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俄中聯手挺屠殺政權 黑幕交易再引關注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華明報道)俄羅斯中共日前否決聯合國安理會就敘利亞政府屠殺民眾的決議案,引起阿拉伯國家、美洲和歐洲許多國家的憤怒及強烈譴責,也引發質疑,中俄甚麼關係?此前,中俄也多次聯手支持屠殺人民的政權。有專家認為,中俄實際是在保自己的獨裁政權因而「同病相憐」。俄羅斯曾經為全球「去共化」作出巨大貢獻,如今普京政府越來越傾向獨裁,近期接連遭到民眾的強烈抗議。俄政府與中共在外「交手言歡」,卻在境內屢屢發起「排華」運動。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賣領土後,俄國迫害法輪功也越來越嚴重,俄中「黑箱交易」再引關注。

中俄聯手支持屠殺人民的政權

德國《每日鏡報》2月6日報導:「俄羅斯與阿薩德政權是政治結盟,北京和莫斯科一樣,無論如何也要阻止一次新的北約軍事行動,就像安理會利比亞決議後所啟動的那樣。」「它們阻止了國際社會一致孤立冷酷無情的阿薩德政權,從而使自己受到孤立,俄羅斯和中國以其對聯合國安理會敘利亞問題決議的否決引起許多阿拉伯國家、美洲和歐洲國家的憤怒。」《南德意志報》評論認為:「北京的行為只是機會主義使然。假若俄羅斯棄權的話,北京也就不會否決了。……」

不止這一次聯手,2011年上半年,利比亞發生民眾抗議示威後,卡扎菲獨裁政權下令鎮壓,歐美在聯合國安理會上要求制裁利比亞,中共與俄羅斯也是聯手投棄權票。可是當歐美下決心解決卡扎菲後,俄羅斯拋棄中共,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與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表聯合聲明,嚴厲譴責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最後,卡扎菲被所有人拋棄,而中國民眾卻成為利比亞老百姓嫉恨的對象。

在伊朗問題上,俄中也是聯手支持伊朗的核研究,支持伊朗政府,不過俄羅斯有時也會參與美歐的制裁。

中俄關係評論員吳興接受記者採訪表示,中俄聯手否決制裁敘利亞,顯示出雙方在政治方面的勾結利用。而且在所謂的上海合作組織框架內加強反恐合作等等幌子下,中共可以隨心所欲地對其他成員國施加壓力。

俄羅斯「左轉」與中共聯盟 為保自己

自從普京宣佈將參加總統大選,計劃同現任總統梅德維傑夫換位之後,吳興表示,俄羅斯在外交和內政方面出現很多同此前不同的「左轉」,比如針對敘利亞的態度同此前針對利比亞就出現顯著變化,還派出航母到敘利亞。而在內政方面,普京政府也是越來越走向獨裁,似乎也向中共政權靠攏。近期俄羅斯民眾接連爆發強烈抗議,「要求普京下台」。

對於俄中否決制裁,前《中國青年報》攝影記者賀延光一個月前剛剛走訪了敘利亞,他引阿盟一位官員的話說,北京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讓他非常不解。他說,如果是為了石油,中國從和阿盟各國的石油貿易中獲取的利益要遠大於敘利亞。他問,北京為甚麼還要支持那個獨裁專制的國家。

賀延光對美國之音說:「因為(中國)自己政權的性質、體制,很多是和獨裁專政一回事兒啊,這種專制同病相憐啊。」在他看來,與其說北京為敘利亞投票,倒不如說其實是在為自己投票。

在具有「輿情風向標」作用的中國微博平台上,很多網民支持賀延光的觀點。有網民寫道,在中共面臨根本危機的當即威脅下,維護國際問題上的主權原則無異於為當局的生存而奮鬥。顯然,中俄頻頻聯手,實際是在保自己的獨裁政府。

江澤民出賣領土 換取俄支持中共輸出迫害

江澤民黑箱作業出賣國土 民族敗類千古罪人(大紀元)
江澤民黑箱作業出賣國土 民族敗類千古罪人(大紀元)

中俄政府聯盟早就開始。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賣中國大片土地,以換取俄國支持中共在國內迫害無辜民眾。據吳興介紹,中俄間有一個戰略合作協議,其中有個第八條,內容就是雙方都不容許在本國內散佈和實施對對方會帶來損害的行為……

1999年12月9日至10日,江澤民在北京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以下簡稱《議定書》)。在《議定書》中,江澤民出賣了15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幾十個台灣;江澤民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該《議定書》徹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間中國官兵浴血奮戰換來的中俄邊界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包括《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江澤民為了個人目的,背著全國人民,把大片領土拱手奉送給俄國,斷了中華民族在此生存發展的後路。

從此後,俄羅斯開始對法輪功學員的態度越來越惡劣,並配合中共迫害在俄國的中國法輪功學員。

此外,俄羅斯「排華」也屢屢見諸報端。華商說,在莫斯科,近年來從「擴東」樓到「兵營」樓再到「艾米拉」,對華商「抄家」已成俄警方的習慣性動作。蹊蹺的是,大多發生在中共黨魁江澤民、胡錦濤訪俄之後,中俄政府之間有何「黑箱交易」?他們說:「胡哥前腳走,毛子後腳定抄華人後路。這都快成規律了。」

