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烏坎開始秋後算賬 兩會上汪洋PK李肇星

兩會期間李肇星發言稱,烏坎直選不宜全國推廣,汪洋則說,烏坎村直選沒有任何創新,讓該村過去選舉中走過場的現象得到糾正。(合成圖片)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3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廣東烏坎村委會的直選正值北京二會期間,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兩會發言人李肇星都被記者追問相關話題,李肇星認為烏坎直選不宜全國推廣。汪洋認為烏坎村直選沒有任何創新。與此同時,早前獲官方委任為黨總支書記的村民代表林祖鑾當選為村委會主任。被打死的村民代表薛錦波的二個女兒遭到秋後算賬。

汪洋李肇星各說各話

李肇星3月4日在人大開幕前夕一次記者會上答記者就烏坎直選提問時,雖然稱直選制有優點,但他又強調中國不適合一律直選,條件還不成熟。他稱,直接選舉和間接選舉相結合才符合中國的國情。

3月5日下午,廣東代表團舉行全團會議向媒體開放提問,烏坎事件成為最熱門話題,接連幾個記者提問都有所涉及。汪洋在回答記者有關烏坎村直選問題時稱,烏坎村直選沒有任何創新,只不過把《村委會組織法》和《村委會選舉辦法》落實而已。但汪洋又提到,當時派到這個村裡去的工作組,已出動了省委副書記當組長,副省長任副組長這個陣容。

專家:烏坎選舉是水煮青蛙

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夏明先生表示,李肇星和汪洋講的確實都是中國現實的問題,也是目前執政者想維護最根本的原則。確實烏坎的選舉沒有突破,它基本就是村民法的框架下進行,本來村一級就是老百姓自治組織。因此夏明認為烏坎暴露的問題是,30多年來中共體制在民主、法制框架下擴大人民的民主完全變成一個笑柄,連許諾的村一級基層選舉都沒辦法落實。

夏明教授還介紹中共政府在玩弄石頭、剪刀、布的遊戲,中央和地方的領導人用雙簧戲對抗老百姓,當老百姓實在忍無可忍的在挑戰地方領導的時候,中央就採取安撫政策,小事化了,暫時把危機平息下去以後再秋後算賬。用水煮青蛙,把領導、積極份子再統統收拾。所以今天的烏坎進行同樣一個過程,對烏坎所謂的進步不能抱太多的幻想。從薛錦波的女兒薛健婉被辭職、被迫退出參選就可略見一斑。

薛錦波兩女遭秋後算帳

時代週刊的記者何光偉3月1日微博披露,薛錦波兩女遭秋後算帳。據《東方日報》報導,薛錦波的次女薛健演28日去「龍山學校」註冊上學,並向校方申請單親助學金遭校方拒絕,並要她去打掃教學樓。而任職教師的姐姐薛健婉同日遭校方以公職人員不能參加村委會選舉為由辭退。但她表示,如能實現父親遺願及討回土地,將比公職更有價值。

薛健婉的堂兄指,健婉只想完成父親為村民討回失地的遺願:「覺得當局太卑鄙,每個年滿18歲的村民均可參選,當局卻迫學校辭退她來干擾她參選,現時連妹妹學業都受到影響,實在太無恥了。」

以家人脫離關係相逼 薛健婉被迫退選

3月2日在選舉前夕,薛錦波大女兒薛健婉在微博上披露:有領導來我家關心,勸我仔細考慮取捨。我答覆:「我參選沒有甚麼政治目的,爸爸我已經沒機會孝敬他了,我只想去完成一些事報答爸爸。所以有心照顧我家,就特殊一點,讓我停薪留職參選村委,一兩年後我該做做完了,再去復職。如若不行,我是一定要參選的了,你們覺得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我無話可說。」

不過薛健婉最終沒能頂過壓力,還是宣佈退出參選。3月3日深夜,她發了一條微博說:「慷慨激昂了幾天,結果給奶奶一盆眼淚就澆熄了。我又不能真的跟家人脫離關係,唉……始終還是成不了大事。今天晚上,剛剛宣佈結果,我就表示退出選舉了。抱歉,讓大家失望了!」


烏坎直選選舉現場圖片(網路圖片)

對於她的退出,山東東營的王立新表示,因為奶奶的苦求而放棄了參選,這點上,孝順確實是被一種恐懼和奴性催壓所致,太可惜!

也有博友鼓勵安慰她說:「幾千年血腥恐怖的專制,把老百姓整怕了。不怪你奶奶,我們要來一起努力改變它!」

武警保障秩序真相

在烏坎村協助選舉工作的民間智庫北京新啟蒙公民參與立法研究中心負責人熊偉,這二個月一直生活在烏坎關注村委會選舉。其中烏坎村選舉用的秘密寫票箱就是他設計的。他針對村莊選舉都派武警保障秩序披露說,派武警看守大門不是村民的要求。真相是:2月1日的選舉,是烏坎村民衝破武警阻擋將香港記者護送進會場。

而湖北民眾李巨川認為,烏坎選舉也是北邊領導下的,相當於小學生在班主任監督下選班幹部,這樣的村一級選舉在中國已舉行成千上萬次,烏坎的抗爭實際上已被柔性維穩,薛錦波死因不明,被釋放的村民是取保候審,南方媒體將烏坎偷換成汪洋的政績,為汪洋在北邊的鬥爭中增加砝碼。

有受訪村民擔心,選後各種利益矛盾會浮上檯面,各方利益的黑手會開始伸入,加上在籌備選舉過程中,烏坎選委會據知面對不少來自上級政府的壓力,外界關注選後種種矛盾是否再次激化,將表面平和給撕裂,導致街頭抗爭再起。

土地問題是烏坎去年9月爆發抗爭的導火線。村民一直指村內沒有民主選舉,村幹部私賣土地,更一度爆發警民衝突。

3月4日烏坎村委會選舉結果,村支書林祖鑾當選烏坎村委會主任,楊色茂、洪銳潮當選副主任,另外有莊烈宏、張建城、孫文良及陳素轉共四人當選村委會委員。其中的洪銳潮、張建城、莊烈宏和當時被打死的薛錦波一起被捕。

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教授郭巍青指出,土地問題可能涉及國家的制度,可能超出了村、市省的權力範圍,「這將給新的村委會帶來挑戰,現在才是開始」。

「中共體制殘暴無情沒有任何一個官員可以改變」

夏明教授認為,現在的問題是統治層的高官們不知道中國目前發展的現實,這是很危險的地方。任何專制者在垮臺之前都很有自信覺得長治久安、一襲千年不變,但最後嘩啦一夜之間全垮掉,成為歷史的殉葬品。中共高官沒有意識到歷史都是在向民主自由的方向走,而中共過去60年一直在和這股潮流在對抗,最後證明它是失敗。

他還認為現在中共政府早已置老百姓的生命於不顧,官民矛盾已尖銳化了,整個政權的殘暴、毒性都嚴重爆發。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內部有的官員會好一點、會對老百姓稍微有點同情心,有的官員會更自私、飛揚跋扈,對老百姓一點同情心也沒有,但是所有官員最後都在這個體制下成為其一部份,都變成這個體制的螺絲釘。中共體制的殘暴、無情不是任何一個官員可以改變的。

(責任編輯:江啟明)


烏坎直選選舉現場圖片(網路圖片)


烏坎直選選舉現場圖片(網路圖片)

評論
2012-03-06 10: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