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5日,神韻藝術團給倫敦大劇院再次帶來一票難求的盛況。(劇院提供)

神韻2012歐洲23場票房火爆 瑞士每張票價550美元

2012年04月17日 | 11:50 AM

【大紀元2012年0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導)4月15日晚10點,隨著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倫敦大劇院的絳紅色大幕在空前熱烈的掌聲中落幕,2012年度神韻歐洲巡迴演出圓滿結束。

覆蓋四萬歐洲主流社會觀眾

從3月12日到4月15日,享有「世界第一秀」美譽的神韻藝術團,再一次震撼歐洲各界精英,23場演出給荷蘭、德國、瑞士、瑞典、法國和英國6國近4萬幸運觀眾留下了終身難忘的美好記憶,驚喜、讚歎、感動、敬佩、思索和震撼,深深地觸動人們的心靈,神韻已經成為歐洲人最崇敬、最嚮往的藝術天堂。

23場巡演觀眾近4萬 神韻越來越熱

2012年光臨歐洲的是神韻三大團之一的神韻國際藝術團,由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女子青年組冠軍、神韻舞蹈編導任鳳舞,以及第四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青年男子組金獎得主吳巡天等優秀藝術家組成的強大陣容,再次令歐洲觀眾陶醉。

今年神韻巡演主要日程如下:3月12~13日,荷蘭海牙Lucent Danstheater劇院(2場);3月16~18日,德國柏林國際會議中心(3場);3月23~26,瑞士蘇黎世會議宮(4場,另加2場貴賓專場,共6場);3月30~31日,德國法蘭克福世紀大廳(3場);4月4~5日,瑞典斯德哥爾摩Cirkus大劇院(3場);4月10日,法國巴黎會議宮(1場);4月12~15日,英國倫敦大劇院(5場)。從海牙開鑼後,神韻在歐洲掀起的熱浪一浪高過一浪,到最後的巴黎、倫敦的演出達到了最高潮,出現了場場爆滿的演藝界奇觀。

與前兩年類似,歐洲還處在金融危機重創後的挫折期,在眾多演出相繼被取消延期的大背景下,神韻晚會卻不受危機、氣候、假日的影響,逆流而上,給人們帶來春天般的希望。


從2012年3月12日到4月15日,享有「世界第一秀」美譽的神韻藝術團再一次震撼歐洲各界精英,23場演出給歐洲近4萬觀眾留下美好的記憶。(網絡圖片)

瑞士神韻票是每張550美元

比如在瑞士名城蘇黎世,儘管神韻是第一次到訪這個「百萬富翁城」,但由於崇高亮麗的品牌效應,在兩場貴賓專場中,每張500瑞士法郎的票價折合成美金就是550美元一張,但人們還是紛紛慕名而來,看完演出後,人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神韻是無價之寶。」

德國法蘭克福加演一場 倫敦五場場場爆滿及周末壓軸場一票難求

在德國法蘭克福原本計劃上演兩場,但由於觀眾踴躍購票,主辦單位又加演一場。在瑞典壓軸場的爆滿之後,巴黎又出現爆滿,緊接著在倫敦又出現了五場場場爆滿、壓軸場一票難求的盛況。

下面是部分觀眾的現場反饋。

神韻是藝術巔峰 無價之寶


世界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卡蘭‧阿姆斯壯攜97歲的老母親Pearl Armstrong一同來觀看了柏林的首場神韻演出。(攝影: Bernt Schneeweiss/大紀元)

世界著名的女高音卡蘭‧阿姆斯壯(Karan Armstrong-Friedrich)教授曾贏得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聲樂大獎,也頻頻登上包括德國瓦格納歌劇在內的歐美各國享譽世界的歌劇舞台。她對神韻贊不絕口。

她強調說:「神韻樂團真棒,精彩紛呈,很漂亮。中西樂器的結合真是個天才般地創意,平衡得很好。」「舞蹈以及神韻的美,真是很驚人。不僅僅是表面的美麗,她是如此純淨,如此平和,有一種治癒的效果。她讓人的靈魂非常平靜。」


