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交政策》:中國房市泡沫 單身漢激增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貴遠編譯報導)張曉波(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在20世紀90年代初結婚時,他和妻子像全中國其他數百萬夫婦一樣,工作單位給他分了一處不大的房子。他當時是天津南開大學講師,房子一般但實用,與同事們所居住的差別不大。總之一句話:平均。

中國房市誕生摧毀「平均」觀念

美國《外交政策》期刊報導,張回憶說,中國20世紀90年代,其特點是處於80年代經濟改革和後10年的爆炸式增長的青春躁動期,人們的生活都比較均一。人們齊刷刷地都隸屬於某個工作單位,工作環境類似,甚至在同一個食堂吃飯,睡在建在同一地段、似乎是一個模子倒出來的公房裡。工資差距也很小,有錢也無處花,因為轎車和豪華手提袋等奢侈品很少見。

張接著說,那時住戶付很少的房租,單位分房的標準是按照資歷、家中人口多少和級別,分到手後差不多可以住一輩子。房地產沒有合法的市場,農村地區沒有福利分房,各家都得自己蓋房。

1998年,中國房地產市場誕生了,起因於國務院決定住房貨幣化以發展私營商品房市場。換句話說,除了福利分房,企、事業單位和政府機構給職工另一種選擇:買下自己分的房子。後來歷經14年、一波一波的建房熱,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成了有史以來世界上最大的房地產財富集中地,據匯豐全球研究部門(HSBC Global Research)估計,2010年總價值為17萬億(或兆)美元,是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3.27倍。(為了更好的理解建設熱潮對這種大規模積累財富所起到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中共統計年鑑的數字,僅1998年至2008年間,住房用地達144億平方米,這相當於整個曼哈頓所有居住用地的160倍。)

從此中國「平均」的觀念被打破。

一胎化且高房價 光棍男越南討妻

據中國媒體的報導,房地產熱潮導致中國頂級城市的平均房產價格是平均年薪的15~20倍,摩根大通的報告表明該數字接近13倍。(請比較,世界大多數城市的房價和收入比在3:1到6:1之間,取整,美國是3:1。)這在中國問題尤其嚴重,由於儒家男主外(養家糊口)的思想根深蒂固,男人有房子才能結婚已成為一個心照不宣的締結婚姻的先決條件。

當今中國男人生活艱難、競爭激烈,一胎化政策的惡果是原因之一。一胎化政策導致男女比例達100:120這樣一個巨大的性別失衡。自由撰稿作家馬語琴(Mara Hvistendahl)在她的著作《非自然的選擇:重男輕女,造就滿眼都是男人的世界》中寫道,到2020年年底,15%(或大約六分之一的)中國適婚年齡的男性將無法找到新娘。她預測,台灣和韓國發生過的事將越來越多地在中國重演,由於性別比例失衡,兩地註定要打光棍的男人不得不飛往越南找老婆,包括食宿、路費和彩禮總共大約花費10,000美元,這種做法已經如此普遍,在台灣領事館登記結婚時越南妻子都會領到一本小冊子,用越南語說明她擁有的權利。

買妻和搶婚在中國時有報導,面對日益激烈的競爭,男人也轉而通過網絡求偶。在中國的大型微博網站新浪微博上,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區分局官方微博發布「解救單身警察計劃」網頁,局政治處副主任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希望通過這樣一個平台,能讓在該分局工作的單身警察「脫單」,以免因性別失衡和工作累、時間長,他的下屬會打「光棍」。

岳母綜合症助長房價續飆

今年二月推出的「解救單身警察計劃」網頁上,有5名警務人員的簡介,其中一名稱作「可樂427」,照片選取的是持手槍射擊的姿勢,顯得很精神。網頁同時提供本地新聞、天氣報告和後加的單身警官(包括一些女性的)的簡介,該頁面現在擁有55,000多名粉絲。今年7月,一個帖子帶來了振奮人心的消息,可樂427通過該網站找到他的終生伴侶。他擁有6,000名粉絲,身高1.78米,體重70公斤,現年29歲。

數以百萬計的其他中國男性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條件最差的是貧窮的男性農民,他們生活農村,處於社會的底層,與他們相配的適齡女性短缺(她們傾向於離家去尋找更好的工作和婚姻),婚姻的難題已不限於與此,開始向其他階層延伸,這在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有明顯的體現。男子花掉所有的積蓄,除房子本身的實用性以外,是想通過擁有房子而增加找對象的機會。

張說:「用數字說話,他們就結不了婚了」,意思是說年輕的中國男人缺錢少人的雙重負擔。1994年,他搬出單位的房子去美國康奈爾大學讀博士,現在他是華盛頓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資深訪問學者,以及北京大學的教授。他與美國哥倫比亞商學院經濟學教授合作發表了幾篇研究中國經濟增長的論文,其中一篇表明,中國35個大城市裡30~40%的房產升值(價值8兆億美元)與中國的性別失衡、男性為求偶而購房直接相關。

