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選讀:接輿歌

邱宜文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人氣: 2451
【字號】    
   標籤: tags:

接輿歌(1)

鳳(2)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來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
天下有道,聖人成(3)焉;天下無道,聖人生(4)焉。方今之時,僅免刑焉。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
已乎已乎(5),臨人以德!殆乎殆乎(6),畫地而趨(7)!
迷陽(8)迷陽,無傷吾行!吾行郤曲(9),無傷吾足。

註釋

1. 楚狂接輿作歌之事見《莊子‧人間世》及《論語‧微子》篇。《論語》所載較簡:「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接輿,楚隱士也,因行止傲放不合流俗,故稱為楚狂。
2. 鳳:傳說中吉祥的鳥類,羽翼五彩華美,是樂土中的生物,見則天下吉。《山海經‧南山經》:「有鳥焉,其狀如雞,五采而文,名曰鳳凰,首文曰德,翼文曰義,背文曰禮,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然,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安寧。」《山海經‧海外西經》:「此諸夭之野,鸞鳥自歌,鳳鳥自舞。皇卵,民食之;甘露,民飲之:所欲自從也。百獸相與群居。」
3. 成:謂成就其志業。
4. 生:謂保全其生命。
5. 已:止。已乎,猶言「算了吧!」
6. 殆:音代,危險。殆乎,警示語,猶言「危險啊!」
7. 畫地而趨:畫下一個範圍而自己急著進入其中。趨,快步向前。司馬遷〈報任少卿書〉:「故有畫地為牢,勢不可入。」
8. 迷陽:王先謙注:「迷陽,謂荊棘也。生於山野,踐之傷足。」
9. 郤曲:迂迴而行,指尋間隙進入或曲折前進,以避開荊棘。郤,音細,空隙。

賞析

〈接輿歌〉見於《莊子‧人間世》及《論語‧微子》篇,楚國的賢者接輿追上孔子的馬車,用歌聲對正周遊列國求取出仕機會的孔子提出勸告。「鳳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鳳鳥本是傳說中樂土的生物,具備著德,義、禮、仁、信五種美德,能帶給人世幸福。據《莊子‧秋水》篇的記載,鳳鳥(鵷雛)的性子高傲,潔身自愛,即使從南海飛到北海這樣漫長的距離中,如果沒有見到梧桐木絕不停下休息,不是精潔的果實和飲水絕對不去食用,就像一位絕對不受塵世污濁沾染的聖人一般。這首歌顯然是把孔子比作了鳳鳥,而對於聖人淪於亂世之中,受人世功名利祿的沾染,表達了深深的遺憾。並認為世間的一切是不可預測和期待的,「天下有道,聖人成焉;天下無道,聖人生焉」,人應順時而處,不當強為。

這首歌表達了一位出世者從高處審視人世的觀察:人以自己的觀念來衡量,常常是看不見真相的,把福與禍、對自己生命好與壞的事物顛倒看待。真正的幸福來到眼前時卻不能夠發現,還以為是負荷;而確實會傷害自己的事物卻反認為是好的,拼命追求而不知迴避。真正的聖者不是能在人世間實行什麼理想,而是可以不為常人所拘,保持自身的純淨,從常人之中超脫出來。

參考語譯

鳳鳥啊,鳳鳥啊!為什麼你的德行衰敗了(竟飛來此亂世)呢!
未來的世道不可期待,過去的種種已無法追回。
天下如果清明而崇尚道德,聖人的理想就能實現;
天下混亂而失德,聖人只能夠保全自身。
在現今這個時代,能夠免遭刑辱就很不容易了!
幸福比羽毛還輕,卻不知道怎麼去取得;禍患比大地還重,卻不知道怎麼迴避。
算了吧,算了吧!不要在人前宣揚你的德行!
危險啊,危險啊!人為地劃出一條道路讓人們去遵循!
遍地的荊棘啊,不要妨礙我的行走!
我要迂迴曲折的前進,不要刺傷了我的雙腳呀!

摘自《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子產是春秋時代鄭國的大夫,於昭公時為相,從政期間使得鄭國富強,百姓有禮。由於他不以利益為尚,而以禮義和全民的福址做為施政的考量,認為「為善者不改其度」、「禮義不愆,何恤於人言」(《左傳•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擬定軍賦制,觸犯到了許多人維護自己的私心…
  • 鳳凰與麒麟都是上古傳說中的仁獸,只有太平盛世時才能見著,而今卻在亂世出現,還淪落獵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輕視戲弄。
  • 古歌謠仍佔有著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潛在其〈古詩源序〉中便提到:「使覽者窮本知變,以漸窺風雅之遺意。猶觀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崑崙之源,於詩教未必無少助也。」
  • 古歌謠為散見於典籍中的上古逸詩,其辭簡短雋永,自然和韻,而未收於《詩經》。今所見者多錄於郭茂倩《樂府詩集》與清‧沈德潛《古詩源》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