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天使(1)

觀音堂的故事:大慈大悲的現世觀音菩薩

蓮子

天使來救人 斑斕滿星天(印象圖像取自: NASA )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引子】

在燕山北麓長城腳下有一個山多景秀、歷史悠久的地方,傳說蚩尤與黃帝征戰時,這裡曾是蚩尤的故都;元朝時這裡的金閣山曾是全真道大宗師丘處機三傳弟子祁志誠修行得道之處;清朝時這裡曾是拋卻帝位而出家修煉的順治皇帝和篤信佛法的康熙皇帝及孝莊文皇后先後駐蹕過的地方。悠悠萬世,在這一方寶地上留下了許許多多膾灸人口的美麗傳說。

公元1994年末,居住在這裡的數位有緣之人在廣州親聆法輪大法師尊講法,並將這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法輪大法洪傳到這方土地,之後千餘善男信女入道得法。百餘村寨都懸掛起了「法輪圖形」,響起了悠揚悅耳的法輪大法煉功音樂。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一場由宇宙中舊的勢力導演的史無前例的旨在毀滅芸芸眾生的邪惡之極的大迫害開始了。剛剛得法才幾年的大法徒們便承擔起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使命。

經歷了九年多的風風雨雨之後,這些以救度眾生為神聖使命的「救命天使」們,為自己寫下了一部部血淚交融、催人淚下、可歌可泣的故事。本系列記述的二十六個故事,就是這些「救命天使」們的真實寫照。

「觀音堂」的故事

二姐出生在一個叫「觀音堂」的地方。母親生了她們五個女兒,大姐三十多歲就故去了,她在姊妹中排行第二。法輪大法洪傳到這裡的時候,母親和她的四個女兒都先後得法了。我心裡暗暗的想著這「觀音堂」的故事看來要譜寫新的篇章了。

二姐長大後嫁給了一個離娘家十幾里以外的小村莊,丈夫家世代都是本份的莊稼人。她居住的村子在大山裡,方圓幾十里有四十多個村子,約四、五千口人。最高的山海拔二千多米,冬天氣溫常在零下二十多度。大山中只有崎嶇的羊腸小路,有好多地方全是茂密的山林,連路也沒有。

第一次去同修二姐家是在二零零七年的春天,下車後我們踏著冰越過了河,又走了二里多路,見兩山中間依北山根有一個三、四十戶的小村莊。同修榮榮把我們領到了一處緊挨河邊的小院前,說這就是我二姐家。

當我們推開小柵拉門進到院子後,二姐在屋子裡看見妹妹領來客人了,趕緊笑容滿面的迎出來。

二姐個子不高,胖胖的身材,北方人特有的紅臉蛋兒,一笑兩眼瞇成一條縫兒。看上去二姐只有四十五、六歲的年紀,實際差一歲就是花甲之年了。

院子不大,坐北有三間正房。我們進到東間,正面三節大紅櫃,擦得明光潔淨。正中牆上懸掛著師父法像,貼在牆上的「法輪大法好」炕貼特別醒目。站在當地就有一種回家的感覺,看著師父法像,一股熱流湧遍全身。靠窗一盤土炕,舖著的塑料炕蓆擦得特別乾淨,一看就知道家中的女主人乾淨利索。

進屋後,二姐趕緊把我們讓到炕上,隨著搬上來一個小方桌,給我們每人倒一碗熱乎乎的紅糖水,接著又端上來兩盤點心,讓我們先吃一口墊補墊補。

接著二姐又要忙著給我們做飯,我趕緊說咱們有糖水有點心誰也餓不著了,來一趟真不容易,還是抓緊時間先談正事吧。

我說:「二姐,你先給我們談談這幾年你是咋走過來的?」

一談起修煉的事兒,二姐便和我們滔滔不絕的談了起來…….

難行能行

二姐說,她修煉後遇到的第一個難關就是不識字。小時候只念了二年書,長大後嫁了人,生兒育女,把學那幾個字全都忘光了。周圍幾十個村只有她一個人學大法,連個問的地方也沒有。

四妹說:「二姐得法後,我想她也不識字,就只給了她一本《轉法輪》,後來又給了她一套師父講法錄音帶。像師父經文,明慧週刊她都沒見過。」不認識的字二姐就問丈夫,可丈夫又不支持她煉功,也不想告訴她,她就問孩子。記不住的字,她就照字的意思畫下來,是啥意思就畫個啥東西。功夫不負有心人,後來二姐不但能看《轉法輪》,連其他的經文也都能看了。

