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中國國有銀行賺錢為何太容易?(1)

中國五大國有銀行在中國銀行業佔有整個市場份額的百分之八十。 (網路圖片)
更新: 2012-04-10 03:58:36 AM   標籤:tags: 國有銀行國有銀行

【大紀元2012年04月10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

MP4下載收看

最近中國企業主吳英,因為無法從中國的國有銀行貸出款,而在民間融資被判死刑之後,引起海內外很大的關注。最近中共總理溫家寶又說:中國的國有銀行權力太大、賺錢太容易,要打破這種壟斷。

為什麼中國國有銀行賺錢這麼容易?如何打破這種壟斷?今天我們請兩位嘉賓和我們一起來探討這個話題。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和我們一起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您還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一起互動,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您也可以通過愛博電視直接收看,愛博電視的網址可以從「動態」、「無界」等翻牆軟件下載,網址是:www.ippotv.com;或者您也可以通過海外的電子郵箱,例如gmail、hotmail,發給ippotv2011@gmail.com這個信箱一封電子郵件,主題命名為「1234」,您就可以獲得最新版愛博電視的軟件,安裝之後可以直接收看我們的節目而無需翻牆軟件。

首先向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一位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竹學葉博士;另一位是杰森博士。我想很多人也許有一種直觀的印象:在中國銀行有很多很多的費用,而且他們賺很多很多的錢。中國國有銀行到底是個什麼樣性質的銀行?

杰森:事實上中國的銀行基本上都是國家的,320家銀行幾乎都有官方背景。大家經常會說的是「五大國有商業銀行」,包括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農業銀行和交通銀行。這五大銀行歷史久、占有的市場份額大、國家壟斷占有的比例更高,所以幾乎成了中國銀行業國有的代表。這幾家銀行在中國整個銀行業市場占有份額是80%;換句話說,剩下的315家銀行基本上只占了20%的份額。於此同時,每年整個銀行業的利潤率,這5家銀行就占了65%至70%,是這樣的概念。所以基本上這5家銀行就決定了中國所有的金融秩序,以及整個銀行業的貸款。

中共用這樣的方式,可以更好的用這5家銀行來控制整個中國的金融業,它要讓貸款,一聲令下這5家銀行都貸;要不讓貸,這5家銀行都不貸。事實上這5家銀行是中共賦予了它們特殊的壟斷中國金融體制的一個機會。

主持人:4月3日溫家寶曾說「中國國有銀行權力太大,已經賺取太多的利潤」,中國的這些國有銀行到底它們的利潤有多大?利潤率有多高?

竹學葉:最近可能有一些數據表現出來它是太大。要是細算起來,按照去年公布的GDP大概是40萬億,剛才杰森講的這幾家國有銀行,它們的純利潤超過6千億。你可以想像它占的份額在整個國民經濟收入裡面是很大一塊份額,銀行哎!可是你知道在社會上有多少行業啊!有很多都是基本建設等需要投入很多資金的企業。

從社會運作來講,銀行僅僅是一個服務性的行業。服務性的行業占這麼大一塊比例,如果你要再算到人頭上,這個比例若跟其它相比就顯得太高了。所以現在總理自己站出來說「銀行賺錢太容易」,那麼顯然就不是簡單一個高低的問題,就是說和其它行業落差太過懸殊。

我們如果回顧過去這十幾年,甚至更長一點的時間,從所謂改革開放之後,在各個城鎮或者大城市,你就會發現銀行業比任何其它企業都表現得發展迅速,分支機構點越來越多。我記得在國內的時候問一些朋友:「這些銀行吃什麼呀?都是誰到那裡存錢啊?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要存、要貸款?」那時候經濟還不像現在這麼發達,銀行已經發展得非常之迅速,就說明這裡面的暴利實在是太高。當然經過這麼多年,可能發展得更加不得了。

杰森:從另外一個數據可以看到,中國A股市場大概有1,336家企業,其中12家是上市銀行企業。這整個1,336家企業全年的利潤是1萬6千億,其中一半,有8千億是被這12家銀行占了。換句話說,這12家銀行是整個上市企業的0.86%,0.86%的企業拿到了50%的利潤,其餘的一千三百二十多家企業共分那剩下的一半。從這兒就可以看到整個中國企業的利潤大部分被銀行業占了。

主持人:像這樣的數據和這種現狀,對一個國家的經濟來說意味著什麼?

