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博士」修煉大法的歷程

北京 開智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一九九五年,我開始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自己經歷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和平時期的紅紅火火的煉功場面,也親身體驗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氏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要寫的事情不少,要說的話很多,限於篇幅,僅介紹以下點滴情況,敬請諒解。

老博士

我是一位「老博士」,說是「老博士」,倒不是由於我年歲有多大,而是因為我讀博士的時候年齡比較大。我考上了某重點大學的博士研究生時,已經四十一歲,在班裏年齡最大,在全校也是數一數二的「老頭」,故有人笑稱我是「老博士」。其實,我上學還是挺早的,從小學、初中到高中,我都是班裏年齡最小的。十六歲考上大學,當時我是全班第二位年齡最小的。

也許有朋友會問,怎麼這麼大年紀了還要讀博士?這就不得不說說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情況了。

機緣巧合,一九九五年在單位同事的介紹下,自己十分幸運的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行列。當時我在某研究院上班,從事國家某重點項目的研發工作。那一年,自己三十多歲,身強體壯。與許多因身體原因而煉功的人不同,我是被法輪大法的法理所折服而煉功的。

從此以後,自己按照法輪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家庭和和美美、幸福平安。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以江××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它們動用了所有的輿論宣傳工具對法輪大法進行造謠和誣蔑,動用所有的專政工具、採用慘絕人寰的手段對法輪大法修煉者進行迫害。

為了澄清事實真相,為了還我們師父的清白,大法弟子開始了艱難的上訪之路。在信訪、「兩會」上訪無效的情況下,二零零零年自己去天安門申冤。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問題不但沒有得到妥善解決,自己反而被勞教。接著,單位宣布了對自己除名的通知,以臨時工的身份在單位上班,每月只發幾百元的工資。自己對於錢多錢少倒是不太計較,依然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認真做好領導交給的每一項工作。可是,畢竟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的重擔不能僅靠妻子一人擔當。為此,我必須承擔起更多的責任,履行應盡的義務。為了能夠更好的適應當今激烈競爭的就業環境,為了能夠有更好就業機會,在妻子的支持下,二零零二年底,我決定攻讀博士研究生。

馬上,一個又一個難題擺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目前從事的工作與自己所學專業不對口。是報考現在從事工作的專業還是自己所學的專業?又是四十多歲的人了,能考的上博士嗎?自己實在沒有把握。好在有妻子的大力支持,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後,自己決定報考自己所學專業的博士研究生。與其他許許多多年輕的碩士一樣,自己參加了相關統考和學校組織的專業考試。

不久,考試結果下來了,自己榜上有名。親朋好友都來祝賀:這麼大的年紀還能考上這麼有名的高等學府的博士,太了不起了。大家都誇我聰明。其實,我自己心裏十分清楚,這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其實,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曾經刻苦的攻讀了幾年的英語,參加了名目繁多的補習班,和各種各樣的考試:甚麼GRE、托福等等等等。當時,我三十出頭,碩士畢業不久,按理說正是讀書的黃金期。可是自己不但沒能考上,反而患上的神經官能症的毛病。而這次博士考試,自己既沒有充足的準備時間,專業也荒廢多年,又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卻能順順利利的考上博士。

師父在《轉法輪》開篇就講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

事實證明:法輪大法能夠使人開智開慧,確確實實是超常的科學。

先進個人

二零零七年底,我順利完成了博士論文的答辯。自己在學業上又提高了一個層次,這回單位該同意恢復工作了吧。我妻子更是信心百倍,跟單位領導一談,一盆涼水從天而降:恢復工作,門都沒有!妻子仍不死心,動用一切人脈關係,力圖解決問題:即使恢復不了工作,至少也到某部門工作吧,畢竟自己已經在某部門工作已有十四多年來。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找到了一家單位,專業對口。上班第一天,一切正常。哪知道第二天,單位領導找到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必須保證不煉法輪功等等。我當然不同意,立即回絕了無理要求,自己立馬捲鋪蓋回家……結果一次次的努力換來的卻是一次次的失望和悲傷,繼續在這個專業部門工作看來比登天還難。

