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你的行為讓我認定法輪功是好的

天津大法弟子 麗蓮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隨著自己在這幾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得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洪傳至今已經二十年了。每當想到偉大的師尊為了救度世人所做的一切,想到自己在大法修煉中所改變的,就覺得用盡人世間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大法弟子對師尊的無限感恩,無法報答師尊的救度之恩,同時也覺得自己能夠在師尊在世間傳法時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是多麼的幸運多麼的幸福。

發自心靈深處的讚嘆「大法好」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我已經在人生的長河中虛度了四十二年。在爭名奪利中失去了健康,失去了希望,犯下了許多錯誤,內心深處非常迷茫,充滿了困惑。為了解惑,為了懺悔自己的過失,更是為了從俗世間的紛爭解脫出來,我曾多次徘徊在天主教堂之外。那時的我真的希望能找到一位明師給自己指出一條光明的道路,使自己在後半生能夠輕輕鬆鬆的活在世間。

那時,自己正處在人生的低谷:原本十分風光的工作由於市場的原因失去了,沒有任何收入;孩子剛剛小學畢業,上中學要交「贊助費」;住房拆遷需要交納「還遷費」;自己的健康更亮起了「紅燈」,已經是從頭到腳一身病了。雖然在那一個大地回春的季節,但是我懷裏像揣著一塊冰,絲毫感覺不到春日的溫暖,對未來也沒有了任何希望。

(1)我得救了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每當我想起這一天,都忍不住要流淚。前一天與一家三甲醫院約好了下午做個全面的體檢,因為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吃飯很少,胸口發悶。那天上午,為了打發時間,我拿起了前一天一個法輪功學員借給我的一本《北京大法弟子修煉心得體會》,坐在沙發上慢慢的翻看著。看著看著,我的視線模糊了,我的心被震撼了。我的心被師父那洪大的慈悲深深震撼了,被法輪大法那神奇的功效震撼了。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了解到了一個我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的人群。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充滿陽光、充滿希望的大道,大道的盡頭將是一個美好的、窮盡人的思維都無法設想的光明世界。當時我頓生一念,我不去看病了,我也要學法輪功,我一定要跟隨師父回到那個光明的世界。

放下書時已是中午時分了。我剛要起身去準備午飯,一下子我又坐了下來。因為此時我發現,我的胸部原來像壓了一塊大石頭,總是喘半口氣,現在呼吸別提多順暢了;原來一點食慾都沒有,吃不下飯,現在我的肚子空空的想吃東西了;原來雙腿沉重全身無力,現在我覺的身體舒服極了。我不由得呆住了,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我連一本法輪功的書都沒有看,有幾套功法還不知道,有些名詞也不理解,只是有了「我要煉功」這一念,慈悲的師父就管我了,我能不激動嗎。法輪大法太好了!下午我去了那個學員家學會了四套動功,晚上就參加了集體煉功。在我做「疊扣小腹」時明顯的感到了法輪的旋轉。回家時我借回了當時出版的八本法輪大法書籍,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

在之後的十幾天裏,我拜讀了當時出版的師父所有的經書,全身心的投入進去了。我認識到要想在大法中修煉,就必須逐漸放棄過去在常人中形成的所有的認識、想法、觀念。

是法輪大法使我的人生觀、世界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給我的心靈打開了一扇窗。過去幾十年中的種種困惑,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我明瞭了過去人生中所經歷一切痛苦的由來,也知曉了人活在世間的真正的目地。隨著一天天的學法煉功,我身心兩方面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不知不覺中我一身的疾病(心臟病、肝硬化、胃潰瘍、慢性腸炎、神經衰弱)全沒了,身體輕輕的像要飄起來一樣。而且沒有緣由的總是高興,總想唱歌。臉上完全褪去了原來病態的灰黑色,看上去白裏透紅。我得到了新生!「法輪大法好!」──這是那時、也是我自打修煉法輪大法這十四年來的最強烈的感受。親戚朋友同事見到我後,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他們無論如何也不理解當時已經失業在家的我為何如此開心,我便把我得法的經過告訴了他們,並把寶書《轉法輪》送給了他們,有的人因此而得法。