1998年11月江澤民訪俄,僅回國三天,「兵營」皮貨批發市場被抄,華商損失上億美元;2001年7月訪俄後,8月莫斯科集裝箱市場「太陽區」被封,華商損失慘重;2003年5月胡錦濤訪俄走後不久,莫斯科「艾米拉」中國市場就被俄羅斯特警查抄;2005年6月胡錦濤出訪俄羅斯,其中就有協商關於解決溫州鞋風波事件,可前腳剛走,俄羅斯就又變本加厲地打擊了一把。著實讓人懷疑,中俄政府之間有某種默契。

2009年6月29日,俄國政府突然關閉莫斯科切爾基佐沃集裝箱市場,造成逾3萬名華商數十億美元財產遭血洗,涉及國內數千家企業破產。很多中國商人轉戰到葉卡捷琳堡市的華人市場做生意。可是去年聖誕節前,這個「中國大市場」突發大火,失火面積達4千平方米,不少商戶的貨物被大火吞噬。有目擊者稱,華商損失預計過億元人民幣。

俄最高層下令遣返法輪功學員

近年來俄羅斯對法輪功的迫害日益嚴重。據明慧網報導,在俄國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即便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後,簽署了聯合國公約的俄羅斯也拒絕接收,以致聯合國難民署不得不給這些中國法輪功學員找第三國接收。這些學員不得已轉移到瑞典、丹麥、美國、加拿大等國。而且當他們拿到當地國的護照後,希望回到俄羅斯,也不給簽證,稱其在黑名單內。

據悉,俄羅斯警方使用各種手段,除了不給法輪功學員延期身份,使其變為非法移民,被迫申請難民,並在最後被拒絕接納而離開俄羅斯外,還有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做生意,離開俄羅斯返回時,邊檢不讓入境,稱其在黑名單上,而他身份完全合法,在莫斯科還有公司和很多貨物。還有的俄警方與法輪功學員談話明確要挾,令其離開。

俄羅斯還曾用綁架手段強行遣返俄羅斯的中國法輪功學員。聯合國難民馬慧母女、高春滿2007年遭綁架和遣返,其中清華教授高春滿日前已在國內去世。明慧網報導,曾任清華教授的高春滿2007年5月一個星期日被綁架。高春滿的妻子、俄羅斯公民米拉說,當時俄羅斯聯邦移民局的便衣人員謊稱想租房,騙高開門。五名便衣進入住所後,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首先掐斷電話,並強行將高春滿帶走。米拉說,綁架原因和手法與馬慧事件類似,都是精心策劃。高教授遭綁架後,就被帶到了莫斯科,並被送上當晚直飛北京的中國民航班機。

俄國法輪大法學會的負責人伊娃指出,綁架時間選在週日,由於週日是休息日,所有相關部門,包括聯合國難民署和人權組織等都關門。很明顯俄國當局是刻意要這樣做的,使得救援無法展開。伊娃表示,據聯合國難民署一副主任透露:「俄羅斯聯邦移民總局局長說:『遣返命令是最高層下的,我只是執行者』。」

俄羅斯勿充當中共的殉葬品

此外,俄羅斯法院從2010年開始,把包括《轉法輪》在內的4種法輪功書籍資料列為被禁止的激進組織資料,並公佈在俄羅斯司法部的官方網站黑名單上。禁止傳播、銷售、擁有等。

然而,自法輪功1992年洪傳,人傳人,心傳心,迄今已有上百個國家與地區的上億人身心受益。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三十八種文字,李洪志先生將修煉返本歸真的法理,用最淺白的語言深入淺出地娓娓道來,讓各民族、階層、年齡的人,都能夠按照《轉法輪》這本書中闡述的「真、善、忍」法理,提高心性,成為好人中的好人。

可是,俄羅斯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去年12月30日,俄羅斯一上訴法院維持下級法院的原判,即俄羅斯南部克拉斯諾達爾(Krasnodar)地區的法院曾在去年10月裁定,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的調查報告屬於被禁極端主義文學。受此判決結果的影響,如果兩位作者前往俄羅斯,討論他們就中共當局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可能會受到俄羅斯刑事起訴。

兩位作者在《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一書中揭露中國幾十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逮捕,其中許多人被虐殺,數以萬計的學員的器官被盜取,出售給來自中國境內甚至境外的「移植旅遊」患者。喬高和麥塔斯的報告在中國被禁,但是本案則是在中國境外首次發生。麥塔斯在給上訴法庭的信中說:「俄國反極端文字的法律是不要包括這些對違反人權行為進行調查的報告。」

吳興表示,俄羅斯曾在全球「去共化」運動、解體龐大共產帝國中起著決定作用,如今普京政府倒行逆施,配合中共迫害在俄國的中國人,越來越走向獨裁。人們希望,已經拋棄共產主義的俄羅斯能夠在全球上億人退出中共組織,將令中共崩潰的歷史關頭做出正確選擇,勿充當中共的殉葬品。

第一本揭露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被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書——《血腥的活摘器官》(攝影: 林伯東 / 大紀元資料庫)
第一本揭露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被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書——《血腥的活摘器官》(攝影: 林伯東 / 大紀元資料庫)

(責任編輯:薛飛)

評論
2012-02-07 10: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