奧地利籍著名戲劇家克勞斯‧海默爾(Claus Helmer)盛讚神韻:「無懈可擊,美得就像夢一樣!」(攝影: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奧地利籍著名戲劇家Claus Helmer教授在五十多年的戲劇生涯中,演出過四千多場話劇,導演過近百個劇本,並身兼數職,他曾獲得十多個大獎以及德國聯邦十字勳章。

Claus Helmer教授讚歎神韻「美得讓人難以置信」,他讚賞晚會帶來的善良、純淨的價值觀,對全人類都很重要,可以為人類帶來和平與美好。

「我接觸過一點佛教,我覺得佛法很迷人,因為佛法是一種很大度的世界觀。如果每個人都照這些標準來做的話,世界會比現在好得多。」「人生就像電流一樣,有正有負。我覺得,正的東西是占主導的。看完節目後,帶著一個積極的生活態度回家,對自己說一聲:『生活真好,看完神韻後的這種感覺真好』。」


英國格蘭徹斯特男爵和女兒非常喜歡神韻(攝影:文華/大紀元)

格蘭徹斯特男爵是英國上議院的90名貴族議員之一,他於1995年承襲爵位,並於2003年進入上議院,擔任工黨的上議院議員。2009年星期日泰晤士報的財富榜上他名列第32,資產總額達到12億英鎊。

男爵對神韻讚不絕口,他說:「我們非常喜歡這場演出。無論是舞姿、編排還是色彩,都令人歎為觀止,整台演出都令人非常著迷。」他表示:「一定要向朋友們推薦神韻。」


瓦實先生和阿曼小姐被神韻的內涵深深觸動(攝影:文華/大紀元)


瓦實先生是瑞士一家上市銀行的董事長,他說:「中國古典舞是一種很獨特的藝術形式,神韻晚會讓我們看到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其五千年的歷史讓我們非常震撼。」

「歌唱家的演唱也非常打動我,他們的歌聲能量很強,我即使不是特別明白歌詞的內涵,但僅憑他們的聲音就非常吸引我,那些聲音好像能穿透人的心扉,觸及到靈魂深處。我們一定會再來看的。」

「我很佩服他們將中國的歷史文化同中國現狀同時展現在舞台上,我很明顯感受到中國現今文化同古老文明的差異。尤其是表達法輪功的舞蹈節目,讓我非常感動。」


瑞典皇家學院科學家尼爾斯‧克里斯托弗‧哈特勒與太太觀看了神韻演出後表示,要把這台演出推薦給更多的人去看。(攝影:馬麗/大紀元)


哈特勒先生是斯德哥爾摩皇家技術研究所名譽教授,也是著名的發明家,由於卓越貢獻,他被編入了瑞典全國百科全書。觀看演出後他和夫人都興奮地表示,要把神韻推薦給更多的人。


前瑞典教育董事會總監羅斯‧瑪麗‧阿迪與妹妹瑪利亞姆一起觀看了神韻在瑞典的第二場演出(攝影:大紀元/林達)


羅斯‧瑪麗‧阿迪女士(Rose Marie Adeen)是瑞典教育界的傳奇人物,30年前她曾是瑞典教育董事會的第一位總監,也是瑞典國家機構的第一位女性領導人。4月5日,儘管不幸患病癱瘓,她還是坐著輪椅來觀看了神韻。

「神韻演出非常精彩,我喜歡所有節目和所有細節。」「那些神韻的舞蹈演員們水平非常高超,她們用美表達了中華傳統藝術,以及她們反迫害的真相。」她認為,神韻演出的主題是表達對自由的希望以及闡述理念。

舞蹈專家:中國古典舞包羅萬象


原芭蕾舞演員,芭蕾舞學校校長Hiltrud Kaiser-Burck女士期待明年帶芭蕾舞學生一起觀賞神韻(攝影:Alexander Hamrle/大紀元)


芭蕾舞學校校長Hiltrud Kaiser-Burck女士說:「神韻晚會可謂包羅萬象,有容乃大,在其中你可以看到經典的舞蹈步子,所有的經典元素,還有變化造型豐富的服裝道具,還有這麼多演員在台上準確同步一致的舞蹈,這簡直不可思議!棒得難以置信!」

