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致各界網友們的一封求救信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3月21日訊】尊敬的各界網友朋友們:大家好!

我是河南省息縣維權人士吳全力的兒子邢鑒,對於息縣政府的流氓行為我不得不更加肯定!那些所謂的警察吃著人民的糧食竟然還喝著人民的血,生活在息縣真可謂是苦不堪言,警察抓小偷卻不行,抓訪民卻頭頭是道,這樣的警察讓我們如何相信他們?心中的痛又能向誰訴說?

2012年3月7日22:30吳全力夫婦正在家吃夜飯,突然從家門口駛來好幾輛公安車和摩托車其中一個警車牌號為:豫.s2798警,來到我家抓人的大約將近20人,帶頭的是息縣城郊鄉派出所所長王亮,下車就衝進我家,當時我還在睡覺。沒多在意認為樓下的吵鬧是剛剛村支書來維穩的。最後聽到母親的喊叫,得知父親被他們像抓犯人一樣塞進了公安車裡拉到城郊鄉派出所,這樣使父親喪盡了做人的尊嚴,讓我們一家如何生活?連最基本的做人尊嚴都沒有了,還怎樣在世上待呢?

抓我父親的原因是這樣的:今天下午父親被城郊鄉紀檢書記張峰之邀說要解決我們家的事情,結果讓父親在城郊鄉浪費了大量時間沒有等到結果,父親便執意赴京上訪,城郊鄉便找藉口說父親在城郊派出所為另一個訪民拍照,以此將其抓捕,當時來抓人的時候並沒有任何手續,進屋就抓人,這就是人民的公僕麼?這就是法律賦予他們的權力麼?他們的良心何在?

他們將父親用警車押到派出所,我們怕父親受罪,於是我們便開車跟了過去,令我們發呆的是:父親當時坐在老虎凳上,手還打著背拷、旁邊站有7至8個警察。看到父親那樣的可憐我便向警察吵了起來,「你們就做虧心事吧!遲早會遭報應的,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今天做錯了。」結果被他們轟出審訊室,父親受到這樣的待遇,我們時刻都放心不下,便在審訊室門口等待,結果待到0點還是不放人,只是聽到父親從審訊室裡傳出來的救命聲,父親大聲的吆喝著:「露露記住!是王亮用腳踹我,回去之後再買個照相機……」話還沒有說完,王亮便將嘴塞住了。

8號0點16分派出所門口又來了兩個人,從母親口中得知其中有一個人是息縣公安局副局長張靜,他來到城郊派出所第一件事就是召集所內的警察開緊急會議,商討如何來整治我的父母,大約10分鐘左右他們開完會,便將我支回家了,卻把父母親留在了那淒冷的審訊室裡,像審問犯人一樣審問他們,這就是一個合法公民的待遇嗎?我要控訴他們的種種罪行:1、侵犯人的自由權2、侵犯人們的休息權、3、違法拘禁、4、詆毀人們的名譽、5、擅闖民宅、6、使受害者的生命得到了嚴重的威脅。這種種罪行侵犯了人們的種種權利以及合法權益,公安人員知法犯法!顛倒黑白!作為一個弱勢群體中的一員,我沒錢沒權也只能向社會各界網友求助,救救我的父親和母親吧!他們沒有犯罪,更沒有和法律相牴觸!為了正義和貪官恐懼戰鬥,正氣長存,各界朋友們就請現出你們的力量為我的父母提供幫助吧!更何況他們是為了正義!

各位網友們為了正義就請伸出援助之手,讓我們感受到溫暖,與我們並肩作戰吧!

祝您們:閤家歡樂、幸福安康

求助人:吳全力的兒子邢鑒
聯繫電話:1393979013915236402183
寫於2012年3月8日

致各界網民們的第二封求救信

尊敬的各界網友們:您們好!

我叫邢鑒,今年16歲,我的爸爸和媽媽被警察抓走已經兩天了,我發在天涯論壇的第一封求救信也被刪了,我力量有限,迫於無奈只能向好心人求救,請幫幫我這個無助的孩子,我已經走投無路了。

事情是這樣的:2012年3月7日22點30分,我的父親吳全力和母親徐金翠正在家吃飯,突然從家裏竄出3、4個警察將我父親摁倒在地上,當時門口還站有十多個警察,將我家包圍的水洩不通。我的母親就大聲問:「他犯甚麼罪了?你們憑甚麼抓人?」領頭的息縣城郊鄉派出所所長王亮,他惡狠狠地說:「因為你們在我所裡給周俊玲拍照。」對抓我父親的警察下令說:「快點把人提走!」

當時他們並沒有出示警察證和拘留證,我的母親要和他們理論,也被警察拉走,圍觀的路人說:「現在的警察真牛啊!想抓誰就抓誰,也不需要甚麼手續,到時候我也讓兒子去當警察啊!」