(2)有師父的我最幸福

那時我沒有錢、沒有工作、沒有自己的房子,可是我有師父,我有大法書,我的心中充滿了陽光,因為我知道人生在世間的這幾十年,不是為了享受、名利、兒女情長,而是為了在世間儘快的還業後返回到先天的美好世界中去。那麼在過去所看重的東西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對照師父的講法回想自己以前的經歷,無一不印證了師父所講的句句是真理。人生在世的種種苦難,無一不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人們苦苦追求著名譽金錢地位,追求著情慾、享受、奢侈,追求不到時,身心疲憊痛苦;不擇手段得到時,便為自己的日後和子孫造下了罪業,不得不以各種形式去償還。當我們在大法修煉中放下了這些執著心,一切隨其自然,得到的一定是最好的。我體會這就是解脫,這就是為甚麼大法修煉者都會感覺輕鬆、自在的原因。我的修煉經歷就可以充份證明這一點。

一九九八年的秋天,我家的房子蓋好了。在選房號的前一天,我得知第二天要在同修家放師父在歐洲法會的講法。當時我非常渴望看到師父的講法,認為住甚麼樣的房子對我來講是無所謂的,而能看師父講法可是天大的事,甚麼也不能干擾。當然對於我丈夫來講,四十多年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子可是件大事。對於我不與他前往選房有些想法。我對他講,我是有師父的人了,我的一切事是由師父在管。該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我也不去爭,順其自然一定是最好的,請你相信我。第二天我去聽師父講法,他去選房。結果在我們的排號幾乎是最後的情況下,卻選到了中意的房子,兩間陽面的房間,房型最好、面積還是最大的,他非常滿意。

有師父的我是最幸福的!

(3)孩子也變了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的兒子小學畢業。以前的我對孩子的教育不能說不重視:孩子五歲不到就開始陪著孩子練習鋼琴、學前教育,天天盯著孩子的功課以及行為,我的目標是把孩子培養成一個「紳士」。但是孩子天生好動、懶散的性格和課業的成績常常讓我不滿意,所以經常是打罵、呵斥。但是當我修煉了大法之後,才意識到自己這麼不講道理,不懂得尊重他人,怎麼可能培養好孩子呢;才知道引導他得法,使他能夠自覺的用法來約束自己的行為才是最好的。我便向他講了大法的基本原理,詢問他是否願意隨我一起修煉?他非常高興的答應了。之後他隨我一起學法煉功。從他開始修煉到小學畢業考試的三個月間,我只是照顧他的飲食起居,功課上不給他任何壓力。他考上了市重點中學是順理成章的事。在之後的六年裏,他自覺的用大法要求自己,在高考前的幾個月裏,他仍然在深夜抽出時間來學法。高考時他又考上了A類一批的重點大學。

(4)集團的老總說:沒想到你的變化這麼大!

通過大法的修煉,我不但身體有了根本的變化,心性同樣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原公司領導通知我到單位去一趟。下崗(失業)之前,我在原科室負責出口業務及樣品管理,我的保險櫃裏還存放著大量的國外客戶供給的原料。由於當時公司的管理混亂,我手頭的這些東西大部份都不在帳上,而負責帳務的人也早已調離原公司。回到公司後只有一位同事與我交接,由於沒有帳務,只好由我將上交的物品列好清單,由該同事簽字接收。三個保險箱的東西我們倆個整整核對了一個上午。見到我把所有的物品全部登記列表,該同事悄悄對我說:「你也太實心眼了,這些東西都不在冊,又都是日常用的著的東西,你又沒有收入,給自己留點吧,何況所有的人都往家拿,現在公司沒人管這事。」我笑笑說:「不是我的東西,一個螺絲釘我都不會要的,這樣心裏踏實。」「現在社會上不都是這樣嗎?上面的貪,下面的拿,又不是你一個,何苦這麼較真呢?」「現在是都這樣,可是都這樣不一定是對的。做一個好人,就不能這樣做。」他詫異的看著我,好像站在他面前的是個外星人一樣。交接完畢,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裏非常的輕鬆自在。那些東西,那些錢財對於我沒有了絲毫的誘惑,雖然當時我很需要錢。我為自己是個大法弟子而自豪,我知道自己追求的境界更高。

