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車記

張芸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有車的人,不免有修車的經驗,有時順利,有時倒霉。最近,碰到一次順順利利的修車,高興萬分。一連幾夜睡不著,逢人就訴,不吐不快!

我開的車是可坐七個人的旅行車,性能不錯,前五年沒問題,第六年,卻一下就花了美金403元,究竟是什麽問題呢?使我心痛不已。

我的心裡不斷反覆著:「可以不修嗎?」得到的答案是:非修不可。因為,駕駛座旁邊的自動窗戶上不去也下不來。我住佛州,時常下雨,夏天得開冷氣,冬天得開暖氣!窗戶無法上下,這非修不可!

那天,發現問題以後,我立刻開到一家叫塔飛的修車店,老闆斯提夫估了價,我簽了大名,他很高興,可是我心裡有點不舒服,但是無話可說,因為我是他們的常客,老伴的車、兒子的車、媳婦的車都由他們修理維護。

自那以後,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幾乎同樣問題會出現。我每次得花數百元,只有一次是40元。

兩週前問題又來了,我正考慮該怎麼辦。一個週五清晨,我從教堂望了七點彌撒,回家途中,看見一家修車行正在開門。那時車不多,我一個急轉彎,開到裏面。 修車店的名字叫首都修車廠,一個穿藍色修車制服的大個兒向我走來:「我可以幫忙嗎?」他的態度不錯,還帶著笑容。我把問題告訴他,他立刻走到裏面,拿來一個儀器,插進手刹車附近,細看儀器表的信息。眼前這是新玩意,可以找到毛病。

這個程序,我在塔飛看過很多次,毫不稀奇。在塔飛,他們大半會翻起車蓋,仔細檢查。可是,我眼前的技工,沒打開車蓋,反而把車身後面的加油蓋子,轉了幾下,打開又關上。

「加油蓋沒關緊!」他告訴我。

「多少錢?」我問他

「免費。」

我大吃一驚,問了他的大名,他說是「MIKE.」

跟他握了握手,並說了再見。回家途中,我想以後要請這位MIKE修車了。

十多天後一個下午,我正在塔城購物中心裏面散步,這是我每天例行公事。走了還不到一半,手機響了:「爸比:我的電池壞了,因為天熱,我在車裏面等心梅、心龍下課,一直吹冷氣!還好,一個老先生幫我 JUMP 起來了。我現在在兒子家等他下了班,我想到那家首都修車廠去修車,只是人家可能下班了。」(這是老伴來的電話,他叫我「爸比」51年了。「心梅」,「心龍」 是我們的孫女跟孫子,他們住我家附近,正上小學、中學,下課後,老伴開車接他們送回兒子媳婦家。)

她指的首都修車廠,就是MIKE的地方。因為我曾告過她,MIKE人不錯。電話中,我告訴老伴稍後會回電話給她,等我問了MIKE再說。

我停止了散步,坐在長椅上給MIKE通了電話。

MIKE說他六點打烊,如果下了班,可以把車子鑰匙從門下邊塞進去。車子停在外面沒問題,很安全。於是我按了老伴的快打號碼,馬上告訴她會在MIKE店裡面等她,不見不散!當時時間大約是五點半,我立刻開到MIKE的車廠。我見到MIKE,跟他打了個招呼,就坐在裏面等。還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外面車很多,下班時候啊。  

快六點了,MIKE還沒跡象要打烊。他似乎很忙,又好像爲了我故意在等,跑進跑出。快七點了,我老伴匆匆趕到。MIKE馬上找到儀器,開始測驗。我跟老伴站在旁邊,靜候佳音。 

大約過了半小時,他開腔了,翻成中文是:「電池確實是沒電了,可能是電池壞了,或者是電池跟充電器兩樣都得換!兩樣可能都壞了!」

我問他,只換電池多少錢。換電池也換充電器,兩樣都換一共多少錢。

他到辦公室,計算了一會兒,出來走到我跟老伴身邊。他的回答翻成中文是:只換電池,$180.88;換兩樣,$360.97。他一邊報價,一邊看手錶。並且說:「得再仔細查!看樣子,今天太晚了。」我是個識相的人,就用英文說:這麼晚了,謝謝你等我們,我們明天再來吧。

第二天,我提前趕到,等了大概5分鐘,他才來開門,接著開電腦,準備一天的工作。我在辦公室,喝著他泡的咖啡,耐心等待。看著他忙完後向我的車走去,開始檢查。

我在辦公室等,心裡七上八下,咖啡失去了香味,$180.88 跟 $360.97 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不到十分鐘,可是,我感覺卻似一百年,他從大廳走回辦公室對我說:「$180.88!」

我從沙發上跳起來,用英文說:

“You are an honest man!”「你真是個誠實人!」

半小時以後,我開著換了新電池的車回家,一路上我想:如果他说,「兩樣都得換,一共$360.97! 」我也只得修啊!

這次修車真順利,此情此景歷歷在目、此事此人難以忘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次跟葛林見面,餐會上談了很多關與閻錫山的事績。葛氏是學者,研究深入,態度客觀,使我對閻錫山有了更深,更客觀的瞭解。
  • 近來,大家都瘋林書豪,我呢?
  • 一開頭,是一張相片,一頭母老虎,頭枕石階,睡得很沉,身上倚著睡著的三頭小豬,身上裹著「虎皮背心」。
  • 我在美國住了四十多年了。今天出門,列了四件該辦的大事,有的順利,有的不順利,但都成功了,可謂一天闖了四大關。
  • 孩子們,又叫,又跳,像中了頭獎。最後大家吃過晚飯,去海邊泡了一會海水,我甩了幾桿,沒魚上鉤。那一晚大家都睡得很甜!
  • 天有不測風雲,平安過了35年,水管出問題了。市政府的查水錶技工告我:「問題大概是院子裡的水管或者屋子裡的水管。」
  • 處理每日生活瑣事泰半如此,孩子們見我在沙發上如坐針氈,就用不純正的國語說:「緊張,緊張! 」最近真正「緊張」過一次,大約一刻鐘,且聽在下道來…
  • 可是我這兒講的「杯中物」不是文人雅士喝的,也非喜慶宴會用的酒。我講的「杯中物」是一隻「蚊子」。
  • 當然主要還是受家父家母教誨──凡事要「誠」,因為「誠則靈」。後來,很多年過去了,其間,我親身體驗到有很多事件真的是「誠則靈」。
  • 「聯邦快遞」是一家私人公司,專為顧客想做郵遞服務。親戚說,他寄得是「第二天到達」。要我在4月26日早上在家等,11點以前,應該收到。這家公司很可靠,信譽卓著,我曾用過,所以那天一直在家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