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610頭子李東生被抓 政法委官員最恐懼惡夢成現實

一宗高幹子弟官司轟動中南海 高官求刊登求饒信

12月20日,中共中紀委宣佈「610」頭子、公安部排名第二的副部長李東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610辦公室是江澤民專門為迫害法輪功而設立的「中樞指揮部」。(Getty Images)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3年12月21日訊】12月20日晚間,中共中紀委宣佈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610辦公室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而設立的非法機構。「610」頭子李東生同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關係密切。周永康被抓的消息已經被多方來源證實,只待官方正式公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頭目接連出事,遭報,在這些年作惡多端的中共政法委官員中引起極大恐慌。

去年10月,一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國某市政法委負責人委託其親屬轉給大紀元一份請求刊登的告饒信,該信是特別給被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求饒信。信中反覆「跪求」法輪功學員饒恕他的罪行。同時該信披露了中共政法委系統在常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罪惡黑幕,政法委系統官員精神已經處於崩潰狀態。

中國大陸兩高幹子弟兄弟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出獄後對當地的中共官員提出巨額的賠償和道歉要求,並指名要求胡錦濤和溫家寶親自處理此事。此事再次驚動中南海,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繼上次被胡、溫指定去河北訪問「300手印事件」後,賈慶林再度被派到這二位高幹子弟所在省份做調查。

中國大陸局勢在劇變,隨著鎮壓法輪功的江派血債幫的失勢,在當時參與迫害的大小官員現在都惶惶不可終日,這些政法委系統的公安、法院和檢察院的官員們也因此非常關注江澤民是否還活著、或是否還有殘餘的影響力。

兩名遭迫害的高幹子弟(法輪功)學員要求當地官員公開巨額賠償及公開審訊錄像

據《明慧網》2012年6月4日的報導,有兩法輪功學員是親兄弟,同時也是高幹子弟,在前幾年被非法勞教,然後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哥哥被非法審訊15天15夜,被迫害昏迷四、五次,最後當地官員也沒拿到口供和簽字。被送去勞教所之後,兄弟倆通過關係告狀,但是在當時被壓下來了。

前一段時間,兄弟倆突然向「610」和當地的官員提出要求公開的巨額賠償和道歉,並且告訴當地的「610」和公安局的高官以及政法委書記等,如果不公開巨額賠償,就把他們的腐敗的證據公佈在網絡上,同時通過特殊渠道送到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手中,送給中紀委,讓紀委去「雙規」他們。

據說,那位哥哥還找了在黨政軍的高幹子弟朋友們求助,他們聯合起來之後,動用中共黨政軍某些部門的力量,花了有接近1年時間,跟蹤了很多當時迫害他們兄弟的各級官員。用遠距離攝像機取得了很多官員的腐敗證據,而且延伸跟蹤調查了更多的官員。

兄弟倆還向當地「610」和政法委提出了一個強烈的質疑和要求,要求出示在幾年前被警察審訊時的全程音像。因為中共檢察院規定,警察審訊時必須全程錄音錄像。據稱,現在當地的「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非常害怕,如果提供當時審訊兄弟倆的錄音和錄像,就等於是證明警察刑訊逼供。不拿出當時審訊的證據,就是非法辦案,也要被繩之以法。如果非法審訊,那後來的勞教也是非法。

報導還稱,目前各級「610」已經多次找到他們兄弟倆談,希望他們能夠退讓一下,但是兄弟倆態度極其強硬,不理睬他們。

報導稱,最近一段時間,當地的「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幾乎天天長時間開會研究對策,但是天天沒有辦法,「頭疼無比,害怕無比。一點辦法沒有。」

相關人員和「610」和公安局以及政法委領導整天唉聲歎氣的,一副大禍臨頭的神情,整天沒精打采的,而且夜裡嚴重失眠。白天精神恍惚地整天哭喪著臉。同事們背後都笑話他們說:「他們死了娘老子的時候也沒有這樣難過的,看來法輪功不好惹!不能去惹法輪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政法委高官通過親戚向國際發公開求饒信 請求大紀元刊登