在學法的時間上,二姐是從來不打折扣的,二姐說,師父囑咐過她,再忙也要學法。無論種地、鋤地、收秋的時候,不管活有多忙,都不能誤了學法。就是迫害發生之後,也沒有把學法停下來,這為她以後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難忍能忍

二姐說,她過的第二個難關就是自己的丈夫給製造的干擾和魔難。九九年七二零前,雖然丈夫不支持,但也都能過得去。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後,丈夫怕得不行,一反常態,見她學法煉功又打又罵。

為了避免和丈夫生氣,只好背著丈夫,大冬天到冷屋子裡去煉功。煉法輪樁法時,手指頭常常被凍得像木棍一樣硬棒棒的,丈夫發現時還要被打一頓罵一頓。

一見她學法,丈夫馬上把燈給拉滅了。她又給拉著,他一氣之下出去把電閘給拉了。二姐想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兒,修煉人得忍,就乘他不在的時候學法,他回來就乾坐著。時間就這樣白白的浪費掉了,心裡很是著急。

後來二姐想了一個辦法,把《洪吟》寫在胳膊上,到地裡幹活時就背,就這樣她竟然把《洪吟》全背會了,丈夫也沒發現。

再看法時,丈夫把燈給拉滅了,她就背《洪吟》。有一次她想我這樣偷偷的背算什麼呢?連點正念也沒有,想完後便大聲背出來。奇怪的是丈夫一聽她背《洪吟》,不一會兒就坐不住了,趕緊跳下地走了。二姐明白了是他背後操控的邪惡害怕不敢聽。

有一次,她故意問丈夫:「咋我一背法你就往出跑?」

丈夫說:「不知咋的,你一背我就煩得不行,趕緊得走。以後我不管你了,也不給你拉燈了,你想學就學,想煉就煉吧,別再去冷屋子煉了。」

二姐說,我知道是我的正念出來了,這一關過去了。

二姐還特別重視發正念,四個整點發正念一次也沒有誤過。如果在地裡幹活時到了點,馬上把活停下來,席地雙盤而坐。到哪個村去講真相,她就一路走一路發。

第三個難關:走出去講真相

二姐說她過的第三個難關是走出去講真相。首先是丈夫阻攔不讓出去,怕被公安局抓走。

有一次四妹來說,城裡的同修都坐上車,晚上到鄉下去散資料,白天到村裡去講真相、勸三退。二姐聽到後再也坐不住了,剛開始出去講真相,每次丈夫都阻攔,有時還破口大罵。沒辦法就哄丈夫說,今天要去哪裡買東西,明天要出去給四妹雇服務員,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常事。

二姐說,有一天我想,我出去講真相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我不應該老這樣妥協下去,我必須突破。那幾天他越阻攔我,我就越出去,挨著出去了幾天。結果他妥協了,還說:「我不管你了,你到哪兒去注意點,別叫公安局給抓了去。」我說:「你放心,我有師父有大法管著呢,誰也不敢抓我!」出去幾回見我都平安回來了,他也相信了,也不管我了。有一次我在家給兒子講真相,他也攔我,我便嚴肅的和他說:「你不要攔我,比如一個人掉到水裡了,我在往上拉他救他。你攔我,等於你在往下推他。這樣等於我在救人你在害人,你是不是在幹壞事?這樣真的對你不好!」說也奇怪,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攔我了。我知道是我的正念和真心為他好的善念使他明白了真相。

二姐說:「我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常常想,為什麼讓我出生在這個大山裡?為什麼方圓幾十個村子、四、五千口人只有我一個人是大法弟子?就是讓我來救這一方眾生來了,這就是我隨師而來的使命和責任啊!」

二姐還悟到:大法弟子無論你在城市還是在農村,都是修的這一部法,只是使命不同。在哪兒都能修,就看你是真修的還是假修的。二姐心裡天天裝著的就是這幾十個村子、四、五千口人,如何讓他們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從二零零三年四妹送回真相資料那一天起,她就沒有停下過講真相,後來又加上勸三退。

二姐說,方圓這四十多個村子她都跑遍了,種罷地去一次,鋤完地去一次,秋收完再去一次,每個村都去了好幾次。沒聽過她講真相和勸三退的人真的不多了。

講真相、勸三退

下面是二姐在講真相、勸三退中的幾個例子。

例子1:我不屬於它們管

二姐說,由於我長年累月在那一帶講真相勸三退,也算出了名了。有個村書記到鄉里匯報工作時風趣地說:「我們那片有個『法輪功書記』,管好幾十個村子。」有一個外地的同修到一個村子裡去講真相,村裡的人問:「某某怎麼沒來?她是包我們村的法輪功。」

