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牛進平回憶曹東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2年12月17日訊】我認識曹東是在一個法輪功學員家,那是2005年。雖然大家一起學法,我當時並不知道他叫曹東,我覺得他文質彬彬的,說話聲音也不大,一次拿真相資料,知道他判大刑才出來。在一次二十多人參加的法會上,大家講起營救曹東妻子和張連英的事,那時歐盟要見法輪功學員和人權律師,同修問我敢不敢見,我說:敢。當時曹東妻子正被勞教,他也同意去見。

見面地點是長城飯店後面的一個飯店,我帶著孩子和曹東十一點到了飯店,愛德華十二點下飛機,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他到了,我們在賓館一間客房見了面。曹東先講了自己怎麼被非法判了大刑,講了自己所遭受的酷刑,講到中國沒有人權,他還講到妻子在勞教所遭受的迫害,同時還講到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打死的屍體背後有兩個洞,就是被活摘了器官。

我和愛德華談時,我交給了愛德華去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和中級人民法院以及人大遞交的控告書,還有給國務院信訪辦和全國婦聯和司法部的控告書和一些回執,還有我被勞教的判決書,我和他們談了,為營救妻子,我去了許多政府部門,可沒有人管,我去了幾十家律師事務所,也沒人敢接案子。控告書是一個鄰居認識的律師幫忙寫的,我說妻子被打的渾身青黑,連乳房都是青黑色,臉部多處是口子,眼睛也是青紫色,就是一個死刑犯也不能這麼對待呀。

之後我又講了自己怎麼走入修煉的,講了法輪大法怎麼好。愛德華問我為甚麼敢見他?我說:媳婦都要被打死了,我還不敢說句公道話?

我還交給愛德華一份北京市迫害法輪功的文件,其中一條就是本人煉法輪功和家屬有煉的,都不許在飯店工作。之後愛德華的秘書給我和曹東分別照了相。

談了約一個半小時,結束後曹東先出去,我帶孩子隨後走的。曹東在兩個小時之後被抓,而且他們卑鄙的妄想曹東做他們的特務,被曹東拒絕了。

當天晚上派出所和610就到家裏急赤白臉的找我,說我把事情搞大了,說你知道你見到是誰嗎?我說:不知道,是外國人,大鼻子。他們又問:你怎麼聯繫的?我說是帶孩子到麥當勞見的。那外國人用中國話說孩子好玩,我就說:孩子好玩,但是見不著媽。我就把妻子被勞教挨打和我的控告書給他看了,他說他知道一個記者,要帶我見,我就去了。後來安全局又多次找我,問我怎麼認識的曹東,我說不認識,他們讓我簽字,我說我不認識,不簽,他們和我急,我說那你們就叫我胡說八道是吧?那唐山地震是我搞的,我簽字。後來他們氣得沒辦法,最終我也沒簽,他們在沒有任何人簽字的情況就判了曹東五年。

2007年曹東的妻子楊小晶勞教出來後,我們見了面,我們談了營救曹東和找律師的事。2008年我被勞教,放出來才知道楊小晶已經去世了,他們夫婦結婚十年,只有半年在一起,曹東第一次出來,媳婦又進了勞教所,第二次五年出來媳婦卻永遠的離開了她。曹東釋放後,我曾托人告訴他叫他出國,他堅持要在那裏。但是僅僅因為他暫住在北京同修家,就又被非法勞教兩年半。

我知道,天就要亮了,牢房是關不住曹東了,我在海外也深深的祝福他早回家。

評論
2012-12-17 4: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