近日,曾經參與迫害兩兄弟的當地政法委負責人,讓其親戚代筆公開給法輪功學員寫道歉及告饒信。信中多次要求兩兄弟「請你們原諒」、「跪求你們原諒」、「真的求求你們了」,並說如果他們兄弟倆再「折騰」,一大批參與的各級官員和警察將會作替罪羊推出來,遭到「黨紀國法」的處理。

信中轉述那名政法委高官的話稱,他現在很後悔當年做了這些事情,「共產黨不講理啊,我們不聽上級的話,保不住烏紗帽,我們聽上級的話,現在看啊,就得進監獄,而且還不得連累上級。說不定還要想方設法殺人滅口,進了看守所或者監獄,死了也不知道怎麼死的,太黑暗了,外人不清楚,我們內部人不知道嗎?還讓不讓我們活了?就領導是人,我們不是人?政績都是領導的,過錯都是我們的?」

「我現在是發自內心的理解了,王立軍為甚麼跑到美國領事館去?為甚麼提前把相關證據移交到海外去?為甚麼王立軍要破釜沉舟?沒有辦法啊,保不住烏紗帽就算了,命一定要保住啊。」

在信的最後寫道:「再次向那兩位法輪功兄弟倆道歉,請你們原諒。我們很多領導真的後悔莫及,如果時光倒流,真的不會去整你們了,哪怕你們天天公開做法輪功活動,最多和你們商量商量,儘量讓我們表面上過得去就可以了,隨便你們怎麼做啊!真的後悔莫及啊!無論如何,請你們原諒。用網絡上流行語,跪求你們原諒。請你們不要折騰了,求求你們了。」

賈慶林調查此事臉色鐵青

信中稱,中共常委賈慶林在沒有到現場「考察」之前,已經有消息傳出稱:「如果他們兄弟倆再折騰,一大批參與的各級官員和警察將會作替罪羊推出來,進行黨紀國法的處理。甚至更高級別的官員們都要拉下馬,給他們兄弟倆和他們家裏人一個交代。」

據稱,賈慶林最後到場調查此事,把當地大小官員都嚇壞了,「都認為這個事情搞大了,賈慶林能來,其他政治局常委肯定都知道。」

最後,該地的官員都互相推責,使得賈慶林臉色鐵青,「我們當地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黨委領導無能啊,現在都膽戰心驚,一個個都絞盡腦汁推卸責任,沒有人敢去安撫他們兄弟倆,各級官員被他們兄弟倆多次指名道姓的寫信侮辱,罵各級官員眼瞎了,罵各級官員一個個人模狗樣的盡幹缺德的事情,但是沒有一個官員敢吭聲的。都拿兄弟倆沒有辦法,賈慶林來了都沒有辦法,氣得臉色鐵青,省委書記都不敢說甚麼,我們有甚麼辦法?不敢吭聲也罷了,為甚麼不敢安撫呢?」

賈慶林曾奉命調查「300手印」事件

此前有報導稱,原籍為泊頭的現任政治局常委賈慶林7月15日返鄉河北,當地官場說是調研開發情況,實際賈的祕密使命,即受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差遣赴家鄉調研「300手印事件」。

今年2月,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法輪功修煉者王曉東(王小東)遭到泊頭市政法委的強行抓捕,激起全村人的義憤,全村300戶人家各派一名代表在呼籲書上簽名按手印,村委會加蓋公章,要求當局釋放王曉東回家,成為震動中共政治局的「300手印事件」。

