盛傳谷開來海伍德一度是情人關係,或至少曾經發生過偷情行為,至於兩人為何中斷情人關係、反目成仇,說法很多。從前面講述的那個貴夫人宴會上的故事來看,谷開來想當真正的王妃,於是回到薄熙來身邊,和他一起打理政治,故而疏遠了海伍德。

也有的說,谷開來得了憂鬱症。海伍德對一位朋友說,2007年前後谷開來曾受到腐敗調查,之後她變得越來越神經質,甚至一度要求她「小圈子」裡的人與配偶離婚並發誓效忠。據那位朋友透露,海伍德說自己拒絕了,於是疑神疑鬼的谷開來開始懷疑海伍德的忠心。

在接下來的一年,海伍德變得越來越緊張,他還警告他的一些朋友和商業夥伴,不要在電子郵件和電話中討論敏感問題。他的幾位朋友說,海伍德的煙癮加重,掉了很多頭髮,並且開始發胖。其中一個人說,海伍德曾說自己處在來自薄家的難以承受的壓力之下。他還告訴朋友們,他計畫第二年離開中國。

不過,後來,海伍德與薄家的關係似乎又變好了。一位英國朋友在2011年見到他時,看他心情不錯。然而,2011年11月14日,年僅41歲的海伍德死在了重慶。

命喪重慶 20年效忠化為灰

據路透社援引兩位匿名消息人士稱,2011年秋,谷開來要求海伍德幫助向海外轉移大量資金,海伍德要求更高的佣金,被谷開來指責為貪婪,海伍德遂威脅將會曝光其不明來源資金。谷開來感到自己和薄熙來受到威脅,於是計畫將海伍德殺害。海伍德稱,他有一份谷開來在海外的資產清單,他把這個交給了他在英國的律師。

據海伍德當時聯繫的一位朋友描述,2011年11月初,海伍德被臨時通知到重慶和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家庭代表會面。海伍德告訴這位朋友,他「有麻煩了」。據這位朋友描述,海伍德飛抵重慶後曾試圖電話聯繫他通常的聯絡人,但一位都沒聯繫上。他只能獨自待在酒店房間等候下一步指示。官方的說法是,海伍德死於飲酒過量。他們很快在未進行屍檢的情況下火化了海伍德的屍體。不過,海伍德的家人得到的說法是,海伍德死於心臟病突發。2012年4月當媒體報導曝光海伍德是被毒死的,海伍德的母親也拒絕向中國方面提出刑事訴訟申請。據說,谷開來在殺死海伍德後,曾約見海伍德的中國妻子王露露。在谷開來答應支付王露露一大筆資金後,無力獨立撫養兩個孩子的王露露答應了封口費的條件,遠走高飛,離開了重慶。

2012年4月10日,新華社報導稱,「2月6日王立軍私自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事件發生後,對王立軍反映的2011年11月15日英國公民尼爾.伍德在重慶被發現死亡一案,公安機關高度重視,專門成立了複查組,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依法進行了複查。

據調查,薄谷開來及其子同伍德過去關係良好,後因經濟利益問題產生矛盾並不斷激化。經複查,現有證據證明海伍德死於他殺,薄谷開來和張曉軍(薄家勤務人員)有重大作案嫌疑。薄谷開來、張曉軍涉嫌故意殺人犯罪,已經移送司法機關。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中國是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法律的尊嚴和權威不容踐踏。不論涉及到誰,只要觸犯法律,都將依法處理,絕不姑息。

本文轉自第295期【新紀元週刊】「焦點新聞」欄目
更多精彩故事,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在2012年7月底之前,官方一直沒有公佈對谷開來一案的調查結果,但外國媒體的調查基本再現了事情經過。英國《泰晤士報》報導說,海伍德被謀殺的前一天,薄熙來的勤務人員張曉軍把他從北京接到重慶。現年30歲的張曉軍,不到20歲就當上薄熙來父親薄一波的警衛,他對薄家忠心耿耿。

據說一次谷開來故意考驗他,就打電話叫王立軍來她家,說薄書記有急事要找他。王立軍匆匆趕到薄家,卻被張曉軍攔在門外,怎麼也不讓進,因為谷開來有令,誰也不許進來。王立軍很氣憤,拔出槍抵在張曉軍的額頭上,但張還是不讓他進。這時,就見谷開來笑呵呵地從屋裡出來,她對自己的這個警衛非常滿意。於是,這次張曉軍被委以重任,一定要把海伍德接到重慶來與她見面。

不是死於氰化物而是「A一號」?

