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西富翁曝億元資產被侵吞 發微博後徹底失踪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12月29日訊】山西民營企業家衛憲法在微博中稱,自己遭當地民政局官員非法拘禁後致企業易主,億元資產被零元轉讓。他所居住的賓館監控錄像顯示,12月8日下午15時許,一名身著藍色上衣的男子曾進入他所居住的房間,自此以後,衛憲法與外界徹底失去了聯繫。

漢網報導,全國法制宣傳日的那一天,12月4日,60歲的衛憲法躲在北京的一個小旅館裡,開通了他的第一個微博。

他的第一條微博寫道:「今天是12月4日,這個日子和我有點關係。我決定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開通微博,講講我的故事。」

衛憲法,山西平陸人,一個靠自學在中國鋁礬土行業頗有名氣的「土專家」,2004年曾榮獲「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家」稱號。「6年前我是民營企業家,億萬富翁,現在是亡命天涯的流浪漢。我的錢不是賭沒了,也不是賠沒了,而是被人搶了。」衛憲法在微博中說。

但是,他的故事僅僅講敘了4天,便戛然而止。

12月8日,衛憲法在更新了最後一條微博後突然失蹤。他所居住的賓館監控錄像顯示,當日下午15時許,一名身著藍色上衣的男子曾進入他所居住的房間,自此以後,衛憲法與外界徹底失去了聯繫。

一個被「擱置」的民營企業

事實上,衛憲法試圖講述的,是一個億萬富翁如何在權力面前淪落為流浪漢的故事。而這樣的故事,此前已經有多家媒體進行過報導,在平陸縣當地,他的故事也並不是甚麼秘密。

據瞭解,1986年,山西平陸縣民政局出資5萬元在當地曹川鄉曹河村成立一家名為平陸縣鋁礬土鍛燒福利廠(後稱鍛燒廠)的集體小企業。由於效益不佳,1989年曹川鄉民政辦與當地鍛燒技術專家衛憲法簽訂了一份承包合同。合同載明,當時鍛燒廠的總價值為7.9萬元;同時合同約定,承包期為8年,至1996年12月31日到期。承包期間,衛憲法每年上交純利潤4.3萬元,同時約定合同期滿後增值部份歸衛憲法所有。

1996年年底,承包合同到期後,衛憲法打算放棄繼續承包,但時任曹川鎮民政辦負責人說服衛憲法,按照原合同內容口頭協議繼續承包。

資料顯示,截至1998年7月30日,平陸縣鋁礬土鍛燒福利廠的註冊資本金已由最初的5萬元增加到890萬元,總資產達1658萬元,在企業新增註冊資本金中,約有885萬元為衛憲法個人出資,為此,在平陸縣集中清理掛靠集體企業及名存實亡集體企業的過程中,鍛燒廠被甄別為私營個體企業。
但是,鍛燒廠卻最終沒有辦理企業改制手續。按照衛憲法的說法是,時任曹川鎮黨委書記讓他給政府掏200萬,他沒有答應,所以就擱置了下來。

到2006年,鍛燒廠總資產已經超過5000萬元,並依法取得了5個採礦權證,可采資源價值數億元,全部為衛憲法承包期間投入產生的回報。然而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幾年前的「轉制擱置」卻開始給他和他的企業帶來根本性的毀滅。

從億萬富翁到亡命天涯

2006年11月23日,身在外地的衛憲法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被要求趕回縣裡,參加對鍛燒廠終止承包合同併進行清產核資的會議。

對於這一過程,衛憲法在接受檢方詢問時有著詳盡描述:「我到了縣政府會議室,會議已經結束了……潘長青對我說,清產核資的決定已經公告,不能改變,廠子必須交回,合同必須終止。並翻著他手中拿著的文件後幾頁說,如果你不配合,就要採取強制措施。」

