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官方不願公佈的薄熙來夫婦罪行

薄熙來與妻子谷開來是活摘器官、販賣屍體的主謀。圖為薄谷夫婦2007年1月17日在薄一波弔唁儀式上。(新紀元資料室)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0月06日訊】(新紀元週刊295期,記者王淨文報導)薄熙來,這個丟臉的中共貴族被開除黨籍,並面臨多項犯罪指控。

在中紀委掌握的薄熙來犯罪檔案中,活摘器官、販賣屍體這一滔天罪惡被深深掩蓋。

事實上,正因為薄熙來與谷開來的運作,大連成為中國最大屍體塑化加工基地。

這些年,大連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屍體加工基地。這些「便宜」的屍體是從哪來的呢?按照中國法律規定,屍體是不能買賣的,哪怕是死刑犯,他們因行為錯誤被判處死刑了,但他們身為人的基本人權還是要保護的。他們的身體未經允許不可隨意使用,即使有人向醫院教學捐獻了遺體,他們也只是同意把身體捐獻給醫院教學用,而不是拿來製成商業標本到處展覽。毫無疑問,假如中國的法院、警察、醫院、殯儀館,參與了人體的非法買賣,那他們都是有罪的。

谷開來做事特點:親力親為

《新紀元》報導過,在遼寧省丹東一農家小院發現30具屍體,老闆是個長得不錯的40多歲的女人;在北京第一個屍體標本展覽時,開始來的觀眾不多,一位自稱「谷女士」的短髮中年婦女專程去獻花,還發表成新聞鼓勵大家來看展覽。

媒體尚無法確認這兩個女人是否就是谷開來,但很多人發現,谷開來本人做事有個令人驚訝的特點:她喜歡親力親為。很多事原本可以交給別人做的,她卻一人包攬,親自去做,無論是給馬俊仁打假官司,還是謊稱勝訴在美國,哪怕是處理薄熙來的二奶張偉傑,谷開來也是親自到看守所以律師的身份審訊了張,隨後下令「處理」了她。

現在回頭看谷開來的很多事,她都是有預謀有計劃地親自去做。比如為了掩蓋她充當第三者、破壞軍婚的事實。谷開來公開對大陸媒體介紹說,她是陪中國著名藝術家傅天仇去金石灘考察時,才第一次見到薄熙來,看到他那麼勤奮地工作,她被感動後才和他談戀愛的。不過,海外很多報導已經證明那不是真的,早在北大期間兩人就談戀愛了,甚至谷開來還因此做了人工流產。

那谷開來陪傅天仇去金縣幹什麼呢?據《新紀元》調查,她是為了幫助薄熙來建成金石灘旅遊區,而親自出面陪同年近八旬的中國最高級別的雕塑專家到金石灘鑑定那裡的石頭是否具有觀賞價值。

金石灘原名涼水灣,雖然海水澄澈凝碧,沙灘柔軟金黃,礁石生動奇特,但卻是金縣最窮的鄉鎮。不會搞農業的薄熙來想依靠旅遊業搞政績,於是他動用一切關係來推廣金石灘,跟中央美院一點不沾邊的谷開來專程請來傅天仇,想利用他的名氣來宣傳這個窮鄉僻壤。

金石灘原名涼水灣,雖然海水澄澈凝碧,沙灘柔軟金黃,礁石生動奇特,但卻是金縣最窮的鄉鎮。(新紀元資料室)
金石灘原名涼水灣,雖然海水澄澈凝碧,沙灘柔軟金黃,礁石生動奇特,但卻是金縣最窮的鄉鎮。(新紀元資料室)

2012年2月在大連《海燕》雜誌上,作家徐鐸寫下了長篇回憶文章《金石灘,永遠的黃金海岸》,那時薄熙來不但利用關係在《半月談》雜誌上用「鄭重」的筆名發表風景照片,還請來很多全中國知名的文藝界人士,要求他們每個人為金石灘題詞作詩、給景點命名等。在100多個景點中,薄熙來親自命名的就有「貝多芬頭像」、「刺蝟覓食」、「大鵬展翅」、「仙人肘」、「神龜尋子」等。傅天仇認為,金石灘是神做的雕塑,「神力雕塑」一詞還寫進了他主編的《美術大辭典》裡,他多次到金石灘,為金石灘地學美學大會的召開奔走呼號。