在賈慶林調查事件前後,泊頭市公安局長楊建軍被調職。當時有報導稱,賈慶林此舉是受到政治局的委託。

大陸官員要仿效王立軍 求饒信:把事情搞國際化是一條出路

信中還對該市的市委書記發出警告「趕快向海外轉移證據」,並抱團公開手中證據才有存活希望,「你市委書記是現在的某位政治局委員的紅人,這個政治局委員十八大肯定進政治局常委的,你要安全,想拋棄我們,平安著陸。不管我們的死活,平時的政績是你們的也罷了,關鍵時刻,我們是擋箭牌,是替罪羊,甚至被殺人滅口,我們乖乖的繼續聽從,可能嗎?大不了像王立軍一樣,魚死網破。」

「雖然你是市委書記,也建議你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不然那位政治局委員為了不受影響的進政治局常委,把你也拋棄了。你怎麼辦?如果你也能夠像王立軍那樣把薄熙來拉下來,也算是名垂青史了。如果共產黨再出現一個現任政治局委員被拉下馬,關鍵的是這個原來也能夠進政治局常委,那麼你市委書記百分之百名垂青史。」

信中還稱:「為甚麼寫這麼多,也是希望參與這件事情的基層警察們,將來你們和我一樣是替罪羊,而且越是基層做替罪羊之後,判刑越重。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這件事情並不是我們要拉替死鬼,而是牽扯到的官員越多,大家越安全。事情越大,共產黨反而不好去政治化處理。事情國際化之後,反而能夠透明的按照法律處理,不會出現從重從快的判刑。你們好好想想。人將至死,其言也善,我親戚真的感到生不如死啊。」

從信中也可以看出,這名政法委的高官對於當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存在著悔意,信中提到的另一個細節則更加說明問題。

暴露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一開始就不得人心

信中提到:「自從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來,絕大多數太子黨和高幹子弟公開或者私下裡表示明確反對。關鍵是,現在的中國啊,確實啊,已經是太子黨和高幹子弟的天下了。」

信中還提到:「十幾年來,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沒有在社會上公開表態過一次支持鎮壓法輪功,將來習近平、李克強上台,重新對待法輪功是獲取民心的最好辦法。」

政論人士陳破空在最新的《究竟是誰要扳倒薄熙來》一文中稱:「江任內鎮壓法輪功,留下平生最大汙點。他後來發現,不僅他的同僚朱鎔基、喬石、李瑞環等人對鎮壓法輪功態度消極,就連繼任的胡錦濤、溫家寶等人,對法輪功問題,也儘可能保持低調。江深知問題嚴重……」

此前有報導稱,原公安部副部長劉京透露,2001年江澤民在一次佈置對法輪功打壓的會議上江提出要在國家安全廳、公安廳、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設立相應的「610」辦公室,這時胡錦濤說了句話,「增加『6‧10』機構得增加人員編制,經費不小」。江立時大怒,衝著胡錦濤咆哮道:「都要奪你權了,甚麼編制不編制、經費不經費的!」胡聽了一聲不吱,面無表情地在筆記本上寫著甚麼。劉京還表示,從那以後在對法輪功的「鬥爭」中,胡不得不「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江自19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由於中國當時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為調集全國所有資源來鎮壓法輪功,江澤民從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類似蓋世太保的特務機構——「610」辦公室,是中共為對付緊急狀態成立的臨時祕密最高權力機構,能根據需要調動軍隊、武警、公安、外交、財政、電訊、教育等等部門資源和人力,並有權要求政府其它部門服從「610」為鎮壓法輪功作的安排和調度。

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書記一般都同時兼任當地「610」辦公室負責人,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自然成為了江澤民手下的最大「打手」。而江系為了避免在迫害後遭到清算,最大的舉動就是緊抓「政法委書記」位置不放。

今年2月,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後,薄熙來與周永康密謀「十八大」後先奪取政法委書記,再從習近平手中奪權的計劃被外媒曝光,薄熙來落馬。此後江派元氣大傷,處於潰散狀態。在這個過程中,薄熙來、谷開來和王立軍活摘器官的事情被大幅曝光,周永康也被發現深涉其中。

