闊步走在神的路上

文:湖南 李慧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我修煉法輪大法十三年。我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時四十歲。丈夫、兒子和我全家一起走進大法修煉。兒子結婚後,兒媳後來也跟我們一起學法修煉了。現在孫女二歲半了。一歲時,只要看到師尊的照片和法像,她自己就會給師尊合十,並說:「師父好!」讓我們驚喜不已的是,零八年,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開在丈夫辦公桌的抽屜裏!我們感到十分幸福、自豪,一家沐浴在師父的浩蕩佛恩裏。

修煉獲新生 親人也受益

當初我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跟丈夫一起修煉大法的。修煉前,我經常頭痛、牙痛、手腕痛,頭髮變白脫落,牙痛起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吃不了飯,只好求民間牙科土醫將三顆牙拔掉了。好不了多久,另一顆牙又痛起來了,我又想拔掉,醫生說再也不要拔了,一痛就拔,這樣的話,你的牙就拔光了。我只好吃消炎止痛藥來應付,痛了就吃藥,就這樣沒完沒了。手腕痛時,手抬不起來,不能梳頭,穿衣不方便,說痛又不很痛,就是揪著痛,痛的讓人不得安生。修煉法輪大法不久,這些病全消失的無影無蹤,無病一身輕的感覺不知有多好。後來家裏親人看到我的變化,陸續有幾位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師父佛恩浩蕩,大法恩澤天下。師父說「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1〕。我們確實是一家煉功,親人受益。

我的母親今年八十二歲了,原來體弱多病,曾兩次出現病危,都得到了師父的救度。一九九八年的一個星期天,母親在家看電視,突然休克,不省人事。弟弟急忙掐母親的人中穴搶救,卻不見醒來。在緊急關頭,學大法不久的弟弟就大聲喊:「師父!請救救我母親!」不一會母親慢慢的嘆了口氣醒了過來,沒事了。弟弟告訴母親說:「剛才是師父救了你,不然就去了。」母親非常感謝師尊,從那以後,老人家總是把「法輪大法好」牢記在心中。

還有一次母親一人在家,摔了一跤,當時就不能動了。但她思維尚存,就想,這一下完了,死在家裏都沒人知道。正在此時,突然想起了我告訴她的話,隨口念出「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一下子身體就像觸電一樣,過一會能動了,慢慢試著爬了起來。看看自己摔著沒有?左看看,右看看,沒事。聽了母親的述說,我真高興,母親高興的說:你師父本事大,能起死回生,救我兩次了。謝謝李洪志師父!我告訴她要誠念「法輪大法好」,並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神奇事告訴親友們。

丈夫的二妹的兒子十歲了,右眼角外側長了一塊無法治癒的「白癜風」,夫妻倆為了治好兒子的這個病,帶孩子四處求醫,花了不少錢,在省醫院做過皮膚移植手術等都沒有用,每次治療時,舊的皮膚脫落了,可白癜風依然還在。從高小到初中治了四、五年都不見效。後來我給他請了一本《轉法輪》,告訴他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好,認真讀師尊的法,師父就會幫你。小孩心純,沒有求心,只是看《轉法輪》。學著學著,不知甚麼時候白癜風就不見了。現在孩子已長成為一個小帥哥。

兒媳的大哥患乙型肝炎好幾年了。誰都知道乙肝是難以治癒的,到最後可能轉為肝癌。前年我給兒媳的父母和她全家講真相後他們全都做了「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兒媳的大哥明白真相後相信法輪大法好。後來親家母來我家玩時高興得了不得,說法輪功真的很神奇,他大兒子醫院治不好的乙肝病法輪功卻給治好了,每年節約的醫藥費多去了,真要感謝你們的師父!今年正月兒媳的大哥來我家,請了一本《轉法輪》。這不就是退出邪黨、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能保命嘛!

