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南虎:小小官場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10月30日訊】八十年代初,我在中學做了臨時老師一年,結交了兩個正式老師做朋友,這是做了一年「老師」生涯的最大收穫。

後來,這兩個朋友居然轉了行當,一個在本縣團委做了芝麻官,另一個跑到廣東順德做了甚麼民政。

又後來,那個團委的朋友去某鎮做了鎮長,我決定第二次去看他。

我特意裝扮得江湖些,當然我本來就是江湖郎中,但為了去見官,我有意留了些鬍子,這樣就變得更江湖了。見了朋友,他居然無視我的鬍子,也無視我的舊西裝和一個裝著藥物的舊黃色的旅行袋以及一把長柄舊雨傘,照樣熱情接見我。

吃晚飯時四個人:我,我的表弟,鎮長朋友,鎮書記。吃完,我朋友跟老闆說記數,四個人便揚長而去。晚上跟朋友同床,有意說:「謝謝你的豐盛的晚餐!」朋友一笑:「報銷的。」

我的表弟原先在鎮供銷社,聽說新任鎮長是我朋友,便纏著我去跟我朋友說情,把他調到鎮政府去。於是我首次去見朋友時,沒有住宿,只是把我見他的目的講給他聽。我朋友只問我那個人是不是真的我表弟,然後似乎想也沒想就說:「叫他把申請書送來。」

不久,我表弟就進了鎮政府,成為領公薪的傢伙了。

上述故事是發生在八十年代末,現在回憶起來,不得不承認,中共的確十分「偉大」!

我的另一個順德朋友

順德那個民政局的朋友在九十年代初,竟然做起了生意。不知他怎樣弄來的錢,在深圳布吉那邊辦了一間塑料廠,生產塑料袋之類。我找到他,跟他借錢,說要開家髮廊。他對髮廊似乎感興趣,問我要多少錢,我說一萬元就夠。他滿囗答應,不過他說要等他回家鄉,把銀行的250萬元貸款拿到手之後才能給我。

過了不久,我接到通知,說他回來了,住在縣賓館。那天晚上,我和那位鎮長朋友一起去賓館,等了一個鐘之後,他回來了。他連說了三句:終於貸到款了。我們三個人天南地北,聊了一個晚上。

不久,我自己從江湖朋友中弄了一些錢,便去到深圳布吉,跟那廠長朋友再借了一千元,他問我夠不,我說不夠時再來。

不久,朋友的塑料廠搖搖欲墜。然後他改經營液化氣,結果全軍覆滅。他進了監獄,一兩年後就釋放了。

我至今不知道他從銀行拿來的250萬元人民幣有沒有歸還,如果沒有歸還,他出獄後是否還揹負著這250萬元的銀行債務?

評論
2012-10-30 2: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