信中披露政法委官員已預見江死前後 胡、溫會翻盤法輪功 江派殘餘在海外屢屢放江「露面」假消息

目前,中國大陸曾經參與迫害的各級官員都隨著江派殘餘的失勢而驚恐不已,都在尋找退路,都在尋找「替罪羊」。

江派殘餘也看到了大勢已去,所以才在「十八大」前拚命製造「江澤民露面」的假消息,試圖穩定「軍心」繼續抱團,不立即遭到清算。其中最顯著的幾個例子有:

10月20日,《人民網》引用上海海洋大學網站的照片,顯示「江澤民再次露面」,但是,從海洋大學網站下載的原始照片的信息被發現時差有7小時,與《人民網》報導矛盾。同時照片也被指是合成的。

5月8日,網上流傳一張4月份江澤民和星巴克總裁舒爾茨見面的照片。但大陸官方媒體卻沒有報導,星巴克上海總部的發言人王星蓉和外交部也都拒絕證實這次會面。這張江澤民和星巴克總裁舒爾茨的照片被指是PS製成。

9月份,有報導指江澤民9月22日晚「現身」國家大劇院觀賞戲劇,但最後發現也是造假新聞。

告饒信中說,當年在毛澤東死後,中共立即「粉碎四人幫」,隨後中共自己又否定了「文革」,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現在,江澤民沒死也差不多了。江澤民的人馬也是江河日下,一敗塗地。這些政法委、「610」系統的官員們已經預感胡、溫或習近平在江死前後會翻盤法輪功,現都處於非常驚恐狀態。

—————————————————————————————————————

以下是該市政法委負責人的家屬給法輪功學員的告饒信全文:

共產黨官員向法輪功真誠的道歉

我得承認啊,我幫助我親戚寫這個道歉信,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啊。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在這裡,我們鄭重的向那兩位法輪功兄弟倆道歉,請你們原諒。無論如何,請你們原諒。用網絡上流行語,跪求你們原諒。我們真的後悔莫及,請你們不能再折騰了。真的求求你們了。

我的親戚是管法輪功的官員,也是今年6月4日明慧網《讓610惡人和公安局惡警害怕無比的事情》裡提到的領導之一。我親戚非常的後悔當時參與了決策,要是知道事情變成今天的樣子,那個時候裝病住院也行啊。哪怕辭職或者不當官了。人家兄弟倆是法輪功,但是人家也是高幹子弟啊,雖然他們家人不在位了,可是人家不是沒有力量了啊!

最近幾個月,我親戚吃不香睡不安的。尤其賈慶林為了這件事情來到我們這裡之後,他更是惶惶不可終日。賈慶林沒有來之前,早就已經有小道消息傳出來了,如果他們兄弟倆再折騰,一大批參與的各級官員和警察將會作替罪羊推出來,進行黨紀國法的處理。甚至更高級別的官員們都要拉下馬,給他們兄弟倆和他們家裏人一個交代。畢竟當時整他們兄弟倆整得太嚴重了。十五天、十五夜不給人家睡覺,折磨人家昏迷五次,人家的報復是理所當然的,可以理解,法輪功講寬恕,法輪功的親親友友卻不是這樣做啊!現在,他們的朋友們把這件事捅上天了。其實,法輪功真的是好人,我一個親戚的婆奶奶就是法輪功,她的情況我們瞭解啊!

當時有市領導答應他家裏放人的,結果不但沒有把弟弟放出來,反而把能折騰的哥哥也抓起來了,最後都送到勞教所了。這個不是公開打人家的面子嗎?現在,人家家裏人雖然公開沒有說甚麼。但是,私下裡肯定是全力以赴的調動力量支持他們,恨不得折騰的天翻地覆的才好。

