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律師從審訊室秘密遞信求救 大陸律師界關注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0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日前,一封從湖南益陽沅江市檢察院審訊室秘密遞出的求救信引起大陸律師界的關注。湖南湘軍律師事務所律師蔡瑛被當局以「涉嫌行賄罪」為由非法監視居住近三個月,遭到變相的刑訊逼供。日前,大陸著名律師楊金柱到當地會見了蔡瑛,並將有關事宜在網上做了說明。

蔡瑛案引起大陸律師界關注

日前,楊金柱接受蔡瑛的妻子卜麗輝的委託,為蔡瑛提供法律援助。10月22日下午4點30分左右,楊金柱和李豔召律師會見了被非法拘禁的蔡瑛。

楊金柱在博客上說,蔡瑛的兒子蔡振宇也是一名執業律師,其對楊金柱說,看到他父親遭受的罪後,已對從事律師行業喪失信心。

楊金柱表示,會見過程有全程錄音,通過會見的情況來看,蔡瑛肯定受到了變相的刑訊逼供!他認為,這極有可能是一個被構陷的案件。他覺得該案在程式上存在的問題非常嚴重,比李莊案、北海案更為嚴重。

23日,「楊金柱關於蔡瑛律師涉嫌行賄案件的重要說明」在網上發佈,其中第4點說:「蔡瑛律師在昨天會見時最後表示:他期望在本週星期四(25日)下午之前能夠回到家裏,否則,就由楊金柱將他昨天的錄音作為『遺言』在星期四晚上公佈。楊金柱辦理刑事案件的原則是:當事人的利益高於一切。據此,在星期四晚上以前暫緩在網上公佈材料符合蔡瑛律師的最高利益。」

關注此事的山東晨浩律師事務所主任陳光武律師在其博客上表示:「從目前掌握的資訊看,有關機關沒有依法辦案,也沒有掌握蔡瑛涉嫌犯罪的確實證據,對蔡瑛律師異地變相羈押。

這違反了監視居住住所執行的法律規定;監視居住應當保障嫌疑人正常的居住等基本生活,而有關機關對蔡瑛卻是車輪戰,幾乎不間斷輪番審訊;監視居住僅僅是限制嫌疑人活動範圍等部份人身自由,而現在蔡瑛律師幾乎全部人身自由被限制、剝奪。實質上是對蔡瑛律師的變相羈押。」

蔡瑛被看押在審問「雙規」犯人的地方

今年7月30日,蔡瑛接到益陽市人民檢察院通知前去配合辦案。31日晚上,其家人被告知:蔡瑛涉嫌「行賄」被立案調查,異地監視居住。

蔡瑛被看押在「沅江豪門賓館」,該賓館是沅江市紀委歷年來專門關押審問「雙規」犯人的地方。其家人與律師都不能與蔡瑛見面,檢察院每天24小時嚴密監控。

卜麗輝及兒子蔡振宇發出求救信表示,他們多次去瞭解,蔡瑛「行賄」的物件和基本事實至今查無實據。明顯是檢察機關有人替田正生(益陽市鴻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被蔡瑛舉報了犯罪事實並被判刑)打擊報復蔡瑛。

據因「蔡瑛案件」被連帶調查的律師反映,在蔡瑛被羈押的1個半月時間裏,檢察機關在審不出、查不出「行賄」事實後,集中精力調查蔡瑛近十年辦理的所有訟訴案件,勸說威脅周邊當事人檢舉揭發蔡瑛 「偽造證據、詐騙當事人」等情況。

當地一位律師表示,益陽的政法系統亂象叢生,已經「胡亂搞死」幾個人,因為「十八大」的緣故現都被捂著。蔡瑛被羈押,真實的情況可能更複雜,但報復是肯定的。

蔡瑛的求救信

蔡瑛的求救信在網絡上曝光後,引起大陸律師界的關注。以下是蔡瑛的求救信部份摘錄:

我剛到益陽市檢察院就被沅江市檢察院帶走,被關進了審訊室,坐在高的吊椅上接受審訊。第一次審訊連續3天3夜,強迫我承認向某人行賄的事實,稱「已掌握了鐵證」,每天幾班人馬日夜輪番進行。

每次審訊先是對我進行極度人格詆譭,接著是威脅恐嚇。審問者說:「法律管不到這裏,這裏是沒有王法的地方。」我感到了絕望和恐懼。熬過了3天審訊,換來了「立案調查」。

到第六天早上,來了三個人把我押到審訊室,要我坐在與前面審訊時一樣大小的椅子上,不同的是這把椅子中間加了鎖,坐下去就是坐在錐刺上,腳還不能著地。 接下來更可怕,一天一夜十幾人次輪番審訊。經過5天5夜120個小時的坐審,我已經不能吃飯了,幾乎講不出話來。

他們把我放下來的時候,我兩腿和腰桿不能伸直,撲通一下栽倒在地。以後幾天連續開始屙血。從此,每次審訊,他們比以前的審問者語言更惡毒,幾乎用盡了人間所有惡毒的言語對我進行人格上侮辱。

「行賄」審不出名堂,就審我「與法官瀆職共犯」,審了幾天我實在無所交代,又審「律師幫助偽證罪」,對我十年來打過的官司逐一調查後審訊,明確告訴我在周邊組織當事人檢舉揭發我,要他們指控我,說我打過的官司中有偽造的證據,逼我認罪,我反覆辯解和申訴沒有行賄。

我現在完全與世隔絕,審訊與折磨每天仍在繼續。也許我會在這裏走完人生的最後時光,也許到那時他們會說我畏罪自殺。我不會自殺,我沒有犯罪,我不會死,如果我死了,是他們搞死的。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責任編輯:姜斌)

評論
2012-10-23 4: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