為了生活,我曾經在批發市場打過工;在高校學生宿舍看過大門;當過接線生等等。一次偶爾的機會,原單位集團的老總在批發市場看到了我在那裏打工,便與我聊了一會。看到我沒有了原先的斤斤計較、矜持自負,而是樂呵呵的與那些所謂的「下九流」一起工作,心裏感慨萬千。他說:「沒想到你的變化這麼大!」

兩天後,他讓原科室同事把我找回單位,特批我回原科室繼續做進出口業務,同時讓勞資部門安排一位大我三歲的女同事下崗回家。(那時單位的效益不好,已經定崗定編)當時我就對老總說:「我非常感謝您對我的關心,我也非常希望回來做我熟悉的工作。但是如果我回來必須讓另一個下崗,那我放棄這個機會了。我比她年輕幾歲,找工作更容易些。」老總奇怪的看著我,「你怎麼會這麼想呢,你管她幹嗎?外銷員的工作不比你在市場裏賣東西好嗎?」「是的,您說的沒錯,這個工作體面、風光,十分讓人嚮往。可是我也得為別人著想啊,她下了崗,會給她帶來生活的困難,家庭的不幸。還是讓她留下來吧。無論如何,我非常感激您對我的關心、照顧。」

兩年後的又一次回單位工作的機會,也因涉及到其他人又被我讓出去了。雖然我比以前生活的清苦一些,但是我身體健康、內心充實、輕鬆自在,我感到自己才是這世界上最自豪的生命──法輪大法弟子。我實實在在的感到,只要你認真的學法,時時事事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斷的放棄人的執著和固有的觀念,你會發現世間人們苦苦追求嚮往的東西對你沒有了吸引力,那正是你要放棄的東西;而師父已經給你了一個上天的階梯,那雲端的盡頭才是你的幸福的彼岸;同時在這過程中,你會由衷的讚嘆「法輪大法好!」

工作中不忘自己的使命─救度眾生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曾與一位朋友在匈牙利註冊了一家公司,準備好了護照就要出國了。就在等簽證時我找到了法輪大法,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那時由於對大法修煉在法理上理解不深,認為經商就得說謊騙人,修煉人只要找一份簡單的工作能夠維持生計就可以了。所以我放棄了出國經商的機會,好像還有意無意的找一些較為低等的工作,認為吃苦可以修得更高。我曾經對朋友們說過,如果讓我去掃大街我都會欣然前往的,以此表達自己放下名利情的境界。

隨著不斷學法,逐漸的認識到自己對於法的理解有偏激的地方,更加理解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與過去個人修煉完全不同之處;大法修煉與其他小法小道修煉的完全不同之處。認識到自己學法不深,不但影響自己的提高,更使得常人對大法誤解,障礙了自己完成正法時期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大法弟子在社會、家庭、工作環境中良好的行為更為大法修煉做了註腳,也是眾生更為關注的。由此我才感到自己身上的責任重大,學好法,走好走正自己在世間證實法救度眾生這條路至關重要。我徹底明白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指導我一切行動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證實法,救度眾生。為此我應該利用我之所長,我的能力去廣泛接觸社會,接觸世人,以便實現這個目標。

(1)不是證實自己 要證實大法

由於自己的認識提高上來了,師父就給我做了安排──很久不聯繫的一個朋友在一家無損檢測公司幫我找了一份統計工作。

我對於無損檢測專業、統計專業一無所知,對使用電腦也只限於會打字、編輯簡單的word文檔,而且自己的年齡已是知天命之年。剛到公司上班的前幾天,辦公室的文員給我講解了如何使用excel表格做統計日報、月報、無損檢測的四種方法以及公司所涉及的市內外的幾個工程,當時我也是聽得頭頭是道。可是她一離開,我就感到茫然,記不得她所講的東西了。兩週過去了,始終自認為頗為聰明的我依然是一頭霧水、不得要領。說實話當時的我心急如焚,甚至於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家裏人也勸我放棄,認為這個年齡已經不適合再學新的專業了。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坐在陽台上,考慮著是堅持下去還是辭職回家的問題。我想作為一個大法修煉弟子,我剛剛走出家門打算通過自身的行為來證實大法,為甚麼這麼長時間進入不了狀態呢?為甚麼這麼長時間學不會呢?我知道這不是大法沒有給自己開啟智慧,那麼肯定是執著心在障礙著自己,舊勢力在干擾著自己,是自己學法不夠造成的。