現在「岳母綜合症」大量見諸報端,指母親拒絕讓自己的女兒嫁給無房男從而導致房地產升值。張和魏的研究進一步表明,男性與女性的比例最高的城市,房地產升值的比例也是最高,女性越少意味著男人之間的競爭越大,對華麗房子的需求也就越大;相比之下,這些城市的房屋租賃價格僅略有增加,這也進一步表明房地產價格上漲不是因為實際的住房需求,而是擁有自己的房子的需求。

這種需求毫無疑問增加了人們中國房地產泡沫的擔憂,人們猜測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與房地產泡沫有關,現在中國的經濟增長已放緩至7.6%,是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的一份最新刊物說明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低迷會如何導致各種後果,包括影響鋅和鎳的價格,也引起日本、韓國和其他20國合作夥伴的貿易增長放緩。然而,從婚姻需求的走向來看,對房地產的需求將不會放緩。

女性厭貧樂富 男人不甘平庸

方柏林(音譯)是一名專欄作家、文學翻譯家,以及俄克拉荷馬基督大學教育學院副主任,他認為婚姻的需求和中國的相對較新的市場經濟帶來的壓力足以使「中國的男人失去達到平均水平的能力」。就像張一樣,他回想起在「單位」的日子覺得苦中有甜,不無懷念,那時人們不會直接以市場價值來衡量人,平均有一定的舒適性和自在性,這些現在已經絕跡了,都爭著做「富人」。方強調:「在這樣一個人口稠密的國家,平均的新意就是平庸。」

對「平均」和「平庸」之間區別的思考一直縈繞在中華民族精神世界中,去年的江蘇高考作文題就是個例證:

「請以拒絕平庸為題,不避平凡,不可平庸,為人不可平庸,平庸便無創造,無發展,無上進。處世不可平庸,因此,要有原則,有見識,有堅守。不少於800字,除詩歌外文體不限。」

方指稱,這個問題引起了激烈辯論,有人擔心現在的學生可能無法區分「平庸」和「平凡」。中國迫使人人都要拔尖的社會壓力如此之大,人們極少會選擇平庸,方也認為這個作文題很棘手。他猜想出這道題的目的是讓學生明白,平凡也是可以接受的水平,只要它是一個有上進心的平凡,而不是沒有目標的平凡。

在中國新聞門戶網站新浪網上有很多好的回應例子,其中一個是關於王小波(音譯)的,因為在單位表現欠佳,王所期待的獎金泡湯了。當吃飯時他告訴妻子沒拿到獎金時,她「撂下筷子,勃然變色」,哀嘆她的命怎麼這麼苦,找了個丈夫是廢物點心,他只得喝酒解悶。王把一生的積蓄交給一個不怎麼靠譜的傢伙去投資賺錢,結果血本無歸。他想投湖自殺,卻在湖邊救了一名溺水的女子。這種義舉讓他成名,成了一個勤勞、收入頗豐的人,讓妻子美夢成真。

王的故事是走出平庸的範例,妻子的幸福竟然取決於丈夫是否有錢,男人是家庭不可或缺的頂樑柱,由此可見近代中國社會這種思想仍然根深蒂固。

房奴負擔重 如何消費刺激內需?

由於大多數中國男人的經濟狀況幾乎不可能達到人們所期望的那樣,他們不得不經常要啃老。這就出現一個難題,老人過分插手兒子的婚姻走向,而且中國的父母急於讓兒子成家,對兒子的婚姻的參與也樂在其中。張和魏的研究中顯示了這如何導致中國家庭儲蓄率達30%,該數字位於世界最高儲蓄率之列。他們認為,應特別注意由此引起的經濟問題,婚姻相關的高儲蓄率使中國的賬戶盈餘火上澆油,而這反過來又降低了匯率,使全球貿易失衡持續。

張說,「這完全是不可持續的」,正好相反,減少儲蓄、多消費才能使中國經濟保持景氣。但是,因為男人需要買房子,所以他們得存錢;而且,由於他們對住房的需求推高了房地產的價格,人人都必須儲蓄以跟上通貨膨脹。

