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一座叫朝鮮的集中營

人氣: 2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2年12月29日訊】朝鮮不是一個有監獄的國家,而是一座有國家的監獄。所謂的國家機器的設立,無非是為了更持久,更高效地管理這座超級監獄罷了。褪去「人民共和國」的畫皮,這座「朝鮮民主主義集中營」是當代民主集中制最權威的詮釋,它也代表了現代文明世界一個潰爛的膿瘡。
  
示範監區
  
朝鮮「旅遊」的人與其說是觀光,毋寧說是「探視」,窺探這座神秘監獄的管理和生活方式才是其真正目的。不少人還可以憶苦思甜,從中收穫某種特殊的優越感和心理安慰,即便在一些自身也需要悲憫的人身上,也是如此。
  
進入這個高度集中的集中營,遊人首先被收繳一切通訊工具,並且只能在指定的「監區」範圍內活動,通常去不到平壤以外的其他地方。這裡基本是個沒有笑容,也沒有信任的世界。朝鮮人絕少敢於同陌生的「監外來客」進行溝通,因為懼怕招來便衣,街上也不會有三五成群的朝鮮人在一起交流的場面,大致可以領略到「道路以目」的真正含義。而所有的朝鮮人胸前必須佩戴領袖像章(未成年人佩戴團徽或隊徽)。

無處不在的金日成像章近日已「升級」為父子雙人版,這是當地人與遊客最明顯的區別。儘管每個人都宣稱佩戴領袖像章是無上的光榮,但這種標識更現實的作用顯然是方便於管理,其意義類似於納粹時代猶太人胸前的大衛之星,沒有哪個朝鮮人膽敢輕易放棄這份「榮耀」。
  
作為唯一的對外窗口,平壤似乎一切都事關國體形象。這座城市不但禁絕殘疾人,甚至營養不良的瘦弱者都被屏蔽在外,因為火車站往來的人群參差不齊,遊人禁止在其周圍攝影,居民上街更有專人檢查衣著是否得體。若非根正苗紅的核心階層,絕無可能在平壤居住。不過,這些精挑細選出來的幸運兒也擔負著特殊的政治使命:一是充當保衛領袖和軍事目標的「人肉盾牌」,二是作為大型集會或老朋友到訪時夾道歡迎的「人肉道具」,每逢政治需要,數十萬居民便傾巢而出,或載歌載舞,或歇斯底里,盡顯團結向上的精氣神。

平壤的市政建設投入不菲,道路寬敞且綠化率高,咋看之下並不比歐洲的城市遜色。到處是地標建築或大型雕塑之類的形象工程,連用於唱紅的體育場都屬世界一流。每年在這裡進行10萬人表演的「阿里郎」藝術節,其氣勢之恢宏磅礡,完全秒殺薄記的紅歌會。
  
儘管當局對面子的愛護達到了癡迷甚至病態的地步,但這也純粹是金氏一手意淫出來的「大國盛世」,無論是被引導的賓客還是被幸福的民眾,沒人相信這幅景象就是真實的朝鮮。恰恰相反,正是這座外表光鮮的城市映襯出極權主義的邪惡:它一方面集中了所有能夠調動的資源「保平壤」,卻只允許極少數用於「活體展示」的精英階層居住,另一方面又把絕大部份的人口牢牢栓在貧苦的農村,即便是餓殍遍地的大饑荒時代,也絕不允許饑民逃荒進入城市。平日裡除了組辦大型活動,偌大的城市總是行人稀疏,車馬寥寥,整潔寧靜的路面卻透著幾分詭譎與陰森。重金打造的這張「國家名片」,其背後代價實際上是三代朝鮮人的纍纍白骨。從某種角度來看,平壤是一座充滿罪惡的城市。
  
獄中獄
  
2010年,朝鮮當局為了昭示新主的「大度恩德」,一次性赦免了15萬名囚犯,佔到羈押人數的30%,也就是說,在人口2000餘萬的朝鮮,大約50個人當中就有一個受到專政機器的關押。
  