「我想,可能要從幼年時期開始高強度訓練才可能達到這樣的高水準。要不,就是藝術家們擁有對舞蹈音樂等藝術的熱烈追求,這種熱情清晰地體現在神韻藝術家的身上,觀眾可以感受到這種從神韻藝術家身上傳遞過來的熱情,他們個個都非常出色,非常優秀,整個的藝術團都非常優秀。」

「那個指揮那麼年輕,而不是採用伴奏音樂,這使得這場秀的價值不同尋常,這樣一個樂團當然費用很高。」「神韻如果明年再來,我要把跳芭蕾舞的女孩子們帶來,她們都應該看看,可以達到甚麼境界,真的美得出神入化。」


吉麗‧緹瑞(左)和蔻娜莉‧比齊諧都曾是專業古典芭蕾舞演員,看了神韻後,她們也想學。(攝影:文華/大紀元)


吉麗‧緹瑞和蔻娜莉‧比齊諧兩人都曾是專業古典芭蕾舞演員,目前改作舞蹈研究。她們都很驚訝於中國古典舞同芭蕾舞差別之大,以及中國古典舞之美,她們一再向神韻專家請教,希望能學習中國古典舞。

「神韻舞蹈演員們非常神奇,我們很驚訝於他們的跳躍和翻騰,以及他們跳舞時所散發出來的能量。我認為中國古典舞非常的複雜,他不僅僅需要身體的動作,他更需要眼神、手指和各種動作的配合,中國古典舞的表現力是無窮盡的。演員們的動作流暢,我看到了很多動作都表現了圓,沒有停頓。這跟芭蕾舞大不相同。」


柏林芭蕾舞學校的校長沃爾夫女士感歎神韻的表演給人指出了一條回歸真我的路。(攝影:德文大紀元)


柏林芭蕾舞學校的校長沃爾夫女士(Szilvia Wolf)驚歎於神韻舞蹈細節和配合的完美。「舞蹈演員們展現出了高深的功力,無論是女舞蹈演員表現蓮花的柔美,還是男舞蹈演員強勁陽剛的舞姿,他們都讓人感受到了美,太美了!這樣的高水平,只有舞蹈演員的內心充滿激情和善念才能做到,這需要一個甚麼樣的精神境界才能達到如此。」

「聽著歌唱家的歌聲,看著天幕上翻譯的歌詞,我的眼淚差點掉了下來。正如同歌唱家唱的那樣,我感到自己的心在共鳴。高科技的天幕上有歌詞翻譯,但我有時候甚至覺得,對我來說我不需要翻譯就能感受到歌唱家所唱的內容,真是一種美好的感受。」



荷蘭藝術家德拉特女士稱神韻是「一個最美的夢」,這天她坐了3個小時的火車前來觀看神韻演出,還特地穿上自己製作的中國服裝。「太美了!舞蹈演員如此優雅,他們的服裝是那麼的精美,效果驚人。太好了!我喜歡神韻演出的每一秒,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美妙的夢,我正陶醉在夢中。」


著名的呂勒奧理工大學的教授埃納爾‧漢克尼先生表示,這樣的演出前所未聞,前所未見,真是大開眼界。(攝影:馬麗/大紀元)

埃納爾‧漢克尼先生是呂勒奧理工大學的教授,也是瑞典大學的客座教授,他還擔任過大公司總裁或財務總裁。「對於我來說,這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體會,神韻非常漂亮。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歷……神韻藝術家們在動作中,把自己的思想、感受、通過舞蹈表達出來給觀眾。真是偉大的編舞。我很喜歡。」演出結束後他還專門把名片留給劇院服務員,請他們等到神韻再來的時候,一定要給他發郵件!


前聯合國政府諮詢官秦穆巴教授與妻子共同觀賞了神韻國際藝術團在柏林的首場演出。秦穆巴教授說:「神韻是更偉大的演出,是最頂級的藝術」(攝影:安然/大紀元)


退休的聯合國政府諮詢官秦穆巴教授說,神韻晚會的水平之高令他驚歎,是超乎他想像的「最頂級的藝術」,音樂家秦穆巴太太說神韻是她從沒有看到過的最美的演出,她「完全融入了晚會中,真想和演員們一起跳舞」。

