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強死前告訴兒子不要報復 自有報仇日

人氣: 7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2月11日訊】有關重慶副市長王立軍事件的種種揣測和傳聞繼續在網上升溫,昔日官方宣傳的打黑英雄,其實是黑社會老大,他們的打黑是黑打。對此民眾表示,中共黑箱操作,謊話連篇,想當初文強也是打黑英雄,最後被處死,不過民間有傳言,在文強臨死時告訴兒子不要報復,自有報仇之日……

文強告兒子不要報復 自有報仇之日

王立軍重慶唱紅打黑的「戰績」中,在薄熙來支持下,搬倒了他的前任公安、司法局長文強,並將其迅速處死。

2011年3月12日,《新華網》報導,去年的中共兩會上,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接受《京華時報》專訪時證實了坊間盛傳的文強死刑前曾與其談話50分鐘。

關於此次談話是否屬實?王立軍對《京華時報》記者說:「其實不要只關注這50分鐘,再往前想半步,在那麼漫長的時間裏,我和文強的談話僅僅是這50分鐘嗎?我和文強的談話僅僅就這一次嗎?不會。」他還稱:「你所理解的警察,實際上只有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一,永遠不能說。還有三分之一,沒有辦法說,因為你沒做成……」

文強在被執行死刑前2小時,文強見到了其兒子和大姐,在10分鐘的短暫會見中對兒子說:「好好做人、不要埋怨社會,不要報復。」

但有坊間傳聞,文強臨死時告訴兒子不要報復,因為他知道中共的邪惡,別說他兒子,連文強本人都鬥不過,但文強這番話還有層意思,就是:「自有報仇之日」,因為文強在死前曾說,在我這個位置,人人在貪,你不貪都不行;要說該殺,哪個當官的都該殺。我在官場還應該算好的。我不死他們是不允許的。我相信殺我者用不了兩三年也會被殺!

如今王立軍面臨被殺的結局,真的應了古人那句:善惡有報的古訓。

文強是中共內鬥祭品

2010年7月7日上午9時15分,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原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公安局原常務副局長文強,在重慶被執行死刑。這位在當地坊間頗具傳奇色彩的「重慶黑惡勢力最大保護傘」,就此結束。

原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的左膀右臂和警界唱紅打黑的王立軍,為殺一儆百,在薄熙來的支持下,將前重慶市司法局長文強搬倒並處死,使他成為中共高層內鬥祭品。

曾被薄熙來利用職權非法判刑8年的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表示,文強是中共內鬥的陪葬品。目的是通過文強牽制原重慶市委書記、現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18大政治局常委爭奪權位。

文強這些年是重慶真正的黑社會大佬,貪污、受賄、強姦等無惡不做。他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殺無赦」的政策掩蓋下造惡深重。《時代週報》報導稱,這位在重慶曾經呼風喚雨的人物,最後落得個「親人不敢設靈堂;骨灰盒無遺照」的可悲下場。

在文強死後,大陸媒體刊登親屬高調回憶他的文章,稱其死得淒涼:據悉,7日17時,文萬琴和文強兒子文伽昊在重慶石橋鋪殯儀館見到了文強的骨灰,裝在塑料袋裡,放在一間屋子的角落,一塊泡沫上書:「文強(死刑犯),2010.7.7火化,骨灰保存一個月。」殯儀館的人員告訴她,文強的屍體是四個警察送到館裡來的,被裹著,看不到臉部表情。

當晚多位親戚給文萬琴打電話,詢問是否設置靈堂。兄妹們十分為難,最後決定放棄。文萬琴說:「哪裏敢設嘛。文強被處死,大家都覺得大快人心,在這時候設靈堂,我們擔心引起街坊鄰居不滿,更怕有情緒激動的群眾來鬧事。」

同樣怕被盜墓,文家人也放棄埋葬方案。最後將其寄存在石橋鋪殯儀館。只刻著「萬古常青」四字的骨灰盒被安置在一個非常僻靜的角落,沒有主人的牌位、遺照,與其它骨灰盒形成強烈對比。

7月9日,大雨滂沱,文強死後的第三天。重慶民間有「逢三」為故人燒紙錢的習俗,文萬琴和文伽昊等十幾人將文強的骨灰盒抱出殯儀館,草草祭奠後匆匆離去。

許多重慶市市民在聽到他被處死的消息,打出了橫幅,燃放鞭炮慶賀文強伏法;有民眾稱:「他做壞事做的太多,惡人有惡報!這是他應得的下場。」

栽贓、嫁禍等迫害法輪功罪行

他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及司法局局長期間,司法系統利用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栽贓、嫁禍、挑起民憤仇視法輪功學員,從而進行殘酷迫害。

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1999年6月10日,他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610辦公室」,隨後又命令610辦公室對數以千萬計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追究責任的政策,導致司法系統崩潰,使得中共迫害法輪功可以擺脫法律的制約,更加明目張膽、毫無顧忌。

據不完全統計,重慶通過民間途徑能夠詳細核實的已有17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包括在其它省的重慶人)。

2005年,長壽晏家化工園區失地農民為補償問題聚集長壽晏家化工園區管委會辦公樓,與管委會發生衝突。時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的文強為了鎮壓製造藉口,造謠說是「法輪功暴動」。在長壽晏家化工園區管委會辦公樓懸掛「堅決鎮壓法輪功暴動」大幅標語,動用武警和特警殘暴鎮壓了失地農民的維權活動,造成多人死傷的慘案。

末世王朝的亂象已顯現

有分析指:「王立軍曾主管文強的案子,從文強嘴裡可知道一些中共高層領導人的黑暗內幕,因為文強能當上重慶公安局副局長,除了和前重慶市長、書記關係密切,不排除和中共各個部委有密切關係,也能掌握前重慶市委書記、市長及上級高官的一些暗料,其中包括薄熙來的材料。」

有學者質疑,一手把文強打垮的王立軍,為甚麼在死刑執行前要單獨會見文強,並談了近一個小時?據說文強寫了很多材料,但最後這些都沒有曝光出來。他知道文強最心疼兒子,薄熙來也最怕他兒子誓言報仇,故先違法抓捕了他兒子做人質,而且不到節骨眼不放,為了兒子,文強不得不放棄死前最後一次講出真相的機會。

文強死後,雖然帶走了中共高官內鬥的秘密,但王立軍卻在和文強的談話中已經掌握了這些秘密。更有分析指,王薄事件說明中共體制不再是鐵板一塊,各種勢力的火拚已經公開化、白熱化,最終各方勢力四分五裂,末世王朝的亂象已經顯現了。

(責任編輯:李平)

評論
2012-02-11 3: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