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中國是不是共產國家?(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2月06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請問一下伍凡先生,剛才觀眾朋友們都有各種各樣的意見,共產主義的理想,剛才所說描繪的藍圖是各盡所能、按勞分配,或者是按需分配,或者是自己取自己需要的。現在我們看到所有曾經實驗過、試驗過,或者用過共產主義的國家,好像都沒有實現這種美好的理想。所以剛才有觀眾朋友談到是違背它的理想的;也有人說中國現在是一個權貴的資本主義,而且中共的權力不共產。不知道您是怎麼看的?另外,為什麼國際社會把中國視為一個共產國家呢?

MP4下載收看

伍凡:共產國家,你要把「共產」兩個字定義定下來,「共產」這兩個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前面講過了,就是從馬克思寫的《共產黨宣言》,《巴黎公約》掠奪全世界,從那個地方一路下來,你根據這麼一條思路下來,它是在掠奪,它沒有創造性,是掠奪。

就拿中國來講,按毛澤東的講法:「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這是毛澤東講的有名的兩句話。他又講:「共產主義理想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社會主義階段是各盡所能、按需分配」。中共現在自稱為社會主義,它有沒有按勞分配呢?沒有啊!工人、農民受到剝奪,土地被掠奪,太子黨關著門拿到所有的好處。它現在不但是黨領導國家,而且是黨、國不分,黨庫通國庫,國庫通黨庫,共產黨是當成了一個邪魔綁架了整個國家、掠奪了所有的財產,到了這個地步。

我就給共產黨這個政權下一個定義:它是掠奪性的、專制性的、殘暴性的、買辦的這麼一個國家。它根本算不上任何一個主義,它沒有任何主義,它也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資本主義,它是一個非常殘暴、掠奪、瘋狂、沒有人性、沒有人道的這麼一個政權,占領了所有的資產,掌控軍隊、警察,掠奪老百姓的從思想內部一直到外體的勞力、財富通通掠奪過去。就是這麼樣一個國家占領了中國60多年。

我說這個國家這條路它能夠走下去嗎?就好像清華大學那些教授們講轉型的陷阱,現在維權、維權,這個權力在這樣一個制度能維持下去嗎?我看維持不下去。正因為維持不下去,所以才有劉曉明這麼一個講話出來。它們想轉變,想讓人們改變,說中國在變了。中國有一批人想變,有一批更多的人不想變,還要走馬克思主義道路。

最近你們注意到沒有?胡錦濤在《求是》雜誌的一篇文章裡面,共有9次提到馬克思主義。作為一個文化改革的主導思想,馬克思主義就是掠奪。從《共產黨宣言》到現在,它還是要掠奪;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通通是我的。不但是掠奪中國,它們要準備掠奪全世界。從它內部的幾次講話裡邊說要占領全世界,要共產黨員去統治全世界。所以這個政權是這麼的邪惡,我們應該看清楚。

主持人:謝謝伍凡先生。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剛剛有很多人討論到共產主義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就有人說美國就是共產主義,他完全錯了。我們不要因為它的花言巧語蒙蔽了我們自己的智慧。美國絕對不是共產主義;中共現在是絕對的共產主義。美國為什麼不是共產主義?我們要知道,美國是各盡所能、各得所需,「得」不是各取所需,他創造了多少財富,他就得到多少財富。

共產主義不是這個樣子,共產主義你創造了100碗飯,假如你的肚子只能吃1碗飯,你就吃1碗飯,99碗飯給共產黨,共產黨再拿去分配。那麼有的人體力很好,他生產力不高,他只能夠生產1碗飯,他卻要吃8碗飯。所以為什麼所有的共產國家都生產力不高啊?原理就在這裡。他沒有創造。你創造也沒有用,大家就盲目愚蠢的平等,這就是共產主義的缺點。跟美國的這種各盡所能、各得所需是不一樣的。