當時薄熙來待在遼寧,谷開來就在北京幫他「公關」。

一年後,薄熙來得到了胡耀邦、江澤民、萬里、谷牧、錢偉長、張愛萍、馬文瑞、程子華、楊汝岱、程思遠、王光英等十幾位高官給金石灘的題詞做詩。薄熙來還下令讓20多萬金州人到金石灘植樹,由於風高浪大,土質鹽鹼高,樹種了一茬又一茬,樹死了再栽,不計血本地投入。

相對而言,讓金石灘充滿「文學之美」、「藝術之美」,就比種樹等硬體容易,於是那時的谷開來跟大連文藝界人士走得很近,通過他們,邀請了莫言、阿城、鄭萬隆、宋學武、張賢亮、葉楠,張石山、金河、王中才等一大批作家歌頌金石灘,很快就讓金石灘有點名氣了。

徐鐸還寫道:「許多人不知道,1985年的春節,薄書記與愛人一起回到北京過年。就在大年初三這一天,薄熙來與愛人一起推著自行車手裡提著糨糊,拿著金石灘的招貼畫,走到顯眼處,就貼上一張。招貼畫上是一行醒目的大字:『百聞不如一見,一見必遊金石灘』。在北京,旅遊局的同志們看到了這一幕……」薄谷二人的「親力親為」還讓不少人感動。不過,假如親力親為幹的是殺人的勾當,那就令人唾棄了。

薄熙來扶植下 大連成中國最大屍體塑化加工基地

大連是中國最早出現屍體塑化加工的地方,全世界沒有哪個城市像大連那樣同時具有兩個大規模的人體加工廠,用官方的話說:「這是得到當地政府大力支持的。」

儘管德國專家、塑化技術的發明人馮.哈根斯的兒子魯力克否認他父親和薄熙來有私交,但人們看到的事實是:1995年至1999年間,哈根斯多次訪問大連。之後,並在大連投入2,500萬美元,創辦了中國第一家生物塑化公司。

中國大連有媒體報導,大連市長薄熙來授予德國醫生哈根斯榮譽市民稱號。

而那時想在大連高新技術開發區投資的外商很多,許多外商找到了成功投資的「訣竅」:只要聘「谷開來律師事務所」為投資資訊顧問,只要谷開來肯收其價值不菲的顧問費,那自己的投資就能得到大連官方的批准。

那時谷開來一般對前來諮詢的公司每家每年收取50萬人民幣的諮詢費,光這一項谷開來每年就能為薄家掙來數千萬的收入。不過據說谷開來在投資資訊方面很有眼光,她推薦的生意大多能掙錢,薄熙來的死黨、財政管家徐明的發家史就是個例子。

當1988年徐明第一次見到谷開來時,谷剛剛違規開設了她的律師事務所,而那時的徐明還只是個靠漁業掙錢後想搞大建築工程的包工頭。由於徐明看準這位區委書記、新任副市長夫人「枕邊風」的效力,他一次就給了谷開來50萬人民幣的諮詢費,谷隨後也真的給他指明了「錢進道路」。

短短十多年裡,徐明從建築業改行成立大連實德機械化工程公司,1995年又轉型到化工建材業,2000年又收購了萬達足球俱樂部,同時開始向石化產業轉型,同年還成立了生命人壽保險公司,2001年入股大連商業銀行,涉足金融業。

依靠谷開來的這些「成功運作」,昔日一文不名的窮小子變成了大富豪。2011年在胡潤發佈的《東北財富報告》中,徐明以130億元資產位列第五。對於谷開來「高瞻遠矚」的創業能力,徐明佩服得五體投地,當谷開來到歐洲旅遊時,他帶著十萬美元的現鈔陪同,令旁邊的人都很詫異。

薄熙來對妻子的「才智」也佩服有加,言聽計從,甚至不惜在兩會上公開向全世界宣佈他對谷的「感謝」,據說薄的唱紅打黑就是谷開來一手策劃出來的。

1999年8月江澤民到大連,薄熙來夫婦為討好江澤民,做了「要積極鎮壓法輪功才能有提升機會」的政治定位,之後大連監獄關押了大批法輪功學員,甚至包括大批外省市去北京上訪而被捕的法輪功學員。