杰森:就是極大的企業負擔。我們看到剩下那些非銀行業的99%的企業利潤,跟2010年比不是上升了,是損失了10億,幾乎是持平,前年是八千多億利潤,今年還是八千多億;而銀行業一年就增加了25%的利潤,增長了1/4,特別是建設銀行這樣的國有銀行,一年將近長了30%,幾乎除了販賣毒品,你很難有這麼大的暴利增長。某種意義上講,你可以看到銀行業這種過度的膨脹,已經在蠶食實體企業了,整個實體企業都被銀行業壓榨得很厲害。

主持人:我們剛剛開場的時候說到吳英的案子,「吳英案」就是沒辦法向國營企業貸到款,所以在民間融資,而且她當時也得到很多當地官員的支持;但是突然又被判了死刑。國際上議論非常多。現在大家有一個問題,對國有銀行來說,為什麼很多民間銀行或者是民間的中小企業,無法從國家的銀行貸到款而要到民間融資?但是對一些明知無法還款可能造成黑帳、呆帳的企業,它卻大筆的貸款。在國有企業中,它有沒有一個規定,這個款可以貸給誰、不可以貸給誰?可以貸給誰多少、不可以貸給誰多少?

竹學葉:我覺得是這樣,如果是一個正常社會裡面的銀行,像這樣的金融機構它以賺錢為目的,但是在社會功能上它是以服務來表現的;你要服務的好,別人來你這兒允許你做生意,你就有錢賺。但是在中國大陸是不一樣的,因為這些所有所謂的國有企業,所謂的是「國營」,它並不是以一般的中小企業為服務對象的;做為中共幾十年來的政策,它是要控制整個經濟秩序。

中國是所謂的社會主義,這是在它憲法裡面特別規定的,也就是說它的經濟主體一定是中共自己控制的國有企業,它服務的對象其實主要是國有企業,它要保證國有企業占主導地位。至於對中小企業、私營企業的考慮,它裡面是有規定要占多少的比例,但是具體操作的時候因為量很小,所以就滋生了行賄、受賄、你能貸、他不能貸;同樣的條件,你比他好你也貸不到、你比他差你反倒貸到了。有些人就是空手套白狼,我就一張紙,有人批示就可以把錢拿來,然後就這麼翻翻去套國有企業或其它企業,就可以賣來賣去。

這樣一來,就像你剛才提到的吳英這種例子非常多,她是比較特別。很有前途的中小企業,或者有些根本沒有前途;不管你什麼樣,反正貸款的標準它不是看你發展的情況、你的前景,而是要靠你的關係,看你能不能符合它腐敗的需求?所以這種情況下,你要想讓一個民營企業健康的發展,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杰森:這幾年來,中國普遍對中小型企業的調查過程中,發現中小型企業主在中國經商最大的苦惱有兩個:一個就是貸款難,另一個就是傭工難的問題。當然這個貸款難的問題,是銀行有極端對應的優勢。中國老百姓的投資無出路,銀行因為壟斷,它利率給的很低。中國老百姓一方面來說錢存銀行就是賠錢,而另外一方面你又可以看到很多中小企業貸不到款。這是為什麼像吳英這樣的人他搭起這樣的橋樑,它是因需而為的。

而中共本身的銀行業中階它不是一個潤滑劑,它搭橋的一個過程,因為它的一個壟斷起到了一個阻礙作用。為什麼起到阻礙作用呢?我們知道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達到了美國的40%,但是中國銀行的數量連美國的1/20都不到,將近1/30。美國有8,500家銀行,中國只有三百多家銀行,而這三百多家銀行大部分又被這 5家銀行占有了。

當你只有5家大銀行的時候,你哪有眼睛看到某一個偏遠地區一個縣城的小企業呢?根本看不見!你眼睛看到的只是地方政府、國家央企,你只能給這些企業貸。按照規定你可能會塞20%的貸款給一些中小企業,是看的見的,跟你有關係的。不像美國這邊,幾乎每個城市、每個省都有自己地方的銀行。很多Credit unine就是針對某一個公司或某一特定人群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的著眼點就是這個城市,我對這個城市街坊鄰居我都知道,它就有這樣的熱情去本地設置銀行,它就肯定給本地貸。就是整個來說,壟斷就造成了中國資金流動的不通。

而另外我們還看到另外一個壟斷因素,收費可以任意收費。中國的服務行業比如說百分之八十多都是收費項目,而美國的銀行營業項目大部份都是免費的,免費開信用帳號,只要你符合條件。就光說去年11月份大家一直免費的銀行卡,它說我一個月要收你5塊錢,美國銀行說的,說了以後,一個月5塊錢照理說不算啥,全民罵翻了,最後它不得不說我不敢收了。就是說競爭,你別的企業也放棄了以後它就進去了,造成每家收費都極其難。而中共這邊因為它的銀行都獨裁,因為壟斷造成的,它的銀行可以任意收費,整個收費的過程變成它的利率增加最快的方向。

主持人:那比如說像中國官方經常會說我們要刺激內需,我們要發展經濟,我們要經濟高速發展,今年已經從8%降到7﹒5%,它明明知道經濟有這個問題。其實我們知道中小企業在其它國家也是,它真的可以刺激經濟的發展,可以貸東貸西,而且可以給社會做出很大的貢獻。為什麼在中國它明明知道很多中小企業它是可以賺錢的,明明把款貸給它,它是能賺錢的,它卻不把錢給它,而是要給一些它知道根本就不可能還款的這些呢?

