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反抗中共暴政 藏民不懈抗爭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3月10日訊】(大紀元李洋綜合報導)3月10日是西藏抗暴紀念日。五十三年前的今天,即1959年3月10日藏人為保存西藏的文化和宗教信仰,抵抗中共在藏區推行人民公社制度、大躍進運動,結果遭到武力鎮壓,十四世達賴喇嘛被迫逃離西藏流亡印度。西方發達國家將此事視為中共對西藏的武裝入侵。

每年的今天,散居在世界各地的藏人,甚至仍生活在中共鐵蹄下的西藏民眾,都會以各種形式紀念53年前被中共殺害的藏族同胞,抗議中共武力鎮壓西藏。

今天,香港民眾將舉行「與西藏同行──紀念西藏抗暴53週年燭光集會」。下午2時台灣圖博之友會將在台北舉行「聲援圖博(西藏)抗暴53週年紀念大遊行」,並要求中國官方停止武力鎮壓西藏,軍隊立即撤出寺院。德國在今日將會在幾十個城市,有不同團體組織的不同規模、形式的紀念抗議活動。

3年前的今天,為了紀念西藏人50年來爭取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和平抗爭,一群西藏年輕人在倫敦市中心的中國城舉行了一個小型的「死亡」抗議。6名西藏人在地上躺了幾分鐘,每人舉著一幅「失蹤者」的海報,這些失蹤者都是近年為西藏問題發聲的藏人或漢人,他們都是中共高壓政策的受害者。 

西藏--這個一向溫順、平和而與世隔絕的民族,為何在中共近六十年的統治中,卻一次次不斷地奮起反抗,甚至點燃自己生命抗爭呢?為何這個世代不離故土的民族卻在中共統治下,平均每年有2500到3000名藏人翻越喜馬拉雅山脈,且年年不斷地成群結隊地冒死翻越雪山背井離鄉逃亡海外?

雪域高原上不屈的民族

位於世界屋脊的西藏由於其獨特的地理條件,使其成為藏傳佛教世外桃源,亦使藏人在經歷了各朝各代歷史變遷之久仍能保存其傳統佛教生活方式和獨立特有的藏傳文化。但這個當代佛教三大流派之一的藏傳佛教的發祥地,卻在中共統治下遭到前所未有的滅頂之災。

1949年前的西藏和中國歷代官府——包括中華民國、滿清王朝等均和平相處。西藏對外既非獨立政治實體,對內又享受高度自治權,700年來中央與西藏形成的這種相互關係為雙方認同並不斷傳替。

由於進藏交通不便,巍峨的雪山阻擋了外界文化對西藏的入侵,使那裏成為一塊唯一沒有被現代科學和西方文化侵染的淨土,藏族人也能一直平靜的生活著。但是藏民這種平靜生活在1949年中共建政後被打破了。

西藏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盛地,信教是藏族生活必要組成部份,是藏族文化的重要特徵。西藏民眾對藏傳佛教極為虔誠,許多人都將宗教信仰放到超越生命的位置上。那些磕頭長跪(走一步雙手匍匐在地叩拜一次),步行數千里到拉薩朝聖的人就是他們對宗教虔誠的最好明證。當有人破壞他們的信仰時,是西藏人最為痛心疾首和不能容忍的。

自1950年開始,中共以軍事力量為後盾不斷推進藏內,欲形成一種迫壓形勢,迫使西藏逐步放棄高度自治。中共軍事入侵西藏後,驅逐誠心守護藏佛傳統的僧侶離開寺廟還俗,任意打壓拘捕因不滿受壓迫而發聲抗暴的民眾。中共對西藏這種野蠻、暴虐的法西斯行為,從1951年開始,是幾乎不間斷的藏族發生的不滿、民眾抗暴的根源。

中共軍事入侵西藏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後就對外宣稱:「中國人民解放軍要解放西藏、新疆、海南島、台灣在內的所有中國領土。」

