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風:從王立軍事件看中國人如何自保

唐風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2月28日訊】

邪惡機制造就出的酷吏

王立軍無疑是一個酷吏,從他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普通民眾包括異議人士的殘酷迫害當中早已得出了結論。

據報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後,王立軍追隨江澤民瘋狂地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輕則罰款,重則拘留、勞教、判刑。無論是白髮蒼蒼的老人,還是懷抱幾個月孩子的母親,全不放過。王立軍還唆使手下酷刑折磨並使用警犬恐嚇、撕咬法輪功學員,真正比惡犬還兇狠。

遼寧省鐵嶺市的法輪功學員曾善心地給王立軍講法輪功真相,希望他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王立軍卻公開叫嚷:「現在殺人案都放下不管,專抓法輪功,我們不怕遭報應。」

最超越人性心理承受底線的罪惡是他直接指揮並涉嫌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活摘器官行動,曾在王立軍手下擔任警察的目擊證人證實,王立軍給他們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斬盡殺絕」,稍有良知的人都會譴責這種暴行,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中共黨文化培養出來的酷吏之多是古今中外都罕見的。不相信善惡報應的無神論,對敵人要像冬天一樣殘酷無情的鬥爭思想,加上個人對名利的強烈追求,這種邪惡機制就會造就出無數個王立軍。

要命的「黨媽媽」

但是在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發生的出人意料的戲劇性一幕,卻足以讓所有的中國人都開始思考,王立軍是中共樹立的所謂模範──「打黑英雄」,這樣的人在關鍵時刻不是去找「黨媽媽」,而是去找美國領事館來保護自己,這說明了甚麼問題?

王立軍在走投無路之時起碼明白了一點:這個政黨保護不了他。因為不光是他主子的政敵,還有他賣命的主子都想要他的命。

歷史上也早有前車之鑑,武則天臨朝時的酷吏周興掌管刑獄,貪暴殘酷,專以嚴刑逼供,屈打成招,害死了許多人。武則天把他利用完了,就派來俊臣收拾他。來俊臣請周興吃飯,飯後,來俊臣問他:「囚犯如果硬是不認罪,你有甚麼好辦法?」周興回答:「這很容易,取一個大甕,用炭火四面燒烤,把囚犯放進甕中,他定會把甚麼事都吐出來!」來俊臣就叫人搬來大甕,用炭火圍住,然後,站起來對周興說:「那好,我奉聖旨勘問老兄的罪行,請君入甕吧。」周興惶恐叩頭,對所犯罪行,全部承招。被判流放嶺南。他過去所迫害的人家,有很多人也流放在這裏,於是周興便被他迫害的人所殺。

薄熙來在文革中不僅和其父劃清界限,而且還踢斷其父的肋骨。心黑手狠的薄熙來為了自保,不惜一切代價讓王立軍銷聲,那也是王立軍曾經熟練使用的流氓手段。

其實,邪惡基因俱全的中共是把所有的黨員和服從它的人都視作工具和鷹犬的,需要的時候利用其作惡。誰不服從就會被樹立成敵人殘酷打擊。因為標榜自己偉光正,所以惡行的罪名都要推給執行者,「狡兔死,走狗烹。」用完之後不是趕緊滅口,就是拋出去充當替罪羊。邪黨的魁首也是一樣,指使爪牙們行惡,爪牙就是目擊證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今天是王立軍,很可能明天就是薄熙來、周永康,自業自受,沒有人願意替別人背黑鍋。只要在這個邪黨之中,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因為嗜血是中共的本性,它視生命如草芥,除了自己的私利,根本不會珍惜哪個人,要命的正是這個強迫人民喊它母親的「黨媽媽」。

打手的下場是惡者的報應

那麼還有另外一點也許王立軍們還是沒有明白,那就是善惡終有報是任何人也無法逃脫的鐵律,只是一個來早與來遲的時間問題,所謂人算不如天算。

斯大林最忠實的看門狗亞戈達,曾經領導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內務人民委員部(克格勃前身)長達十五年。他幫助斯大林殘忍地迫害政敵,領導了「大清洗」的前一半。從一九三三年開始並持續到一九三四年末的黨內清洗,號稱是為了根除腐敗。一九三六年,亞戈達的紅運達到了頂峰,穿上了為他特製的將帥服。

但是罪行慢慢地開始曝光,形勢所迫,一九三七年斯大林把亞戈達推上被告席並指控他殺害了基洛夫。鋃鐺入獄的亞戈達對探望他的人說:「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僅僅給了我嘉獎,其他甚麼也沒給。我本來就應該受到上帝最嚴厲的懲罰,因為我屢屢破壞他的戒律。現在,你看看我這下場,自然就能判斷出,上帝在,還是不在?」

王立軍是政治權鬥的犧牲品,其實更是作惡者的報應。和那些不聽善言相勸,一味追隨惡黨,至死不悔改而遭惡報死亡的人相比,王立軍們還有機會。但是能否把握住全靠他們自己。真正要自保,只有真心的懺悔,痛改前非,將邪惡公諸於眾,以功方可補過。

退黨才是萬全之策

前北大史學家蘇明說,中共倒台後,其犯下的罪是一定要清算的,這些還在爭權的中共黨員不識時務到了極點。對共黨六十多年欠中國人民的血債進行清算時,末代當政者將首當其衝。

他還說,現在共黨內稍微有點頭腦的人,應儘量解脫身上的職務,儘快退下來。很多這類人在趕緊出國,也是為了逃避將面對的厄運。

其實,國人當中從高層到百姓,有良知有智慧者大有人在,看一看一億一千萬退黨大潮就可以知道。有些黨政軍高級官員看過《九評共產黨》後,退黨或者不再貪污腐敗。一位正部級幹部出國期間辦了退黨手續,他說隨他去的一個不落,都退了!還有一位把送的禮金單獨存在一個戶頭上,說這些錢一分都不能動,以後時機成熟要上交。

孔夫子有「危邦不入」的教誨,天象有「中國共產黨亡」的奇石預警,趕快從這個因作惡而招致危險的組織中退出,記住「真善忍」好,遵循他,尊敬他,做一個好人,也善待好人,才是自保的萬全之策。

──轉自《明慧網》

評論
2012-02-28 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