於是我靜下心來,不再去想工作中的事情,恭恭敬敬的捧著《轉法輪》開始學法。就在自己靜心學法的過程中,師父的法點悟了我,發現了自己的問題所在:自己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有著很重的證實自己的成份在。學完法,我覺得自己的心輕鬆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我來到辦公室,打開電腦開始新的一天的工作。我驚奇的發現就像是捅破了一層窗戶紙,原來深奧難懂的檢測方法好像並不是那麼難以理解;找出了射線、超聲、磁粉的工藝,看起來也並不複雜;原來認為很難的統計工作其實很簡單;原來需要一天的時間才能完成當天的統計,那天只用了兩個小時,而且感覺到自己的大腦異常的清晰。這是我到該公司上班第十五天發生的事情。我內心非常激動,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不是師父的幫助,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在完成本職工作後,我很快的熟悉了工程中使用的設備及材料,又把公司的設備庫、材料庫的管理及賬冊接了下來;在公司工程師的指導之下,我又了解並熟悉了無損探傷的工藝,可以協助辦公室文員利用電腦打出無損探傷檢測報告。這一切是我到公司工作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做到的。後來我又接下了公司工程車輛及油卡的管理,學會了暗室洗片。實際上我一個人已經做了幾個人的工作。這讓公司的老總很吃驚,他認為這是一個年輕人都很難做到的事。因為在公司中,除了公司老總和一位總工外,就屬我的年齡大。因此我的身體狀況、工作能力也讓公司其他員工覺得不可思議,這給我在日後的講清真相打好了基礎。

在這家公司工作的一年時間裏,我處處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早上上班提前到崗,工作中兢兢業業。當我幹完辦公室的工作,就去廚房幫忙做員工的中餐;看到廁所無人打掃,我主動去做衛生。這一切公司的員工們都看在眼裏,甚至工程部的部長對老總說:「您在哪兒找來的這麼好的人?」老總的太太在公司任出納,雖然年齡較之我小了七歲,但一身重病。她的脾氣非常大,為人不吃虧且爭強好勝,屬於在常人中我不太喜歡的那種人。一次她有幾天沒來上班,我得知是又病倒了。我心想這正是我向她洪法的好機會,今天下班我就去她家給她講大法的真相。可是轉念又想,這種人會理解嗎?會相信嗎?會不會因此怕影響公司而不允許我在公司繼續做下去?一時間人的念頭都冒出來了。但是我又深知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上的重任,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一定要修去這種為私為我、保護自己的觀念。想到這些我定下心來,今天我一定要給她講大法的真相,我就是要救她。

下班後,我給她買些營養品並帶著真相光盤、真相期刊等資料去看望她。我直截了當的告訴她我修煉大法前後的變化,告訴她大法簡單的法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雙眼專注的看著我,認真的聽著我講。沒等我講完,她就一把把我帶去的東西摟在自己懷裏,對我說:「我相信你說的,我願意跟你學。」從那天開始,她走上了修煉的路。大法帶給她身心很大的變化,只要工作一忙完,她就與我交流學法修煉的體會。她的母親,一位八十多歲的多病老人,曾一度病危臥床不起,他們子女已經為老人準備後事了。我得知讓她告訴她母親:一定要誠心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週後她驚喜的告訴我,她母親已經完全可以自理了。幾年過去了,至今老人家仍然健在。她一再感謝我,說我救了她們母女二人。我說:「千萬別謝我,是師父救了你們,是法輪大法救了你們。」由於這件事,公司老總及辦公室的同事們都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公司老總對我的評價是:「您真是個大善人哪!」我把真相資料發給了大家,把《轉法輪》送給了願意進一步了解大法的同事們。

(2)老闆說:「你的行為讓我認定法輪功是好的」

一年後,另一個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外貿業務員的工作。這家公司的老闆在聽到我的情況介紹後,在沒有見到我的情況下,就一定要我去他那裏工作。當時我覺得也許這邊該講的真相已經講完了,那間公司裏又有我要救度的人,所以我就答應了下來。但是我也很清楚,這對於我來說又是一個挑戰。因為我離開外貿專業已經九年時間了,這期間,從國家的對外貿易政策到整個的進出口業務操作流程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的業務基本上都是網上操作,而對於這些我是根本就不了解;因為是畜產進出口公司,所涉及的商品的規格、品種、國際市場價格等我也是一無所知。即使這樣,為了救度有緣人我還是來到了這家公司,我相信,只要我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來要求,把學法、修煉、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我一定會能做好這份工作。

