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薄熙來案中的江澤民(上)

1999年是薄熙來命運中最重要轉折點 為攀上江澤民而墮入深淵後更一發不可收

江澤民是薄熙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物,1999年是薄熙來命運的重要轉折點,雖然他從此找到似乎能通往中國權力頂層的渠道,這也成為薄熙來徹底墮落深淵的開始,之後更一發不可收拾。(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2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2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導)2012年10月6日《紐約時報》採訪了前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前妻李丹宇,並曝光了薄在1975年7月14日寫給李的一封情書。

報導從薄熙來給第一任妻子的情書開始

信中26歲的薄熙來仿照毛澤東的詞填寫了一首「沁園春.向前」,一展心中的志向:「閱青史,問中華兒女,誰來接班?……人民熱望,勇負雙肩。摯友同德,心熱如焰,自首不熄永相戀。擎戰旗,更笑望丹宇,奮力向前。」

37年過去了,那個曾經被李丹宇視為「有理想、有抱負」歷經苦難的年輕人,已經墮落成為了升入中共最高權力機關——政治局常委,不惜將自己的親生兒子李望知軟禁關押的人。如今李丹宇只希望「他能安度晚年」。

回顧薄熙來的一生,就好比莎士比亞戲劇中的人物在當代中國的現代版,同樣有復仇、婚變、情殺,還有無休止的嫉妒心、貪慾和極度膨脹的野心。不過這曲被稱為三千年難得一見的戲劇,不光有莎翁筆下的「性格決定命運」,更有當今大時代正邪之間的激烈較量和選擇。

1945年當人們打開奧斯汀集中營,被纍纍白骨驚得目瞪口呆時,這時才想起逃出來第一個向西方社會呼救的魯道夫·弗爾巴(Rudolph Vrba)。

人類發誓: NEVER AGAIN!絕不再讓反人類罪行在我們的沉默中肆虐,不過,如今「這個星球從未發生的邪惡」卻正發生在我們身邊、就在眼前。

曾跌入社會最底層 17歲被關入監獄

薄熙來出生在中共建政前夕的1949年7月,其父薄一波曾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主管經濟,是鄧小平時代中共八大元老之一。文革時,薄熙來和劉源、習近平一樣,都因為父母被打倒而跌入社會最底層。

《新紀元》週刊2012年3月8日在傳記《當代奸雄薄熙來》中介紹了薄熙來的經歷。他17歲時被關進大牢長達5年,官方的說辭是因為他父親曾經當叛徒,而他私藏父母的照片被發現,最後被江青點名關進了監獄。不過民間說法是他們兄弟幾人偷了一輛吉普車而被當成「現行反革命」入獄。

中共監獄的殘酷給年輕的薄熙來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他的性格由此變得陰險、殘暴,思想也走入了歧途:他認定這世上強權就是真理,誰掌握了權力,誰就能決定一切。

於是,他不顧一切地追求權力,哪怕婚姻也讓他變成了政治交易。

1976年,剛出獄幾年的薄熙來在一個修車廠當工人,而兒時夥伴李丹宇的父親則是文革期間的北京市市委書記李雪峰,雖然因為林彪案而不再受重用,但依然是「革命幹部」,而且李丹宇是解放軍北京總醫院的軍醫,那時軍醫的地位非常高,而薄熙來只是一個歷史叛徒的狗崽子。

於是,儘管在才智、相貌、性格等多方面存在較大差異,身高1.8米、儀表堂堂、能言善辯、胸懷大志的薄熙來,還是和相貌平平而且脾氣暴躁的李丹宇結婚了。

谷開來做第三者插足 薄熙來婚變

兩年後,薄一波在胡耀邦的竭力幫助下平反了,官復原職,薄熙來和李丹宇也搬進了中南海,而且薄熙來之後考上北京大學歷史系本科,和中國社科院新聞系的研究生。據李丹宇回憶,那時的薄熙來每天強迫自己看8頁英文書,因為他相信:中國必定會走向世界,必定會和國際接軌。

等到了1981年6月20日,他們的兒子薄望知4歲生日的那天,薄、李的婚姻發生了突變。當時薄家和李家的政治地位已經徹底改變了,儘管薄熙來摟著妻子、孩子痛哭了一場,但他還是決意要和李丹宇離婚,因為他對她「再也沒有感情了」,當時李丹宇驚訝得如雷貫頂,但性格倔強的李還是搬出中南海,和薄分居了。

外界不知道薄熙來的第二任妻子谷開來是何時闖入薄的感情生活的。谷開來的父親谷景生曾任中共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區委第二書記。1978年谷開來進入北大法律系讀本科,後轉到國際政治學讀了3年碩士,她比薄熙來小11歲。不過兩人本來就是親戚,谷的四姐嫁給了李丹宇的哥哥.

