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大曲秦王破陣樂 展示盛世唐朝

作者:容欣 整理

敦煌莫高窟217窟壁畫《破陣樂舞勢圖》。(公有領域)

    人氣: 10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秦王破陣樂》即《秦王破陣舞》,是唐朝最著名宮廷樂舞,也是一部影響很大的歌舞大曲。最初用於宴享,後用於祭祀,屬武舞類,與文舞相對。

據唐劉餗《隋唐嘉話》、《舊唐書.音樂志》、《太平廣記》卷203等記載:

620年,秦王李世民破叛將劉武周,解唐之危,河東(山西永濟)士庶歌舞於道,軍人利用軍中舊曲填唱新詞,歡慶勝利,為李世民讚頌:「受律辭元首,相將討叛臣。咸歌《破陣樂》,共賞太平人。」「四海皇風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主聖開昌歷,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後,便是太平秋。」遂有《秦王破陣》之曲流傳於世,後編入樂府。

據說唐太宗首次聽到這首樂曲時,對左右大臣說:

「朕昔在藩,屢有征討,世間遂有此樂,豈意今日登於雅樂。然其發揚蹈厲,雖異文容,功業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於樂章,示不忘於本也。」「朕雖以武功定天下,終當以文德綏海內……」

氣勢雄渾感天動地

貞觀初(627年),太宗詔魏徵等增撰歌詞7首,呂才協律度曲,訂為《秦王破陣樂》,在原有的曲調中揉進了龜茲的音調,婉轉而動聽,高昂而且極富號召力。同時有大型宮廷樂隊伴奏,大鼓震天響,傳聲上百里,氣勢雄渾,感天動地。

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後第一年--貞觀元年(627年)正月初三,宴群臣,奏《秦王破陣樂》,這是此曲第一次在這樣莊嚴、隆重的場合中演奏。據說這個歌舞使百官看了都激動不已。貞觀七年(公元633年),唐太宗讓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藥等作歌辭,自己親製《破陣樂舞圖》,更名《七德》之舞,並命呂才依圖教樂工120人(一說128人)披甲執戟而舞。

根據該圖,樂隊的布局是:舞隊的左面呈圓形,右面呈方形;前面模仿戰車,後面擺著隊伍;隊形展開像簸箕伸出兩翼,做出打仗的態勢。舞者身披銀甲,手中持戟。全舞共分三折,每折為四陣,以往來擊刺動作為主,歌者相和。舞隊舞動時,「抑揚蹈厲」,觀者無不「扼腕踴躍,凜然震竦。」凡宴三品以上的官員及「蠻夷酋長」,於玄武門外奏之。擂大鼓,聲震百里,氣壯山河。後用馬軍二千人,引隊入場,尤為壯觀(《通典》卷一百四十六、《唐會要》卷三十二等)。

貞觀元年正月初三,唐太宗宴群臣,奏《秦王破陣樂》。(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名揚海外

《秦王破陣樂》在當時已經名揚海外。據說唐高僧玄奘大師到達印度後,在羯若鞠闍國,見到戒日王,他用十分欽慕的口吻與玄奘談到唐太宗與《秦王破陣樂》:「賞聞摩訶至那國(即中國)有秦王天子,少而靈鑒,長而神武。昔先代表亂,率土分崩,兵戈竟起,群生荼毒,而秦王天子,早懷遠略,興大慈悲,拯濟含識,不定海內,風教遐被,德澤遠洽,殊方異域,慕化稱臣,氓庶其亭育,咸歌《秦王破陣樂》。聞其雅頌,於茲久矣。」

印度迦摩縷波國國王拘摩羅王對《秦王破陣樂》也頗為關心,曾問玄奘:「『今印度諸國多有歌頌摩訶至那國《秦王破陣樂》者,聞之久矣,豈大德之鄉國邪?』玄奘答:『然,此歌者,美我君之德也。』拘摩羅王曰:『不意大德是此國人,常慕風化,東望已久,山川道阻無由自致。』」

《秦王破陣樂》是唐代最為著名的經典樂舞。(大紀元)
《秦王破陣樂》是唐代最為著名的經典樂舞。(大紀元)

