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震撼性文獻曝光 大飢荒人吃人

專訪《中國大饑荒 ,1958-1962》作者、香港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周遜

周遜相信在大飢荒時代,至少有4,500萬人死亡。最震撼的是大飢荒中肉體的殘害,人吃人很普遍。(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11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1月09日訊】(新紀元週刊299期,記者梁珍報導)「當時我去採訪的時候,他們活下來的人說,幾乎是村村都有吃人。有時候是吃自己的孩子。」「為什麼全世界都知道猶太大屠殺,沒有幾個人知道中國大饑荒?我覺得作為一個搞歷史的人,這是非常重要,是我的一個職責,讓全世界都知道當時中國發生了什麼事。」
--《中國大饑荒,1958~1962》作者周遜

《中國大饑荒,1958-1962》作者、香港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周遜。(圖:余鋼/大紀元)
《中國大饑荒,1958-1962》作者、香港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周遜。(圖:余鋼/大紀元)

馮克助手 親赴共產黨檔案館收集資料

儘管1958~1962年發生在中國的大饑荒已經過去了50年,但這個題目至今仍然是中共的禁區。無論是官方的沉默或者掩蓋,甚至民間也不願意重提這段歷史,很多家中曾發生餓死人,人吃人的家庭,普遍保持沉默,令有關大飢荒的記載少之又少。

荷蘭著名歷史學者、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馮克2010年9月出版《毛澤東的大饑荒: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一年後中文版面世),揭示了在毛的指令下,共有4,500萬人在這場饑荒中死亡。這部巨著使他成為2011年英國廣播公司撒母耳‧詹森獎(文學組別)的得主。

兩年後,他的助手,70年代出生在四川的周遜,出版另一本英文專著《中國大饑荒,1958~1962》(The Great Famine in China,1958-1962),由耶魯大學出版社於今年7月出版,公佈了她從96年到2000年期間到數十個省級和縣級的檔案館所蒐集到的,其中最震撼性的100多份真實史料,包括人吃人慘案的真實案例。

和馮克一樣,周遜也相信在大飢荒時代,至少有4,500萬人死亡。「我們看了很多檔案資料得出來的數據,走了很多地方,雖然政府沒有一個公佈到底具體是死了多少人,但是我們去看一個省或者一個縣之後,可以慢慢的計算出來。」

和其他研究大飢荒的著作不同,周遜認為,該書最重要的價值在於資料的真實性,「因為來自於共產黨的檔案館。」

人吃人村村都有 婦女脫光衣服幹活

查閱一份份當年真實文獻,周遜說,最震撼的是大飢荒中肉體的殘害,「人性變得殘暴」。她說,在人民公社,打人成了瘋,「我在湖南看到就是一級一級的打,從縣上開會就打,沒有完成任務的幹部都被用來打,然後幹部回去以後就打村民,所以非常的殘忍,有的時候耳朵也被割掉了。」

人吃人當時是很普遍的,「河南信陽、安徽、四川、甘肅很多人吃人的事例。我去採訪的時候,他們活下來的人說幾乎是村村都有吃人,有時候是吃自己的孩子,檔案裡面就有,四川的東部就有,自己的孩子死了,就把自己的孩子吃了。」

還有湖南省幹部,為達成鋼鐵達標,甚至讓幾百名婦女脫光衣服幹活。「我看的資料裡邊說,那些幹部逼著她們在冬天把衣服脫了,因為冬天很冷,你不穿衣服你就必須使勁的幹,不然就會凍死,然後這些婦女就說,我們從娘肚子裡邊生下來從來沒有這麼恥辱,然後一些幹部還說,那些姑娘她們的奶都是鼓鼓的,真的是非常的令人氣憤。」

共產黨和毛澤東要負責

那到底誰應該為這場慘案負責?共產黨還是毛澤東?「我覺得都有,毛澤東不光是因為其他那些中央領導人也支持他的,下面的共產黨的幹部也支持,像四川的李井泉,當時瘋狂了,四川死那麼多人了,他還在往外面調糧,他覺得這樣對他面子上光彩。」

很多報導和學者認為,飢荒從59年開始,因為所謂58年大躍進的時候,中國還不錯,但查閱文獻後,周遜認為,實際上飢荒從58年就開始了。「不是說在山東,而且在全國十幾個省都報了饑荒,所以中央是知道的,但是他們還是要大躍進。」

比如雲南,1月搞大躍進,90%的農民都被調去修水利工程,莊稼根本就沒有人來種,然後就開始有饑荒了,2月份就報上去了,然後就是報的他們當地的幹部就被批了,說你在為大躍進抹黑,他就被打成右派了,後來就沒有人敢說了,大饑荒越鬧越大,到8月份的時候就幾萬人死掉了,幾百萬人得消腫病,終於10月份才報上去。

「饑荒都鬧了很久,10月份才報上去,報到中央去,就是一層一層爬,然後毛澤東看了以後,他無所謂,他說現在雲南省已經認識了他們犯了個錯誤,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訓。」幾個月以後在上海共產黨內部的會議,毛澤東還說對農民要狠,「如果是吃的不夠,那麼就是為了大躍進的成功,中國死一半人也沒有關係。」

大飢荒受害者 採訪過程幾近崩潰

周遜的家庭也是大飢荒的受害者,「我們家饑荒的時候也有人死掉了,是我們的一個親戚,一個老太太,她的孫子餓到不行了,把她的糧全部偷了,老太太被活活的餓死了,我的爺爺當時也是病得非常的厲害了。」但這些家庭慘劇都是她長大以後才知道的。

周遜坦言,四年做大飢荒研究,對她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跟你說句實話吧,在我研究的時候,我覺得是很痛苦,整個這個過程有時候我去採訪的人或者看的檔案,誰耳朵又被割掉了,我看了那些東西,非常非常的氣憤,而且就覺得非常的苦惱,有時候我看完資料或者採訪人,就聽他們哭,完了以後那天晚上我就什麼事都不想幹,也不願意跟人說。」

「有時候我都要崩潰了,但是為了把這個事做完,我一定要保持冷靜,一定要保持一段的距離,所以有的時候就我就看孟子或者老子也好,還有就是一千零一夜就能夠讓我繼續下去。」

「一定要把他們的聲音留下來」

讓周遜能夠繼續下去的動力,就是這些真實的案例,和那些口述史的見證人。

「他們以前沒有機會跟人說,一個是共產黨的政權不允許他們說,他們怕說了又被抓住,你知道中國一個運動接著一個運動,他們都是從這個階段出來的人,他們也很怕,然後就是他們覺得丟臉,好像姐妹、兄弟之間為了吃打架,或者把弟弟或者把哥哥的東西偷來吃,他們覺得跟自己家裡的人講很丟臉,所以他們也不願意講,這些事悶在心裡邊,悶了這麼多年,終於有一個人給他們這個機會。」

「有的採訪的人說,這些故事都很苦,也沒有辦法跟人講,我們就帶到墳墓裡面去吧,我聽了這些話以後我覺得很感動,我一定要把他們的聲音留下來,保存下來讓世人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她的心願是希望中文版能夠面世,讓更多人看到這段歷史,而她下一本書將記錄100多位見證人的口述史,也會由耶魯大學出版。◇

本文轉自第299期【新紀元週刊】「焦點新聞」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2-11-09 1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