日本《讀賣新聞》引述中共官員消息指,5月10日,一名共黨幹部在小型會議時對屬下透露了海伍德遭毒殺經過:據稱谷開來與張曉軍將毒藥摻入飲料中讓海伍德喝下,他一度將毒液吐出,二人遂將海伍德架著,強灌毒藥,事後重慶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把海伍德嘔吐物取回保管,作為呈堂證據。

不過,海伍德並不是氰化鉀毒死的。洪春寶在他的書中講述了這麼一個故事。

王立軍在得到重慶南山麗景度假村富華賓館的報案後,馬上第一個衝進了現場。只見海伍德赤身露體死在床上。面目猙獰,死相非常痛苦。房間裡有大量喝光了的空酒瓶。表面上看,海伍德是因大量飲酒引發心臟病而死亡,不過王立軍是現場勘查的專家和法醫教授,他直覺地感到這個現場是偽造的。於是他揪下了海伍德一縷頭髮,並小心翼翼地從屍體上採集了血樣。據王立軍判斷,海伍德死於一個高級間諜用的專用毒品,叫「A一號」。此藥兌酒服下後,任何人都會在數小時內引發心肌梗死,造成心臟病突發的假象。不過這個藥在死者胃中最多能停留三小時就會被酒精吸收,除非進行非常嚴格的屍檢,才能發現這個藥物的存在。等王立軍出來後,專職現場勘查人員才趕到現場。等心臟病死亡鑒定書出來後,王立軍故意給谷開來打了一個電話,說:「嫂子,海伍德死了。三哥讓我控制好他,我沒有完成任務,讓他死了。現在屍體就在殯儀館,在等死者家屬到來,來了再解剖以查明死因。」

谷開來在電話那頭大怒:「死了就死了,這混蛋早該死了!你還留著屍體幹什麼?趕緊燒掉!」

王立軍等的就是這句話。他把手機收起來,剛才谷開來的那些話都被他錄音了。

兩天後,王露露來到重慶。王立軍安排谷開來和王露露在一個咖啡館見面,據說,可以聽到谷開來的哭泣聲。最後,王露露同意不解剖,並在火化單上簽字。後來海伍德被毒死案件曝光後,路透社記者採訪到王露露,但她堅稱是自己做主決定火化的,不過她一直哭。有知情人透露,徐明給了王露露1000萬的封口費,沒有經濟收入的她,為了孩子的生活,不得不接受了。

王立軍把採集到的海伍德的頭髮和血樣交給自己的得力下屬、從鐵嶺帶到重慶的王鵬飛。王鵬飛畢業於中刑事警察學院,長期從事刑偵工作。他們一化驗,海伍德果然死於進口毒藥「A一號」。

王鵬飛還從海伍德的私人物品中找到了谷開來的許多資料,包括在海外的帳戶資料,甚至還有海伍德與谷開來在英倫幽會淫樂的照片和錄像。在王立軍出逃後,王鵬飛是第一個被調查的人。王鵬飛一直被視為王立軍最重要的助手。王立軍從重慶前往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汽車就是王鵬飛提供的。

不過,儘管他在揭露谷開來殺人案上「立功了」,但在2012年6月25日,重慶市人民政府第127次常務會議罷免了王鵬飛的重慶市公安局渝北區分局局長職務。

為什麼王立軍要保留谷開來的罪行呢?原來他是想藉此要脅迫薄熙來保護他。

早在2009年,中紀委就開始查處王立軍在遼寧的貪腐問題,特別是鐵嶺公安局的腐敗窩案爆發後,王立軍這個提拔這些罪犯的前公安局長,自然不可能清白。 2011年10月,中紀委找到王立軍談話,王於是求助於薄熙來的幫忙。但薄熙來當時也在中紀委的調查中,自身難保,自然就管不了王的事。王立軍於是耿耿於懷。