一個月後的1999年9月,哈根斯從薄熙來手中接過「星海友誼獎」,薄市長還授予他「大連榮譽市民」稱號,不久大連醫學院還聘請他為「客座教授」。在大連建市百年活動及第11屆服裝節期間,哈根斯還被市政府邀請為特邀嘉賓參加了慶祝儀式。

在外商眾多的大連,哈根斯如此頻繁地得到薄熙來的「禮遇」,很快,哈根斯的屍體廠成立了,大連高新技術開發區批准其在七賢嶺建廠。

《瞭望東方週刊》深入調查哈根斯在大連屍體加工廠

2003年11月和2005年10月,《瞭望東方週刊》女記者於津濤先後兩次深入調查了哈根斯在大連的屍體加工廠,發現從1999年8月到2003年11 月,該廠從國外進口屍體八個批次(平均每個批次進口上百具屍體),出口五個批次(沒有出示出口屍體的數量,因為除了完整的塑化標本外,還有很多器官,人們也無法統計是否進出量相當)。第一次採訪後該廠沒再進口屍體,只是出口兩個批次的塑化標本,但數量不知。

2003年大連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檢驗檢疫局一位負責人對於津濤說:「上百具浸泡在福馬林溶液中的屍體從大連海關入境?絕不可能!」哈根斯的回應則是他們有海運、空運兩條路徑,也並不僅僅從大連市進出口。針對哈根斯公司未拿到衛生部及國家質檢總局的出入境批文,就得到了十多次「出入境貨物通關單」,遼寧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的解釋是,「國家230號文件是2003年8月26日下發的,在此之前沒有此規定。」

不過此說法不成立,按照中國海關管理條例,凡是生物製品的進出口一定要經過檢疫局批准,出過國的人都知道,為了防止傳染病的擴散,國與國之間,別說人體了,動物、植物(包括植物種子)都是不准隨便進出口的,必須經過檢疫局驗證沒有傳染病,230號文件只是再重申了一次而已,而且230號文件是2003年 8月6日下發的,不是26日。

2005年9月,遼寧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衛生檢疫處李建訓處長對於津濤說:「你們的報導出來後,2004年中國新年前後,國家質檢總局、衛生部相關主管部門下派了一個調查組,對哈根斯公司的生產、產品進出口等環節進行了調查。」文章沒有說這個國家級別的調查結果如何,比如哈根斯不是從大連進口的屍體,那是從哪個城市進口的?哪些海關官員放行的?都有哪些批文呢?

誰能抗衡國家質檢總局的調查呢?答案很清楚,一定是在大連有實權的頭號人物,薄熙來在裡面起何作用?

不過有人進一步調查發現,哈根斯公司的屍體可能不都是從國外進口來的,而是有直接在大陸收集的,這裡面聲音最大的是德國雜誌《明鏡》2004年的報導。

德媒《明鏡》:哈根斯隋鴻錦密電曝光

2004年《明鏡週刊》記者花了幾個月的時間發表了調查報告《與死亡交易》,呈現了不少證據顯示該公司的很多屍體來自於大陸。不過,由於該雜誌在其網站的一個新書預告中,措辭不嚴謹,被哈根斯公司提出起訴,《明鏡》對此道歉,但對《明鏡》記者的調查,該雜誌保留其真實性,哈根斯公司對此也沒有提出異議。

《明鏡》文章稱,2001年12月29日,哈根斯的郵箱裡收到一封加密郵件,發件人是他的大連工廠的總經理隋鴻錦。隋鴻錦向他的老闆報告:「獲得兩件新鮮的屍體,很高的質量,今天早晨到達公司。」隋另外提到:「這兩具屍體的肝臟幾個小時前,在醫院被摘除。」

德國記者通過現場調查還指證說:在哈根斯的三個「死亡工廠」中,僅僅大連的屍體工廠截止至2003年11月就庫存了共647個已完工的完整標本屍體,3909個肢解屍體部分如:腿、手、陰莖,另外還有182個胚胎、胎兒和新生兒。