1950年10月6日,中共西南軍區的軍官張國華和王其美率領四萬多名軍隊兵分八路向康區首府昌都進攻,在昌都地區的八千多名藏軍雖然英勇抵抗,但最終寡不敵眾於19日被擊敗,約5700多名藏軍官兵被共軍打死。兩天後共軍攻克昌都,俘獲時任多麥地區總管阿沛.阿旺晉美及其隨行人員。但繼續進軍西藏,中共的軍隊卻遇到困難:沒有公路和鐵路運輸,兵力和後勤補給都很困難,士兵不習慣高原氣候,藏民善於騎馬,英勇善戰,地方武裝不可小視。這一切都使中共進軍西藏的計劃受阻。於是毛澤東決定搞談判,以換取準備時間。

同樣,初次較量失手之後的西藏噶廈政府自知根本不是強大的解放軍的對手,也在尋找談判的機會。1951年3月噶廈決定派出五名代表前往北京與中共政府進行談判。同年5月21日,在大軍壓境的威懾下,噶廈政府被迫同意與中共政府達成十七條協議,即《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當年參與談判的代表之一桑頗‧登增頓珠在《人生春潮》中指出:「雙方代表遑論平等地進行談判,存在的只有教訓者和被教訓者的觀念。」

1951年10月26日,代表中共實質主權的三千餘解放軍進入拉薩。另外,從西藏東部和新疆等地有兩萬餘解放軍進入西藏,並控制了日土、噶爾等重要地區,隨後又進駐江孜、日喀則等地。於是,包括拉薩在內的西藏全部主要城市都有解放軍駐守,並在西藏東部和西部的整個地區集中大量的軍隊。至此,中共取得對西藏之實質管理權。

十七條協議也僅僅存在於紙面上。中共目的是用武力徹底征服西藏,只是當時準備還不充分,其需要時間。在此後幾年裡中共表面上極力安撫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但暗地裡卻加緊軍事步伐。一伺時機成熟,中共就率先將自己親手簽訂的條約撕毀。

中共燒佛經 毀寺廟

1956年初,通往西藏的公路通車,中共開始變臉。中共政府首先在康巴藏區施行所謂「改革」,搞鬥爭上層、收繳槍支、實行徵稅、破壞宗教等這一系列活動,如劃分階級成分,將藏民分為農奴、農奴主、牧主等;由黨政官員和公安人員組成工作組進駐各大寺廟,對僧侶進行審查,不信任者或遣送回鄉或投入牢獄,留下的表態反對達賴、效忠黨國。

中共在康巴藏區這種野蠻、暴虐行為,遭到當地的五十萬藏民獵戶武裝抵抗,康巴藏民的反抗很快漫延到其他藏區。為此,中共軍隊動用軍隊圍剿,並用重炮、空中轟炸機對康巴藏區狂轟濫炸,屠殺藏民不計其數,終於把反抗鎮壓下去。

中共軍隊的機密文件《第十一師的總結》中記錄了從1952年到1958年間,該師在安多甘南地區即平息叛亂九百九十六起,消滅一萬餘西藏人的情況。安多果洛地區,1956年有人口13萬餘,到1963年只剩6萬餘人,人口足足減少了50%。

1958年,中共無視自己和西藏地方(噶爾)政府簽訂的「十七條」進藏協議中規定的,不改變西藏人民生活方式的保證,在西藏地區強行推行「人民公社」,進行「大躍進」運動。西藏人民生活從此陷入極端貧困之中,就像中國其它地區先後出現餓死人情況一樣,生活在「人民公社」裡的藏民終於成為不折不扣的當代農奴。

一直以來,中共把1949年之前的西藏定性為「農奴社會」。事實上,當時藏民的生活並非如此。藏民檔珠曲忠1949年前是西藏最貧窮的人家之一,她說:「我是中共所說的『農奴』家庭,我家的六口人擁有圍牆院落的二層樓房,樓下是關畜牲的,有四條牛、二十七隻羊、二匹騾子,還有四畝半農田,家人在吃穿上沒有任何困難。」

