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鞏勝利:美日「財政懸崖」杞人憂天?

——評全球第一大債務國日本及美國16萬億美元國債的長期危局

鞏勝利 (獨立學人)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1月09日訊】【特別摘要】:擔心美國、日本「財政懸崖」是真正的杞人憂天,因為美國財政負債經營涵蓋美國超過200多年, 236年至今的美國政府大約只有三任總統像克林頓那樣大盈利(實現美國國庫歷史上最大盈餘5590億美元),盈利美國政府反而使歷屆美國總統敗北——美國聯邦政府盈利則意味著剝削了美國民眾的血汗,這就會從源頭促使美國總統換人,因之:想連任或當選美國總統,就必須欠債運行。美國聯邦政府大部份當選總統一直是欠債發展,且是美國強大發展的利器(美國歷史上只有約1/10的統統任期的聯邦政府盈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曾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國近40多年,一直奉行日元零利率超過也有40多年,致日本企業運行使用貨幣成本全球各國之最低,使日本企業大面積全球崛起,高品質的日本產品盛行全球各地,而日本政府國債基本上全是日本國民所購買、支撐,所以日本國家欠債人均遠超過美國,但日本國的「財政懸崖」,不可能有人會跳下去,因為由絕大多數日本國民撐起的日本國債怎麼可能能翻天、真翻天日本1.3億國民怎麼辦?美日政府都是欠債經營國家的全球「高手」,擔心美日「財政懸崖」純屬杞人憂天。

G20針對「債務危機」

11月2日,德國財政部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希望於11月4-5日在墨西哥召開的G20央行和財長會議討論美國和日本「財政懸崖」。但有報導稱,此次G20會議,卻沒有G20國的關鍵「大老」與會。他說:「美國、日本和歐洲一同對(確保穩定)負有重大責任。G20經濟體必須果斷開展經濟結構改革和可持續金融政策,以重新贏回信心。這是鞏固全球經濟狀況的最重要前提條件。若不進行調整和改革,我們恐將進一步失去信心,且經濟增長依然下滑。在債台高築之下,不可能建立可持續的經濟增長」。他主張嚴苛的財政紀律,即便經濟處於衰退時期。G20定於11月4日至5日在墨西哥城舉行G20國家的央行行長和財政會議,但超過2/3的G20國家央行行長、財長缺席。

債務危機向全球化蔓延。債務危機是個全球化問題,G20財長會議上各方不應該只單純地關注歐元區債務問題,因為在威脅全球經濟穩定性方面,美國和日本同樣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它們面臨的債務問題與歐洲一樣嚴峻。債務危機是個全球化問題,G20財長會議上各方不應該只單純地關注歐元區債務問題,因為在威脅全球經濟穩定性方面,美國和日本同樣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它們面臨的債務問題與歐洲一樣嚴峻。在美國官員看來,歐債問題仍是威脅全球經濟復甦的主要障礙,但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反駁說,債務危機是個全球化問題,G20財長會議上各方不應該只單純地關注歐元區債務問題,因為在威脅全球經濟穩定性方面,美國和日本同樣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它們面臨的債務問題與歐洲一樣嚴峻。朔伊布勒強調,發達經濟體應該積極進行經濟結構改革和財政鞏固,只有這樣才能贏回市場信心,建立經濟可持續發展路線。

11月4日上午,亞太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秘書長葛利亞(Angel Gurria)表示,G20各國應敦促美國解決「財政懸崖」問題,避免觸發使美國及全球經濟增長受到威脅的自動削減支出和增稅計劃,但他對美國「財政懸崖」持樂觀態度。有國際重磅評論認為,美國236年至今長期就這樣是「債務」過來的,就是要通過這個國家的一個法律程序而已。

最近,全球關注一個重要、重大話題,這就是「財政懸崖」。到2012年10月末,美國國債總額突破了16萬億美元(法定上限為16.4萬億美元。按美國人口3.09億計算,人均負債5萬美元。見2012年11月2日《環球時報》《美國債務臨近上限,恐怖》一文,作者何茂春),若美國國會不能避免日益逼近的增稅與公共支出削減舉措,美國恐怕會陷入比許多投資者和決策者都難以預想的嚴重得多、236年至今的重大衰退。如果美國國會沒有行動,美國2013年年初將面臨所謂的「財政懸崖」,即減支與增稅同時發生,這料會給美國經濟造成約6000億美元的削減效應。還有日本國債全球之最,延續了很長時間,美日會從「財政懸崖」上跳下去嗎?

