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繼續黑打搶錢 李劍銘與孫政才對著幹

姜維平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12月03日訊】近日,北京律師李莊被最高檢和重慶高法人員約談,給薄熙來黑打的蒙冤者帶來一絲希望,數以千計的被包裝虛構成黑社會的重慶市民,望眼欲穿地等待「習李新政」的撥亂反正,孫政才順應民意,一舉拿下淫官雷振富,並平反了900多名警察的冤案,但薄王時代的死黨李劍銘還在負隅頑抗,這個執掌沙坪壩區委書記大權的貪官,過去把該區變成了極左重災區,遍地都是「紅巖」和「江姐」,現在,還繼續黑打搶錢,堅守薄熙來最後一塊「紅色根據地」,重慶消息人士說,李莊在11月底,受俊峰企業集團委託,為其維權申訴,曾電話和他聯繫,但他態度強硬、蠻橫,拒絕與其通話,流亡海外的李俊說,孫政才不要手軟,不要等淫穢錄像公佈後再抓貪官,應當立即「雙規」李劍銘,他是沙坪壩區「黑打」的總後台。

眾所周知,重慶俊峰置業有限公司因李修武、李俊被薄熙來、王立軍「黑打」,並強行包裝成「黑社會」,其民企財產被「091專案組」監管近兩年,已產生重大經濟損失和惡劣的社會影響。中共中央宣佈開除薄熙來黨籍和公職後,「專案組」隨即於2012年9月30日歸還俊峰公司證照印章,全體員工倍感欣慰。正當大家千方百計恢復經營時,驚悉公司在農業銀行沙坪壩區支行賬戶的資金於10月11日,被沙坪壩區法院凍結了2,651萬元。

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說,由於地方法院的人事任免大權,操控在李劍銘手裡,他擔心李俊翻案回家,揭穿他追隨薄熙來黑打搶錢,貪污腐敗的老底,故暗中指示沙坪壩區公安局給區法院施加壓力,編造各種理由,為企業製造麻煩,銀行提供的情況表明,沙區法院凍結賬戶存款的理由是,(2011)沙法刑初字1080號案刑事訴訟有所需要。據此,俊峰公司認為,沙區法院的凍結行為嚴重違法,將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故將情況告知重慶高院院長錢鋒,他十分重視,批示限期整改,但李劍銘耍兩面派,一方面聲稱把錢還給民企,另一方面又指示地稅局以欠稅名義劃走了2,000萬元。李俊說,原先,基於公司現狀,稅務部門已答應可以俊峰暫時緩繳,錢峰督促沙區法院糾正錯誤,維護公司及400餘員工的合法權益和法律的尊嚴,這是貫徹張德江在6月8日有關發展民企講話的精神,而李劍銘卻變著花樣要整垮俊峰集團,其險惡用心,不言自明。

律師李莊說,沙區法院的凍結令及向銀行送達的協助執行通知書載明,凍結理由是(2011)沙法刑初字1080號案刑事訴訟需要。然而,此法律文書並不涉及俊峰公司。該判決書中既沒有確認俊峰公司犯罪,也沒有確認其中任何一個被告人通過俊峰公司犯罪,更沒有確認其中任何一個被告人的犯罪所得與俊峰公司有財產關係。雖然俊峰公司工商檔案登記的投資人是李少平、鄭歐,但眾所周知的事實是,俊峰公司的實際投資人是李俊,而他是否構成犯罪,(2011)沙法刑初字1080號刑事判決並未確認。

目前,李俊躲藏在海外,時隱時現,他的存在和不斷發聲,意義深遠,它不僅僅在於,保留了一條從薄王嚴刑酷法下,自救出來的草民小命,而在於證實薄王徇私枉法,有理有據,它在喚醒國人的同時,促使中南海高層領導人痛下決心,粉碎薄王殺人貪腐集團,因此,他以不屈不撓的硬漢形象,載入了中國民企發展史,光照千秋。不論民眾對其如何評價,都無法否認一個基本的事實:依據一個強加在他身上的罪名,而他本人又未經審判,就被沒收了巨額財產,這是薄王亂法時代的荒唐鬧劇的延續。它的悲哀,不在於這場「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運動,在21世紀竟能捲土重來,禍國殃民,而在於薄王垮臺後,還有餘黨依然懷念「到處都是鐵山坪、遍地都是黑社會」的年代,李劍銘就是一個被薄熙來騙術的毒素滲透了血液的典型人物。

著名律師伍磊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明確規定,公司是企業法人,有獨立的法人財產,享有法人財產權。據此,俊峰公司銀行賬戶內的資金所有權屬於公司,不屬於任何第三人,也不屬於公司的投資人。(2011)沙法刑初字1080號刑事判決中,並沒有給予俊峰公司任何刑罰,即便是俊峰公司的登記股東,也只有鄭歐被判處罰金2萬元。既然判決書沒有對公司判處罰金或者剝奪其它財產權,沙坪壩區法院凍結俊峰公司賬戶存款2,651萬元的理由就不能成立,其行為是嚴重損害公司合法權益的違法行為。作為執掌司法大權的人民法院,如此違法更不應該。