物質上的貧乏,精神上的折磨,藏人都能承受,但最讓西藏人不能容忍的莫過於中共對佛教和藏人心中神聖信仰的踐踏。西藏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盛地,信教是藏族生活必要組成部份,是藏族文化的重要特徵。中共硬要搞得西藏香火斷絕,僧人還俗。60年代初,中共規定一縣一廟。

十世班禪在其「七萬言書」記述道:「各地都掀起了消滅佛像、佛經、佛塔等的滔天浪潮,把無數佛像、佛經、佛塔燒燬,拋入水中,扔在地上,拆毀和熔化,對寺廟、佛堂、瑪尼牆,佛塔恣意進行了瘋像闖入般的破壞。」

據西藏流亡政府的統計,從1949年到1979年間的三十年間,由於中共的殘酷統治,造成了120餘萬西藏人的喪生。藏人的數千所寺廟幾乎遭到全部摧毀,僅留下六十幾所。

藏族女作家唯色在出版的《劫殺》一書也記錄了中共強迫尼姑和尚進行性交,對於那些稍有不滿的僧人即牢刑侍候,被關被殺的僧人不計其數,其慘烈程度令人髮指。

由於大躍進的惡果,不少地區發生了藏民抵制人民公社和大躍進運動抗議。隨著藏人生存處境不斷惡化,終於在1959年3月10日達到頂點。

達賴逃亡 班禪被關

1959年3月10日,中共當地駐軍要達賴喇嘛到軍區禮堂看文工團的演出,並規定不准帶任何人,只允許一位僕人隨從。由於此前很多西藏官員和僧侶貴族被召去開會後失蹤,藏民擔心達賴喇嘛遭中共綁架,遂於當日圍住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勸阻他赴約,並在大街上張貼海報、呼口號,要求中共離開西藏。

對此,中共出動大批軍隊屠殺反對實行「人民公社」的西藏佛教僧人和西藏民眾。中共軍隊在短短的兩、三天之內,就打死一萬到一萬五千藏人。3月17日解放軍開始炮擊藏民佔據的羅布林卡,當天深夜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被迫帶領十萬多藏民翻過雪山逃亡印度,開始了他長年的流亡生涯。

中共駐西藏軍區政治委員會的一份1960年機密文件中,記敘了從1959年3月到1960年10月間,僅僅在西藏中部衛藏地區就屠殺了八萬七千名藏人的情況。

當時第十世班禪喇嘛雖然留在西藏,但中共並沒有善對他。1957年反右被搬到西藏重演,反右對象就是這位班禪額爾德尼。60年代初,班禪在西藏各地考察,親眼目睹了藏民的悲慘生活,寫下了「七萬言書」。書中列舉出大量事實,記述了西藏文化如何遭破壞,藏民如何遭迫害,人民公社如何導致藏民大量餓死等諸多在短短幾年中藏民慘遭文化、種族滅絕的悲慘狀況。原有近60萬佛教僧侶中有11萬人被迫害至死,25萬人被迫還俗。為此,班禪遭受和彭德懷一樣的命運--被撤職、無休止的批鬥、勞改,1968年被投入監獄近10年,1977年10月被釋放但被軟禁於北京直至1982年。

中共對西藏的統治,不僅表現在鎮壓藏民,壓制信仰,剝奪人身權利上。經濟上,中共對西藏的破壞更是讓人無法容忍。中共對西藏近乎掠奪的開發和不計後果的開採,徹底破壞了那裏的自然資源和脆弱的生態系統。據西藏流亡政府的統計,從1955年至1985年,僅從阿壩運往內地的木材就可環繞地球十三圈,砍伐量高達一億多立方米。

1959年「3.10」事件被中共定義為「暴亂」,而藏民則稱他們是「抗暴」。如果藏民有暴力行為的話,那麼中共的行為則無疑更暴力、更血腥。短時間內打死如此多的藏人,無異於一場屠殺和清洗。此後歷年的這個時間,藏人都會紀念1959年「3.10」事件中被中共屠殺的藏族同胞,這也是日後1989年和2008年再次發生衝突的原因。