處置金融海嘯的基本判斷

有學界認為:每削減1美元赤字,經濟增長也將減少約1美元。按照這個標準,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估算,當前的現狀可能會使2013年的美國經濟萎縮0.5%。華爾街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FED)基本上認可這一估算。但學術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分析師所作的研究表明,每減赤1美元,對經濟的削減效應可能最多會達到1.70美元,這將使未來的財政收縮政策顯得更加危險。照此,「這樣經濟就不是萎縮0.5%,而是1.0%了」。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的經濟學家Barry Eichengreen稱;這些研究人員懷疑,在利率非常低的時候,財政緊縮對經濟的影響要比平常更大。美國等多數發達經濟體目前都採取超低利率,美歐日等都幾乎是零利率;Eichengreen稱一個解釋是,當利率較高時,央行可以輕易地以降息來緩衝節支的影響,「節儉」不是高收入國家解決「大蕭條」——經濟低谷時期的有效途徑,但像美國現在這樣利率接近零時,減輕痛苦的困難性則加大。

歷史數據顯示,增稅或降低政府支出,通常僅會導致家庭溫和減少消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本月公佈了一項針對28個國家的財政政策研究顯示,在截至2009年的30年間,政府支出每減少1美元,只會造成0.5美元的經濟損失。不過各經濟體自大蕭條以來表現不一。IMF稱近來各國財政上每緊縮1美元,經濟損失範圍在0.90至1.70美元不等,這就證明「緊縮」不是解決經濟恢復的有效辦法。IMF稱,這意味著央行難以抵消收緊預算的影響。

美國的基本情況很可能就是這樣。美聯儲在2008年12月將隔拆利率降至接近零水平,並採取了購買公債和住房相關債券等非常規「救市」「寬鬆貨幣」、也就是外界稱之為QE1、QE2、QE3等手段來提振經濟。美聯儲主席貝南克承認,如果經濟直奔「財政懸崖」,他也無法完全抵消其影響。美國失業率自2008年9月以來,一直高居8%以上,2012年三季度才有所好轉到7.8%,經濟復甦也仍不穩,這也自金融海嘯後整整第四個年頭,國會議員們或需深思財政懸崖對經濟的衝擊力度超出預想的可能性,他們將尋求在2012年年底之前就預算達成某種決定性的協議。

「懸崖」邊上的風景

美國「財政懸崖」犯錯的餘地不大。分析預期認為,2013年美國經濟將僅成長2.1%,失業率也只會略微下跌在7%上下。但事實上分研究相信,美國國會預算局提出的危險性將足以促使在稅率和支出上看法極度分歧的議員們達成協議,儘管還沒有跡象顯示協議開始成形。「沒有哪個政黨想成為引發大蕭條以來又一次最慘重經濟衰退的歷史罪人」,Capital Economics分析師Paul Dales說。Capital Economics預期,國會只會通過規模略低於1000億美元的財政撙節方案,並認為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也會相應減少1000億美元,減少美國國家欠債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何況美國歷史上就是一個素以欠債而運行的國度。

據美國銀行的分析師研究顯示,從美國公債收益率來看,投資者普遍押註明年財政收緊幅度甚至會更小。美國銀行自己預計,議員們將會允許財政懸崖大部份發生,進而導致3250億美元預算緊縮。美國就業指數是美國經濟好與壞的第一支撐數據,這在他們看來「緊縮」足以令就業增長停滯,就業沒有回穩,美國就不可能將投資減下來,那麼美國「財政懸崖」就不可能收斂、止步,反而會一直繼續擴大。

習慣旅遊的人都眾所周知:懸崖邊的風景絕對美妙、刺激。在2012年10月23日的紐約,以長期股票投資研究聞名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杰里米•西格爾(Jeremy J Siegel)現身美國證券業與金融市場協會 (SIFMA) 年度大會。當時,聽眾正在匆忙通過手頭便攜終端確認股票價格。因為道瓊斯30種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出現了超過200點的下跌。「下跌的原因是企業業績放緩嗎?」面對大會主持人的提問,教授當即回答稱「不,『財政懸崖』問題的影響更大」。

「財政懸崖」,是美國一直面臨的問題。如果美國遭遇,標準普爾500種股票指數有可能出現最多1000點的下跌。這是10月6日之前美銀美林集團經濟學家埃森•哈里斯(Ethan Harris)給客戶的報告。下跌1000點將意味著在26日(1411點)的基礎上出現3成的大幅調整。相反,如果能夠避免財政懸崖,可能上漲1500點。決策失誤造成的衝擊將有多嚴重呢?市場的擔憂正日趨高漲。

能否在懸崖邊急剎車?

美國經濟將面臨的財政懸崖問題始於小布什政府時代的減稅政策將在年底到期,而明年年初將以國防經費為中心,自動啟動財政支出削減計劃。據估算,明年的支出削減額度在規模上將接近美國GDP的5%。真是猶如懸崖一樣的財政緊縮政策。這樣一來,復甦腳步緩慢的美國經濟恐將陷入衰退。

「應該存在在考慮短期經濟的同時,中長期實現財政健全化的道路」,「財政懸崖」這一說法的創造者、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主席伯南克在很早以前就指出了問題所在,並敦促美國政界解決問題。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也提出警告稱,受財政懸崖影響,2013年GDP增長率可能負增長0.5%。

雖然明知道這是危險的問題,但至關重要的政治仍然很不明朗。4年1度的總統大選將在2012年11月6日舉行。奧巴馬、羅姆尼兩位候選人進行了多輪激戰,但掌握「財政懸崖」問題命運的是有權決定應對舉措的美國國會。在同一天的國會選舉中,如果出現扭曲國會局面,相關審議將難以如期推進。同時,新議會將在明年年初啟動。已成「跛腳鴨」的美國國會在年底前能否推進討論也是問題。