李俊說,違法行為使俊峰集團雪上加霜,原本,這些被凍結賬戶的資金可以應急使用,一是因延期交房長達1年,對「香格里拉」一期1—7號樓,計230戶應當支付違約賠償金,共計1,800餘萬元;二是為保證「香格里拉」一期8—24號樓在年底前交房,必須支付工程款、材料費、民工薪水,等等,費用約1.5億元;三是公司400餘名職工的工資不可拖欠;四是必須歸還銀行貸款5,300萬元。李俊認為,資金被區法院違法凍結後,上述費用無法支付,已產生嚴重不良後果

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說,李劍銘表面上重視維穩工作,實際上骨子裡希望民企俊峰出亂子。以前,他強壓李俊把買到手的土地低價回報政府,辦所謂「森林公園」,討薄歡心;又想讓親友承攬李俊企業工程的機電項目,遭拒後懷恨在心,「黑打」開始時,李劍銘指定與公安局關係密切的邁瑞公司接管俊峰,未能得逞,現在,由於薄王倒台,他吃掉民企的「吞鯊行動」流產,心裏不滿,就故意攪渾水。「十八大」召開之前,他操控區公安局有意製造群體性事件,一方面扣壓公章,讓公司不能及時支付建設費用,多次延期交房,另一方面又指示「091專案組」的王蒲、劉克勤等人,挑撥離間,鼓動390戶購房者集體組織維權行動,今年11月2日,近200位業主,身穿統一服裝,到俊峰公司售樓部前集合,然後,手持多面橫幅去三峽廣場、區政府等地遊行示威。當天,還有近百人雲集在公司門前,並強行闖入辦公室狂呼亂叫,討要說法,經總經理羅浩耐心解釋後,陸續離去。此類事件近期時有發生,沙坪壩區公安局卻做「壁上觀」。10月31日,又有近40名農民工,憤怒地衝擊公司辦公區域和食堂,並有多人抱著鋪蓋捲去區建委,佔據辦公桌睡覺,以示抗議,據統計,此等行為已發生十餘次,造成了極壞的社會影響。

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說,李劍銘面對這些不穩定因素,幸災樂禍,他急盼民企出事和社會動亂,因為山城一旦亂了,就可以證明薄熙來治下國泰民安。從1994年在深圳國企任職,就與京城太子黨建立聯繫的李劍銘,已擔任沙坪壩區委書記五年多,他不僅貪財好色、劣跡斑斑,而且,買官賣官,極富政治野心,他表面上對張德江和孫政才點頭哈腰,但骨子裡還是認同薄熙來,他知道薄王時代能給他提供充分表演的大舞台,能叫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他可以肆無忌憚地搶錢買官,步步高陞。

關注中國民企發展,已移民加拿大的東北老闆王先生說,重慶黑打是近年發生的移民潮的主要原因,官員轉移財產是躲避清算,富豪「跑路」是為了逃離「黑打」,幸虧胡溫習李力阻薄熙來的上升,否則,中國就會落入「二次文革」的滅頂之災,現在,李俊案成了一個標誌,能否糾正,對穩定民企人心意義重大。但有李劍銘這樣的薄熙來餘黨抵制,問題非常麻煩,如不果斷清除他,就不能刮毒療傷。他建議孫政才立即把李劍銘調離沙坪壩區。

李俊說,如果他能回重慶,半年內就能化解企業很多矛盾,使經營走上正軌,但官方必須首先撤銷他的通緝令。他說,近兩年來,公司被「091專案組」控制,遭受了難以想像的打擊和損失。2010年12月9日,專案組以違法所得為由,沒收了公司6,140萬元;2011年2月24日,又沒收540萬元;2011年6月16日,從公司賬上一次性劃走了2億元現金,等等。這些公開搶劫的錢,沒有全部進入國庫,卻進了公安局的打黑賬號,被薄王吃喝玩樂、行賄買官,揮霍一空,直接造成了公司正常經營過程中,過去從未有過的延期交房,並被迫承擔高達5,000千萬元的違約金。這一點是對張德江「關於扶持、保護民營企業的會議」指示精神的極大嘲諷,試問,法院的凍結行為到底是扶持、保護企業,還是置民企於死地?他說,感謝錢鋒院長堅持原則,明確指示,使民企有了轉機,但光有幾個官員的正義感還不夠,孫政才應當果斷地把李劍銘等薄的死黨撤職查辦,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儘快提拔新的領導幹部,形成合力,才能圍剿薄王殘餘勢力,開啟重慶的新時代。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2-12-03 1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