我親戚私下裡說:「共產黨不講理啊,我們不聽上級的話,保不住烏紗帽,我們聽上級的話,現在看啊,就得進監獄,而且還不得連累上級。說不定還要想方設法殺人滅口,進了看守所或者監獄,死了也不知道怎麼死的,太黑暗了,外人不清楚,我們內部人不知道嗎?還讓不讓我們活了?就領導是人,我們不是人?政績都是領導的,過錯都是我們的?我現在是發自內心的理解了,王立軍為甚麼跑到美國領事館去?為甚麼提前把相關證據移交到海外去?為甚麼王立軍要破釜沉舟?沒有辦法啊,保不住烏紗帽就算了,命一定要保住啊。」

原來知道此事的很多官員都認為:現在的官場關係星羅棋布,固若金湯。雖然他們兄弟倆有背景,也有當地官員的腐敗證據,但是現有的官場體系秩序不能亂,官官相衛,他們敢於以下犯上,必然破壞了體系的穩定,如果以下犯上成為慣例,整個官場體系都有可能崩潰,不穩定,所以對於這種敢冒險者,一定要採取撲殺的政策,雖然無法撲殺兄弟倆,把這件事情給壓住總是可以的。

但是,賈慶林親自為此事來了,大家都不這樣想了,都認為這個事情搞大了,賈慶林能來,其他政治局常委肯定都知道。而且,以前就聽說賈慶林去河北調查另外一個法輪功事情,調查幾百個老百姓簽名要求放法輪功的事情,據說是受胡錦濤和溫家寶委託的。

他們兄弟倆一直是指名道姓要求胡錦濤溫家寶處理這個事情,所以,賈慶林來調查這個事情。輕車熟路啊!現在看,一大批官員和警察將會作替罪羊推出來,是勢在必行的事情啊。

我們當地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黨委領導無能啊,現在都膽戰心驚,一個個都絞盡腦汁推卸責任,沒有人敢去安撫他們兄弟倆,各級官員被他們兄弟倆多次指名道姓的寫信侮辱,罵各級官員眼瞎了,罵各級官員一個人模狗樣的盡幹缺德的事情,但是沒有一個官員敢吭聲的。都拿兄弟倆沒有辦法,賈慶林來了都沒有辦法,氣得臉色鐵青,省委書記都不敢說甚麼,我們有甚麼辦法?不敢吭聲也罷了,為甚麼不敢安撫呢?

最近幾個月,他們兄弟倆沒有動靜,有的領導居然傻乎乎的以為這個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哪有這麼簡單,不瞭解他們兄弟倆啊!

在勞教所裡,兄弟倆和勞教所的警察們發生了激烈衝突,把個勞教所折騰的上上下下雞飛蛋打,搞得勞教所2010年法輪功轉化率幾乎為零,勞教所因此還受到省勞教局通報批評,一百個法輪功不到,轉化率居然幾乎為零,2001年勞教所五、六百個法輪功,轉化率都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並且始終在勞教所享受頂級的待遇,勞教所的警察們都說:「他們就差沒有穿警服了,甚至很多穿警服的看到他們都畢恭畢敬的,不敢大聲說話啊!我們勞教所的很多民警上一輩子欠他們的。」想想看看,他們折騰出多大的動靜來啊?

在那種環境之下,他們兄弟倆都不安分守己,都敢持之以恆的去折騰一年啊,敢赤裸裸的威脅勞教所的警察和領導。今天他們自由了,折騰兩個多月就結束了,他們就此不了了之了,可能麼?如果是這個性格,那麼在勞教所就不會那樣折騰了。也不知道他們在悄悄的準備甚麼,會幹出甚麼事情來。

高幹子弟都是這個性格,沒有他們不敢做的事情,30多年前的天安門,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的天安門事件,幾十萬民眾湧向了天安門廣場,對活著的毛澤東喊出了吼聲。甚至有人公開呼喊:「打倒現代秦始皇!」在毛澤東那樣的文化大革命恐怖統治之下,仍然發生了失控的現象。為甚麼?還不是太子黨和高幹子弟們一手操縱的。

