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薄谷夫婦和王立軍在驚天罪惡中的角色

楊寧

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積極配合鎮壓法輪功,大連最早開始活摘和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其中,被谷開來看成自己圈內人的英國人海伍德,曾協助谷在海外做相關交易,涉及大量秘密,之後招來殺身之禍。 (大紀元合成圖片)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0月16日訊】自2006年兩位來自大陸的知情人在海外曝光了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烈內幕後,國際人士的獨立調查和更多親歷者、知情者的獨立證言,都無可置疑地向世人證明: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的確真實的存在。而2012年2月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的出逃以及向美方提供的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第一手材料,更是將這個驚天的黑幕首次撕開。

透過這撕開的一角,透過各方披露的證據和消息,我們發現的是深不見底的罪惡,其不僅牽涉到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法委,而且牽涉到軍隊以及軍隊、武警醫院;更讓人恐怖的是,中央高層和地方要員也都有人捲入其中。顯然,這罪惡,已絕非是某地、某人的個別行為,而是與納粹等同的針對某一特定群體的國家犯罪。那麼,在這樣的罪惡中,薄熙來谷開來夫婦和王立軍又扮演了甚麼角色呢?

從目前獲知的信息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正是從大連和遼寧開始的,也就是說,薄谷夫婦乃是這一罪惡最初的倡導者和參與者,而讓他們產生如此邪惡念頭的正是緣於對權力和金錢的強烈慾望。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不顧政治局其他常委的反對,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並在內部傳達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三光」政策。當時大陸很多省份對鎮壓都採取了消極態度,但身為大連市長的薄熙來為了陞官而討好江,不僅在8月上旬江到遼寧巡視時,在大連率先掛出了江的巨幅畫像,而且追隨江殘酷鎮壓法輪功。據薄熙來最信任的司機王某某披露說,當時江曾對薄熙來講過:「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

於是,大連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並最先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關押全國各地因為不報姓名而無法遣返的法輪功學員。1999年冬,薄熙來被提拔進了遼寧省省委,2000-2001年薄當上了遼寧省委副書記,代省長,2002年成為省長,而這一路都是踏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爬上去的。薄在當上遼寧代省長後,又新建擴建了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龍山教養院、沈新勞教所等,用於關押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全國各地因為不報姓名而無法遣返的法輪功學員。

薄谷夫婦除了對權力有著不可遏制的慾望外,更有著對金錢的貪婪。在江巡視之後不久,谷開來就開始謀劃如何在鎮壓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的同時,也能在經濟上雙豐收,出口器官和屍體成為其攫取利益的一大途徑,而這正是源於其手中擁有眾多的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

1999年8月,中國第一家屍體加工廠在薄熙來親自點頭下在大連成立,註冊資本800萬美金,一期投資1,500萬美金,地點就在大連高新技術開發區依山傍海的地方。當時這家屍體加工廠的老闆、德國納粹後裔馮‧哈根斯還得意地告訴中外記者,工廠之所以選在大連,理由非常簡單:政府支持,政策優惠、優秀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以及充足的屍體來源。充足的屍體來源究竟來自何方?由誰提供?為何選在這個時間開辦?這不能不讓人有所聯想。

由於利潤豐厚,很快哈根斯的中國弟子隋鴻錦也在大連創辦了第二家屍體加工廠。2003年,中國大陸成為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輸出國。在有著人死後入土為安觀念的中國,屍體源自哪裏?美國第一展覽公司的免責聲明直指隋鴻錦公司的屍體來自中國警方。他們到底是誰?背後與薄谷有何關聯?

而此前有消息稱,谷開來與海伍德利用在英國開辦的公司,直接參與了倒賣屍體、出賣器官的罪惡。海伍德遇害也是因為捲入了這個罪惡而被薄谷滅口。在此我們要質疑的一個問題是:薄谷在海外的60億美金的資產有多少來自這罪惡的「生意」?

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倒賣屍體和器官,使薄谷夫婦位列當代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之中。也正是在薄熙來治下的遼寧省,出現了王立軍這樣同樣沒有人性、緊隨江迫害政策的馬弁。據披露,2003年,王立軍出任遼寧錦州市公安局長,至2008 年6月,還同時兼任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而該中心的主要目的就是研究器官移植技術。據說為了磨練技術,王立軍主持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做了數千例活體摘除器官試驗。為此,他還因在如何最有效地從犯人身上摘取器官方面所取得的成果而在2006年獲得了「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王立軍在頒獎典禮上如此說道:「我們的科技成果是現場幾千個密集移植的結晶。」

曾廣泛報導強摘中國政治犯器官的美國《標準週刊》(Weekly Standard)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表示:「王立軍所謂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既不是配備醫療車的處決現場,也不是進行器官移植的手術室。」他介紹道,王立軍的獲獎作品--全新配方保護液,可能是抗凝血劑,即當從一個心臟仍在跳動的活人身上強摘器官並移植給另一個人時,抗凝血劑會降低器官受體的免疫系統的排斥機率。「充份證據顯示,被害人可能是維吾爾族穆斯林、藏族佛教徒、基督徒,或是更大有可能的法輪功修煉者。換句話說,王立軍因野蠻殘暴而獲得獎項。」

儘管我們無法斷言王立軍所指的數千個現場器官移植,有多少比例的器官來自罪犯,有多少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但外界傾向於認為,其主持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約三分之二移植手術的器官可能來自法輪功學員。從王立軍的所為看,說其是殺人惡魔同樣並不過分,而全國像王這樣的基層公安局局長和警察又有多少?

雖然我們並不清楚薄谷開啟的這罪惡如何並在何時從遼寧推廣到北京、天津、上海等其它省市,但無疑與當時身為軍委主席、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政法委書記羅干和公安部部長劉京等脫不了干係。

或許我們由此可勾勒出參與這驚天罪惡的一個可能存在的鏈條:1、薄谷在大連倡導並參與;2、薄當上遼寧省代省長後,推廣到整個遼寧省;3、江支持,政法委、軍隊介入,推廣到全國各省市;4、軍隊、武警和部份地方醫院介入。如果這個鏈條被證實無疑,參與犯罪的人數將是相當龐大的,而且涉及各級政府、司法機關、公安、軍隊、醫院等,這樣的國家犯罪不僅對於處於交接時期的中共高層而言,是無法承擔的重負;對於所有的中國人和整個中華民族,也是難以承受之重。

評論
2012-10-17 1: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