「神韻與我們習慣了的芭蕾不同,舞蹈遠遠超過西方的芭蕾。神韻卓越的舞蹈藝術就遠遠超過芭蕾,要我說,得超過三個檔次!演員對身體掌控的技能,美麗的舞台背景以及演出的精神內涵和意義都是更深、更鮮明。這是更偉大的演出。神韻是最頂級的藝術!」

曾任聯合國政府諮詢官二十年的秦穆巴教授足跡遍佈各大洲,幫助許多國家的政府進行基礎設施,飲水系統、學校教育建設。酷愛藝術的他在退休後自己建立了一個藝術閣,收藏了時間跨度超過1,000年的各種繪畫。他們認為神韻具有深邃的精神內涵,「『反對神』還是『跟隨神』,誰信誰不信,正義最終戰勝邪惡,這些都在晚會中很好地展現出來了。」


英國當紅著名演員Maurice Byrne 先生盛讚神韻(攝影:文華/大紀元)


Maurice Byrne是當紅的英國男演員,他曾扮演過羅密歐與朱麗葉,第十二夜,以及剛結片的電視劇《倫敦人》等。他稱讚神韻用藝術的方式來表現現實的可貴,他說:「我對那個警察打人的節目(《大法弟子遇仙記》)很喜歡,通過藝術表演,讓大家知道中國發生的事件,這是個很好的辦法。」

他還感歎,在沒有政府資助的情況下,完成這樣的鉅作,並全球巡迴,「真了不起呀!」他和朋友還表示,神韻是精品傑作,是無價之寶:「票價再翻幾倍,都是值得的,絕對值那麼多錢!」

餘音繚繞 音樂打動人心


前羅蘭公司在瑞典的總經理史迪威‧羅文若德先生看完4月5號的神韻演出後說:「我在音樂界工作這麼久,聽過各種樂器的演奏,但是神韻給我的感覺與眾不同。」(攝影:沈楓/大紀元)


「我在音樂界工作這麼久,聽過各種樂器的演奏,但是神韻給我的感覺與眾不同。」這是史迪威‧羅文若德先生看完4月5號神韻演出的感言。羅蘭公司被稱為「世界第一音箱效果器品牌」,專門生產與電聲樂器密切相關的產品。

「我們非常喜歡神韻演出,這是至高享受。中國古典舞,對我們來說非常新奇。這是我們第一次有機會看到這麼獨特的舞蹈。」「我聽過各種各樣的樂器演奏,在音樂界有很多朋友。神韻的音樂非常讓人感動。」


荷蘭喜劇大師艾里克‧范‧麥斯文科(攝影:Giusy de Ceglia)


今年是荷蘭喜劇大師艾里克‧范‧麥斯文科第三次觀看神韻,他說:「仍然像夢一樣,太美了!」「我非常喜歡這種中西樂器結合(演奏)的音樂,現在還在我腦中迴響,這些音樂會在我腦中停留兩三天。」

演出中有關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大陸反迫害的節目,再一次讓麥斯文科先生感到震撼。他說:「這是一種黑與白的較量。我們在歐洲的人不知道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如此地明顯和如此嚴重,(節目)會讓你思考(這種迫害)會多嚴重。這是黑白的較量,絕對地震撼。」


《Orpheus》的發行人和主編科斯茲尼先生說:「演出如同閱讀一本色彩愉悅美麗的童話書,太讓我著迷了!」(大紀元)


科斯茲尼先生是音樂雜誌的發行人和主編,「這是我第一次觀看神韻演出。演出中的那種神話般的氛圍讓我深深陶醉。讓我著迷的一個很重要原因是所有的節目都是原創精品!」「整場演出的編劇功力高深,在短短兩小時的演出中講敘了那麼多精彩的故事,而且每個故事的舞蹈動作、背景和音樂都搭配得如此完美!」

神韻的服裝「那些絲質飄帶的動感讓我的思緒也常常隨之飄蕩。」神韻的音樂也讓這位歌劇專家發出了「夢幻般美麗、卓越超群」的感歎。「這些音樂是如此的悅耳動聽,不僅動聽,聽過後還時刻在心中縈繞。」

能贊助神韻是種榮耀


萬寶龍荷比盧地區市場經理:「真的是太壯觀了!」(攝影:Jasper Fakkert/大紀元)