哈根斯還從隋鴻錦那收到一張「完整屍體價格表」,發現在中國購買屍體的價格比他想像的更貴。在一個註明八個城市價格列表中,重慶「第三軍醫大學」屍體報價為308歐元(約3000元人民幣),最便宜的是位於四川南充的川北醫學院,價格為254歐元(約2000多元人民幣)。不過2003年8月5日大連的一位經理克裡斯蒂娜(Christina Bannuscher)向哈根斯匯報,還有446公斤沒有使用價值的肢體需要火化。克裡斯蒂娜稱火化費用相當於約「七具屍體」的費用,共1700元,這樣算來,到2003年該公司每具屍體的價格僅為180歐元。

關於對屍體來源的質疑,哈根斯公司曾多次把一些媒體告上法庭,他們在法庭上拿出了全套捐贈資料,證明他們用來展覽的人體都是捐獻的,都有合法的捐贈證明。

隋鴻錦在大連的「大發展」

在大連,除了哈根斯在1999年成立的生物塑化公司外,還有隋鴻錦在2002年創辦的大連醫科大學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後更名為大連鴻峰生物技術公司。兩者互為競爭對手關係。前者投資2500萬美元,是德國獨資,後者註冊資金為100萬元人民幣,主管單位是大連醫大。兩家公司咫尺之遙,都設立在大連高新技術園區內。按城市規劃的常理,一山容不下二虎,在同一個城市批准成立兩個類似企業來競爭,這種情況很少見。這說明一是大連屍體行業很興旺,二可能是為了「扶持民族工業」。

據大陸公開報導,在短短幾年裡,鴻峰公司在海內外做屍體展覽,觀眾達2000萬人次,超過了哈根斯公司。官方沒有透露鴻峰公司的盈利情況,不過據說,隋鴻錦倒是從一名窮教師變成了億萬富豪,他還先後獲中共教育部科技進步一等獎、遼寧省科技廳、教育廳科技進步獎多項。2004年末,隋鴻錦被中國科學院下屬的《科學時報》和科學網評選為「科普十大公眾人物」之一。

這兩家公司還發生了兩次法律訴訟。起因是2008年隋鴻錦接到美國第一展覽公司的電話稱,美國ABC電視臺披露了九張死刑犯照片,爆料人自稱是大連鴻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僱員,專門負責幫鴻峰公司在大陸收購屍體。他給出的九張照片清楚地顯示出幾個死刑犯在被槍決後的身體處理過程。

2008年2月一篇題為《中共的創收「創舉」—利用死囚犯屍體製作塑化人體標本》的文章在網路上被大量轉載,文章不但有這九張照片,還介紹這位舉報人叫孫德強。孫也證實自己大學畢業後,負責為鴻峰公司收購屍體。

2010年2月,在兩年之後,鴻峰生物分別在大連市旅順口區法院和美聯邦法院立案,起訴哈根斯生物和ABC電視臺。他們拿出證據稱,孫某從2000年到 2009年一直在為哈根斯公司工作。2011年1月22日,隋鴻錦收到了ABC電視臺的最終和解文本,ABC也在官網上發佈消息,對其原報導的事實真相做出了澄清。2011年7月20日,隋鴻錦在他的博客中寫下了《一封來自大洋彼岸的道歉信》,裡面稱「勞改基金會負責人吳某也終於沉不住氣了。……此次和解談判歷時12個小時,最終吳某不得不在真相面前向我方低頭認錯,並公開發表了道歉聲明。」

不過在中國國內的訴訟卻有所不同。2010年9月,大連旅順口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隋鴻錦和鴻峰公司的訴訟請求,隋隨後上訴。2012年6月,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哈根斯生物侵權成立,判決該公司賠償鴻峰生物經濟損失450萬,賠償隋鴻錦精神損害撫慰金50萬元。

人們很好奇,誰在幕後幫隋鴻錦打贏這些官司的呢?孫德強的工作單位在兩年後怎麼從鴻峰變成了哈根斯呢?他到底是為誰工作?由於外界無法看到法庭文件,只能假設法庭判決是基於事實的公正決定。

