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張樸:王立軍事件印證「天滅中共」(上)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3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梅溪若英國倫敦報導)重慶「王立軍事件」事發突然,正處在中共「十八大」換屆前夕的敏感時期,中共希望的是平穩過渡、順利交接班。但在這當口上突然「東窗事發」,出其不意地給中共利益集團迎頭一擊,致使中共這艘行將末路的破船如彗星般從黑空中失速墜落。旅英華人作家張樸先生在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時表示,「王立軍事件」印證了法輪功幾年前就提出的口號——「天滅中共」。

「敲山震虎」王立軍迫投美領館

張樸表示,王立軍突發事件後面隱含著某種必然性。 迫使王立軍夜闖成都美領館尋求庇護,實際上是中共高層中有人想弄掉薄熙來所致。王是薄熙來的得力幹將,要想斷了薄熙來進常委的路,王立軍就是一個最好的「先打」。打掉王立軍實乃是「敲山震虎」,弄掉薄熙來。

他說:「這個『敲山震虎』的路子從王立軍在東北鐵嶺及其它地方當公安局局長、副局長的時候就已見端倪。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在打掉王立軍的同夥,從中牽出了王立軍幹出的許多壞事,這樣逼著薄熙來不能再支持王立軍,導致同一條道上的薄、王二人開始分岔。薄熙來靠不住了,在無人可投靠的情況下,逼著王立軍背水一戰,跑進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

張樸認為,薄熙來拋棄王立軍實乃忍痛割愛。從東北開始,薄一直對王立軍器重有加,王是薄的心腹、最貼心的打手。即使薄熙來的城府再深,他需要王立軍幫他做事不可能不和王立軍交底,所以王立軍對薄熙來的事情、甚至中共高層的事情完全有相當的瞭解。

他說:「王立軍作為重慶公安局局長、作為『唱紅打黑』的一個重要成員,證明薄熙來是非常器重他的,他為甚麼要拋棄他的得力幹將?從邏輯上講、從人情上講、從他們是一條船上的人講,這條船翻了大家都不好吧,一定是上面要弄薄熙來、先打王立軍,然後再排擠薄熙來。」

薄「唱紅」得罪太子黨

薄熙來在重慶大搞「唱紅打黑」,張樸指這是薄熙來想另闢蹊徑,用一種不同於中共的統治方式來招引大家的注意,然後擠進中央常委。

他說:「我在英國得到的一個確切的消息。薄熙來的兒子薄呱呱在牛津上大學,他的監護人、和薄熙來有密切關係的一個英國老闆曾經問過薄呱呱:『你爸爸搞唱紅打黑到底是為甚麼?』薄呱呱回答說:『不要去太認真啦!這是搞政治,你不要以為他是要恢復到文革。』反證了薄熙來以『唱紅打黑』出風頭,藉此階梯進入到中共的政治局常委的核心階層去。一旦有機會,他可能要坐中共的第一把交椅。」

張樸表示,實質上薄的「唱紅打黑」得罪了中共最有勢力的力量——太子黨。他說:「薄熙來『唱紅打黑』,他的『唱紅』恰恰得罪了中共最有實力的太子黨。在我看來,它是比團派還強大的一股勢力。中共經營了這麼多年,他們的人際網絡遍及全中國,黨政軍到處都是他們的人,很多軍區的司令、副司令,很多當權者都與太子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團派的力量遠不如太子黨,這次薄熙來敢於派幾十輛警車、甚至傳說的裝甲車去成都包圍美領館,說明薄熙來沒有把胡錦濤放在眼裡。他『唱紅打黑』走的就是這條路,想進入政治局、甚至想坐中共第一把交椅。

「可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薄的『唱紅』恰恰得罪了大多數太子黨。因為大多數太子黨的父輩在文革期間都是毛澤東砧板上的肉,任其宰割。他們在文革中死的死、殘的殘、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他們還願意聽文革時期的紅歌嗎?即使薄熙來是假『唱紅』,但表面形式給人的感覺是想要恢復到『文革』,所以他在太子黨中不可能得勢,他被排擠是必然的。」