那麼中國是不是共產主義?當然是共產主義。你看胡錦濤,所有的人對全世界演講,他都是書記,他是共產黨的書記,他口口聲聲:我們中國共產黨的黨員要怎麼怎麼樣。他自己都說它是共產主義,你怎麼說它不是共產主義啊?雖然它現在的經濟發展得還可以,但是你要知道,它的統治權力與政治的結構跟共產主義沒有兩樣,共產主義黨員要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要你唱紅歌,你敢不唱?所以這個制度完全跟共產主義一模一樣嘛!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加拿大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你好。我先聲明一下,不應該說中國是不是社會主義,應該說「中共」,因為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中共的英國大使顧左右而言他,說明他心裡有鬼,在玩弄文字遊戲。中國是不是共產主義?是不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只是中共用來欺騙人民的藉口,連它們自己都不相信。

中國實際上現在實行的是權貴資本主義,少數特權階層掠奪中國人民的血汗財富,據為己有。如果說中國是共產主義,不如說中共權貴階層以共產主義的名義,在中國搞共產、共妻,看看中共高官們的公共情人,說他們共產、共妻一點不為過啊!

中共又是封建主義,它們的權力不是人民賦予的,而是由共產大佬們指定的。因此,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雜交的怪胎,連它們自己都說不清自己什麼主義,只有功利主義。所以它們面臨著生存危機、理論危機。我想這個東西比較深奧,我就發表這麼多觀點,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賈先生的電話,賈先生您好。

賈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想說兩點。第一點,就是共產黨它不是執政黨,不能混同於一般公眾所認為的某某黨是執政黨,共產黨也是執政黨。它這裡頭有一個貓膩兒,它把一個很重要的東西給掩蓋了,什麼東西呢?就是所謂「執政黨」是通過選舉選上,它有時候執政,有時候它不執政;而中國共產黨它是用法定的形式,法定共產黨它是執政,它是「法定共產黨專制」。所以中國共產黨它是一個專制黨,它不是執政黨,它是用國家的強制力規定共產黨是永久的執政黨。所以在它這個執政黨前面要加一個「永久」、加一個「法定」,以區別它和世界上其它執政黨性質的不同。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為基礎。它不是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基礎,怎麼說呢?因為馬克思說無產階級專政,從來沒有說過是一黨專政。中國共產黨在這兒改了兩個重要的東西,一個,它把無產階級專政改為一黨專政;再一個,現在共產黨裡邊好多都不是無產階級了。所以這兩點它都改了以後,它根本就不是以馬克思主義為理論,它自己說自己怎麼樣,那都是廢話。

主持人:謝謝賈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鞏先生的電話,鞏先生您好。

鞏先生:我認為共產黨就是土匪,是土匪集團來的,原本什麼共產主義都是假的。我就說這幾句話。

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我先有個建議,你們這個論題非常好,今天搞不完,如果有可能明天再搞一次,兩次、三次都搞不完的,從觀眾反應熱烈程度來看的話。現在我從反面,站在共產黨的角度來看,劉大使他是一個在水晶棺當中的毛匪頭的不肖子孫。從中國的那些極右派精英他們所說的話來看,你看看劉大使現在是什麼東西呢?極右當中的極右。

主持人:張先生可能掉線了。我們再接一位新澤西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你好。我覺得沒有所謂的共產主義或者社會主義,這只是一個遠景,是它們乎悠人民的一種教育,讓老百姓老老實實的為它們做牛做馬的方法。就是說社會主義是現在的道路,共產主義是將來的目標。

它現在所實行的,實際上只有共產專制、獨裁統治人民的一種方法,是用共產的方法。所以就算它現在所謂社會、經濟上有些進步,那也是利用資產的一種方法,把人民的財產抓到官僚手上。所以它根本是行不通的,是沒有共產主義的;將來也沒有真正的社會主義,從來就沒有真正的社會主義,只有共產,它就是一個共產國家。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各位觀眾們不同的意見。尤其有一位觀眾我覺得他說得很有意思,他是說它也不是共產主義、也不是封建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它是一個雜交的怪胎,而且現在面臨了生存和理論的危機。