還有一件奇事,丈夫的大妹有個女兒今年十九歲了,十七歲了還沒來例假,到醫院檢查,結論是子宮發育不正常,不會來例假的。醫生建議到大醫院去做手術看行不行。一問,手術費太貴。妹妹十分難過,心情沉重。我勸她別難過,要改變現狀最好的辦法是學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是萬能的。外甥女聽了我們的介紹後,請了一本《轉法輪》帶到大學裏去看。我的兒子為了她方便學法,給她買了一個音像播放器,裝好了大法的內容送給她,鼓勵她學法。幾個月後,她就來例假了,病好了。我們大家為她高興的同時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都學法輪功,公司的管理工作就好做了。」

我是搞財會工作的,原在總公司財務科上班。會計各人管各項,工作輕鬆自在。雖說輕鬆自在,空閒時間多,但我從不遲到、早退,遵守上下班時間,成了是財會部門的表率,同事們心目中的好人。

九八年總公司為了提高效益,分成兩個分公司,在調整分配人員時,按理說,根據我當時的年齡,應留在總公司,可第一分公司的負責人非要我不可,說我工作表現好,財務業務各項精通,工作能力強等等。其實最主要的還是我這個學法輪功的人不用人管,遵守公司規定,工作兢兢業業,不貪不佔,不亂來,為人正直,甚麼好處費都不要,為此得到公司領導和同事們的一致好評,同時也得到顧客讚揚,說我為人正直、與人為善、和氣、熱情,辦事不用包紅包就能辦成等若干好評。

就這樣我在分公司財會部門擔任主要負責人兼會計工作,包括核算、審核多項工作,本來是三個人做的事,我一個人就承擔了,二分公司就是三人幹我這邊一人的事。雖然工資待遇不錯,但做起來很難、很累,特別是涉及到工人的工資、部門的考核、核算等問題,都很難為情,不好處理。

二零零零年的年初考核中,發生這樣一件事:總公司計劃方案,各項考核指標幾十項,是在承包時就定好的,每月考核按總公司的各項考核指標考核就可以了,但有個車間就多算了兩個人的工資基數,我審核的時候發現了,通過調查核實,就按實審核。結果車間書記、主任大發雷霆,大罵我一通,說:「又沒拿你的錢,你那麼認真做甚麼。第二分公司核算人也沒有你認真,那麼傻,你不要也不叫別人要?」我沒有和他們爭辯,我是修煉人,按照法輪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儘量向他們作解釋,我說,人員緊你可以反映給領導,車間需要加人,你們可以通過正規渠道向上報,不要違反原則,在我這個位置上也不能為了情面而違規,請你們諒解。其他部門在場的負責人也在說他們不對,說:「你們不要為難這麼好的大姐,你們罵她,她根本沒回你們的嘴,她是按她法輪功師父說的話去做的。不然的話,有你們好看的。」確實也是,修煉前,我是一個爭強好勝,無理都要爭三分的人,修煉後身心得到慈悲偉大師父的淨化,才有這麼好的狀態,心平氣和的對待這件事情。

分公司領導知道後,把他們狠狠的批評了一頓,並叫他們來財務科當著他們的面向我賠禮道歉。我以修煉人的胸懷,善意的對待他們,並在領導面前根據實際情況提出加人的建議,後來,給車間增添了一人的基數指標。往後他們很尊敬我。

幾天後,公司總經理開玩笑和我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那麼聽你師父的話,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真能做到。別人做錯了,大罵你,你都不回嘴,還為他們車間著想,還為他們講情。我當這麼多年領導還沒有遇到過,這是頭一回。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樣,都學法輪功,我們公司的管理工作就好做了,不用當領導的操心了。」他說經過一分公司這個事情,總公司在二公司查出類似情況,讓他們退回了多造基數人數款兩萬多元(其實這些錢都是車間主任、書記、核算員分掉了,職工根本拿不到)。