谷開來對外宣稱,她是在薄熙來到遼寧金縣後才偶然間第一次見到薄熙來的,這無疑是謊言,不但谷開來北大的同學多人證實薄、谷兩人在北大時期已經有戀愛或偷情關係,而且李丹宇也對《紐約時報》表示,她從1981年一直向外界控訴谷開來是破壞現役軍人婚姻的第三者,直到1984年在薄一波的干涉下,她才被迫和薄熙來離婚,但她向各級政府和婦女聯合會上訪卻沒有停止,多年後她依然到處控訴薄熙來的無情和谷開來的不義。

薄熙來和谷開來在大連撈錢 初識海伍德

1995年谷開來開辦了開來(後改名昂道)律師事務所, 凡是想到大連投資的企業,都得按照潛規則,聘請開來律師事務所為其諮詢律師,每年上繳幾十到幾百萬的諮詢費,只有這樣才能通過薄市長辦成自己想幹的事。

據知情人透露,薄、谷二人通過這種權錢交易,每年收入在一億人民幣以上。

在這段時間裏,薄、谷夫婦倆認識了來大連淘金的英國人尼爾·海伍德。海伍德不但幫他們的兒子薄瓜瓜輔導英文,還開始著手幫他們把大連貪腐的錢財轉移到海外洗白。

等到了1998年,就在這一年內,作者署名「谷開來」的兩本書相繼出版,雖然在封鎖消息的大陸,這兩本書為谷開來和薄熙來賺得了名利雙收,讓他們跳出大連和遼寧,成為全中國的知名人物,但更多人發現,谷開來真的是個撒謊成性的女人,這兩本書不但是薄熙來安排《東北之窗》的筆桿子們替她寫的,而且事件的真實情況都與書中的結論完全不同。

在《我為馬俊仁打官司》一書中,谷開來指控中國作家協會成員、報告文學《馬家軍調查》的作者趙瑜,在服用興奮劑等問題上「誣陷」了遼寧教練馬俊仁,但13年過去了,谷開來號稱發現了「100條不實之詞」的官司始終沒打起來,相反,馬家軍服用違禁興奮劑、亞運會上全軍覆沒,以及他做廣告的「中華鱉精」,早已為中國民眾所不齒。

第二本書叫《勝訴在美國》,官方介紹說:「事件起源於1986年,大連氯酸鉀廠購買的所謂國際先進設備其實是一堆廢鐵,為此付出的500萬美元無法追回。令人憤怒的是美方企業倒打一耙,控告中國方面侵犯其知識產權。

美國法院兩次做出缺席判決,索要賠償金達1,400萬美元,並欲扣押中國銀行、中技公司等不相關在美中資企業的資產。引起了國內強烈反應,1997年,北京開來律師事務所不取報酬,奔赴大洋彼岸,據理力爭於美國法庭,終於反敗為勝。」

真實情況是,中國公司在美國聘請了一位美國執業律師,谷開來帶著兒子薄瓜瓜去美國玩,順便幫他們介紹中國公司的情況,並提了一些建議。但最後結果只是對方撤訴,大連公司不但沒收回那500萬美金,還得多花很多錢來支付美國律師以及谷開來母子美國之行的所有費用。

假如大連公司不打這場官司,中方也不需支付美國公司任何費用,因為那個美國不良公司已經破產,而且外國法庭的判決歷來對中國國內事務沒有約束力。

薄家與江澤民的特殊關係

然而讓薄熙來失望的是,無論他如何討好巴結中央領導,如何在大連種植綠草、大搞城市建設,他和妻子如何人為地製造新聞效應,他卻沒能如願以償地當上中共第15屆中央委員,而且他也沒有被進一步提升到省委,他還只是一個受某些人「欺負」的小小市長。