竹學葉:我覺得剛才杰森博士已經講了主要的一些原因。就是它的銀行壟斷了之後,它沒有辦法真的去服務這些中小企業,特別是需要貸款的這些企業。但是反過來講,我們看它為什麼老是這個樣呢?如果我們注意到中國的所有的國營企業,它主要的並不完全是壟斷的原因,你就算像國外有一些壟斷的企業它也要做的好一些才行。在中國它既有了壟斷的地位,同時又具有國家操作的這種特性,就是說剛才杰森也講,它要貸款就貸款,要停就停,並不是它的商業行為決定的,是因為中央的政策,中央要幹什麼是通過它們來執行的。

所以你嚴格說去指責這幾家銀行也不完全是公正的,因為是中央要它們這麼幹的。比如說我多少萬億就是要貸給幾個行業,其它的你沒有份,你刺激經濟4萬億也好,10萬億也好,本來把這些錢去投給中小型企業它有一定的條件可以拿到錢的話,那中國的內需馬上就上來了。但它為什麼不做呢?就是說中共本身也沒有想去這樣做,所以它銀行也做不來。

主持人:這就是大家很感興趣的,就是說在中國這些國有銀行的運作和西方民主國家相比,它的運作有什麼不同呢?

杰森:其實在美國它沒有實際的國有商業銀行,英國包括美國在07,08,09年整個金融危機的時候,有些銀行政府不得不出款去救助,救助的時候股份很大一部分被國家擁有了,好像變成國家擁有的銀行了,但事實上國家不參與它的運作,同時國家的原則是,當你這個銀行一旦能站得住腳的時候,我立刻把你的股票拋售,讓你還是變成獨立的銀行。

基本上在西方政府有非常明確的概念:我絕對不參與商業運作,我一定是個裁判員,我絕不做裁判員加運動員。而中共是相反的,它是一定要保證維護自己,同時兼具裁判員和運動員的雙重任務,所以它不是說我要放棄對國有商業銀行的控制,它是不斷的加強對五大銀行的控制,讓它的五大銀行在中國整個金融行業占的市場越來越大,而且利率越來越高。這就跟西方一個截然衝突,其結果就是你國家擁有政策的能力,你國家運用監管的能力,同時你國家又有運營、經商的能力,那誰吃虧?就是老百姓。因為你擁有一切的時候,老百姓完全從信息、從權力、從資金,方方面面都處於劣勢的時候,那就只有盤剝了,清清楚楚的盤剝。

主持人:您說到這,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一個現象,比如說在金融危機的時候,美國政府救花旗銀行(Citibank),但是我記得當時美國政府一注資,然後花旗銀行的市值馬上就下降了,很多人就拋售它的股票。

竹學葉:因為在西方它是一個自由階級,這是一個常識,如果政府再控制銀行、控制企業的話,它必然滋生壟斷、腐敗和無能。所以它基本上形成了一種共識,你政府去救助這個企業的時候,一旦把錢投進去,馬上老百姓就感覺到你政府要控制這個企業了,這個企業就沒有前途了,所以當然股票要被拋售了。政府在做這件事情的同時,它一定要表明態度,就是剛剛杰森講的,就說我只是暫時扶植,因為它缺錢,一旦它能夠自立了,我立馬就退出來,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也不參與決策,只是把錢借給它用,讓它渡過難關。所以這跟中國的情況完全相反,中國就是維持國有體制的狀態,利用銀行系統、利用金融政策來保證這一部分能夠越來越大,那你老百姓的盤子裡面只能是越來越少,這是必然的。

杰森:對,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美國老百姓也在反省到底該不該救,很多時候有一個概念說:Too big to fail(大到不能倒),我們現在救了他們,事實上這是政府的決策,現在很多美國人還在罵;當時很多同意那個救市法案的議員,現在還在揹著這個黑鍋。事實上當時美國政府投資的7千億最後還賺了幾百億。而中國歷史上幾大銀行當時壞帳很重的時候,中國政府當時朱鎔基執政的時候,扔進去上千億美元把這些壞帳買掉的時候,他沒有還老百姓一分錢。就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一種方式。

主持人:那麼中國的國有銀行他們怎麼賺錢,跟西方國家的銀行相比有什麼不同?溫家寶總理說要打破國有銀行的壟斷,如何打破這種壟斷,讓中國的經濟真正得到健康的發展?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參與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國有銀行賺錢為何太容易?(上)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國有銀行賺錢為何太容易?(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文化博覽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