高壓下藏民不懈抗爭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禪在西藏視察文革災情時突然病逝。因為死得很突然,西藏人心震動,傳聞四起。同年3月5日拉薩爆發了自195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流血衝突,衝突持續了兩日。當時數十名僧尼走出大昭寺,呼籲「嚴懲迫害宗教人士的凶手!」許多藏民跟隨僧人上街。中共卻認定藏民鬧「獨立」,遂大開殺戒鎮壓。

這次鎮壓後,作為藏族知識份子的僧人遭到大清洗,僅桑東巴日寺就有200多名僧人被趕走。另據當時在西藏的中國記者唐達憲說:「當時的鎮壓使四百餘西藏人被集體屠殺,幾千人受傷,三千餘人被逮捕。」而中共政府對外卻聲稱只有11人死亡。

2008年3月14日,拉薩有僧侶和藏民為紀念「3.10」事件49週年,在大昭寺附近遊行示威,再次抗爭,遭中共武警鎮壓。西藏流亡政府確認的死亡人數達到了150多人,另有數千人被捕。

從2009年2月至今(2012年3月5日),已經證實至少有26位藏人自焚抗議中共在藏區的高壓政策。中共沒有正視西藏人民以死抗爭的和平訴求,反而漠視生命,加強鎮壓力度,對不甘屈服的自焚藏人,不斷抹黑,歪曲事實,還嫁禍於達賴喇嘛和境外藏人,指控為煽動分裂國家的恐怖主義。

今年1月23日中國新年,在四川藏區甘孜州及阿壩州發生的藏人抗議事件,中共軍警再度開槍鎮壓,造成至少7人死亡、60多人受傷。中共又再誣指為暴動騷亂,出動裝甲軍車平息民憤和開槍鎮壓,防暴警察反恐部隊在街道民居大規模逮捕,更對匿藏逃亡者就地槍斃,公然在西藏濫施反人類的武力殖民屠殺和種族滅絕的法西斯暴行,可以說雪域高原上正在實施變相的戒嚴。

目前,西藏已進入前所未有的戒嚴狀態,街頭到處派駐新型裝甲軍車,防暴警察隨時軍管嚴控公眾地方,又設置路障不准外來者前往探望親友,切斷互聯網和新聞封鎖限制消息流通,更以「煽動分裂」罪名拘捕和打壓敢言良心,或以「愛國教育」之名軟禁和阻嚇民眾公開活動。

今天西藏所處於歷史最黑暗日子,應驗了第十三世達賴喇嘛1933年臨終遺言:「再過不久,共產黨就會來到我們的門前。……我們應該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否則,我們宗教與文化傳統將萬劫不復。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之名,將被遺忘殆盡。……寺院將被洗劫一空,化為塵埃。比丘和比丘尼非受逐即受死。各大法王的著作從此亡佚,吾國之一切之宗教、文化體制將遭凌虐、消滅或失傳。藏人的權利和財產將被剝奪,我們全都會成為侵略者的奴隸,一無所有,只能像無家可歸的人那樣到處流浪。眾生將在苦海中沈浮,在無邊的痛苦和恐懼中度日如年。」

雖然藏人一次次抗議或抗暴都被鎮壓,但他們的抗爭活動不斷進行。據統計,從1987年9月到1992年間,在整個西藏範圍內發生的和平示威遊行至少有150次。無一例外,所有這些抗議活動都被中共鎮壓下去,消息也被嚴密的封鎖了。50多年了,中共一直靠暴力壓制藏人心中的不滿情緒,維持著西藏表面的平靜,但藏人心中的不滿和怒火卻沒有被撲滅。

多年來,這個不屈的民族發出的正義之聲,正震撼著全球人類,觸動萬千良心。

評論
2012-03-11 6: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