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句跟貼被勞教一年 當事人親述經過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謝蘇明,2009年11月12日,我登陸天涯重慶論壇,看到一個網友轉發的一篇那幾天大概是地方報紙上面發的一篇新聞稿,帖子的題目是:"王XX說,對待困難群眾要像對待親人一樣",剛才百度了一下,找到了這個新聞原文,地址如下:http://cq.cqnews.net/sz/zwyw/200910/t20091031_3723781.htm,原來是2009年10月31日華龍網轉載的重慶日報的稿件。

當時很多網友各種跟貼,我也鬼使神差,做了我這一輩子最後悔的事,在大概四十幾樓隨意跟了一句,原文是這樣:"草,虛偽的政客,別個和xx公司老闆是干親家得嘛,干親家(也許)有干股份撒",跟了這個帖子我也沒在意,然後就下了。

第二天我下班回來(因為自己做小生意,回來較早),大概下午三四點鐘的樣子,我和往常一樣在家裏上網,沒多久聽到有人在敲門,我問是誰,對方回答是派出所的,我問有事嗎,對方回答有點事情要找我核實一下,我就把門打開了,一下進來四個人,兩個派出所警察,還有兩個穿便裝的一高一矮後來瞭解是重慶市網監的,高的那個應該是個小頭目,矮的那個是搞技術的,他們手裡拿了一張打印紙,上面就是我那個回帖內容,問是不是我發的,我說是,我問他們要了幾次工作證那個叫呂慶的警察才給我看了他的工作證,我問有沒有搜查證,對方說沒有。

然後幾個人一起湧進我家書房,叫我不要動,就開始在我電腦裡面翻,沒找到甚麼東西,大概20多分鐘以後那個叫呂慶的警察打了一個電話以後就對我說要帶我去派出所,說要我去配合做個筆錄,我說可以,對方就把我的電腦主機還有兩個優盤和我本人一起帶走了,他們開的是一輛普通牌照的小轎車,停在我們小區外面的,我們下樓以後碰到我老婆剛回來,因為之前我打電話給她了,我簡單的和她說了幾句話告訴她我一會就回來,沒想到這一去是幾百天以後才回到我朝思暮想的家,這是後話。

他們把我帶到重慶市高新區公安分局天宮殿派出所以後就是做口供,翻來覆去的幾撥人來問我,問我回帖裡面的"別人"是誰,是不是某某市長,我說就是別人,不要對號入座,審問我的人我只記得三個,一個就是那個呂慶,還有一個是姓程的民警(註:之前浦律師採訪我的視頻被我誤說為姓何,這裡更正一下,下同)另外一個就是天宮殿派出所的副所長何勇,後來前面兩個就成了我這個案子的承辦人,期間最少輪流做了四個筆錄,問的問題都差不多,就是問我有沒有人指使,有沒有後台,我的回答都是當然沒有,我一個小老百姓哪裏來的後台啊,太瞧得起我了。

問到差不多深夜了沒問出個名堂,我以為可以回家了,哪曉得姓何的副所長打了兩個電話以後說要拘留我,並且是刑事拘留,然後就像電影裡面的鏡頭一樣,站在有標尺的牆前面照相,各個角度,按手印,掌印,讓我手指著電腦主機也就是他們說的作案工具拍照,折騰完了後就把我戴上手銬押上警車呂和那個程姓警察還有一個協勤把我送到位於離主城有幾十公里的復盛看守所。

送我到看守所辦完交接手續後又是各種搜身檢查,脫光衣服,不准系皮帶,鞋子扔掉穿拖鞋,衣服上的五金紐扣這些一律用鉗子取掉,過每道門不管有人沒人一律要喊報告,投入看守所的監捨的時候差不多快天亮了,之後沒人管,三天以後派出所呂慶來簽延長手續,大概一個禮拜左右呂慶和姓程的那個警察到看守所提審我,做了筆錄,主要內容就是拿了我的手機通訊錄一個一個問我某人是誰,甚麼的幹活,和你甚麼關係,還有就是反覆問有沒有人指使我跟帖,沒問出甚麼後來就好多天沒來了,在所裡關了差不多兩個多禮拜不到20天的樣子呂慶又來了,這次帶來了勞教聆訊通知書,我問他甚麼意思,不會因為我一句話就要勞教我吧?他說這個是他們的程序,入了看守所都要簽這個的,讓我簽上我不要聆訊這些許說過幾天就會放我出去的,如果聆訊的話很麻煩,還耽誤時間,我就半信半疑的簽了,後來才知道他在騙我,那是後話。

