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川:從「瀘州抗暴」看「天下未亂蜀先亂」

古川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0月23日訊】2012 年10月17日,四川瀘州龍馬潭區發生萬人「抗暴」事件,起因於貨車司機甘俊元被三名交警打死,引發民眾不滿,將7輛警車推翻,其中5輛警車被點燃,2輛警車被燒燬。

「瀘州抗暴」事件再次引起人們對「天下未亂蜀先亂」的議論。網友「作家金滿樓」說:「中國歷史一向有這樣的說法: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平蜀未平。一直如此。今年開春以來,從什邡事件到重慶政治地震,再到昨日之瀘州事件,川蜀大地似乎就沒有消停過。這似乎也是一種歷史的徵兆。」

實際上,對於「天下未亂蜀先亂」的議論不是從「瀘州抗暴」事件才開始的。早在2004年10月18日,重慶萬州就發生了四五人民眾參與的「抗暴」事件。十天之後的10月27日,四川漢源又發生了十萬民眾參與的「抗暴」事件。

重慶萬州事件與四川漢源事件發生之後,當時就有專家和網友以「天下未亂蜀先亂」來進行議論。著名評論人士凌峰在2004年11月3日發表了《四川發生中共建政以來最大暴動》的評論:「『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後治。』……十天內四川所發生的兩次農民大暴動,每次人數都達數萬之眾,是中共建政以來新記錄,預示中共的統治出現新危機。」

2006 年11月10日,四川廣安發生數千民眾衝擊當地醫院的群體事件,因為廣安市第二人民醫院延誤治療導致一位四歲小女孩死亡。2007年1月17日,因為少女楊代莉被強姦致死,引發了四川大竹上萬民眾參與的「抗暴」事件。對於大竹事件,香港《新紀元週刊》在《四川大竹暴動背後》一文中也以「天下未亂蜀先亂」進行評論。

2012年1月5日,因為工資低,四川攀鋼集團成都鋼釩公司上萬員工進行大罷工。此前的2011年12月30日,四川化工股份公司上千員工也進行了大罷工。2012年6月25日,在廣東中山市沙溪鎮因為一名重慶民工被毆打,引發近萬四川民工聚集「抗暴」。

2012 年7月1日,為了反對銅鉬化工項目,四川什邡數萬民眾進行遊行,什邡中學生還打出:「我們可以犧牲,我們是90後!」的標語。

對於什邡事件,香港《太陽報》在《天下未亂蜀先亂 什邡衝突響警鐘》也說:「天下未亂蜀先亂,在眼下社會矛盾紛亂的背景下,什邡事件燃起星星之火,很可能形成燎原之勢。」「近年來,除了廣東,四川也是群體事件頻發的地區,大規模官民衝突接二連三。史書上有『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未治』一說,辛亥革命前夕,四川等地掀起保路運動,撬動了滿清統治的基礎,如今什邡衝突事件會否引發連鎖反應呢?」

那麼,為什麼有「天下未亂蜀先亂」的說法呢?這一說法來自於明末清初歐陽直公的《蜀警錄》。

然而,對於為什麼會出現「天下未亂蜀先亂」,著名四川學者冉云飛在《古今「蜀亂」——給六十週年的警示》中分析說:「四川盆地周圍為高原大山阻隔,唯一相對便利的出口又有凶險異常的長江三峽扼守,因而容易封閉,躲藏在帝國的邊緣而自成一統。……但專制獨裁的政權,其本性是掠奪與壓榨,再多的物產也可以將其剝奪殆盡,搞得國在山河破;再溫和怕事的民眾,它也可以最終逼其不得不反。後蜀政權時期,成都市近處民眾不知禾苗為何物,穀物多到非常爛賤的地步。但不到三十年,北宋初期,都江堰便發生了宋朝第一次較大規模的起義──王小波、李順起義,再一次悲劇性地註釋了『天下未亂蜀先亂』。」

與歷史上的很多王朝一樣,1949年中共獨裁政權建立之後,也將全中國搞得民不聊生,連一向土地肥沃、物產豐富的四川也不例外。不僅如此,在1960年-1962年大饑荒期間,四川還被餓死了近千萬人。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說:「四川省在大饑荒期間,餓死人1000萬到1200萬之間。」這幾乎是當時全國被餓死人口的三分之一。

對於「天下未亂蜀先亂」,除了特殊的地理位置之外,還與四川人的剛烈個性有關。《南方人物週刊》曾在《四川人是天下的鹽》一文中說:」為了捍衛基本的生存權利,四川人一旦剛烈起來,不會輸於任何人群。「而在中共所謂」十大元帥「中,就有朱德、劉伯承、賀龍、陳毅、聶榮臻五位是四川人。

近三十年來,特別是在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之後和1998年組建中國民主黨運動之後,雖然中共當局對四川的民主運動進行嚴酷的鎮壓,將許許多多的民主人士抓捕判刑。但為了推動中國的自由民主,四川(包括重慶)還是湧現出一大批民主人士:張先痴、胡平、廖亦武、劉賢斌、陳衛、陳斌、黃琦、陳道軍、譚作人、歐陽懿、佘萬寶、胡明君、王森、李必豐、雷鳳雲、侯多蜀、蒲勇、肖雪慧、冉雲飛、莫之許、陳雲飛、余傑、劉正有、黃曉敏、許萬平、丁矛、張明、左曉環、王怡、楊銀波……

對此,現在仍在獄中的著名民主人士劉賢斌曾在《蜀中多義士,如韭割復生——寫在黃琦、譚作人被判刑之後》一文中說:「黃琦、譚作人先生進去了,但四川的民間力量並不會因此而屈服,他們會像韭菜一樣在被割掉一茬之後又長出新的一茬,他們會以頑強的意志繼續推動四川和中國社會朝著自由民主的方向前行。」

無論如何,當中國民眾已經從瀘州「抗暴」事件聯想到「天下未亂蜀先亂」,說明中國民眾已經是人心思變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大膽預期,中國民主變革的時期必將很快到來。我和每一個中國民主人士一樣,期待著這一時刻早一頭到來。

轉自《民主中國》

評論
2012-10-23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