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耀潔紐約座談會上談艾滋病在中國

高耀潔醫生2007年在法拉盛圖書館演講。(大紀元圖片)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杜國輝紐約報導)12月5日晚,中國民間抗「艾滋病」第一人、資深婦產科醫生高耀潔和智行基金會的杜聰應邀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舉辦的一場關於艾滋病在中國的座談會上演講。一百多名華裔學生出席了座談會。杜聰首先介紹了智行基金會在中國的工作,隨後高耀潔簡要介紹了在中國傳播的艾滋病的特點及防治中的困難。之後的問答中,學生們表現出對這個問題的深切關注。

艾滋病在中國

高耀潔首先聲明,這個座談會只談艾滋病。據高耀潔估計中國的艾滋病患者或病毒感染者應在一千萬以上。在1980年代初期就已經有幾人發現血液中有艾滋病毒,1988年河南省孫永德醫生發現賣血者的血液中有愛滋病毒,於是這個問題被「鬧到」衛生部,但是衛生部沒有人管。到1995年,河南王淑平又發現艾滋病毒,並統計受感染人數約為五百萬。

高耀潔說,中國13億人,真正下鄉去了解艾滋病的人不到10個人。第一個是武漢的桂希恩教授。她自己1996年發現艾滋病,但是到2000年3月正式下鄉。桂希恩教授曾被鄉里的幹部毆打,其他下鄉的醫生也有被毆打的。曾有官員稱:只要制止了高耀潔的話,中國的艾滋病就沒有了。

「主要的是,艾滋病在中國傳染和世界上的途徑不同,並不是(像)中國政府說的那個樣子!從1995年王淑平所說的五百萬,比如現在有一千萬人感染,現在人們感染了自己也不知道。因為現在(政府)把艾滋病列為保密。以前是賣血傳播,現在多數是輸血傳播,還有母嬰傳播。」

高耀潔指著照片告訴學生:這張照片上的(30多)孩子全是艾滋病,「現在最可憐的是孩子!孩子不能賣淫,孩子也不能吸毒!」

高耀潔介紹,她已經簽了合同,將要出版一本書,有三百多張(艾滋病患者或孤兒的)照片。「這些照片是非常珍貴的,你們在外面是看不到的。」

86歲的高耀潔表示,自己身體不好,腿上已經有兩個血栓,還有高血壓、心臟病,靠機器維持。馬上她將要進入書稿校對階段。她不是感染者,也不是病人,也不是家屬。 「我不是因為自己受害了才出來的。我也不是搞這個專業的,我是搞腫瘤(醫療、研究)的,就是因為腫瘤把我引到這上面來的。」

為弱勢群體說真話

高耀潔表示,中國的艾滋病傳染途徑不同,病毒也不同,性感染的很少。老百姓沒有受過教育,既不會說,也沒有渠道表達。所以她對在場的學生們說:「我對你們青年人有一個希望,就是幹事情要實事求是,我們要做實際事情,我們要看到弱勢的群體,我們不能眼睛光往上看。」

「我們要實事求是,要為弱勢群體、這些受害者說話,因為他們既沒有文化,也說不出話來。剛才提到的幾位大夫他們就是拔刀相助。如果你們的親戚、朋友有這種遭遇,你們有什麼想法?」

「要實事求是,唱高調是沒用的。如果每一個人都按良心做事,都實事求是,那中國就會好了,世界也會好了。」

只有實事求是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當有學生問目前國內的艾滋病情況時,高耀潔表示,因為出來三年多了,情況不知道。但是聽說感染者跟政府鬧得很厲害,已經有人去北京遊行了。

有學生問高耀潔,在為艾滋病人發聲的過程中遇到很多阻礙,家人也因此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您為什麼還要繼續做?沒有害怕過嗎?

高耀潔表示,「我以前是婦產科教授,後來專門做婦科癌症,我的生活還是很好的,就為了我站在這個立場上,弄得我出來在美國要飯,現在我成了無業游民。如果我要繼續我的職業的話,我家裡幾百萬的樓都住上了。如果每個人都站起來,實事求是的話,就能把這個事情辦好。所有的青年人,一定要實事求是。」

有學生認為,中國以前是沒有了解這個情況,李克強日前說中國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解決問題的方法還是靠民間,這個現狀會改變。

高耀潔說:「2003年12月18日,(前副總理)吳儀專門找我談過。大家在網上可以找到,我就有一句名言:『他們騙你的』。在疫區和吳儀握手的是演員,因為那個村我經常去,那是個演員裝艾滋病。曾經有一個姓陳的書記打算處理賣血的有關人,包括衛生廳廳長,但是後來被調走了,調來了李克強。艾滋病問題是個一言難盡的苦。在他(李克強)在任期間,河南至少10萬人感染了。有一個村一天埋了6個,許多村子都是被墳圍著。現在(政府)要求平墳,就是要遮掩。有些家都死光了。」

高耀潔最後表示,並非她願意找麻煩,確實是艾滋病成災,而且這是中華民族的問題。「我沒希望大家掏腰包出錢,只要不跟著政府說假話,實事求是說真話就行。只有實事求是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過去二、三十年代,說中國『東亞病夫』,那現在中國不是變『東亞病夫』了嗎!」她痛心的說。

(責任編輯:索妮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