「在懸崖邊緊急剎車」、「高空跳傘」以及「蹦極跳」。美國大型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集團(BlackRock Inc)在10月初描繪了這3種預期。「緊急剎車」指的是國會在財政懸崖發生之前就延長減稅政策和擱置削減財政支出達成協議。「高空跳傘」指的是通過某種妥協實現軟著陸的情形。而「蹦極跳」指的是由於共和黨在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增稅計劃被推遲,積極因素暫時擴大,但隨後的局面卻非常恐怖。未來將呈現哪種走勢,不到2012年年底最後一刻,誰都無法知曉,這是一個236年「法治國家」的總統選舉、而不像中國領導人那樣就早早規定好、能預先得知。近十幾年來,小布什政府、奧巴馬政府都捲入反覆提高債務上限提高的困擾,但最後都迎刃而解,不過是美國法律遊戲的一種遊戲規則而已。

產業界深感擔憂

「美國經濟處於懸崖邊上,而政治卻缺乏應對意願,擔憂正日益加劇」,在7-9月財報發佈會上,國際快遞巨頭UPS首席執行官斯科特•戴維斯(Scott Davis)做出了激烈的批評。該公司財報顯示,淨利潤下降了一半。以中小企業為中心,運輸需求正在放緩。除了財政懸崖本身的影響之外,擔憂心理升溫也值得警惕。在這樣的背景下,產業界深感擔憂。但美國就是這樣一個長期負債運行的國家,你又能怎麼辦呢?

從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的政治和市場曾2度出現「割裂」。最初是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破產後金融危機之際的公共資金投入,第2次是2011年債務上限提高問題。由於國會爭執不下,股價兩次都出現了暴跌,最終導致了嚴重混亂。第3次是否能夠得到避免?

G20財長在本次會議上還會敦促歐洲官員對如何削減巨額希臘債務作出解釋,以避免出現又一輪可能導致全球復甦脫軌的歐元區危機。希臘在本月面臨債務違約風險,IMF要求歐洲採取切實行動減少希臘債務,以避免事態又一次失控。然而,再次對希臘債務減記的提議遭到了歐洲央行和歐盟的反對,德國反對最強烈。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和德國經濟部長羅斯勒堅決反對任何官方債權人豁免希臘債務,羅斯勒認為,這將令德國預算遭受衝擊,並可能危及該國的AAA信用評級。最關鍵的是,希臘債務減記會得罪德國納稅人,嚴重阻礙總理默克爾在明年大選中的連任機會。

歐洲已經因債務危機舉步維艱,而中國等新興經濟體也在急劇放緩。美國被認為是「矬子裡的大個」,但如果舉措失當,消極影響將波及全球市場。到總統與國會選舉還有不到1週時間,而到年底的「某一天」還剩下2個月……

日本「財政懸崖」判斷

日本財務省11月2日(星期五)將與該國國債市場上的債券經紀商舉行危機談判。目前,各方對於政治僵局衝擊日本財政的可能性越來越感到擔憂。日本政界人士在一項旨在批准政府借入38.3萬億日元(合4790億美元)以彌合今年預算赤字的議案上陷入對峙,但日本絕對沒有人願意將國債爛下去。日本擁有全球最大的國債市場,且人均國債全球之冠。到2011年末,日本國債總額達954.4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8萬億元), 以日本人口總量約1億2772萬人來計算,人均負擔債務額約為747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1萬元)。

作為支持該議案的條件,反對黨要求日本首相野田佳彥(Yoshihiko Noda)履行舉行大選的承諾。野田迄今拒絕設定大選日期,他擔心所在的執政黨日本民主黨(DPJ)會在大選中敗北——該黨目前在民調中支持率落後。債券經紀商表示,他們要求與財務省舉行特別會議,以表達對政治僵局的擔憂並討論可能的應急方案。巴克萊(Barclays)駐東京首席利率策略師森田長太郎(Chotaro Morita)表示:「政治局勢正成為市場的真切擔憂」。日本財務省高級官員城田郁子(Ikuko Shirota)對媒體表示,如果到11月底不能通過該議案,可能會造成「災難性的形勢」。她表示,原定的債券拍賣計劃將在數十年以來首次被迫取消,這意味著全球債務負擔最重的日本政府將手頭拮据。2012年6月底,日本政府的負債總額已達976萬億日元。

回顧日本經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從迅速崛起到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國近40多年,日元貨幣一直奉行零利率近40年,致日本企業運行使用貨幣成本成全球各國之最低,使日本企業大面積全球崛起,高品質的日本產品盛行全球各地,日本靠的是大量發行國債,國債總量成全球各國之最,但日本政府國債基本上全是日本自己國民所購買、支撐,儘管日本國家欠債人均遠超過美國,但日本國的「財政懸崖」,不可能有人會跳下去,因為由絕大多數日本國民撐起的日本國債怎麼可能能翻天、真翻了天日本1.3億國民怎麼辦?美日政府都是欠債經營國家的全球「高手」,擔心美日「財政懸崖」純係杞人憂天。

評論
2012-11-09 10: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