此前有媒體報導稱:當時衛憲法和潘長青發生了「權大還是法大」的爭執,潘長青說,在平陸就是權大,不信你試一試,這廠你非交不行。

當晚,衛憲法被逼迫在終止承包的合同協議上簽字,隨後為了防止其不配合清產核資工作,時任平陸縣民政局局長趙科省安排該局時任副局長楊建勇,將衛憲法非法拘禁於三門峽,幾天後又轉在平陸縣賓館,先後非法拘禁長達一月有餘。

在衛憲法被非法拘禁期間,平陸縣鋁礬土鍛燒福利廠被強行清產核資。2007年4月13日,潘長青主持召開政府聯席會議,確定終止衛憲法對鍛燒廠的承包合同。21日,平陸縣民政局發文,免去衛憲法在鍛燒廠的法定代表人身份。

一夜之間被掃地出門,傾家蕩產的衛憲法開始了他的上訪之路,幾年來多次到運城、太原、北京的信訪和紀檢部門上訪舉報,但期間也遭遇到了各種危險。他在微博中說「2006年到現在,我沒睡過幾個好覺。公園的樹叢中、沒有窗戶的小旅館我都躲藏過,冬天在樹洞、倉庫下蓋著報紙抵禦寒風。夏天,在24小時店呆過,實在困得不行就趴桌旁睡。有一天夜裡,實在沒地方敢去就躲在野外的山包包裡。」

但衛憲法並沒有灰心,這一次,他將希望寄托到了微博。

一條「織」了四天的「圍脖」

在衛憲法開通微博的短短4天時間裏,他只發了12條博文,卻擁有13余萬粉絲。12月5日,在他發出的博文中有一條這樣寫道:「2011年10月,簽發搶礦文件的時任常務副縣長趙建新被雙規,他老婆也被關了起來,我看到了一線曙光。數日後,雙規被解除。不到一個月,趙建新再次被雙規。幾天後,12月10日,趙建新在雙規期間離奇死亡,案件停滯不前。」

這條博文發出的第二天,衛憲法在北京的租住處即遭到陌生人的闖入。

衛憲法的代理律師潘茂華說,衛憲法開通微博陳述冤情以來被一路追殺,三天換兩個賓館,有神秘陌生人兩番成功闖入。

潘茂華說,衛憲法曾和自己說起過,關於趙建新的故事他還打算寫這樣一條博文,懷疑趙有可能被滅口,而有些人卻用趙建新的屍骨來鋪自己的富貴平安路。

有消息稱,在□巖峰控制的新盛公司獲得鍛燒廠5座黏土礦的過程中,時任常務副縣長的趙建新曾在多份文件上簽字,並被指有利益關聯。2011年底,趙建新被調查並自殺後,新盛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平陸縣水利局副局長□巖峰也因「虛假出資罪」被逮捕。

這只是衛憲法在微博中試圖提出的一個疑問,事實上,他無疑有更多的疑問要提。然而,他也再一次將自己置身於險境。

再次消失

12月6日,一名操運城口音的男子突然闖入衛憲法在北京居住的一家賓館的房間,看到房間裡還有他人後藉故離開。這一變故讓衛憲法意識到了某種危險。

在當天的微博中,衛憲法連發3條博文,描述自己的危險處境,其中一條說,「如果我的微博有24個小時沒有更新,可能我就見不到大家了。我還是很害怕,但我沒有辦法,從2006年到現在,我已經遇過好幾次這樣的事情了」。

隨後,衛憲法在朋友協助下離開這家賓館,輾轉入住一家部隊招待所,但是,他的這種預感仍然在一步步地成為現實。8日下午,衛憲法與外界通的最後一個電話是,告訴他的親戚,自己放在房間的包不見了。隨後,他的手機再也無法打通。賓館的監控錄像顯示,當日下午的15時50分左右,有一名藍衣人從容地走進了他的房間。

衛憲法的兒子衛相宇告訴記者,因為忍受不了整日擔驚受怕的日子,自己的母親和父親離婚了,自己的妻子也和他離婚了。幾年來,父親為了告狀,東躲西藏,換了100多張電話卡,但基本上都能聯繫到,而這一次已經幾天聯繫不到父親了,所有親戚朋友也都聯繫不到他,目前他們已經向當地警方報案。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2-12-29 1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