朝鮮用於懲戒、羈押和政治迫害的場所沒有統一的名稱,一般為強制收容所、管理所、教化所、集結所、監獄、勞動鍛練隊、拘留場等,名目繁多的「獄中獄」都是強化金氏法西斯統治必不可少的暴力工具。半個多世紀以來,先後有150多萬人在這些人間地獄中被折磨致死。犯人最常用的罪名有:對領袖大不敬罪、發表叛國言論、叛逃出國、收聽敵台等等。
  
作為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監獄,不可避免會有各種越獄的嚐試,或曰脫北。作為「典獄長」的歷代金太陽們對此深惡痛絕,越獄未遂的脫北者通常難逃一死。外界普遍認為,這些不幸的人都是被鐵絲穿過鎖骨,連成一串押走的,大概是為了警示沿途觀眾以儆傚尤,不但如此,脫北者家屬甚至沒有舉報的朋友鄰居都會受到株連。當局鼓勵所有民眾互相監督、互相檢舉,以便將反革命犯罪通通消滅在萌芽狀態,杯弓蛇影的獨裁者甚至對人際關係融洽的「和諧社會」都充滿恐懼。

朝鮮規定一般人下班後要進行主體思想的學習,然後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每個人不但要自我檢討,同時還要揭發別人的問題,這種「批評幫助」往往會上升為人身攻擊並引發打鬥情況,而這正是領袖希望看到的景象,一群群互相算計的烏合之眾是絕無可能聯合起來推翻他的。媒體還大力讚揚那些勇敢告發父母的「小英雄」,並給予特殊的物質獎勵。嚴酷扭曲的人際環境,加上無孔不入的政治警察,使得朝鮮人個個噤若寒蟬。
  
高層方面的生態環境同樣惡劣,金氏朝廷先後對蘇聯派、延安派、甲山派等多個黨內派系進行大規模清洗,大約有10萬名黨員被肉體消滅。金正日對部下的一句警告廣為人知:沒有我的信任,你們只是一堆行屍走肉!2012年2月,金正恩處決了人民武裝部副部長、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和一線軍團長等十餘名將領,理由是他們在哀悼金正日期間有酒色行為。正是這種告密成風、動輒得咎的窒息氛圍,使得朝鮮上下如履薄冰,人人自危,唯一的自全之道就是寡言少行。朝鮮人的嘴巴除了用來吃飯和讚美全能的領袖,一般情況下很少工作。
  
萬民的「天」
  
2007年,美國的宗教研究網站「adherents.com」發佈世界各大宗教的排行榜,擁有近2千萬信徒的金日成主義(即「主體思想」)榮登世界第十大宗教。
  
太祖金皇帝的叔叔原是平壤一個基督教牧師,這位「萬民的天」深知信仰的力量,「解放後」的朝鮮全面取締了基督教,一百多萬信徒或接受改造或發配流放,但基督教的圖像崇拜和宣講佈道的方式,卻被他運用於自己的個人崇拜和造神運動。最後連源於耶誕的公元紀年也被他本人的「聖誕」所取代,成為朝鮮特色的「主體紀年」。
  
在朝鮮,所有的家庭必須供奉金日成父子的聖像,這一對「聖父聖子」擁有上千個封號,其畫像被賦予某種神性,定期有負責公共標準的人上門檢查其清潔狀況,污損領袖畫像的罪名足以使任何居民家破人亡,哪怕只是報紙上的畫像。如果不出意外,「三位一體」的全家福將會是未來供奉的對象。忠順的朝鮮人被告知,發生災情時首先要搶救的是領袖的畫像,其次才是家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官方的喉舌高度評價那些火災洪災中為保全領袖畫像而獻出生命的「英雄」,稱之為「閃爍人性光輝的故事」。
  