關於谷開來與海伍德之間的醜聞,已經不是什麼祕密,當谷開來與薄熙來鬧離婚時,王立軍就知曉了。特別是最近幾年兩人之間的關係惡化,王立軍也看得非常清楚,對於谷開來的殺人動機,王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海伍德的突然死亡,對於王立軍來說,並不令他吃驚。而且在此之前,王立軍已經見識過谷開來害死的另一個人:文柳山。

文律師魂斷重慶

1953年出生的文柳山,是遼寧文柳山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他1988年北京大學研究生院法學碩士畢業後,當時谷開來用開來律師事務所的名字開業時,文柳山還在大連第一律師事務所當普通律師,直到1994年他才創辦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文柳山律師事務所」。

由於律師業務精通,而且為人誠懇,文柳山從幫百姓打義務官司開始,一步步成為大連最優秀的律師。他被遼寧省司法廳授予1994年的「遼寧省最佳律師」, 1998年的「遼寧省廳級文明律師」, 2002年的「個人二等功」。2005年他被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授予「全國優秀律師」稱號,這些榮譽稱號令同在大連的谷開來非常妒嫉。據洪春寶調查,2010年5月29日下午1點9分,文柳山在重慶辦案、與谷開來見面喝茶几小時後,突然死在賓館裡,享年57歲。官方稱他死於心肌梗死,但文柳山每年司法局的體檢卻顯示,他十分身體健康,也沒發現心臟病史,怎麼會一夜間突然患上心肌梗死呢?文柳山去重慶,是因為他代理的大連一家公司老闆的案子。重慶一公司與大連老闆有商務糾紛,該老闆被重慶警方以合同詐騙罪關進大牢。關了一年多也不開庭審理,這個大連老闆幾次自殘。文律師2010年5月底去重慶,因為他發現那個抓人的合同是假的,於是他提出要見王立軍、甚至薄熙來,希望能盡快審理此案。

不過他提交的報告交給重慶警方後,一直沒有回信,文律師在賓館裡焦急地等待。直到他死前的前一天5月28日晚上,他突然接到一個神祕電話,讓文律師隻身一人去赴一個約會。據文律師的助手回憶,她當時問文律師:「是誰約您呀?您一人去,我不放心。」文回答說:「這個人身份特殊,你不能去,我的安全也不會有問題。」文律師半夜才回到賓館。助理見他臉色蒼白,頭冒冷汗,一副極度疲憊的樣子。文律師喝了助理倒的開水,還是感到口渴,心臟也隱隱發痛。助理問他:「您喝酒了嗎?」文回答說:「沒有,只是喝了一點茶。」助理問:「什麼人請您喝茶?」文律師張開眼睛,疲憊地看著自己的助理:「跟妳一樣的女人,曾經也在我們大連當過律師。妳回房休息吧,我很累,要睡一會。」結果第二天早上助理發現文柳山已經死在床上。

王立軍參與了此事的處理。文柳山的夫人方女士要求把遺體帶回大連解剖,王立軍聲色俱厲地說:「妳是不相信我們重慶公安機關嗎?人是在重慶死的,要解剖也必須在重慶進行!如果妳願意,可以請大連或北京的專家來解剖鑒定。」文夫人提出要見薄熙來,被一口拒絕。她知道那天文柳山見的正是谷開來。

回想起在大連時,一位跟薄熙來有染的女舞蹈演員跟谷開來喝茶後,第二天因心臟病死亡,解剖遺體時什麼問題也沒發現。加上那時重慶就是薄熙來、王立軍的天下,想查出真相,比登天還難,他們商量來商量去,覺得既然人死了不能復活,何必讓文律師再挨一刀呢?於是他們答應不屍檢直接就地火化。

原來在1998年這位大連老闆就是文律師的客戶,因為他的案子,文柳山與谷開來產生了糾紛。谷開來認為是文柳山把已經到自己嘴裡的一塊肥肉搶走了,於是懷恨在心,12年後的2010年,谷開來吩咐王立軍用一個假合同案把這位大連老闆抓到了重慶,順勢引來了文柳山,最後在重慶將文柳山除掉。據洪春寶調查,害死文柳山的,還是車克民從德國進口的高級間諜專用毒品「A一號」。(待續)◇

本文轉自第295期【新紀元週刊】「焦點新聞」欄目
更多精彩故事,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2-10-12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