今天再發生個幾十萬人湧向了天安門廣場,要求對法輪功有個交代,不是不可能啊!對於太子黨和高幹子弟沒有不敢做的,只是他們願意不願意做的問題。而且越來越多的消息傳出來了,自從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來,絕大多數太子黨和高幹子弟公開或者私下裡表示明確反對。關鍵是,現在的中國啊,確實啊,已經是太子黨和高幹子弟的天下了。

十幾年來,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沒有在社會上公開表態過一次支持鎮壓法輪功,將來習近平、李克強上台,重新對待法輪功是獲取民心的最好辦法。當年毛澤東一死,甚麼都變了,簡直就是改天換地,現在,江澤民沒死也差不多了。江澤民的人馬也是江河日下,一敗塗地。

兄弟倆曾經多次宣稱,如果不給予巨額賠償,那麼會讓許多領導在全世界比薄熙來還要出名,一定會把事情搞得轟轟烈烈。把這些領導拉下馬,很多領導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能夠譽滿全球。

其實,當時審問哥哥時,特意出動了三個派出所,三個公安分局,一個市公安局,兩個級別的「610」單位,九個單位的幾十名警察和領導,而且大多數曾經當過基層派出所的所長。一個個都是心狠手辣,都是審訊能手,這麼龐大的陣容,十五天、十五夜24小時不停的刑訊逼供,硬是沒有把他拿下來,反而被他一個人駁斥的啞口無言,這麼多警察和領導被折騰的筋疲力盡,甚至那麼多人還被他一個人搞得憂心忡忡,互相疑神疑鬼的,懷疑警察內部出了叛徒,為此還審查了多名警察,但是沒有結果。

當時前後耗費了幾十萬,最後零口供。這是甚麼樣的意志和才智啊?而且,當時我們都發現了他在被審訊之中,學會了反審訊。別人在被審訊時候,言多必失,但是他沒有昏迷的時候,自始至終是侃侃而談,說話滴水不漏,心如止水,平心而論,他的聰明才智遠遠在我們之上啊!他一個人應對幾十人,我們能夠休息,他無法休息,處在飢寒交迫的情況之下,我們吃飽喝足休息充分,我們都不是他對手。何況今天他的背後是個有實力的群體啊!我不是長他人威風,滅自己人志氣,我說客觀事實,賈慶林都來過了,我們還能夠弄虛作假嗎?

大家都應該記得吧,當時他說了一句話:「說法輪功是搞政治,簡直是笑話,造謠都不會造,請問法輪功的政治綱領是甚麼?」就這一句話,我們很多人真的明白了,法輪功還真的不是在搞政治,要是搞政治,這麼多年了沒有政治綱領,搞甚麼政治?我們都被共產黨洗腦了,私下裡大家都認為他這一句話精闢,經典。一針見血。很多警察其實都是願意和他聊天的,甚至願意交朋友的,很多警察和領導都敬佩他,不願意審訊他。

事實上,在審訊過程之中,背後開會討論時候,意見始終沒有統一起來,三個方面的領導爭論不休,到現在為止,仍然是不解之謎,我們也不知道一些警察是不是叛徒,或者有人被他震撼之後,突如其來的幫助了他,還是被他家裏人找通了關系。他家裏人畢竟是我們這個地級市資格最老的元老啊!上上下下關係不簡單啊!

為甚麼寫這麼多,我們地區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黨委領導們,看到這個都會知道的,外地區看不懂,現在也是警告,你市委書記是現在的某位政治局委員的紅人,這個政治局委員十八大肯定進政治局常委的,你要安全,想拋棄我們,平安著陸。不管我們的死活,平時的政績是你們的也罷了,關鍵時刻,我們是擋箭牌,是替罪羊,甚至被殺人滅口,我們乖乖的繼續聽從,可能嗎?大不了像王立軍一樣,魚死網破。

雖然你是市委書記,也建議你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不然那位政治局委員為了不受影響的進政治局常委,把你也拋棄了。你怎麼辦?如果你也能夠像王立軍那樣把薄熙來拉下來,也算是名垂青史了。如果共產黨再出現一個現任政治局委員被拉下馬,關鍵的是這個原來也能夠進政治局常委,那麼你市委書記百分之百名垂青史。

鄧小平保不了陳希同,江澤民保不了陳良宇,周永康保不了鄭少東,很多時候,他們這樣的共產黨頂級人物都無能為力,憑甚麼那位政治局委員一定要保你,他憑甚麼一定能夠有能力保住你?所以雖然你是市委書記,但是不安全啊!

