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王立軍事件給我們的啟示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2月09日訊】華龍網2月8日11時02分說,今日11時,華龍網記者從市政府新聞辦證實,王立軍副市長因長期超負荷工作,精神高度緊張,身體嚴重不適,經同意,現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療。這已經足以證實了王立軍出事的傳聞,但這回可不是像薄熙來所辯解的那樣,是一點兒小事,而是驚天大案,中國像王副市長這樣級別的高官,直接跑到美國駐地領館去尋求政治庇護,歷史上僅見。我注意到了新聞短訊裡沒有稱王立軍為「同志」,這是異乎尋常的第一次,和上次他改任第七位副市長,履行新職時的稱謂,有本質上的不同,說明他已經被體制徹底地遺棄了,接下來是「雙規」,是審查,是拘捕和判刑,也可能要掉腦袋。

關鍵的問題是,官方的媒體,為甚麼沒有立即報導王立軍事件?我想,除了中共所搞的一慣性的新聞封鎖和過濾性制度之外,還在於薄熙來與王立軍的關係,以前我多次寫過他們的貪腐和枉法醜聞,海外媒體廣為轉載,應當講證據是沒有問題的,但對他們這樣級別的領導幹部,黨內有組織上的程序和原則,比如,正局級幹部要判刑,必得經過同級黨委常委會討論通過,像薄熙來這樣級別的,必得中南海最高層領導反覆協商,討價還價,權衡利弊,才能決定他的前程;而王立軍是副部級幹部,也要走較高層次的集體討論的程序,而一討論,必得先要查清事實,再申報材料,會議討論表決,才能通知媒體刊發新聞稿,所以,與海外媒體的快捷報導,產生了時間的巨大落差,總之,既使有了鐵的證據,也要看他的後台薄熙來在中共最高層權力格局內鬥中的地位和實力。

毫無疑問,胡錦濤,習近平,溫家寶等九個常委是否敢於「雙規」薄熙來?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嚴峻問題,不是他們對他有甚麼好印象,也不是證據不足,而是兩個原因:一是,抓捕中共元老的後代,歷史上沒有,雖然,太子黨貪腐的傳聞海外多有披露,但以往被整肅和下馬的都是沒有更深的政治背景的高官,像薄熙來這樣在京城盤根錯節,曾經呼風喚雨的正部級領導,要動大手術,需要胡錦濤有很大的勇氣,而他是以謹小慎微為性格特怔的,可能,目前是一個最好的契機,但不知道下一步,他有沒有這種勇氣;二是,來自已退位的,但還有潛在影響力的中南海高官,如,江澤民,李鵬,朱鎔基等人的阻力有多大?據我所知,不僅江澤民看好薄熙來,而且,李鵬,朱鎔基等人,對他都不錯,江澤民對其在大連首掛自己的彩色畫像,賄賂自已的孫子,很滿意;李鵬對兒子在大連辦華能電廠時得到薄熙來的關照,很感激;朱鎔基對薄熙來一夜間,通過弄虛作假的方式使國企轉虧為盈,沒有查覺,也比較高興,總之,胡溫習李等人能不看他們的臉色行事嗎?

不過,薄熙來下放重慶後的一系列組合拳,不僅形成了對中央權威的高度挑戰,忽悠了廣大的草根階層,也根本否定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唱紅」喚醒了全社會的暴力革命的思想意識,造成群體性事件進一步趨向於暴力化,激化了社會矛盾;「打黑」破壞了僅存的法律程序,毀掉了重慶的30年的經濟成果,引發了蔓延全國的「跑路潮」,總之,他倡導的政策導致了國家數以萬億的財產,隨著前所未有的移民潮而流向海外,「王立軍事件」是在歷史的交叉點上出現的一個意味深長的政治事件。它有力地說明靠官員內鬥,不能解決貪腐和枉法的問題,而是必得像烏坎那樣,致力於政治改革和制度創新。

實際上,王立軍從來就不是一個正面形象,正如他奉薄旨意包裝和拼湊533個黑社會組織一樣,他自己也是薄熙來等黨羽虛構出來的,他們狼狽為奸的險惡目的是爬上高位,一旦共同利益有失,就會反目為仇,而仇恨的野心像火一樣焚燬了他們的理性,所以,薄熙來可以無視奉節縣的小學生8小時翻山越嶺去讀書的電視畫面,依然花費1000萬元赴香港唱紅;王立軍可以一瞬間忘卻愛國的高調,駕車三個小時,跑進美國駐地領館,把機密文件呈送「敵對勢力」。坦率地講,我一點也不感到震驚,只是覺得悲哀!為甚麼很多人在去年竟對「唱紅打黑」一片讚揚呢,而現在才對他一眼鄙視呢?難道1999年,遼寧公民張成貴對他的告發是錯的嗎?難道中青報的披露是失實嗎?難道他離開錦州那天,全城一片鞭炮聲,別人沒聽見嗎?難道王立軍的「乾爹」王海洲的預言,博客上沒公開轉發嗎?難道李俊流亡海外的喊冤聲,能充耳不聞嗎?難道李莊案和方迪案沒使人們醒悟嗎?

