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活摘器官 大陸腎移植始作俑者跳樓自殺

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相繼出現恐懼、自殺等現象。(大紀元合成)

人氣: 1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3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王立軍闖美國駐成都領館引發中共高層全面內訌的同時,中共極力掩蓋的殘酷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滔天罪惡也因此引爆。特別是當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呈現在世人面前時,所有還有點人性的人都為之驚駭。近日大陸媒體披露出一些從事器官移植的著名人物相繼跳樓自殺的事,引起社會關注。據知情人透露,參與器官移植的醫生,很多都出現了類似的病態:長期失眠、盜汗、做噩夢等。民眾議論說,這是幹了壞事遭到的惡報。

2010年,84歲的中國腎移植始作俑者黎磊石,從南京自家14層高樓跳樓身亡。而早在2007年5月,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著名器官移植專家李保春,就從醫院腎移植大樓12層跳下死亡。

從1999年以來,中國突然成為器官移植大國,每年移植手術量在幾萬、十幾萬,而在中國沒有認定腦死亡、沒有幾例親友捐贈器官的前提下,用於移植手術的器官從何而來,這成了中共醫學界無法解釋的話題。

自2006年國際上開始揭露中共殘酷地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真相以來,在國際上引起了軒然大波,其中加拿大獨立調查人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的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用幾十種證據證明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存在,至少有4萬個器官來源不明。國際社會把中共的這種活摘暴行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中共對外宣稱,移植用器官來源於死刑犯,但每年中國死刑犯只有幾千人,而每年移植器官在幾萬人的數量級,這個根本無法解釋的矛盾,等於是讓中共公開承認,他們把秘密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當成死刑犯來對待了。

中國腎移植第一例

黎磊石是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據瀋陽一位老軍醫透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主要是先從軍隊醫院開始的。由於近水樓台,黎磊石的小研究室很快成為中國最大、實力最強的腎臟病研究所。當初他的研究室家底是一萬塊錢,現在擁有幾個億,還有那些無形的資產。該所號稱具有多個「世界第一」。

提及發展奧秘,黎磊石稱:「在全軍、全國都找不到像我們這樣幹的,我們每週兩、三個晚上組織學習和學術活動。院裡要求過雙休日,而我們科全體人員都是星期六要上班。」

不過具有一點器官移植常識的人都知道,組織匹配、能夠用來移植的器官是可遇不可求的,一般沒有血緣關係的兩個人的匹配概率只有30%左右。在西方國家要等一個匹配的腎臟器官,一般要等3-5年,經常醫院是因為沒有器官來源而無法做手術,而在南京軍區總醫院卻是完全相反的場景,這讓移植界的同行感到不可思議。


黎磊石直接參與了數千腎臟移植手術,對於器官來源的邪惡他是心知肚明的。(網絡圖片)

病房醫生一年做幾百例腎移植手術

據中國軍網報導,黎磊石的腎移植中心僅在2004年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腎移植手術,平均每天3台手術以上。他主持編寫了《中國腎移植手冊》第一版和第二版,也就是說,黎磊石院士教出了許多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醫生,讓他們成為手上沾著鮮血的這個行業的繼承者。

黎磊石1994年當選為首批中國工程院院士,官方給他的頭銜還包括國際著名腎臟病學家,中華腎臟病學會及亞太地區腎臟病學會創始人之一等。不過身為醫師卻沒有起碼的醫生道德,拋開活摘人體器官這個罪行不說,他還包庇手下醫生。

2001年黎磊石移植中心一個病房的病人做完手術後,發生出血。由於現場三個醫生相互推諉失職,最終導致病人死亡。按理應該嚴肅處理,但黎磊石稱,這三個醫生是移植主角,一年做了幾百例腎移植手術,為了隱瞞醫療事故,他將其中一個送到武漢同濟醫院學習,一個調到門診。

不想自殺的人 84歲從14層樓跳樓自殺

2000年,黎磊石患了惡性腫瘤,並且轉移到骨頭。2000年8月在上海做手術後,他又繼續做了10年的器官移植指導。 2010年,黎磊石癌細胞再度擴散,2010年3月16日,84歲的黎磊石從南京自家14層高樓跳樓身亡。

官方宣布他是因患癌症,為國家節約醫藥費而選擇跳樓自殺,不過民眾議論說,他身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是中共軍隊中高級幹部,軍隊醫學界的權威,中共中央軍委曾大力表彰其「先進事蹟」給他記了一等功;這樣的醫學專家,享有中共軍隊中「崇高榮譽」的軍人,怎麼會因為「不堪忍受病痛」,不顧軍人的榮譽而跳樓自殺呢?