「打黑」排除異己

張樸認為薄的「打黑」是藉此打擊報復、排除異己。他的一句話就可以讓資產幾十萬的人死於非命,或被判無期監禁,民眾稱「打黑」為「黑打」。

他說:「我是成都人,重慶的國民生產總值不高。薄熙來為了籠絡人心,花費巨資搞面子工程,從銀行借貸上萬億人民幣為其塗脂抹粉,建立政績,樹立他的形象。 一年前就有學者算了個賬,『唱紅』花費了2,000萬人民幣。 這些錢誰來償還?在他的任期內,給重慶帶來的是一個無法無天的社會、一個冤案遍地的社會、一個勞民傷財的社會。他所做的這一切,老百姓看得到,中共的上層也看得到,所以他的對手就千方百計地把他排擠掉,『王立軍事件』的發生就在這個進程中。」

薄「打黑」打掉了前重慶市公安局長文強,後任的王立軍現在也被拿掉,張樸表示,重慶兩任公安局長在「打黑」中的共性就是他們都是黑社會。他說:「共產黨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黑社會,從上到下就是一幫大大小小的流氓在治理國家,『打黑』其實就是『黑打黑』。殺掉文強,重慶仍然是黑社會統治。他的繼任王立軍仍然是黑社會的頭。」

王立軍與活摘人體器官

張樸指,資料顯示王立軍在鐵嶺這個100萬人的城市擔任公安局局長期間,幾年下來就槍斃了800多人。他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非常殘酷的,包括中共一直在國際社會上否認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販賣牟利的事件。

2008年,王立軍在遼寧省錦州市任職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錦州市副市長期間,完全沒有相應學歷的王立軍,卻在其創辦的「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擔任主任一職。張樸說:「法輪功在很早就揭露了中共的活摘器官的罪行是千真萬確的。而且正在蔓延到全中國、蔓延到普通的老百姓身上。」

「我雖然不能證實其有無存在,但我看了最近的一些報導,活體摘除人體器官的現象在中國相當普遍。不光法輪功學員是受害者,普通百姓也是受害者,王立軍就做了這樣殘忍的事情。在全世界尋找一下,會有這樣的事件發生嗎?中共就是罪魁禍首,王立軍就是其中的一員。」

前車之鑑 留有後路

據沒經闢謠的網上傳聞,文強在被槍斃前對王立軍說過:「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著名法學家賀衛方寫了一封致王立軍的公開信中說:「在沒有法治的中國,人人都不安全,人人都沒有安全。」張樸表示,今天這種沒有安全就顯示出來了,他說:「王立軍就是個口香糖,現在還有味道就在他的老闆口裡嚼來嚼去的,等嚼到沒味道的時候就扔掉了,踩到誰的腳底下都不知道。現在中共的上層為了打薄熙來,把王立軍也拋出來了。『王立軍事件』看似偶然,其實是必然的,就是中共上層要整薄熙來,要拿王立軍開刀。」

緊跟薄熙來的王立軍也知道有一天這種厄運將會落到他的頭上,中共搞薄熙來就會拿他來祭刀。張樸說:「王立軍在前幾個月開始抓他的東北兄弟時,就已經開始策劃他的退路了。現在傳他抄寫、錄下了大量的資料,揭露中共高層內鬥、薄熙來的腐敗等等,為自己留下一條後路。他清楚在清算他的時候,薄熙來不會挺身來保他,他就會像文強一樣死無葬身之地,連伸冤的機會都沒有,步文強的後塵而去。此時他不跑就是文強第二了,在生死關頭,他做出了一個驚世之舉——跑進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讓全世界都知道中共發生了甚麼事情。此舉把中共高層的整個部署都打亂了,使中共『十八大』的權力交接充滿了變數。」

(責任編輯:林詩吟)

評論
2012-03-12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