「原來法輪功根本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

我們搞財會的人員都明白,哪個工作位置上能撈到外快、有好處費,哪個位置上沒有。搞核算呢,車間幹部會賄賂你,管審核權呢,賣原材料的客戶更巴結你。我在工作中以大法的標準衡量這一切,不給客戶設障礙,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儘量給客戶辦理好要辦的事,並告訴他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是修真善忍的,師父教導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不貪、不占,不損害別人的利益,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同時我給他們講清真相(那時還沒有三退聲明),使他們對法輪功有個深刻的認識,一句話,就是看你的為人就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錯的。

一次一個外地客戶賣耗材給公司,是他自己開車送來的。公司把貨收了卻不想給人家貨款,想拖著,想吃外地人,並讓我不要給他審核。外地客戶找到我說:「我連飯錢都沒有了,汽車的油錢都沒有,我怎麼回去啊?」他要我幫忙。我能幫甚麼呢?我想了想,告訴他把貨裝回去,看領導怎麼講。送貨的老闆聽明白了我的話,就按我說的找領導講了,結果拿到了一半的貨款,其餘貨款分多次才收回。這個老闆為了感謝我,拿了個紅包給我,我謝絕了,告訴他我是修法輪功的,法輪功是甚麼,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等等真相,這個老闆聽明白後說,「原來你是修法輪功的,是為別人著想的,根本不是中央電視台說的那樣!我知道了,現在是好人少了,共產黨顛倒黑白,欺騙老百姓,我要把真相告訴我的親朋好友。」

這樣事遇到太多了。送東西、送紅包這類事司空見慣,只要是新顧客他就會拿東西拿紅包來,我都會把自己的法輪功的身份一亮,真相一講,他們就知道法輪功這麼好啊,真偉大!

二零零四年底,因公司改制,按照我的年齡可以提前退休了。我家幾年前建立了大型資料點,救人的資料供不應求,我不得不割捨私人利益利用這個機會辦提前退休。但公司領導捨不得,不准我退,在我的強烈要求下,領導只好同意了,但不知道為甚麼我要提前退休,於是就要求我退休留用。我說我既然退休就不再留在公司了,財務科有那麼多的年輕的財會人員,培養出來就行了,領導同意了我的建議,我答應了領導的要求,把有多年助理會計經驗的年輕財會人員帶出來,在公司多呆了幾個月,直到助理員都能獨當一面,熟練業務以後,我再拜謝了各位領導,離開了公司。

在離開公司的當天,領導安排分公司開了一個歡送會,分公司全部中層以上幹部及財會人員參加了,並在大酒店請我吃晚餐,在歌舞廳唱了歡送歌,有不少同事私人送了紀念品(後來我為了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我在大酒店又回請了大家),還用小車把我送回家。一個供銷部門的副科長說:「某某,你真好,真有福!我們公司這上千的退休人員,包括副總退休,都沒有過這麼隆重的歡送會,只有你一人能享受。」我知道,這是我得大法後的福澤,聽師父的話,按修煉人的標準做人,才有了這樣好的待遇。

邁步不忘神的路

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師父反覆告誡過我們不要忘記自己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因此,我們要求自己盡力做到一思一念一行在法中。我們每天起床洗漱好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師父敬香,再心念「師尊好」,雙手合十向師尊敬禮。這雖然是個形式,但我們就是利用這個形式來提醒自己是大法徒,是師尊的弟子,表達自己對慈悲的師父的尊敬和感謝。我們每天堅持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從未間斷過,有時本地的幾個整點發正念,我們都參加,只要有時間,整點到了,我們都基本上不錯過發正念,上街買菜,進商場購物都帶著正念走,走到哪,發到哪,而且購物時都使用真相幣。