事已至此,只有自己找工作了。雖說當今自己找工作是很普遍的事情,但是對我來說卻是有生以來頭一回,真有「趕鴨子上架」的架勢。自己大學畢業時,工作是分配的;研究生畢業,也是單位主動找上門來簽約的,從來就沒有勞神費事的自己找過甚麼工作。按照慣例,寫簡歷、投材料、面試,幾輪下來終於找到一份工作。但是,總經理要求自己改行從事另一行業的工作。考慮再三,我答應了,這樣從二零零七年底一直在這家單位工作到今天。

作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首先要做個好人,幹好本職工作是基本要求。師父教導我們:「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還要幹好工作」 [1],自己在幹好領導交給的工作的前提下,大量學習新專業的知識。隨著自己專業知識的不斷豐富,自己從普通工程師到所長助理,不久又提升為所長。自己的工作能力和責任心得到了同事和領導的認可和讚揚。

前年,我們單位開始了一項新的項目:生產一種大型的地下工程施工設備,該設備與單位現有產品有顯著的不同:屬於定製產品(而不是我們現在製造的批量產品),單價高,風險大,技術含量高(集機械、液壓、電氣、測量、施工工法與一體)。對技術負責人的要求很高,不但要有一定的知識深度,更要有知識的寬度,需要綜合性的人才。經過多方考察、篩選,最後領導選定我擔任該項目的技術負責人。儘管自己也沒有這方面的工作經驗,考慮到單位尚沒有更合適的人選,自己沒有退縮,同意了。

從此,我的工作更為忙碌,除了技術方面的工作外,大量的是管理與協調方面的工作。我牢記師父的教誨:「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1]帶領全體技術人員,克服重重困難,在工作上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去年自己被單位評為先進個人。

叔叔和奶奶

前幾天,我妻子老家的同學來我們家玩,同學的女兒也來了。幾天後,妻子告訴我,同學的女兒跟她媽媽說:「我看阿姨的丈夫像叔叔,阿姨像奶奶。」的確,很多人都不相信我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尤其是新來的同事沒有一個人相信的,直到我拿出身份證,他們才不得不信,而且嘖嘖稱奇。多年未見的同學、朋友、同事見到我時,總說我跟以前一樣,還是那麼年輕。尤其我這滿頭黑髮,使不少人羨慕不已。記的我考上博士,第一次拜會導師時,他看到我的頭髮,說:等你博士畢業,必定是滿頭白髮。畢業後,頭髮沒有變白。去年教師節,我們幾位同學一起去看他,他一見到我,問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染頭發了嗎?」當得知我沒有後,他感慨不已。

當然,這也完全得益於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緣故。師父在《轉法輪》講到:「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煉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

我的朋友都知道,多年來我的工作一直十分繁忙,加班很平常。可是自己的身體卻越來健康、越來越年輕,多年來我從未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他們不得不打心眼裏讚嘆法輪大法的神奇。

註﹕[1]李洪志大師著作:《轉法輪》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6/「老博士」修煉大法的歷程-266596.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醫大畢業生,從事臨床醫療、保健和業務領導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時,心想這一輩子對家庭和事業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來的餘生就追求強身健體,淨化心靈,不斷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門診全天上班,繼續給人治病。
  • 著自己在這幾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得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 (shown)〈冤獄九載絕食六年反迫害〉,是法輪功學員趙建設在南京市看守所、無錫監獄、監獄精神病院遭受酷刑摧殘堅持不配合邪惡枉法濫行、堅持反迫害的經歷。本文長二萬多字,本刊分次連載。透過趙建設堅持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持續九年遭被酷刑和折磨迫害,幾度瀕臨死亡邊緣仍然對迫害者無恨無怨的心境,讓世人更了解秉持「真、善、忍」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境界,以及中國大陸邪惡迫害的真相。更願趙建設震懾人心骨的呼喚良知、救度世人的偉大歷程公開於廣大世人面前啟發更多生命本性的靈光。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鄰村的女兒送給我《轉法輪》,但因為農活忙沒來得及讀,但是三月五日起連續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幹不了甚麼。我想起了女兒給我的《轉法輪》,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連五天讀下來《轉法輪》,這樣,我就得了珍貴的法輪大法。
  •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