他們抓走父親後,我也跟著去了,我親眼看見父親坐著老虎凳、手戴背拷,我當時禁不住流淚了。

2012年3月8號下午3點左右,我家又來了十多個警察,帶著照相機和小型攝影機將我攔截在門口,搶走鑰匙打開我的家門,我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他們在我家裏到處翻騰,他們像強盜一般把我家翻騰一遍,還翻看我的QQ聊天記錄,將我家的電腦也給搬走了,還帶走我們的材料,並寫個單子讓我給他簽字,我拒絕簽字,他們卻找人幫我簽字,我問他們:「我的父母親在哪?」他們卻說:「不知道」,就是他們抓捕的人,為甚麼不知道,我的姥姥已經70多歲了,他去派出所找王亮要人,也被派出所轟出來了。到目前仍然沒有爸媽的消息。

威廉二世:「農夫的茅舍再破舊,風可以進,雨可以進,但國王的士兵決不能進!」,這句話已經有三個世紀了,作為21世紀的中國人,目前是,我的家警察可以隨便進,警察可以在無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抓走我的爸媽,我知道警察的權利大,無法和他們講道理,但是我特別擔心爸媽的下落,擔心爸媽會有甚麼意外,我已經幾天沒有吃飯和睡覺了,害怕警察把我也抓走,各位叔叔阿姨們請幫幫我這個無助的孩子吧。幫忙轉帖!

求助人:吳全力的兒子邢鑒
我的聯繫電話:1523640218313939790139
祝您們: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寫於2012年3月9日

致各界網友們的第三封求救信

尊敬的各位網友們:你們好!

我叫邢鑒,今年16歲,家住:河南省信陽市息縣城郊鄉洪莊村黃樓,我已向網民朋友們發出兩封求救信了,分別是:《致各界網友們的一封求救信》、《致各界網友們的第二封求救信》我人單力薄的,需要各位的幫忙!

事情是這樣的:2002年,我被一輛高速行駛車輛撞成肝破裂,右腿骨折,為了此事,我的父母四處奔波,李學超和我的爸爸吳全力因非法徵糧有矛盾,出於個人目的向息縣交警隊請客主謀報復陷害我們全家。將7歲的我判同等責任,篡改病歷,貪污我的賠償。我的父母維權期間還經常遭到李學超(息縣原信訪局長現任工業副縣長)的打擊報復,2012年3月7日22點30分左右我的父親吳全力(身份證名:邢望力)和母親徐金翠被李學超指使的息縣城郊鄉派出所所長王亮抓捕,當時並沒有帶任何法律手續。

2012年3月8日15點左右又帶領十多個警察對我家進行搜查,把我家翻的雞飛狗跳的,將家中的電腦以及上訪材料都給搶走了,3月11日,我和姥姥、姐姐、奶奶在信陽潢川火車站坐車離開息縣繼續維權,19點左右被當地政府抓走,將我和姐姐安排在學校上學,一天24小時由老師監控,我的父母還在受牢獄之災,為人子不能坐視不管,12日我獨自逃離學校,坐車去了外地,那幫禽獸還在給我的奶奶、姥姥做詢問筆錄,還威脅她們如果去北京上訪將會被拘留(兩個70多歲的老人都不放過),我是有家不能歸,生怕被當地政府抓住,我的老師打電話說:「你如果回來上學,開完兩會你的父母將會放出來的!」可是他又哪裏知道咱當地政府把我父母安了一個罪名,父親的罪名是敲詐勒索,母親的罪名是:妨礙公務罪。但是我的父親敲詐誰了?母親妨礙誰的公務了?他們辦的公正當嗎?

我現在真的很無助,父母親被關押在息縣看守所,還不知道在裡面怎麼樣,聽我們縣一個訪民周俊玲說:吳全力還被息縣城郊鄉派出所所長王亮毒打,兩臉發腫,牙也被打掉了。

15日我認為兩會開罷了,我的父母也該出來了,於是給父親打電話,聽到的回信卻是:「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無法得到父母親消息,我只好聯繫一些人打聽,結果卻是:我的父親和母親不會回來,又被當地政府戴了一個帽子「挑戰共產黨威嚴」,這是不是天方夜譚啊,在息縣上訪成了挑戰共產黨威嚴?聽到這些我再一次落淚了。各位網友們請幫幫我這個無助的16歲孩子吧!寫這篇稿子我也是強忍淚水寫下來的!也不知在2012年的母親節和父親節我能否與他們相會?

求救人:邢鑒
祝大家:工作順利,閤家團圓
寫於:2012-3-16

(責任編輯:鄭芬芳)

評論
2012-03-21 1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