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選讀:越人歌

邱宜文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人氣: 7024
【字號】    
   標籤: tags:

越人歌 (1)

今夕何夕兮搴中洲流(2),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3)兮不訾詬恥(4),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5)君兮君不知。

註釋

1. 《說苑‧善說》:「襄成君始封之日,衣翠衣,帶玉劍,履縞舄,立於游水之上,大夫擁鐘錘,縣令執桴號令,呼:『誰能渡王者於是也?』楚大夫莊辛,過而說之,遂造托而拜謁,起立曰:『臣願把君之手,其可乎?』襄成君忿作色而不言。莊辛遷延遝手而稱曰:『君獨不聞夫鄂君子皙之泛舟於新波之中也?乘青翰之舟,極囗(原字為上艸下兩)芘,張翠蓋而囗(原字為左手右翕)犀尾,班麗褂衽,會鐘鼓之音,畢榜枻越人(掌槳搖船的越人)擁楫而歌,歌辭曰:『濫兮抃草濫予?昌枑澤予?昌州州湛,州焉乎秦胥胥,縵予乎昭澶秦踰滲,惿隨河湖。』鄂君子皙曰:『吾不知越歌,子試為我楚說之。』於是乃召越譯,乃楚說之曰:『今夕何夕搴中洲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煩而不絕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君不知。』於是鄂君子皙乃囗(原字為左手右翕)修袂,行而擁之,舉繡被而覆之。鄂君子皙,親楚王母弟也。官為令尹,爵為執圭,一榜枻越人猶得交歡盡意焉。今君何以踰于鄂君子皙,臣何以獨不若榜枻之人,願把君之手,其不可何也?』襄成君乃奉手而進之,曰:『吾少之時,亦嘗以色稱于長者矣。未嘗過僇(羞辱)如此之卒也。自今以後,願以壯少之禮謹受命。』」
2. 搴:音千,舉也。洲,水中陸地。搴中洲流,一曰「搴洲中流」,言撐舟遊於水洲之間。
3. 被:蒙受。《孟子‧離婁》:「今有仁心仁聞,而民不被其澤。」 被好,承蒙您的善意。
4. 訾:詆毀、批評。詬,音夠,恥辱。不訾詬恥:不避他人之恥笑。
5. 說:同「悅」。

賞析

〈越人歌〉是中國歷史上記載的最早的一首翻譯歌。它出現在先秦時的楚國;當時的令尹鄂君子晳有一天「泛舟於新波之中」,聽到划船的越人唱起了這首歌,由於歌詞是越語,鄂君子晳聽不懂,還找了當地人來翻譯成楚語,就是今所載之〈越人歌〉。所謂「新波」應是一個時間概念,指春汛之期,江湖水漲,新波蕩漾。就是在這樣一個美麗的季節裡,鄂君子晳乘了一艘刻有青鳥圖案(青翰)的船,上面放滿花草,張設翠羽織成的傘蓋,揮動著犀牛尾巴,衣飾斑斕富麗,鐘鼓之聲齊鳴,華貴地在江上遊賞。划船的越人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的氣派和排場,更加沒看過這樣儀表出眾的人,於是在這美好春光和舟中情境的烘托下生起了敬慕之情,便用自己的母語唱出了表白的歌。詞中「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生動訴說了自己因為低微身份而感到羞澀,卻因深受吸引無法自禁而登船同遊的心情;「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知不知」則運用了民歌的雙關,藉「枝」與「知」的同音,若有似無地以景起興,委婉表達了自己對王子的喜悅和感激之情。據劉向《說苑》所載,這個故事最後有個極完美的結局,鄂君子晳這位爵為執圭的楚王母弟,在聽完歌詞的翻譯後深受感動,竟放下貴族的身段,揮起長長的衣袖,走上前去擁抱越人,並拿起繡花的錦被去覆蓋他,結下了一份跨越身份地位的友誼。又由於這首歌謠的詞意太過柔婉,也有許多人認為這是一首情詩,撐船的越人是位女子,她被鄂君子晳的翩翩風采所吸引,於是藉著歌聲來傳達心意,結果其曼妙的歌喉與勇氣感動了王子之心,在遊湖結束後攜著她的手一同歸去,成為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

《越人歌》不但詞意婉曲,而且有很高的藝術成就,其長呵句式和纏綿用語都非常接近《楚辭》的悱惻風格,因此也被視為《楚辭》的藝術源頭之一。

參考語譯

今夜是一個什麼樣的夜晚啊?我划著船在這江流和水洲間飄蕩。
今天是一個什麼樣的日子啊?我竟能和一位王子同乘舟船遊賞!
懷著羞赧接受您善意的邀請,不去在意他人的眼光和批評。
心中如此煩亂呀難以平靜,能夠認識尊貴的王子您。
看呀那山上有樹木,樹上有著樹枝,
而我對您的愛慕啊,您卻無法得知!

摘自《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提供

 更多:古詩選讀:《詩經》子衿

古詩選讀:《詩經》碩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延陵季子將聘晉,帶寶劍以過徐君。徐君觀劍,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許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劍帶徐君墓樹而去。徐人乃為之歌。
  • 楚狂接輿作歌之事見《莊子‧人間世》及《論語‧微子》篇。《論語》所載較簡:「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 子產是春秋時代鄭國的大夫,於昭公時為相,從政期間使得鄭國富強,百姓有禮。由於他不以利益為尚,而以禮義和全民的福址做為施政的考量,認為「為善者不改其度」、「禮義不愆,何恤於人言」(《左傳•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擬定軍賦制,觸犯到了許多人維護自己的私心…
  • 鳳凰與麒麟都是上古傳說中的仁獸,只有太平盛世時才能見著,而今卻在亂世出現,還淪落獵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輕視戲弄。
  • 古歌謠仍佔有著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潛在其〈古詩源序〉中便提到:「使覽者窮本知變,以漸窺風雅之遺意。猶觀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崑崙之源,於詩教未必無少助也。」
  • 古歌謠為散見於典籍中的上古逸詩,其辭簡短雋永,自然和韻,而未收於《詩經》。今所見者多錄於郭茂倩《樂府詩集》與清‧沈德潛《古詩源》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