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的母愛

張芸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母愛」是「人」的天性,也是「獸」的天性。

在此我先說「人」吧:我從小離家,三十多年後從美國返回山西太原,拜見父母及家人。母親居然記得問我說:「你的腳怎麼樣了?」這個問題一出,晚輩侄兒侄女們是一頭霧水。大家愣了,只是面面相覷!

原來在我八歲的時候,太頑皮,在老家東茹村臥房炕上蹦蹦跳跳,因為家母跟姐姐正炸年糕,一腳踩進滾開的油鍋裏(山西老家做飯熡灶與炕相連)。姐姐忙澆了一瓢冷水,母親則幫我脫掉襪子,眼見一層皮就這樣沒有了,一家人亂作一團,家母一直哭,但無濟於事。家父從太原帶上「止燙藥」萬分火急趕回老家來。

家父一個月後返回太原,把母親與姐姐跟我留在老家,她二人白天黑夜,細心照料著我。因為燙過的腳不能碰到被子,被子懸空掛起來,像一個蚊帳,家母跟姐姐,不能合眼,守著我度過漫長的白天與黑夜,持續大約半年左右。 到現在,我還記得我媽媽那如泣如訴的說了近半年的一句:「又天明了!」(這是山西方言,普通不說 「天亮了。」)

過了半年,我返校讀書,一切正常。

她這一問,我才知道她心裡三十多年來,一直掛念著我那被油燙過的腳!

母愛真偉大啊!當年我久別重逢都強忍著眼淚,可是,經老人家這一問,就不禁淚如雨下了!

話分兩頭說,現在描述一頭老虎的母愛吧:

這幾年,我常用電腦跟親人朋友交換電郵,上禮拜,陳姓摯友寄來一封關於一頭母老虎跟五條小豬的故事。

標題是:母愛──老虎的抉擇 CHOICE OF A TIGER.

一開頭,是一張相片,一頭母老虎,頭枕石階,睡得很沉,身上倚著睡著的三頭小豬,身上裹著「虎皮背心」。離老虎不遠,躺在舖著石板地上有兩隻小豬,也穿著「虎皮背心」,睡得正甜。這是一張「老虎全家福」。圖下面有14行中英文說明,大意是:

美國加州的一座動物園裡,一頭母老虎產下了罕見的三胞胎。不幸的是,由於懷孕期間感染了倂發症,幼虎早產了。由於體型太過廋小,幼虎出生後旋即死亡。母老虎分娩後醒過來時,健康狀況急轉直下,雖然牠的身體全無異狀,醫師們覺得損失了三隻幼虎,讓母老虎陷入憂傷悲痛之中。醫師們決定,如果母老虎可以充做另一頭母獸所產下的幼獸的代理母親的話,或許就能有所改善。他們與全國動物園聯繫之後,得到一個令人洩氣的消息:目前沒有年齡合適的幼虎可以安排送給(借給)這頭心懷悲傷的母老虎。

醫師們決定試試從未在動物園環境裏試過的法子:他們知道,有時候,母獸願意養育其他種類的動物。當下立即找得到的「孤兒」,唯有一窩正吃奶的豬仔。

動物園長和醫師們為豬仔裹上虎皮,把牠們放在母老虎身旁。問題是:牠們會被視為幼虎呢?還是會當做母老虎的可口排骨呢?

各位看倌請瞧瞧,保證各位會難以置信。郵件最後附有四張相片:
(1)母老虎熟睡中,身上倚著睡著的五頭小豬。
(2)母老虎的頭部特寫,睡得很沉,嘴旁一隻小豬的大頭,狀甚親熱。
(3)母老虎正走路,右腿旁,一頭小豬跟著走。活像一個小孩跟著媽媽。
(4)母老虎蹲在地上,一頭小豬在「媽媽」兩腿中間,擡者頭,很俏皮。另一頭小豬,正看地,像找東西。

最後,兩行英文:
Now, please tell me one more time…
Why can’t the rest of the world get along?

一行中文:
現在,請您告訴我,何以世人無法和平相處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美國住了四十多年了。今天出門,列了四件該辦的大事,有的順利,有的不順利,但都成功了,可謂一天闖了四大關。
  • 孩子們,又叫,又跳,像中了頭獎。最後大家吃過晚飯,去海邊泡了一會海水,我甩了幾桿,沒魚上鉤。那一晚大家都睡得很甜!
  • 天有不測風雲,平安過了35年,水管出問題了。市政府的查水錶技工告我:「問題大概是院子裡的水管或者屋子裡的水管。」
  • 處理每日生活瑣事泰半如此,孩子們見我在沙發上如坐針氈,就用不純正的國語說:「緊張,緊張! 」最近真正「緊張」過一次,大約一刻鐘,且聽在下道來…
  • 可是我這兒講的「杯中物」不是文人雅士喝的,也非喜慶宴會用的酒。我講的「杯中物」是一隻「蚊子」。
  • 當然主要還是受家父家母教誨──凡事要「誠」,因為「誠則靈」。後來,很多年過去了,其間,我親身體驗到有很多事件真的是「誠則靈」。
  • 「聯邦快遞」是一家私人公司,專為顧客想做郵遞服務。親戚說,他寄得是「第二天到達」。要我在4月26日早上在家等,11點以前,應該收到。這家公司很可靠,信譽卓著,我曾用過,所以那天一直在家等。
  • 幾年前,岳父母(林南敏,李玉華)在世,每逢過年、過節、過壽或喜慶日子,都會跟老伴,林芸,飛去加州洛山磯,為二老略盡孝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