到了公司,我很快就熟悉了商品、客戶及外銷市場。我仍然像以前一樣兢兢業業的工作,寬以待人,與公司的老闆及員工們相處的很好。我也利用午餐時間向辦公室的其他員工講了大法的真相。

但是到公司六週左右發生了一件事,又讓我打起了退堂鼓。

一年前,由於公司經理先前沒有按照海關監管貨物的相關規定處理來料加工的貨物,沒能及時核銷手冊而受到海關緝私科的審查。為了應付海關緝私官員,經理要求我們業務人員更改過去的業務卷宗,隱藏與客戶的往來郵件,最後他通過疏通關係解決了此事。在此過程中,我的心波動很大,想了很多。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不應該說謊騙人作假,可是身為常人的老闆以利益為重,要求你幫他作假,你該如何面對;身為修煉人潔身自好,那麼我應該立即辭職,不與其同流合污,更不能助紂為虐。可是我當初來的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講清大法的真相,難道就這樣一走了之、知難而退?辭職很簡單,這份工作、這份薪金對於我並不是很重要,我可以再找相對簡單一點兒的工作,但這樣做是否會讓常人不理解從而誤解大法呢?一時間自己感到非常的困惑,我反覆的想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呢?為甚麼師父安排的這條路我就走不下去呢?

在自己一時想不通的情況下,我向老闆遞交了辭呈。按照常理講,現在社會上高學歷且年輕有為者多的是。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老闆說甚麼也不准許我辭職。找到我的朋友、家人勸說我回公司,並多次打來電話要求與我面談。

實話講,回到家我很苦惱,覺得自己不是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明明知道這對於我是個要過的關,是需要自己繼續提高心性才能過得去的關,而且我也知道這是自己該走的路,不能迴避的,在修煉的路上走極端。但是如何把握自己的行為,如何走正這條路又覺得左右為難。

還是大法解開了我的心結。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那麼為甚麼現代一下子來了許多各種各樣的文化、各種各樣的學說、各種各樣的社會表現形式呢?這就是各個宇宙巨大體系的東西在人類最低層表現造成的,目地是被選擇。」「大家想過沒有?如果這個社會中許許多多行業、許許多多的領域都是他們遙遠的生命體系弄來的東西,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各種不同的行業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煉,是不是等於是在用法正他們?是不是承認他們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們?」「也就是說,人類的這些形式並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讓你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你能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了,你就是在證實法、證實神與救度眾生,是不是這個樣?(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中修煉就是承認那些體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著一切眾生。」師父在《無漏》經文中還講:「對於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法對他也存在著不同層次的要求。捨是不執著於常人之心的體現,如果說真能坦然而捨、心不動者,其實已在那一層了。可是修煉就是為了提高,你已經能捨此執著了,那麼為甚麼不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呢?捨它個無漏其不是更高的捨嗎?」

師父的諄諄教誨使我豁然開朗。我悟到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按照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這是正確的,但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更大的使命是救度眾生。只有在各自的工作、生活環境中修好自己,走出一條正確的道路,才能救度那裏的眾生、歸正那裏的一切,給將來留作參照。所以我們身上的擔子很重、責任很大。我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向老闆講清真相,希望他能為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在與他會面之前,我一直在發著正念,清除舊勢力對我講清真相的干擾,清除對他了解真相的障礙。