此前薄熙來還專門從北京請來報告文學高手,寫下十多萬字的《世界上甚麼事最開心》,為他宣傳造勢。儘管他在政績、名氣、才幹等方面都名列前茅,但他還是以支持票為零票的記錄落選15大。

中共官場的提升,很多時候並不取決於候選人的才幹,而是取決於中央領導、特別是最高領導的個人好惡與其私交。比如說江澤民的晉陞,就是鄧小平等幾個大佬的一句話,無德無能的江就坐上了中共的最高權力寶座。

1989年學生「六·四」運動初期,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因為率先查封了敢於講真話的《21世紀經濟導報》,而被鄧小平當成是跟他一樣的強硬派,於是欽點江進京,取代了不願向學生開槍的趙紫陽。據海內外很多學者調查,江澤民具有「二奸(日本漢奸、俄羅斯間諜)二假(假烈士後代、假地下黨員)」等嚴重身份問題。

令薄熙來特別沮喪的是,按理說,他和江澤民的私人關係已經非常特殊了。據海外媒體報導,1995年春,鄧小平收到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為首的七個省級幹部舉報江澤民的信,鄧把信交給了薄一波處理,而薄卻把信拿給江看。江看後嚇得渾身大汗淋漓、面如死灰。當時只要薄一波一句話,江澤民的政治生命就會徹底結束。

但奸詐的薄一波一心想把兒子薄熙來扶持起來,於是他和江澤民做了個交易:薄一波隱瞞江澤民的罪行,但江答應不斷提攜薄熙來。於是才有了薄熙來下放金縣,哪怕差點被當地幹部趕走,但他還是被提拔到了大連市長的實權位置。

到了1999年春,薄熙來更是心灰意冷了:無論他如何「拚命建設好大連」,如何全心全意地「孝敬」江澤民等中南海大佬,他的官位還是沒有得到提升。不當更大的官就沒有更大的權力,也就無法撈取更多的錢財,也就無法實現自己的「遠大理想」,那時的薄熙來很苦悶。

不過很快「時來運轉」,他找到了陞官的捷徑。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原因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不顧政治局常委其他所有人的反對,一意孤行地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從此,中國上億法輪功修煉者的信仰自由這一基本人權被江澤民剝奪了。

之後,現在旅居美國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特別寫文,告訴他的弟子,中國發生的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在歷史上早有預言。即:400年前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提到的「1999年7月,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這裡恐怖大王從天而降,寓意中共鎮壓法輪功。

法輪功是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從吉林長春傳出的,是一種教人按照「真、善、忍」來提高自己的修煉功法,通過五套簡單的動作,能迅速讓人淨化身體和心靈。據北京、廣州等地醫務工作者地調查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8%以上,人們學煉法輪功後,成為了社會上的好人,好人中的好人。

據知情人士透露,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決定從一開始就受到中央政治局六個常委全部地反對。朱鎔基、李瑞環認為,對於一種「氣功」完全沒有必要大動干戈,更沒必要搞成另一場群眾運動。江還在自己的家裏遇到了反對,因為當時他的妻子王冶坪、孫子江志成都煉法輪功。但江澤民的理由是,在共產黨控制下的中國,不能容忍一個不受共產黨控制的組織發展到人數比共產黨員還多的規模,江澤民恐懼和擔心「終有一天,法輪功取代共產黨」。

當時李瑞環說:「你這種擔心是不是你自己高抬了氣功?」朱鎔基還引用調查數據說:「法輪功能祛病健身,為國家節約了很多醫藥費,練的人很多是中老年人和婦女,他們想練就練唄。」哪知江一聽,馬上像蛤蟆一樣跳起來,又喊又叫地咆哮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滅掉!滅掉!堅決滅掉!」

為了讓政治局六個常委同意他地鎮壓,江澤民還讓曾慶紅命令在紐約的特工送回一份假情報,謊稱:法輪功得到美國中情局每年數千萬的資助,法輪功有海外背景等等。於是就在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萬人上訪的當天晚上,江澤民向上億法輪功群眾舉起了屠刀。

靠「六·四」血跡爬上來的江澤民,無才無德,他既沒有毛澤東的膽識,也沒有鄧小平的策略,江自己都知道很多人不服他,於是他想學趙高,用「指鹿為馬」的方式,發動一場疾風暴雨式的、類似文革大批判那樣的政治運動,強迫其他人都服從於他,這樣他才能建立起所謂「江核心」的權威。