據說在文革時,黎磊石遭到迫害,有人問他是否想到自殺,他說:「我當現行反革命的時候,幾千人的大會批鬥,有的人問我,你搞得那麼慘,妻離子散,為甚麼不自殺?我說我不會,我不認為自己是反革命,我沒有罪。」幾十年後,黎磊石達到了他人生「榮譽」的頂峰,但是,面對國際上的正義力量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譴責的時候,他已經再也不能說「我沒有罪」了。

有消息說,黎磊石自殺前精神壓力大,心理負擔重。這就像老百姓常說的:害死的人太多了,自然就會有鬼找上門。中國人歷來相信,作惡太多的人是不得善終的。


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關於自殺的移植專家李保春的簡介。新華網轉載的《楊子晚報》的報導《上海一著名博導醫生跳樓身亡》後緊急刪除。(長海醫院網站截圖)

上海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跳樓身亡

無獨有偶。44歲的李保春是著名腎臟病學專家,中國透析移植協會委員,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腎臟病協會委員,上海長海醫院腎內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據《瞭望東方週刊》報導,李保春最後一次出現在媒體上是2007年3月8日,第二屆「世界腎臟日」大型病人教育科普講座上。2007年5月4日下午4點左右,患有抑鬱症的李保春,從上海長海醫院大樓的12層跳了下來。

一位知情人士披露,李保春死前幾個月經常睡不著,靠吃安眠藥維持,後來吃藥也不見效了,最先進的藥吃了都不管用。有一次還無故摔倒了,去檢查也沒有發現器官方面的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鬱症比較嚴重,住進了該院神經內科的病房,並開始吃抗憂鬱的藥。

李保春跳樓那天,是從病房上到7樓,7樓是他擔任科室主任的腎內科,然後去到12樓,這裡是泌尿外科,這是他做腎臟移植的地方。護士告知,病人要進行腎移植,一般先到12樓的泌尿內科登記,然後等待腎源。「從自己工作的大樓跳下,沒人知道他當時想著甚麼,也沒有留下一句話。」這位人士歎息說。

上海長海醫院宣傳科馬科長對媒體稱,抑鬱症太敏感,這個事情對醫院來說很負面。整個長海醫院對李保春之死諱莫如深。該院醫生對「李保春」三個字顯得很敏感,說:「記者不要來找我。」李保春一定沒有想到,他最後的離去會讓醫院感到有點「不光彩」。

在他的追悼會上,他哥哥一再表示,家人「十分悲哀,難以接受」。滿頭白髮的岳父邱世昌靠人攙扶著,11歲的女兒一語不發,妻子邱璐一直死死抓著遺體不讓送進棺木,在釘入棺木的一刻發出聲嘶力竭的哭喊聲。

李保春1963年5月生於吉林,1981年進入第二軍醫大學軍醫系學習,同年入伍,曾赴美留學2年餘,博士後。1994年進入上海長海醫院腎臟內科工作,歷任醫師、主治醫師,副教授、教授,科室副主任、主任。一個學術人才就因為當兵入伍,犯下不齒罪行,只能自殺以求解脫。


王文怡博士和站出來舉報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太太(右)。(大紀元)

做過活體器官摘除手術的醫生都精神恍惚

2006年,首位站出來揭露瀋陽蘇家屯集中營的女證人,披露她的前夫就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之一。器官摘除手術中主要讓他從事眼角膜摘除。由於活體器官摘除和焚屍的慘烈,給證人和她的家庭帶來摧毀性的打擊。每次回憶,證人都情緒激動,承受難以描述的痛苦。

證人的前夫2001年調到蘇家屯醫院很快被提拔為腦外科主治醫生。2003年開始,她注意到前夫精神恍惚。「他抱著沙發枕頭看電視,你把電視給閉了,他都不知道。」

「慢慢的,他開始晚上盜汗,做噩夢。床單濕透了一個人形……」

網上流傳一份王立軍的病情診斷證明書,指他2008年開始向醫生表示,工作壓力太大,長期睡眠不足,晚上不敢關燈睡覺。不少人發現,王立軍經常情緒暴躁、歇斯底里,這些症狀都可能是真的,很多參與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都出現類似恐懼心態。

(責任編輯:貝利)

評論
2012-03-30 1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