二姐還說一件事,有一次她領一位新學員到一個村子去講真相,見街上有一大堆人,她就走過去講開了。新學員挺害怕,過了一會兒和她說:「二姐,好像有警車聲。」二姐說:「別怕,我們有師父管著呢,誰也不敢來!」村幹部中有個親戚從鄉里開會回來,和她說:「這幾天可緊了,你在鄉里出了名,這幾天先別講了。」她說:「你放心吧,我沒事兒,我不屬於它們管。」

例子2:到哪兒講我也不怕

二姐說,有一次她在一個村子的街上給幾個人講真相,其中有一個年輕人說:「你就是來山溝裡來講吧,你去鄉里去給誰講去?」二姐說:「鄉里人也是人,也需要讓他們明白明白真相。」

那小伙子馬上站起來說:「那好,現在我就騎摩托把你帶到派出所去,你怕不怕?」

二姐聽到這兒,噗嗤一聲笑了。接著說:「派出所也是人去的地方,有什麼怕的?到哪兒講我也不怕!」

那小伙子一看真有不怕死的,蹲在那兒一聲不吭了。

例子3:師父安排有緣人

二姐說前年她去一個村子講真相,碰見一個黨員,當時勸他退黨不退,就給了他一本《九評xx黨》。今年又去那個村子時,正好講真相到了他家。問他你是不是黨員?他說:你忘了?前年你來勸我退黨我不退,送給了我一本《九評》。我在山上放羊時都看完了,寫的都沒錯,就等你來給我退黨了。

有一天,二姐出去講真相,翻山越嶺已走了三十多里路,來到一個村子裡。看看天色已不早了,天陰沉沉的又要下雨了,心想今天返不回去了,可往哪裡住?邊想邊走進一處院子,見屋子裡有一個老太太正在睡覺,她輕輕的進了屋,把一個「護身符」放在炕上,又輕輕的退出屋子。

只聽屋裡說:「你進來吧。」二姐說:「大娘,我不進去了,怕打擾您睡覺。」又聽大娘說:「沒事兒,你進來吧,我要跟你說話。」

她進屋後,慢條斯理的和老人講開了真相。大娘說:「我們老頭子看過你們的傳單,他回來和我說:『老婆子,以後這個法輪功可要成氣候了,某某黨快不頂了。』我們都知道法輪功好。」

攀談中才知道老人家還和我是親戚,老人家高興得怎麼也不讓我走了,趕緊下地給我做飯,我也正好隨其自然了。從此後我便把大娘家作為我講真相的「中轉站」,每到那裡就住在大娘家,然後再到周圍的村子去講真相,解決了吃住的大問題。

有一次我正走在山路上下起了大雨,衣服全濕透了,又滑了好幾跤,滾了一身泥。趕到大娘家時,大娘看到我滿身泥糊糊的樣子,心疼地說:「看把你苦的,救人也真不容易啊!」趕忙找來乾衣服讓我換上。我又有了一個家,心裡熱乎乎的。老倆口不但明白真相、認同大法,還經常聽我給他們念法。現在老倆口也修煉上了,成了我們的好同修。師父為我安排得真是周到啊!

例子4:再苦再難也要往前闖

二姐這幾年在講真相勸三退中所經歷的苦難真是不少,每當遇到苦難時,她就想起師父《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的世上苦 出世是佛佗」。再苦、再難也要往前闖。

從重重困難和魔難中闖過來的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在長期的翻山越嶺磨煉中,也使我煉就了一副強健的體魄。我常常是上山爬,下山跑,輕鬆自如。四妹說我:「師父給了你一條飛毛腿,讓你多救人。」

鄉村裡還是善良的人多,好人多。走到哪裡都有人主動給我帶路,挨家逐戶的講真相時有人主動給看著狗。從開始到現在我都是面對面送資料講真相,由於我不會寫字,退黨團隊的人都是自己寫名字,不會寫的就讓會寫的人給寫,用的都是真名真姓。每天多的時候一、二十人,少的時候三、五人,究竟退了多少我也記不清。反正是見人就勸退,沒入過的就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吃完飯後,二姐從櫃上的一個小方盒子中拿出了一疊大小不一的紙塊兒,遞給我說:「這是三退名單。」我雙手接過來,見都是煙盒紙、月份牌紙等各種各樣的紙塊兒,上面寫的字體也不一樣,有的還寫著「我退出xx黨」、「我退出少先隊」等字樣。看著這一塊塊小紙片兒,我不由得熱淚盈眶,這可是一個個生命得救的見證啊,其中包含著二姐的多少心血!