根據2010年中國婚姻市場調查,71%的單身女性更喜歡他們的未來的丈夫是房主,中國的傳統文化認為「嫁漢嫁漢穿衣吃飯」是天經地義的。但由於天文數字般的住房成本,越來越多的女方也為買房出力。清華大學洪理達(Leta Hong Fincher)的博士課題對這方面有專門研究,中國女性即使沒有負擔一半,或多或少也會出一份力。她指稱,這可能導致對女方不利。根據傳統(這越來越難以為繼),理想的是男方提供住房,房產一般也登記在他的名下。按照中國的法律規定,物業只屬於記名者,因此,女方在離婚的情況下,房子不屬於共同財產,女方將失去他們對買房的投入。洪理達也舉了這樣的例子:父母強勸年輕女性把積蓄轉給單身男性親屬,讓他湊夠錢買房以增加找對象結婚的機會,其中包涵著這樣一個邏輯,女人反正會嫁給有房的男人,她自己存不存錢並不那麼迫切。

另一方面,女性結婚前有房則條件優越,這實際上可以提高她們「嫁」給高階層錢更多、房更大的男人的機會。29歲的北京人王倩儀(音譯)就是這樣的女性。她在一家大型審計公司有一個好工作,她購買了一套公寓作為投資,打算結婚前與父母同住。她說:「理想的是,男方也有自己的房子,或者至少有潛力我們一起買房。」有點擔心男方住她的房子會感到丟臉。「如果我真的喜歡他,這方面我不會太在意,但我認為中國男人很少會這麼做。」

她的情況說明了中國女性擁有房產是一把雙刃劍。有房可以嫁給房子更大的男人,房子太大,有可能嚇退潛在的追求者。

然而,對於男人來說房子越大越好。張回憶說曾去參觀過國內的一些村莊,滿眼是「偽三層」住宅,本來是兩層樓的房子,加了一層沒有實用性的裝飾層,讓房子從外面看起來更加宏偉。這種做法有向周圍蔓延的趨勢,那裡的男子成家的競爭尤為激烈,在一些地區偽三層已必不可少,不這樣做媒人甚至都不會登門。

在更近的一次國內之行,張和一位來自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同事去了貴州西南部的一個城市,老外困惑地發現自己似乎到了一個滿是教堂的村莊,其實是,除了偽三層,房主爭相通過加大房頂避雷針的高度來增高房子,避雷針越大,看起來越象十字架。

最令人吃驚的是,這些嶄露頭角的「教堂」大部分是空的。它們作為誘餌釣到妻子後就完成了使命,新婚夫婦往往遷移到大城市去住。張說,這就是被稱為的「倆鼠」現象,指農民夫婦住在城市,像老鼠一樣生活在地下出租房內,有時確實和老鼠一起住,而他們在農村的大房子卻閒置著。中國社科院經濟學家易憲容說,這種現象使人們有點明白為什麼中國有大約6,450萬的空房子。

魏和張估計,攢錢結婚的壓力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達20%,因為男人爭相創業和尋找穩定的高薪工作,以備不時之需。「房奴」這一名詞就是這種狀況的寫照。從字面上解釋,房奴的意思是「房子的奴隸」,指的不是像所謂女人是家務的奴隸,通常指男人為了供房、養老婆,不得不成為工作的奴隸。

意識到中國男人在找對象和結婚方面的難處,29歲的齊(音譯)正試圖另闢蹊徑。出生於中國,在英國上了大學,英語呱呱叫。現在在北京,他稱自己為「女性殺手」,標榜自己是追女在線大師。齊也舉辦網上課程,教導如何增強自信、自我提升,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全能的好男人。他在中國的微博上有4,000多粉絲,他的網上收費課程開設僅三個月,就吸引了100多個學員,全是普通的男人,形形色色,有學生、網店小業主,以及不同階層的職業人士。

齊說:「在社會上,我們(中國男人)需要泯然眾生」,齊強調中國文化不注重個人價值。隨後他很快補充道,但是,從貨幣的角度來看,大家都希望可以高於平均水平。這就造成了一個悖論,究竟高於平均水平多少是沒有超越傳統界限而被接受並不遭受排斥?

齊的學生,今年28歲的謝(音譯),認為自己就要找到答案了。他說:「我參加了3次高考才勉強考取一個非常普通的大學,按照社會標準,我在很多事情上都失敗了,但我從來沒有停止為自己設定目標,這就是我前進的動力。」他承認,雖然在全能的工作單位日子過得似乎更容易,他不後悔,他不會放棄「對一個健康的社會有益的多樣性,這種多樣性我們現在開始擁有。」

謝出生於中國的東北地區,目前在一家上海的出口公司做市場營銷工作,上海不是他的第一選擇,但他到了那裡是為了更多機遇。他形容那裡的女性是「唯物主義」者,這個問題和性別比例失衡對他來說不太在意。

他解釋說,除了其他種種壓力,中國過去30年來(和他的年齡一樣長)也帶來了全新的可能性。「我們可以換一個城市、轉行、隨性而為,遇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有時甚至到國外旅遊,現在,我滿足於這種普通。」

(責任編輯:張東光)

評論
2012-10-30 1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