邪黨迫害不久,為了很好的洪法講真相,在同修們的協助下我們成立了大型家庭資料點。資料點的建立後,引起家裏親人們擔驚受怕。因那時時不時的就有同修被抓、資料點被破壞的消息傳出,雙方老人都不准我們做,擔心我們的安全問題,還聽在市公安局工作的親戚說,邪黨抓得很嚴,修法輪功的抓到了就會被打個半死,要罰款,開除工作,一切都完了。因此親人們還埋怨我們「身在福中不知福」說「人活在世上不就是圖個幸福嗎?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父母親著想。」聽了這話之後,我告訴他們說:我們做的是救度眾生這麼一件偉大而神聖的事,我們洪法在救人,只要堅定的信師信法,就不會有甚麼問題,你們不用擔心,謝謝你們的關心!後來我一有機會就向她們講真相,將製作的資料拿給他們看,把大法的美好帶給她們,告訴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的未來有福報。還告訴父母親要勤念「法輪大法好」,凡事朝正的方面想,就會有好效果。雙方老人及親人們瞭解大法真相後,從反對我們做轉變到支持我們做,從支持我們做又轉到幫助我們做,同時都做了「三退」。

十二年來資料點平穩的走過來了。協調同修以及其他同修都給予了很大的關心、支持和配合,特別是有幾位同修為做好真相資料工作作出了無私的奉獻,可欽可敬。在此,我們向各位同修致以真摯的感謝,感謝各位同修的大力支持和關心!

還有來自本地邪黨的干擾,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就要求公司管好法輪功,公司的領導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因我一直以來,我在我的辦公室看大法書,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後,只要有空就看書。七二零迫害以來,有機會的時候,我就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訴經常接觸的人,跟公司的老總講過幾次。有一次一天下午,公司開會,副總以上及有關部門的相關人員會議,我參加了,我想我要利用這次機會向他們講真相,做好準備,我提前到了會議室發正念,清場地,他們陸陸續續都來了,在老總還沒有正式宣佈開會之前,我向他們講真相,講所謂天安門自焚的疑點,有些領導就提問,我一一做了解釋,告訴他們自焚是江氏集團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是挑起群眾鬥群眾,使老百姓仇恨法輪功的一種騙局。有一位副總聽了以後說,你敢在這裏宣傳,我打電話叫公安局的人來抓你。我說:「我行得正,坐得正,沒做壞事,誰也抓不了我。」這時老總髮話說開會了。其實,老總聽過我給他講真相,他為了保護我就把話題叉開了。在酒店吃晚餐的時候,我接著繼續講真相,把大法美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們就會健康平安。他們都說記著,記著了。那位原來說要打電話的副總看老總沒說甚麼他也不說甚麼了,也跟著說記住了。以後,所謂的敏感日,公司辦公室的負責人只是來向我說一聲,要我注意,法好功好,就在家裏學,家裏煉,莫去北京去上訪。我回敬一聲:謝謝!

有位副總經理聽了我講的真相後,有一天他給我講了這樣一件有趣的事:他說有一天有人在他的車子上貼了一張「法輪大法好」不乾膠標語。自那後車子用油就減少了。你說奇怪不奇怪,神不神?我說是呀,因為你保護「法輪大法好」不乾膠標語,就會得福報。他說他是聽我講了真相才保護「法輪大法好」不乾膠標語的,不然就扯掉了。一天他回老家,忘記加油了,返回來的時候沒油了,才發現這一次回老家來回往返根本沒加油。這不太神了?家人也說怪了,神了,法輪功真是神功。

在此我們全家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們一定會聽師父的話,努力學好法,在修煉的路上邁大步,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7/闊步走在神的路上-26594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九五年,我開始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自己經歷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和平時期的紅紅火火的煉功場面,也親身體驗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氏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要寫的事情不少,要說的話很多,限於篇幅,僅介紹以下點滴情況,敬請諒解。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醫大畢業生,從事臨床醫療、保健和業務領導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時,心想這一輩子對家庭和事業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來的餘生就追求強身健體,淨化心靈,不斷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門診全天上班,繼續給人治病。
  • 著自己在這幾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得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