我分析他的出逃是這樣一個演變過程,最初是許多人都在控告他,可能包括體制內的一大批官員,其內容不外乎貪腐與枉法兩方面,高層實在壓不下去了,就決定對其採取先換崗位,主要是收繳槍支,後深入調查處理的辦法,只是把他手下郭衛國等十幾人抓起來,慢慢調查。由於上面的壓力太大,證據太充足,薄熙來無奈,就丟車保帥,與其分割和劃限,於是他們翻臉了,王立軍深知薄熙來下一步的打算,既不甘坐牢當替死鬼,也怕被暗殺封口,就決定到美領館爆料,他想,即使不成功,也有轟動效應,說不定中國向美國做出不判其死的承諾呢。於是,重慶政壇最黑暗的也是最可笑的「二人轉」故事上演了!

其實,我們從上述幾行消息已經看出,黨內高層已經第一時間知道了王立軍叛逃事件,毫無疑問,他首先犯下了「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的罪行,這個罪曾被他濫用指控批評薄熙來的人,這回輪到了自己,既是諷刺,也是回歸,可以肯定,他是應當判刑的,領導是應當震怒的,但除了上面意見還不統一的原因之外,也有一個新的擔憂,像他這樣搞公安的人,在出逃前不可能不把證據留下備份,也可能轉移海外,而這些東西,可不是我等小文人略知一二的事情,而是涉及高層權斗的核心機密,因此,上面考慮比較週到,說他「精神高度緊張」,稱其「嚴重不適」,這就留下了迴旋的餘地,如果胡溫習李不能整肅薄熙來,也不能判刑王立軍,就可以說他有精神病,而鑑定結果是他不負刑事責任,如果相反,再公佈新的決定,也不晚,反正現在不稱「同志」了,已說明這個紅極一時的「打黑英雄」成了狗熊。他的政治生涯結束了,他的確成了黨內權斗的可憐的犧牲品。

怎樣處理王立軍事件?現在,還有待於繼續進一步觀察,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不論怎樣,它給十八大權斗增加了新的不確定性,也給習近平訪美塗上一層陰影,假如記者在紐約請教他此事,會不會使他尷尬?至少它有力地說明了權力缺乏制約造成的貪腐和枉法,是大面積的,整別人的官員,不一定表示自身廉潔,只是顯示權高言重而已,而且,以內鬥為動力的反腐和打黑,是一隻雙刃劍,在整肅和傷害對手的同時,也把它懸在了自己的頭上,甚麼時候落下,落到誰的頭上,誰也不知道。看來,依靠黨內鬥爭解決權力更替,搞反腐,抓保護傘,只是治表,不是治本,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還是汪洋推出的「廣東模式」比較好,讓烏坎村民一人一票地海選領導人,只是胡溫習李有無共識,敢不敢把它推廣全國,並提高選舉的層次,變一黨暗鬥為多黨公開鬥,把權力真正地還給國人。

在我看來,「王立軍事件」給任期即將結束的胡溫,提供了政改的最佳契機,應當立即「雙規」薄熙來,掃除政改路上的阻力,平反重慶等地的一切冤案,打破以往反腐不整太子黨的先例,像溫總理所說的那樣,自上而下地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爭取在幾年內,靠民主和法制的建設,而不是搞運動和抓人殺頭,把海外人才和資金吸引回來,凝聚全社會各階層和各黨派的共識,保住鄧小平改革開放30年的經濟成果,開放黨禁和報禁,使所有黨派在一個水平線上公平競爭,使中國成為一個文明而富強的國家。到了那時,就不會再出現王立軍叛逃事件了。

據報導,王立軍是2月5日藉口到學校出席活動,化妝後進入美國駐成都領館的,中國警方將領館封鎖24小時,迫於壓力,美方6日晚將王立軍交給國安,目前關押在一個秘密地點。王立軍在美國領館內,和美國情報人員深入交談,透露了大量中國的內幕情況。因為王立軍情緒不穩和中方施壓,美方將王立軍交給中方,送往安全的秘密地點調查,王立軍在領館出來時,對國安人員說,要和薄熙來魚死網破,重要資料已經轉移海外。

對此,我要提醒每一個人,儘管薄熙來和王立軍都犯下了滔天大罪,被其誣陷和迫害的人數以萬計,有的家破人亡,有的背井離鄉,故對其恨之入骨,但是,絕對不要帶著仇恨情緒,整肅他們,和妖魔化他們,不要用他們沒有底限整人的卑鄙手法,反治其身,更不要株聯九族和波及無辜和太多的黨羽,那樣打擊面太大,容易造成新的冤假錯案,尤其對王立軍和薄熙來的家人,不要像整肅文強那樣殘忍,而應當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但願中國不再出現薄熙來這樣的野心家,王立軍這樣的酷吏!

2012年2月8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評論
2012-02-09 8: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