太陽剛落西山的時候,我們離開了那個難忘的小院,在院門外和二姐依依惜別。晚霞映紅了西邊半個天空,映紅了這個小小的山村,和二姐上身穿的那件紅毛衣、兩眼瞇成了一條縫兒的紅臉蛋兒,交相輝映,渾然一體。

我上車後從窗口向二姐告別:「二姐,再見了。」車子開動了,二姐在我的視線中變得越來越高大,我似乎豁然明白了二姐將要成就的是什麼,在心中默默的說:「謝謝您,在人間救人出苦難的、大慈大悲的現世『觀音菩薩』!」

--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我和春梅的緣是何時結下的不得而知,接下這個緣卻是在大法修煉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體洪法煉功活動時相遇,雙方都有似曾相識之感,又有相見恨晚之憾。從人這層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為軍人;她與我又都在大學任教。故此親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學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長,「七•二零」 之後我即退休,無奈離開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與兒女們生活在一起。雖身居兩地,常有電話相連,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聽說春梅因印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邪黨將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後,我發現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與我倆十二年前臨別時相比(指外貌)沒有變化,甚至還年輕了。
  • 悲痛之餘,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總在腦海裏縈繞「大法能解心中憂」(《洪吟三》〈清醒〉),於是我開始認真閱讀大法書籍,當時的心豁然開朗,看法前後判若兩人,關心我的人看到我的變化,也寬慰了許多。從此以後,每當我有事或心裏感到苦惱時我都會拿起大法書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這樣大法幫我排除了無盡的煩惱,解開了我許多心結,伴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使我的心死灰復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實修的大法弟子。
  • 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卻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數十萬之眾。在北美洲的美國和加拿大,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在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輪功煉功點遍布各大城市;在歐洲,從冰島到希臘,從法國到烏克蘭…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樣可以看到法輪功。跨越民族的語言阻隔、文化差異和宗教藩籬,各民族的法輪大法弟子收穫了修煉之福,當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們似乎都有著尋覓千百年,一朝親得見之感。
  •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沿著通往國會的通道鋪上了50多個玻璃盒子,每個盒子裡都有一個加拿大人親屬、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證據和故事。國會議員安德斯先生來到集會現場並與在場每一位曾遭受中共當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握手、擁抱。聽了法輪功學員講述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經歷時,他落淚了。
  • 一個德國人用德語譜寫的歌詞所傳達出的心境,與使用中文的中國大法弟子們的心境,沒有甚麼不同:法輪大法使修煉者越來越清澈,越來越與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實,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們,都可以在法輪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體驗。 因為法輪大法的原著文字雖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澤之力是從來不受語種制限的。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誣陷,我和同修集體進京被截;集體走出去煉功被抓,被騙進洗腦班。幾進幾出黑窩,都以法為師,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反迫害講真相(法輪大法洪傳慈悲救度世人的真相、法輪功受誣陷的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
  • 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諧和街1號,我相信這是老師的一種點化,我想告訴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給我家帶來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變了我父親,而他不是大法學員。
  • (shown)用現在網絡上通用的說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後「草根」出身……半輩子在工廠勤懇工作(一直是「勞模」)卻弄得一身病的母親在買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煉氣功(法輪功),聽這音樂怎麼就這麼舒服呢?再聽輔導員說可以強身健體,就也想跟著煉功祛病。這看似偶然而簡單的念頭,徹底改變了家人和我的命運。從在大法中受益,沐浴著法光,感受著師父的慈悲,到邪惡強加迫害後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分別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裡遭受過迫害(這些故事以後我也會寫出來)…我從向同修尋求援助,到現在年收百萬,在突破舊勢力經濟迫害,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對生命的改變就這樣看似無聲無息,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展現在我們的身上。
  • 經營歐式餐坊的一對年輕夫婦,呂升財和簡嘉美,每天開門總是滿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內(掌廚)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熱的很。除了美食,店內還提供法輪大法修煉相關訊息給客人。來過一次的人,幾乎就成為歐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歡來這溫馨祥和的小餐館用餐,總覺得在這兒用餐,心情有說不出的美好感覺。六年前這對夫婦的處境可不是這麼相敬如賓的溫馨,一天見面經常是你罵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