江澤民早在1996年就讀過《轉法輪》(這是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江知道法輪功教人「真、善、忍」、教人做好人。這樣的好人在江的眼裡就是「最好欺負的人」,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欺負法輪功來建立自己的威望,這就是江最初的算盤。

江澤民許諾薄熙來:鎮壓法輪功才能陞官

江澤民不懂得信仰的力量,他最初安排 「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但鎮壓一開始就受到全國各地包括政府官員和民眾的抵制,因為人們普遍知道法輪功是好的。

當時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修煉者超過一億人,儘管中共對外宣稱是200多萬,但公安部內部在1998年底的調查報告顯示是7,000萬,超過當時中共黨員人數的6,400多萬,這就是江澤民說的「法輪功在和中共爭奪群眾」。

1998年底,中共人大常委會前委員長喬石組織了一個調查,他將調查結果轉交給了江澤民,其結論是:法輪功對任何團體、個人和社會都「有百利而無一害」。好人越多,不是越有利社會,越有利於當權者的統治嗎?

1999年7月20日中共宣佈取締法輪功之後,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由於中共搞株連政策,一旦查明這個法輪功學員是某個城市、某個單位的職工,不但這個上訪學員會被關進派出所或勞教所,其單位領導、所在派出所的警察都要受到懲罰。

為了不牽連其他人,很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拒絕上報自己的姓名和地址,當時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多,北京附近的派出所、勞教所和監獄都裝不下了,而且東北三省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最多。

為了推行其迫害政策,同時解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具體問題,1999年8月10日至15日,江澤民藉開會之機來到了遼寧。此前江澤民是很少「巡視」到東北的。官方報導稱是要在瀋陽召開「東北和華北地區八省市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但江澤民還有個不願告訴任何人的目的:為他個人發動的迫害法輪功政策找到積極執行、配合的地方官員。

而此時的薄熙來,正想討得江澤民的歡喜,只要江澤民答應提拔他,讓他幹甚麼他都願意。薄熙來不但違背中央規定,在大連市中心廣場樹立起江澤民的巨幅照片討好喜愛虛榮的江,同時在鎮壓法輪功方面對江做下了最積極的回應。

據薄熙來最信任的司機王某某披露,江澤民非常明確地對薄熙來表示:「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當谷開來聽說這事時,馬上給薄熙來出主意,大連只有在鎮壓法輪功方面「脫穎而出」,薄熙來才能「鶴立雞群」,獲得晉陞的機會。

認識谷開來的人都說,這位北大的政治學碩士,非常精明能幹,而且非常具有政治眼光。她深謀遠慮、行事果決,常被人稱為「中國的傑奎琳·肯尼迪(臺譯:賈桂琳·甘迺迪)」、「大連的江青」,後來薄熙來在重慶搞的唱紅打黑,據說就是谷開來的主意。

於是,薄熙來馬上加大力度鎮壓大連的法輪功學員,與此同時,在江澤民的批示撥款下,薄熙來擴建了很多監獄,全國各地無處遣送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運到了大連,包括後來薄熙來就任省長的中國遼寧省。

無論多殘酷只要江澤民需要 薄熙來都能辦到

大連很快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據明慧網報導,1999年秋,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薄熙來下令在火車、汽車站入口處的地上,貼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幅照片,上車、下車的人都必須踩在照片的頭上才能通過,凡是不願踩的,就被當成是法輪功學員,就地直接抓捕到派出所。薄熙來利用這個辦法抓捕了很多人。

由於薄熙來曾被關在監獄裡5年,在變態報復心理作用下,他擔任大連市長後已經擴建修建了不少監獄,有空時薄還喜歡到監獄裡轉轉,看人受折磨已經成了他的一種樂趣。江澤民走後,薄熙來把這一「愛好」發揚光大,他下令遼寧所有勞教所、監獄,「集中全部力量轉化法輪功」。

