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揭周恩來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之謎

人氣: 4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5月04日訊】一九二四年周恩來從法國途經莫斯科返回,立即便被任命為剛成立的黃埔軍校政治部代理主任(不久便轉正)兼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軍銜是中將。時年二十六歲。

周恩來到底何德何能,出國所謂留學數年,歸來便獲如此重任?似乎從未見人對此提出疑問,因我們已習慣了他是一個偉大人物,將此視為理所當然。可是翻查一下歷史紀錄,就不免令人疑雲頓生:國民黨方面,他毫無功績,共產黨方面雖然有些功績,但也少得可憐。且看周恩來那段時期的歷史:五四運動前夕,他在南開中學建立了一個十來人的學生組織”覺悟社”,辦過一份叫《嚮導》的雜誌,發表過一二篇思想簡單幼稚的文章和幾首貌似詩的詩,參加過南開學生話劇團(當時稱文明戲),在其中扮演女性角色。五四運動中,組織過南開學生上街被捕,關押半年後釋放去法國勤工儉學。在法期間任少年共產國際中國支部書記,二一年中共成立後轉為中共旅歐支部書記,僅此而已。竟得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官職,地位僅次於蔣介石

有人將周飛速擢升解釋為鄧穎超的功勞,說鄧穎超在周回國之前在中共黨內地位比周恩來高,是她借助自己地位,為尚未回國的男友周旋安排。可是查查鄧穎超的記錄,她的功績連周恩來都不如,鄧穎超本人也是坐火箭高昇的人。她既不漂亮又無家庭背景,不但自己爬得飛快,還捎帶男友比她爬得更快,簡直天方夜譚似的,她哪來這麼大的能耐?

關健在周恩來歸國途中,懷裡揣著一封推薦信。寫信人是第三國際執委書記、斯大林密友、保加利亞共產黨領袖季米特諾夫。收信人是當時蘇聯派到中國協助孫中山訓練軍隊、建立黃埔軍校的鮑羅廷。鮑羅廷一見此信,二話不說,便任命周恩來為政治部主任,並授中將軍銜給這位從未上過戰場的青年人。

由此可見周恩來和季米特諾夫的關係。他在法國雖然有留學之名無留學之實,可是卻獲得政治晉陞的最佳捷徑。季米特諾夫當時還是世界共產黨情報局主席,周恩來恰恰是中共特務組織創辦人,他在法國及德國留的什麼學,受的什麼訓,不就昭然若揭了嗎?

他在黃埔軍校成立前夕回國,絕非偶然。事實上,鮑羅廷早就知道第三國際要派一批受過訓的中國同志回來,周帶的推薦信,只是讓他驗明正身。

明白了這層關係,也就明白了鄧穎超飛速擢升的原因。周恩來旅歐期間,若與國內新成立的共產黨毫無聯繫,對他今後的發展及在黨內的地位顯然不利,鄧穎超就擔任起這一聯絡人角色,周則通過共產國際關係使鄧穎超飛快上升,上升後的鄧穎超又能給周進行更有效的活動。

對第三國際來說,周恩來是操縱中共的工具,而對中共來說,周是第三國際代表的代表。中共當時完全受莫斯科和第三國際控制,他們賞識誰,誰就能在中共佔據要津,這已是公開的秘密,就連中共黨史也無法遮掩這一事實。

莫斯科和第三國際都負有培訓各國共黨幹部的任務,這兩家其實是一家,第三國際是完全聽命於斯大林的,經費也由蘇聯提供。既是一家為何分作兩處呢?這是斯大林基於外交上的考慮,如在本國境內訓練外國人如何武裝反叛他們的政府,會招惹外交麻煩。因此就把軍事及特務培訓,由第三國際在蘇聯境外實行,莫斯科則負責意識形態和政治組織培訓。

如此,中共早期高級幹部,基本上由三類成員組成:一類來自莫斯科讀書班,如瞿秋白、王明等;另一類代表第三國際勢力,也就是以周恩來為首的留歐生;第三類是毛澤東式的土生土長派。第一類人政治聲望最高,以欽差大臣身份,帶著尚方寶劍回國,具有絕對權威。但這類人致命弱點是光桿司令,在黨內沒有從上到下的組織系統,黨內出現分歧和殘暴鬥爭時,這類人總是逃脫不了被犧牲的命運。後兩類人雖然在聲望上不如莫斯科派,但他們有自己的組織系統,是真正的實力派。

從人際關係上來看,周恩來表面上與莫斯科關係較疏遠,他僅曾”路過”蘇聯,但實際上,他比直接來自莫斯科的中共幹部,更接近蘇共最高領導層,他是當時黨內真正的”通天”人物。蘇共讓他少染些莫斯科色彩,只是為了減少外界注意,從而更方便地使用這把”工具”。

試想一下,若鮑羅廷直接把來自莫斯科的中共幹部安插在黃埔軍校,就免不了留下明目張膽操控孫中山國民政府軍隊的印象,起用周恩來多少可起到一些掩人耳目、堵人囗舌的作用。如此,周恩來雖無莫斯科欽差之名,卻盡得欽差之利。

現在我們可以歸納總結一下周恩來旅歐期間的成就:他除了成為季米特諾夫親信之外,還利用旅歐支部,建立了以他為首的幫派體系,這一幫派體系對他一生的重要性,我們只須看看名單就知道:朱德、葉劍英、鄧小平、陳毅、李富春、李立三、李維漢、聶榮臻、蔡和森(歸國後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一度任中央書記)、鄆代英(歸國後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陳延年(陳獨秀之子、廣州區委書記)、向警予(蔡和森之妻,歸國後任政治局委員)、蔡暢(蔡和森之妹,中央委員)(上述名單憑記憶所及,難免有疏漏之處)。

第三、當時旅歐中國青年因政治見解不同,常為中國前途問題爭執不休,甚至揮拳動手打起來,周恩來常扮演一個調停者、和事佬的角色,這就大大鍛煉了他周旋於不同政治派別之間的外交才能。

(轉自《信報月刊》九四年第九期 ,原標題:揭開周恩來之謎 )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遠山)

評論
2013-05-04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