當局不厭其煩地宣講有關領袖超自然的「神跡」,例如遇到狂風惡浪的水手唱起讚美金日成的紅歌,海面奇蹟般地恢復平靜,又如金正日死後,自然界出現的各種異象等等。至於撿起小石子打落美帝的衛星,更是名揚國際的驚世傳奇。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一些朝鮮人信了。
  
有幸沐浴在金太陽的和煦春風下,子民們需要時刻懷有一顆感恩的心。在朝鮮,不但每一寸陽光都屬於金家的私產,就連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是偉大領袖的恩賜,更不用說一切的成就與收穫了。一位民間女子成功誕下了三胞胎,在媒體面前都不忘歸功於無所不能的金將軍,如果從神學的角度來解讀,這大概就是東方版的「聖靈感孕」了。
  
既然是傳播信仰,作為福音的思想體系當然必不可少。所謂主體思想,字面上理解即「人是自己命運的主人」,至於具體的教義則不適合心智健全的人群去研究(新中國的北京大學是個例外)。勞動黨的標誌也許更能說明這個邪教組織的性質:交叉向上的鐵錘、鐮刀和毛筆,寓意工農與知識份子的聯合,實際上是馬恩列斯毛與傳統「儒家思想」的交配,孕育出這種非驢非馬的畸形體系。後者所提倡的「忠孝」之道,在官方組織的兩次哭喪大賽中可以略見一斑。

此外,朝鮮23個「法定節假日」中有18個來自金氏家族成員的生辰死忌,據說也是儒家忠孝思想的集中體現。這種超強的文化傳播效果,足以令美國的孔子學院無地自容,羞愧致死。
  
全世界都在「羨慕」我們
  
2012年6月11日,一干《人民日報》女記者以《朝鮮的未來,在關愛中成長》為題,用滿懷詩情畫意的筆觸描繪了朝鮮的夢幻之旅,其中特別寫到一日5餐並有營養師負責調配營養的幼兒園生活,簡直超越了傳說中的和諧社會,堪稱天上人間。只是,這份靠「放衛星」營生的報紙現在也僅存娛樂大眾的價值了。6月12日,就在刊載這篇奇文的第二天,聯合國人道協調廳發佈了朝鮮形勢最新報告,稱其境內有1600萬人嚴重營養不良,數百萬兒童沒有發育所需的食物、藥物或者醫療,呼籲國際社會對朝鮮進行緊急人道主義援助。
  
朝鮮自1957年就開始實行糧食配給制,現在的口糧供應為人均每天100克左右,比一包方便麵多不了多少。大城市的情況當然好一些,中小城市和偏遠地區的人們靠配給無法維持生命,只好去挖野菜,扒樹皮。一些農奴甚至還練就一項特殊技能,從牛糞中提取出玉門粒來。朝鮮專家則出來宣稱,根據科學研究結果,少吃飯有利於長壽,一天吃兩餐為佳,野菜更是有利於健康的營養食品。
  
一個朝鮮人的出身決定了其一生命運,不同出身的家庭在食品、住房、教育、就業、醫療等各方面條件有如天壤之別。家庭成份要追溯到前三代,分為核心階級、動搖階級和敵對階級三大類。就食品而言,為數不到三分之一的核心階級基本能夠滿足溫飽,居住平壤的市民大體上屬於這個群體;約佔人口一半的動搖階級則視經濟形勢而定供應口糧,長年處於半飢餓狀態;如果不幸被劃入地富反壞右的敵對階級, 那就注定一生都在死亡線上掙扎了。
  
應該說,劃入核心階級的群體中,不排除一部份人從心底擁護這個體制,正如在一個向民主轉型的社會依然有人懷念暴政獨裁一樣。作為等級社會制度的「精英階層」,儘管自身卑微可憐,但卻可以從周圍其他人更加不幸的遭遇中找到一種身份上的優越感和另類的滿足感,久而久之甚至形成虛幻的幸福感。

有一首唱得很響的朝鮮紅歌叫《全世界都在羨慕我們》,的確,肉票是如此熱愛綁匪,但凡有領袖出現的地方,鏡頭面前的朝鮮人總是幸福到淚流滿面,無法自持。這項獨特的「感恩」方式,相信世界上沒有第二個民族體驗得到。無論表達何種感情,溫順的朝鮮人總是選擇了眼淚,不知道是不是隱喻了這一民族的悲苦宿命?
  
