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醫生自述修煉法輪功的經歷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醫大畢業生,從事臨床醫療、保健和業務領導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時,心想這一輩子對家庭和事業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來的餘生就追求強身健體,淨化心靈,不斷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門診全天上班,繼續給人治病。

我退休後就一直在這個門診工作,十多年來,受到許多病人的信任和尊敬,對我很親切,稱我是貧民醫生,並自覺做我的義務「廣告員」。一個患者丈夫這樣對我說:「你不僅是在用心診病,你還在用情(確切的說,應該是‘善’)診病」。有不少到我地打工曾接受我的治療的老病人,再發病時,甚至千里迢迢(全國各地都有)特意趕回來找我診治,她們說,見到了我心裏就踏實了。還有不少我十多年前診治過的病人,因門診搬遷,四處打聽找我,當見到我都非常興奮,一見面就說:啊!你還在啊!可你一點沒變,還是很「年輕」……。

我現在雖然是年近八旬的耄耋老人,可是我吃得香,睡得甜,整天神清氣爽,皮膚光亮,紅光滿面,雖白髮蒼蒼但腰背挺直,步履輕盈,仍全天工作,上班離家有三站多路,只要天氣好,都堅持步行,但一點不感到累。

這一切從一九九六年七月開始。那時我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十六年來未用過一次藥,因為不需要用藥,症狀就自然好了。我修煉法輪功不久,在我身上出現許多醫學無法解釋的神奇現象,使我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有神靈。僅舉諸多神奇現象中幾例如下:

我剛剛走入修煉一個多月,腳趾間原來長的許多「雞眼」就像泥巴裏的沙子一樣,周圍都空了,用手一摳硬疹就出來了,留下的凹陷不久就長平了,至今未再復發。可是以往曾多次敷藥爛掉不久又長出來了。

我絕經已經二十多年,煉功不久就先後來過五次例假,至今也沒有發生婦科方面的任何異常。我煉功後,曾有十多次沒有任何誘因,突然出現腹部劇烈絞痛,接著就上吐下瀉(是消業現象)以致大汗淋漓。但是,每次我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暴風雨般的症狀馬上消失,立即就雨過天晴,就像甚麼沒有發生,照常吃喝、工作。

更讓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是我的冠心病帽子在不知不覺中摘掉了;還有類風濕關節炎(曾喝過幾年草藥酒無效,由於沾冷水鑽心的痛,致使我這個婦產科醫生也不能當了);患了四十多年的腸阿米巴(腹瀉和便秘交替);三十多年的肺結核病灶,都統統不翼而飛了。

在我身上出現種種神跡,現代醫學根本無法解釋,因為這些頑疾現代醫學根本無法根治。然而在《轉法輪》這本天書裏,都能找到超常理的合理的詮釋,並通過修煉,這些頑疾徹底痊癒。

法輪功叫我按照真、善、忍三個字做好人,做任何事情都要為別人著想,碰到矛盾要找自己,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我診病就注重問病史,仔細做體檢,以及必要的化驗,從不浪費患者的診療費用,同時能用廉價藥,絕不用價格高的藥。總之,讓病患少花錢能治好病。我從來沒接受過病人的紅包。

由於我真誠為病患者們著想,不僅解除她們的病痛,有些還實現了做媽媽的渴望。我能和她們心靈相通,苦樂相連,能理解她們的難言之隱,並幫助打開心結,恢復家庭和睦。因此,我得到患者的信任,愛戴。

我活得非常充實,快樂,心靈在修煉和工作實踐中不斷得到了淨化和昇華,身心也越來越健康。現在的我真正是:放下執著心裏空,無慾無病好輕鬆,事事順暢了洪願,處處為他路路通。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著自己在這幾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得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 (shown)濰坊市廣文街辦鮑主任看到我持續九年漫長而又痛苦的煉獄生涯,出牢門的時刻卻能超冷靜又理智清醒的面對並執問他們,他感到驚訝恐慌。他們看到我已是皮包骨頭,不能站立,無法行走的慘狀,…回家後得知,濰坊市廣文街辦提前兩天到達了無錫監獄,江蘇省司法廳來人共同密謀,企圖把我拉回濰坊關押到濰坊市洗腦班繼續迫害。二零一二年八月初,濰坊市「六一零」開始對家人進行騷擾,傷害。…走出牢籠我心中無仇恨和傷感,有的只是對行惡者的憐憫與同情,可憐他們在無知中造下的無邊業債將如何償還!寫出所經歷的樁樁件件目的是將陰暗處的罪惡暴露在陽光下,讓法輪功學員在冤獄中的事實真相大白於天下,唯其如此,才能完成我邁回人間的責任和使命,使無辜的人們不要再遭此劫難,讓「真、善、忍」的光輝照耀人間!
  •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 我是一名紡織單位的女職工,現已經退休。修煉大法之前,我在單位上班的時候,經常弄虛作假,把產量計量表取下來,人為的撥到超額產量的數字,關掉機器,到處玩、睡覺。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大法不僅淨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靈,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 (shown)自己在絕望地準備好遺書下,無意中得到一本《轉法輪》…,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 我在國家機關工作,在單位擔任主要領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法輪功被邪黨誣陷,上級領導打電話到單位問我,你們單位誰煉法輪功?我堅決果斷的告訴他:我煉!當時,我真有一種在向神佛表態的心態。那領導二話沒說撂下了電話。說來也怪,他們再也沒打電話問我甚麼或讓我寫甚麼所謂的保證書。1999年「七二零」開始了,烏雲壓頂。放假在家,一天,我打開電視一看,全是誣陷大法的節目。我看了兩眼,覺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學了四年《轉法輪》,這本書的內容就是讓人做好人,豈有電視裏講的那些?我關掉電視,雙盤於床上,自言自語道:我就煉!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覺無比殊勝。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邊陲的丹麥小鎮(Town of Denmark)。她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親身經歷了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
  • 回首十餘年的修煉歷程,感慨萬千,用盡人間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無盡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開闊,放下了難解的恩怨情仇,從一個滿身業力常年臥病在床的廢人成為笑口常開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眾多親朋好友、有緣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蕩、恩澤四方。
  • 有一天,我幸運的讀到了《轉法輪》,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價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紅包之於我,忽然變得沒有任何的吸引力。《轉法輪》讓我放下了人難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脫了利益的羈絆,不再為紅包影響情緒。我開始還給病人我收到的每一個紅包。
  • 為了修行,李素幸花了不少錢,吃了不少苦,婚後不久還跟著一位密宗老師前往大陸四川一個山洞裏苦修,內心一直在渴望著一種正的力量。在她心中一直堅定地認為這個世上一定有一部法,真正能夠度人的師父還在,不用花很多錢,她覺得自己應是神佛所揀選的人。終於在這漫長的等待中,她盼到了法輪大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