唐柏橋:我覺得剛剛這位觀眾說得非常精采。我呼應一下張先生的說法,這個話題應該再繼續第二次、第三次。簡單的講,我覺得剛才伍凡先生,還有幾位觀眾說他們想找到一個名詞,我剛才體現那個思路,這個名詞我現在找到了,我覺得叫它「流氓政權」比較好。我們從小講的流氓,就是說這個人已經沒有任何底限了,沒有任何規矩做事,就是個流氓。因為土匪也是盜亦有道;流氓沒有道,沒有說流道的是吧?所以說叫它流氓政權比較好,它比極權還要糟糕。這是第一個我想回應的。

第二個,就是有些人還沒有搞清楚共產主義的定義。共產主義不是說那個遠景就叫共產主義,而且我們現在講的共產國家是指蘇聯那個源頭到今天的金正日,金正日現在的統治跟那個遠景一點關係都沒有,大家都知道,越走越南轅北轍,而這個政治制度是它的標誌。

現在中共的那一套,包括憲法、人大選舉、公檢法系統、政法委員會,都是蘇聯搬過來的,而蘇聯已經垮了、已經不存在了;而中共現在的制度,「政治體制改革」這個詞談都不能談,不要說碰它。所以說現在中共還是一個共產國家,因為它的制度是共產制度。

第三點,還有最簡單的一個可以反駁它們的,就是所有的共產國家,從蘇聯開始,列寧所謂的「十月革命一聲炮響」以後,沒有一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建設是成功,沒有一個國家是令人民滿意的,基本上都被推翻了;除了僅存的這幾個。也就是說歷史已經做了結論了。

主持人:請伍凡先生來回應一下。剛才伍凡先生還談到,現在中國共產黨所說的不論它是共產主義也好,還是社會主義也好,還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也好,您說已經走不下去了。從這一點上來講,您為什麼這樣說呢?

伍凡:現在維權,就是維持這個政權,要維持下去,現在花非常大的成本要維持住;百姓在抗議,一直在抗議。那麼這個維權本身是維持誰的政權呢?維持共產黨的政權。那麼現在共產黨的政權你要把它當作共產主義麼人家很討厭,所以它就乾脆說:我是一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維持這麼一個特色的社會主義,想把它維持住,那個劉大使就這麼講的。

可是你維持這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能維持得住嗎?維持不住。所以它就告訴他:你們不要講共產黨了,我要維持這個特色的社會主義。你們看來怎麼樣?在我看來,維持不下去。所以現在在十八大之前,共產黨內部鬥爭得非常厲害。

所以我在猜想是不是有這樣一種可能?把這個題目當作氣球一樣拋出來,看看中國共產黨今後會怎麼走?是不是有這麼一個意圖?因為一個大使,級別是很低的,他不會自己想像出來的,所以一定是奉命來講這個話、拋這個氣球,看看共產黨要走哪個方向,或者要改變還是要堅持下去?我是有這麼個想法。

主持人:謝謝伍凡先生。剛才伍凡先生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就是說共產黨今後能怎麼走?今後中國會怎麼走?

楊景端:伍凡先生這個想法我可能不敢苟同,我覺得可能還是咱們一廂情願。因為共產黨這麼多年來,它反覆的向我們中國人民證明它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邪惡的流氓政權,就像剛才唐柏橋先生說的,它沒有任何底限,它不僅流氓,而且邪惡。什麼叫邪惡呢?它無視人的生命,而且它專門對好人、對好的觀念、好的道德進行破壞,它可以說是無藥可救,沒有任何希望。

這個劉大使之所以說這一番話,不是說他願意做毛澤東的不肖子孫,他實際上是因為混不下去,在國際社會他們必須裝的他們好像還是一個人,是吧?還有一點點人的味道。所以他就千方百計否認自己是共產主義的子孫,試圖混淆國際社會對它的認識,所以我覺得這是它真正的意圖所在。

主持人:謝謝二位。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和你們的意見,如果您還有其它的想法,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是不是共產國家?(上)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是不是共產國家?(下)

評論
2012-02-06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