幾個時間和人物的巧合

2012年8月20日,正當谷開來受審的敏感時期,一則有關屍體工廠的免責聲明在網上被廣泛轉載討論。大陸財經網更把「薄谷開來一審判處死緩」與「屍體工廠」同時放上當天焦點圖片新聞的第四條與第五條;22日,大陸各大門戶網站同一時間刊載人民網文章《哈根斯公司疑用死刑犯做人體展覽引爭議》,同一天,《南方都市報》對屍體工廠的兩大巨頭:哈根斯公司公關負責人,以及大連鴻峰公司總經理隋鴻錦進行採訪報導。

《南方都市報》報導稱,目前哈根斯生物塑化(大連)有限公司位於大連市高新園區七賢嶺產業化基地高能街27號的兩棟廠房,已被雜草包圍,大門上貼著「2012年2月29日封」的封條。而不久後這兩棟房子就將被拆,不留一絲痕跡。儘管二審勝訴五個月了,但隋鴻錦還沒有拿到賠償款,因為哈根斯的工廠關門了,銀行帳號裡只有八萬元;最後在保稅區一個隱祕的角落發現了哈根斯還沒來及運走的集裝箱,裡面有一些設備和塑化標本。

哈根斯的公司被貼上封條的時候,正是重慶市副市長、前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2月6日進入美國總領事館事件後不久。調查發現,王立軍作為薄熙來曾經的得力副手,也和相關「人體應用」有很深關連。他曾在大陸首次進行「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在《遼瀋晚報》一篇文章中,王立軍還講述親臨摘取器官的過程。2006年王立軍獲得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頒發的「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他獲獎的原因之一是在錦州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搞的數千例「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

專家發現,王立軍做的所謂移植研究,就是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後,研究不同的致死藥物注射液、不同的冷凍液配方、不同條件下,如何讓器官在冷缺血狀態下盡量保持新鮮,以便移植進他人身體後,能產生最小的排斥效果和最大的生命力。

因為器官被摘除後,必須在15分鐘內冷凍到零下20多度,並在24至48小時內移植到另一人體上。簡單的說,王立軍的研究,就跟當年納粹在毒氣室,日本侵略者的731部隊搞的生物實驗一樣,是徹底反人性的罪惡勾當。

就在對薄谷開來被宣判的同一天,大陸網路博客作者「素顏格格」特意前往位於高能街的哈根斯的工廠進行探訪,在聊天中,她從當地一名哈根斯工廠前員工口中獲知,「德國老闆跑了,時間應該是去年(2011)的6月份。天天有工人到工廠鬧事要薪水,一連鬧了幾個月,但根本找不到人負責。可是鬧到去年11月,忽然一天晚上,來了一群人,給了所有工人的工資,連補償都很豐厚,有的工資開到10月份。一夜之間全部被遣散,而後留下幾個工人裝車,僅僅用了兩個晚上,這裡面就全部搬空。而後就開始找人消除這裡的痕跡,地下冷庫什麼的都被砸爛。」

「到了今年的2月下旬,政府忽然出面,收回了這片土地,而後貼上封條。這片土地未來很可能被當做建設用地。但是據這位工人說,原來有很多建築商來看地,但自從哈根斯出名了,一個來看的都沒有。」這位曾在定型車間工作的員工告訴素顏格格,「每天加工的屍體不一樣,有的時候十幾具,有時候兩、三具。屍體看來各種年齡都有,還有八、九歲的小孩。這裡除了屍體,還加工動物。」

2012年2月王立軍出逃23天後,哈根斯在大連的屍體加工廠門口被貼上了封條。2012年4月,隋鴻錦的生命奧祕博物館從大連旅順開發區搬遷到金石灘,新址展覽面積6000平米,是大陸最大的私營博物館,全球最大的塑化標本博物館。

據一位參與谷開來毒殺海伍德案審判的旁聽者透露,谷開來8月10日在法庭上突然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這案子「終於讓這黑幕撕開了一角。」到底她指的是什麼黑幕呢?

相對於貪腐、謀反、殺人等「惡人」的罪行,參與活摘器官和人體販賣,涉及的是反人類、反天理的罪行,幹這樣事的人,已經不是人。連禽獸都不會把自己的同類開膛剖肚,更不會以此來展示給眾人,讓世人失去對生命的敬畏,能幹出這種邪惡之事的,只有魔了。◇

本文轉自295期【新紀元週刊】「特別企劃」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97/11280.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2-10-06 9: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