再苦不能苦了槍桿子
  
1995年1月,金正日視察某哨所時提出一切以軍事工作為先,一切以軍事工作為重,正式提出了「先軍政治」的概念,並很快確立其壓倒一切的地位。事實上,大流氓金日成從來視槍桿子為命根子,軍費預算一直佔到GDP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只是到了極品流氓金正日的手上,這項殘民以逞的政策叫得更加肆無忌憚,更加理直氣壯了。
  
為了使軍隊死心塌地效忠於己,金正日調整了社會各個階層的次序,將軍人置於工人、農民、知識份子3大階層之前,以突出軍人的社會地位。「沒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沒有子彈就不能生存。」人均GDP全球墊底的朝鮮,卻豢養了一支110萬的私人軍隊,世界排名第四。金正日多次強調:要視軍事為第一國事,國家財政再困難,也要優先保障國防費用的支出,所有資源優先滿足軍隊的需要。毫無疑問,軍人階層在朝鮮得到了最大的尊重和各種物質上的實惠。
  
經濟上窮困潦倒的朝鮮一直在從事與其實力遠不匹配的高端武器研發。近四十年來,朝鮮的原子彈計劃從來沒有間斷過,並不顧國際社會的一致反對,在06和09年分別進行了兩次核試驗;耗資數億美金的「光明星」衛星計劃屢敗屢試,不撞南牆不回頭。不難想像,如果其軍費支出維持在正常水平的話,節約出來的錢可以解決多少民生問題。
  
除了核武,朝鮮還擁有全球排名第三的化學武器,數量大約為2500噸至5000噸,種類涉及芥子氣、光氣、沙林等多種致命毒氣或毒劑,這不但嚴重威脅了世界和平與地區穩定,對於被金家綁架的所有朝鮮人質也是一把懸在頭上的利劍。這種窮兵黷武的政策得以推行的前提,是讓民眾時刻生活在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妄想症之下,心甘情願為「國家主權」和虛無縹緲的「政治理想」作出個體的犧牲。
  
共產主義「天堂」
  
政治宣傳上畫餅充飢的共產主義理想,在金氏的宮廷生活中卻被不折不扣地早早實現了。前酋首金正日個人的花費就佔據了整個財政預算的20%,即使在朝鮮的「困難時期」,其生活質量也沒有絲毫降低。金正日喜歡帶Omega手錶,坐奔馳S600 Guard轎車,皮鞋只穿意大利的Moreschi,一套人民服的Scabal布料就值1200美元,喜歡喝法國Perrier瓶裝水和Martell Cognac干邑白蘭地,此外,自詡電影藝術大師的他收藏了2萬多部電影,而號稱世界最大的中國電影資料館也不過是3萬個電影拷貝;金正日的私人酒窖內還收藏了上萬瓶法國名酒,並且經常用名表等奢侈品賞賜手下要員。這位人民的「慈父」消費能力如此強悍,以至於聯合國制裁朝鮮的決議中針對他規定了奢侈品的禁運。
  
娛樂休閒方面,金氏父子都組建了各自專屬的私人文工團——歡樂組,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即是從歡樂組中脫穎而出的新貴;金正日還經常派人到歐洲物色金髮美女到朝鮮「聯歡」,可見這位偉大領袖對「世界大同」理想的追求是何等執著。
  