他還給我說:你這個事情都請示了領導,領導說以教育為主,檢察院也說這麼小的事不要來和我們說批捕的事,批不起,意思是說放心吧,讓你長個記性,過幾天就放你,好好和我們配合。在看守所呆到12月8號下午,看守民警突然來讓我收拾東西說可以出去了,我心裏那個高興喲,除了身上穿的以外甚麼東西都沒有要就出去了,在看守所門口我看到了那兩個承辦人,讓我簽取消刑事拘留的文件,我高興的簽完以後以為可以走了,心裏還在盤算一會坐甚麼車回家,可是呂慶馬上又拿出一份勞教決定書說:不好意思,這次我們要勞教你,我當時就蒙了,不是說不勞教的嗎,他說:"你要怪就去怪王立軍吧,我們也沒有辦法",我當時就拒簽,他說這個沒關係,不簽也要勞教,然後把我拷上塞進警車直接送到人和勞教轉運站,到了轉運站我也拒絕簽文件,我和他吵起來了,他辦了手續後就走了,然後直到出來都沒再見這個人。

當天晚上在人和轉運站過夜,幾十個平方的房間關了差不多上百人,重慶12月的天氣冷得要死,因為裡面關的人很多,我們很多人都是就著薄薄的被子睡在水泥地上,當晚一夜無眠,第二天一大早就被西山坪勞教所的大客車送到了西山坪,看著車窗外面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景色一切都是灰濛濛的一片,就像此刻的人生。這輩子沒做過違法亂紀的事,因為一句話讓我領略到國家機器專制工具的強大,太恐怖了。

大警車把我們送到西山坪勞教所整訓大隊,要在這裡呆20天的樣子,學習規矩,頭三天不讓洗漱,甚至不讓喝水,這個我一定要說出來,我為我說的話負責任,吃飯的時候左手拿碗右手拿筷子,低頭,半蹲踏步前進到指定位置,不許抬頭看人,吃完迅速撤離到房間,12個人住20個平米的房間,拉屎拉尿都是馬桶,臭氣熏天。每天背誦八榮八恥和五要十不准,20天以後就分到各個大隊正式開始勞動教養。勞教期間我於2010年年初委託家人幫我進行了行政復議,沒有多久被法制辦駁回我的復議,後來又讓老婆找律師準備起訴勞教委,找了重慶學苑律師事務所的一個律師,把所有的材料原件都給了他,包括勞教決定書,行政復議回復,以及一些其它資料,後來因為看到了同教提起訴訟的要麼沒有立案要麼無限期的拖延不開庭,就和家裏商量了一下決定不起訴,說實話,在當時那樣的政治環境下我真沒有底氣去提起訴訟做無用功,所以後來就沒有起訴。給律師的材料也沒有拿回來,後來等我出來以後去找這個律師要的時候他說他已不在那個律所幹了,資料也不見了,所以現在我手裡只有唯一的勞教釋放書能證明我被勞教過。

我在勞教所裡一直呆到2010年6月後因為生病去了所裡的醫院住院,因為所裡醫院條件有限,後來實在不行經過申請層層報批以後於7月1日所外就醫,出來後在醫院斷斷續續住院休養差不多幾個月,期間每月15日要去派出所片警那裏簽字報導,派出所說如果不去報到他們就會通知勞教所把我收回去,等我病好得差不多的時候勞教期限也到了。勞教期滿也就是2010年11月12日以後我收到了所裡寄來的解除勞動教養文件。

後來我把用了幾年的手機號扔掉,一段時間甚至不用手機,不上網,不用qq,然後義無反顧的就去了廣東,我要離開重慶這個是非之地,一直到今年春節才回來,本來還準備過完節又出去的,這時候傳來某人倒台的消息,我才勉強留了下來,因為畢竟家在這裡,小孩也在這裡上學,一家人快快樂樂在一起很好。

以上就是事情的完整經過。

評論
2012-10-20 1: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