當老闆問及我辭職的原因時,我就向老闆開誠布公的講了我是個法輪功修煉者,詳細的介紹了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應該秉持的行為準則,並向他講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希望他能為了自己的將來而注重自己的修為。他坐在那裏認認真真的聽我講述完這一切,然後告訴我:「自公司成立十幾年以來,辭工與被辭的不下幾十人,但是沒有一個人讓我如此動心。在我與你的接觸中感到你與其他人有很大的不同,你的行為讓我認定法輪功是個好功法,越是這樣的人我就更願意與之合作。」他表示尊重我的信仰,欣賞我的為人;並表示以後不會再有這種欺騙海關的行為,一定要規規矩矩的做業務,以誠信來促進公司的發展,希望我能留下來給他一個機會。不但如此,他還在公司的會議中,公開承認自己的問題以示誠意。我把破網軟件給他安裝在他的辦公電腦上,又給了他一些光盤、真相期刊,希望他能多了解一些法輪功。自此之後,我工作的環境非常寬鬆,工作也逐漸的步入正軌。工作之餘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看書學法上大法網站,向公司中其他員工講大法的真相以及三退的事情,有的員工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在外貿業務中需要經常與商檢、貨代公司、保險公司等人員接觸,在與不同人員的交往中,我也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做三退。在當今社會裏,貨運代理公司給貨主公司業務員回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少則幾十、多則上百美金是很正常的。當我做出口業務向貨代公司詢問海運費時,幾家貨代公司向我報價時都提到了要給我回扣,並要我的手機號碼以便私下聯繫,都被我一一回絕了。一天中午,我利用午休花自己的錢請了貨代公司與我合作的業務員吃飯。期間我向他講述了我不能接受回扣的原因──我是一個大法修煉者,並向他介紹了大法的真相及三退的事情。他非常欽佩我的為人及工作能力,也由此對大法有了很好的認識。他對我講,在他工作的這些年中,所有與之合作的外貿業務人員,沒有一人不伸手向他要回扣的,沒有一人不要求他請客吃飯,沒有一人在合作中不與之為難的,只有我一個人例外。他說:「如果這個社會中多些像您這樣的人就好了,我們的工作也就好做一些了。」

在該公司的幾年工作中,使我深深感到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無所不能。做過外貿業務、特別是出口業務的人都知道,出口的每個環節中都不能有任何紕漏,尤其是出口合同、單據,一個英文字母都不允許出錯,否則,出口收匯就沒有保障。我所在的公司雖然是個外資獨資公司,但是公司規模較小,我一個人的工作是從出口合同開始,一直到工廠跟單、商檢、訂艙、投保、制單、收匯、核銷為止。在工作中,我認真仔細、不敢有一點兒含糊,生怕出現錯誤給大法抹黑。曾經有幾次,經我反覆核對後準備出單了,卻又莫名的覺得需要再看一遍,結果發現了錯誤。我一次次的被警覺了,被師父無微不至的照料、看護所感動。

隨著自己在這幾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得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回想這十四年來的修煉,我知道師父時時在呵護著我們,牽著我們的手走正自己的路;我也知道,每一個世人的得救都浸透著師父的心血。我為自己身為一名大法弟子時時沐浴在佛光之中感到無比的幸福;我也願所有的世人都能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而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轉載自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7/走進大法-認識大法-證實大法-264610.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冤獄九載絕食六年反迫害〉,是法輪功學員趙建設在南京市看守所、無錫監獄、監獄精神病院遭受酷刑摧殘堅持不配合邪惡枉法濫行、堅持反迫害的經歷。本文長二萬多字,本刊分次連載。透過趙建設堅持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持續九年遭被酷刑和折磨迫害,幾度瀕臨死亡邊緣仍然對迫害者無恨無怨的心境,讓世人更了解秉持「真、善、忍」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境界,以及中國大陸邪惡迫害的真相。更願趙建設震懾人心骨的呼喚良知、救度世人的偉大歷程公開於廣大世人面前啟發更多生命本性的靈光。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鄰村的女兒送給我《轉法輪》,但因為農活忙沒來得及讀,但是三月五日起連續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幹不了甚麼。我想起了女兒給我的《轉法輪》,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連五天讀下來《轉法輪》,這樣,我就得了珍貴的法輪大法。
  • 我是一名臺灣的開業牙科醫師。1979年進入醫學院時,因緣際會參加了佛學社團,從此約有20年我沈浸在佛教經典中。我內心深處很明白:佛理雖好,卻苦無著手處,始終沒能改變自己的身心狀況,憂鬱症與失眠曾伴隨我很多年。1999年臺灣大地震,當時約有三千人死亡,見到許多生離死別的悲劇,我猛然發覺生命何其脆弱,不能再如此渾渾噩噩、虛擲寶貴的青春時光了。就在這時候有幸得遇大法,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這本書,就知道他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正道。
  •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