中共所說的「轉化」,就是強制讓法輪功學員宣佈放棄信仰自由,表態不再修煉法輪功,於是,各種人類肉體能夠承受的極限酷刑被應用到法輪功學員身上。

據聯合國人權組織報導,2000年10月,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其強姦,導致至少五人死亡、七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此事件在國際媒體曝光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法輪功指導人依循「真、善、忍」修心,馬三家惡警還叫囂:「甚麼是忍?『忍』就是把你強姦了都不允許上告!」許多女學員告訴親人:「你們想像不到這裡的凶殘,邪惡……」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調查中記錄了這樣一個案例。王雲潔,女 ,四十歲。遼寧省大連市人,二零零二年在商場工作時被綁架,劫持至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迫害,由於不放棄法輪功,遭到警察們的酷刑和種種非人虐待,導致乳房潰爛,慘不忍睹,後來乳腺發生癌變,由於得不到及時治療,於二零零六年七月不幸去世。

2002年大連市法輪功學員王雲潔在馬三家教養院遭電擊,導致乳房潰爛。(明慧網)
2002年大連市法輪功學員王雲潔在馬三家教養院遭電擊,導致乳房潰爛。(明慧網)

類似的酷刑在馬三家勞教所幾乎天天發生。女法輪功學員齊玉玲被電棍電乳頭,張秀傑被電棍電、打,還被電陰道部位,被電得昏死過去。王曼麗被電棍電到失去知覺,李小燕被管教用四個電棍電她的頭、腳心,把她的肉都電糊了,逼她轉化……

然而就是憑藉這樣的酷刑,馬三家成為全國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優秀單位」。幹出這些惡行的管教人員卻得到江澤民、薄熙來的獎勵,被樹為英雄模範給予二等功、長工資等獎勵。

如馬三家的女所長蘇境從北京領得獎勵五萬元、副所長邵力獲獎三萬元,各大隊長都得了獎金,全體獄警被評為「集體二級英模」。

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政法位書記羅幹、中共公安部長劉京等鎮壓法輪功的元凶多次親自到此坐鎮,司法部還撥專款100萬元給馬三家「改善」環境,而與馬三家同一城市的以迫害法輪功手段殘酷著稱的張士教養院獲賞金40萬、龍山教養院獲賞金50萬。

薄熙來個人也嚐到了「甜頭」:他越是積極地鎮壓法輪功,他越會得到江澤民提拔,也能從國家財政中得到越多的經費,越有利於他個人從中撈取錢財。

據大陸媒體報導, 2000年7月初,江澤民暗中直接指揮的中共中央「610辦公室」的負責人王茂林、董聚法等,在視察馬三家教養院後,對其「成績」給予肯定,並向江澤民作了詳細的匯報。「610辦公室」的另一負責人劉京還多次往返馬三家教養院,促使江澤民決定撥專款600萬人民幣給馬三家教養院,命其速建所謂的「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

高蓉蓉,原遼寧省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2004年5月7日,遭龍山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連續6小時的電擊,被嚴重毀容,後來高蓉蓉因感染死亡。(明慧網)
高蓉蓉,原遼寧省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2004年5月7日,遭龍山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連續6小時的電擊,被嚴重毀容,後來高蓉蓉因感染死亡。(明慧網)

2003年經薄熙來批准,遼寧省投資十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改造,僅在瀋陽於洪區馬三家一地就耗資五億多元,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佔地2,000畝。1999年以前,馬三家連年虧損,連電費都繳不上,鎮壓法輪功開始後,當地政府對於從省內各地押送到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按每人一萬元撥款。

一直官運不順的薄熙來開始青雲直上

就在法輪功學員的血淚基礎上,一直官運不順的薄熙來開始青雲直上。據知情人對《新紀元》雜誌透露,薄熙來以前在大連樹立「華表」等野心舉動,一直讓江澤民心存疑慮,不願提拔他太多,但隨著薄熙來積極聽命於江,江慢慢改變了主意,他開始重用薄熙來,一步步地讓他陞官發財。

1999年江巡視後不久,薄被提拔進了遼寧省省委,2000至2001年期間薄當上了遼寧省委副書記、代省長,2002年成為省長。薄熙來一當上遼寧省代省長,就下令新建擴建了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龍山教養院、瀋新勞教所等,讓遼寧省成了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方之一。

特別是當薄熙來選擇突破人類道德底線,率先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被法輪功海外起訴而且被判有罪之後,江澤民把薄熙來看成了江派在18大後政變後的權力接班人,因為江澤民很明白,這樣欠下法輪功血債的人,才能真正和江派「一條心」地維持這場原本絕不該發生的迫害。

這是薄熙來生命中最重要的轉折點,墮落深淵的開始,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評論
2012-10-17 8: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