至於朝鮮那些享受特供的達官顯貴們,其生活質量也遠比我們想像的愜意,某些方面甚至可以實現按需分配,不過前提是要得到偉大領袖的寵信,一旦這種信任被收回,哪怕一時位極人臣也會馬上墜入地獄。一些人總是天真地以為計劃經濟時代缺乏利益輸送管道,因而絕少腐敗,殊不知這種制度性的腐敗形式更多是特權腐敗,其社會危害性甚至更大。官二代崔龍海的經歷差不多就是朝鮮「廉政建設」的一個縮影。

崔龍海是前武裝力量部部長崔賢大將之子,1986年起任勞青中央委員長,曾私吞創匯機關在海外賺取的外幣,90年代「苦難行軍」時期依然生活奢靡,在平壤保齡球館的地下娛樂場一擲千金「閱人無數」,引起民憤沸騰,1998年因受賄等非法行為被撤職,鑒於身份特殊只是被貶為平壤市上下水道管理所黨委書記,2003年重新回歸權力中心,2010年,毫無軍部經驗的崔龍海被授予大將軍銜。2012年4月更晉陞為次帥,軍中地位僅次於金正恩。可見,對一個專制政權而言,為了防止體制內精英滑入另一階層或陣營,對腐敗的適度容忍是保證其革命隊伍「純潔性」的必要前提。
  
相對而言,朝鮮的基層公務員沒有高官的特權,社會地位也稍遜於軍人,享受到的福利待遇也就比較有限,但是作為等級社會的核心階層,至少都可以保證衣食無憂,職務上便利的,還能通過剋扣饑民的口糧來撈取外快。不過,這些看似無傷大雅的「適度腐敗」,造成的結果卻往往是若干鮮活生命的凋零。因為,這涉及到這個流氓政權治下最黑暗無恥的一頁。
  
苦難行軍
  
90年代初,朝鮮經濟上重工輕農、大干快上的「千里馬運動」開始受到重挫,加上東歐「社會主義大家庭」瓦解帶來的連鎖反應,最終演變成災難深重的現實噩夢。這場官方稱之為「苦難行軍」的大饑荒始於1995年,並迅速蔓延到全境,許多農村的樹皮草根都被饑民吃得精光,隨之而來的則是「人相食」的煉獄景象。根據投誠韓國的前二號人物黃長燁記述,在「自然災害」慘烈的95-98年間朝鮮就餓死了350萬人,占當時2200萬人口的六分之一。這也僅僅是1998年的統計數字,事實上,這場駭人聽聞的饑荒一直持續到2001年。

然而,當局不會讓可憐的朝鮮人知道,如果從當時建造金日成豪華停屍殿和無數「永生塔」的花費中拿出三分之一用於賑災,這場人間慘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最終,英勇的朝鮮軍民毫無疑問地「戰勝」了苦難,這自然又是金將軍彪炳青史的豐功偉業。剛剛完成修訂的朝鮮「憲法」,將罔顧人命、自絕於世界潮流的獨夫奉為「絕世愛國者」。
  
2012年5月,在慶祝金日成百年壽誕約耗資30億美元的奢華盛典之後,朝鮮官方宣佈其境內正面臨「50年一遇」的旱災,這意味著又一次大難將至。朝鮮內部文件也同時披露,由於物資過度供應部隊,各地已開始出現餓殍。想當初,榮登大位的金正恩向朝鮮人許下願景,三年後讓這些世人艷羨的子民們吃上米飯,喝上肉湯。如今看來,望眼欲穿的朝鮮百姓最終盼來的,恐怕還是熟悉的人肉湯……。
  
結束語
  
六十年前那場火中取栗的戰爭無謂而且骯髒,然而歷史的弔詭在於,如果不是戰火引發的一次偶然傷亡。人類在上個世紀已經歷過多次夢魘般的極權主義災難,在民主文明成為世人普遍共識的現代社會,更值得深思的是:這座當世的奧斯維辛何以留存至今?何以結束?

(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2-12-29 10: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