為甚麼寫這麼多,也是希望參與這件事情的基層警察們,將來你們和我一樣是替罪羊,而且越是基層做替罪羊之後,判刑越重。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這件事情並不是我們要拉替死鬼,而是牽扯到的官員越多,大家越安全。事情越大,共產黨反而不好去政治化處理。事情國際化之後,反而能夠透明的按照法律處理,不會出現從重從快的判刑。你們好好想想。人將至死,其言也善,我親戚真的感到生不如死啊。

為甚麼寫這麼多,也是告訴所有參與整兄弟倆的當事人,我們雖然平時耀武揚威的,但是真正對上高幹子弟,那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人多有甚麼用,人家一下子就把我們壓得死死的。何況,現在高層已經有人開始巧妙的為他們講話了啊!有些人變著法子配合啊。我們瞭解到人家擺在表面上的關係網,哪個官員都不敢小覷。何況現在看來,目前活動的根本不是這些關係網。正如兄弟倆講:「因為上一輩是為共產黨出生入死,打過天下的,我們和共產黨內部的黨政軍關係網是天生的,合情合理合法,再去拉更多關係也是正常的,但是今天的平民出身的省委書記,都不敢公開或者私下裡去建立黨政軍關係網的。」所以,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有備無患啊!我們不能成為領導的替罪羊和擋箭牌。需要我們了,是領導的墊腳石,出了問題了,是替死鬼,這叫甚麼事情啊?

共產黨啊,沒有未來了,我們也翻牆,看到海外網站上面摘錄湖北《長江日報》評論,我們知道共產黨完了。

《長江日報》7月31日曾有一篇:「趕快收拾人心」,「政府能夠有效維護社會秩序的基礎,是政府的政治與道義的合法性。只要合法性足夠堅實,哪怕使用限度以內的必要暴力,也不會產生顛覆性的後果。但若合法性資源稀薄,歷史經驗表明,政府怎麼做都會遭致普遍的反對;「合法性資源不是可以無限透支,修復合法性的時間也不是無限多。當務之急,是趕快收拾人心,重塑合法性,這是為人民、國家和歷史負責的正確做法」。

看看吧,共產黨連這樣的文章都公開登出來,還有希望嗎?好好品味品味啊,同事們,領導們,想想我講的:「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即使他們兄弟倆不折騰了,將來共產黨垮臺了,出來折騰的人也會非常多,為了自己和家人,所以必須要提前保留證據也是給自己一條退路啊!

而且,胡錦濤在「7‧23」講話中提到了「中共目前面臨風險前所未有」,胡錦濤都這樣說了。我們還能怎麼辦?

而且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國的政要開始關注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的事情,別人不相信我們相信,我們內部人知道共產黨的心狠手辣的,共產黨是甚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如果活摘法輪功器官的事情公佈天下,那麼共產黨就徹底完蛋了。所有我們都應該給自己留下後路啊!

再次向那兩位法輪功兄弟倆道歉,請你們原諒。我們很多領導真的後悔莫及,如果時光倒流,真的不會去整你們了,哪怕你們天天公開做法輪功活動,最多和你們商量商量,儘量讓我們表面上過得去就可以了,隨便你們怎麼做啊!真的後悔莫及啊!無論如何,請你們原諒。用網絡上流行語,跪求你們原諒。請你們不要折騰了,求求你們了。

感謝明慧網等海外網站!請明慧網等海外網站幫助登出來!

一位已經退黨的官員親屬

2012年10月25日

評論
2013-12-21 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