唐朝傳統祭祀節目

《秦王破陣樂》在高宗李治執政時期,儀風三年(公元678年)後,常在宮廷中演出。後來李治把《秦王破陣樂》改為《神功破陣樂》,把原來 120人的舞隊減為64人的八佾之舞,而樂隊伴奏得到了增加,樂器添製了簫、笛等。原來樂曲共演奏52遍,後改為只演奏兩遍,舞隊排列由原來表現戰鬥陣勢場面改成了祭祀儀式形式。從此《秦王破陣樂》成為唐朝的傳統祭祀節目。

到了唐玄宗時期,李隆基把《秦王破陣樂》又改成了《小破陣樂》,先收入到九部樂、十部樂中,後又把九部樂、十部樂改為立部伎和坐部伎,而《小破陣樂》又比李治改編後的規模小許多。《舊唐書.音樂志》云:「破陣樂,玄宗所造也,生於立部伎,破陣樂,舞四人,金甲冑。」後來李隆基又把《破陣樂》改編擴大為比原來李世民時的120人還多幾倍的龐大樂舞。不過這數百人演出的《秦王破陣樂》全都是宮女著裝演出。

《破陣樂》從初唐到晚唐,一直流傳了近300年,敦煌莫高窟217窟有晚唐壁畫《破陣樂圖》(一說《閱兵圖》),《秦王破陣樂》不僅是大型的慶典節日和祭禮儀式上常用的樂舞,還成為了一種迎賓樂舞。據《新唐書.吐蕃列傳下》記載,唐穆宗長慶二年(公元822年)即《秦王破陣樂》產生195年時,唐朝與吐蕃結盟。當唐使者到達吐蕃參加結盟儀式時,吐蕃就是用「樂奏《秦王破陣樂》」來設宴款待以示儀式之隆重。

《秦王破陣樂》真實的體現了盛世唐朝的文治武功,是當時最為著名的經典樂舞。@#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要進一步細究我們生活中的習慣與用語,就會發現許多平凡的事物背後,都有歷史與文化的承傳。
  • 《楚辭.九歌.東皇太一》生動地描述了一場祭祀樂舞的盛況,極為生動細緻。詩在開頭就描述了這場祭祀典禮選在良辰吉日舉行,接著主祭者登場了,他主持祭禮時的狀態非常兢兢業業:「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琅」。隨著他的動作,配在身上的玉石也發出了聲響,體現了典禮現場是如此的莊嚴肅穆,任何一點微聲都聽得相當清楚。
  • 此詩描述著大姬優美的舞姿,開頭寫道:「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兩個「兮」字代表著對她優美的舞姿沉醉其中,而舞師專注的神情令人生出敬意,一面似乎暗諷了幽公之玩樂無度,將樂舞作為享樂的工具,不知災禍時將至。也體現了觀眾對舞師心中的崇敬,雖心生仰慕,但不敢造次而行。
  • 從字面上來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敘事的手法描寫了一位舞師跳著祭祀樂舞,那歡樂怡然自得的過程,躍然紙上。 而作為主角的舞師是誰呢?
  • 樂舞是周代士人必修之課,專業跳舞之人在社會上有著崇高的地位,演舞被認為是一個人是否成熟,是否達到任官標準的依據。
  • 將人間這個大舞台濃縮到劇院小舞台上的跨時空演繹,演繹中華五千年的純正神傳文化,讓人不知今夕何夕……
  • 現代人類所流行的音樂、舞蹈基本大都屬於「淫樂」的範圍,起敗壞社會道德的作用,所以神跡全無。
  • 君子乘車的時候,能聽到車上的鑾鈴、和鈴的聲音,步行的時候,應聽到身上玉珮奏鳴的聲音,這樣一切邪念就不會進入君子的心中了。
  • 早期的樂除了教化人心,歸正萬物秩序等作用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作為信息傳播與政令推行的工具。
  • 其實樂舞所展現出的神跡,在歷史的發展中一直都存在著,只要用心去發掘,還是能感應到那掩埋在樂背後深處的遠古神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