今年世界頂級時尚品牌萬寶龍公司(Montblanc)躋身神韻贊助者行列,該公司專門向神韻國際藝術團頒發了國際藝術贊助大獎(Montblanc de la Culture Arts Patronage Award),並贈送了一款貴重的蓋烏斯‧梅賽納斯(Gaius Maecenas)4810系列鋼筆。

梅賽納斯是古羅馬政治家、奧古斯都大帝的好友兼顧問、西方公認的文化藝術贊助人之鼻祖,他的姓在多個西方語言中就是文化藝術贊助人的意思。觀看神韻後,該公司代表揚‧馮‧霍爾頓先生(Jan van Holten)一再感歎:能贊助神韻這樣高品位演出是萬寶龍的榮耀,他們今後會一直這樣做下去。


多次獲得摩托車賽冠軍的斯特和先生(右一)和兒子們。(攝影:文華/大紀元)


奧利維‧斯特和先生是瑞士家喻戶曉的摩托車賽冠軍,他至少得過50次冠軍,在瑞士貴賓場專場演出後,他高度稱讚神韻。

「神韻晚會讓人感到興致勃勃,我非常喜歡,特別是晚會上的顏色搭配,那麼明亮炫目,又很柔和。還有舞蹈表演,是出乎意料的精美。」「我肯定要將神韻推薦給人們,因為這是如此優秀的演出,演員們的群舞協調一致,整齊如出一轍,編舞獨具匠心。」

他還表示,很喜歡晚會上那個表演中國人反對迫害的節目,瑞士雖然一直是個中立國家,但瑞士人對人權迫害一直都很關注,特別是觀看神韻後,他們更覺得應該多支持法輪功。

斯特和先生購買了很多500瑞士法郎一張的神韻票,邀請了很多朋友和客戶一起來分享神韻的美麗。


商業資訊公司的執行總監 卡羅利納‧羅斯隆德女士和丈夫卡內斯‧羅斯隆德先生在看過神韻瑞典首演後盛讚演出。(攝影:唐峰/大紀元)

卡羅利納‧羅斯隆德女士是一間在歐洲13個國家均有分公司,橫跨60個領域的高級商業資訊公司的執行總監,她在瑞典看過神韻後興奮不已:「真的是太美了!整台演出都是那麼絕頂美好。尤其是演員們的服裝真的是色彩絢麗,無與倫比。其實演出的每一個環節都很棒。整體來說,這是一場完美無瑕的演出。」

頂級設計 超凡脫俗


時裝設計師和形象、品味顧問Katharina Starlay女士讚歎神韻服裝典雅和精緻,凸顯了女性之美。(攝影:吉森/大紀元)


「我今天的感覺就像是在優美的服裝海洋裡暢遊了一圈,這些服裝既好看又典雅,還能讓舞蹈演員活動自如。」時裝設計師 Katharina Starlay說:「神韻『太好了!讓我找到了自己要找的東西!』」

「神韻服裝的搭配方式,是歐洲設計師絕對想不出來的。我最喜歡的是神韻服裝的典雅和精緻,絲毫不露肌膚,就凸顯出了女性之美。神韻的女演員們跳躍的時候,可以看到她們在裙子下面還穿著褲子,非常漂亮,一點也不多餘。」

她還表示:「我們在天幕上看到迎面撲射而來的能量,這也表現出中國傳統文化是一種涉及高層能量的文化。從演員那純淨而自然的笑容中散發的就是這種強烈的能量。」

「這是只有演員們在完美的配合之中才能具備的能量,如果每個人只為自己著想,就不可能形成這樣的能量。只有大家都相信,甚麼才是對整體的成功最好的,才能形成這種能量。在西方,人們過於考慮自己,而忽略了我們共同所要達到的目標。是這種忘我的力量,使得演出成功。」


室內設計師施里夫女士(攝影:余平/大紀元)


德國室內設計師施里夫女士(Petra Schrimpf)對神韻運用的色彩大加讚賞,她感覺到了神韻色彩背後的強大能量。「上半場最後一個關於西藏的節目用上了棕色和淺綠色,非常棒!顏色能影響人們的情緒,甚至能觸及人們的心靈。」


Berthon夫婦和朋友(右)在包廂裡觀賞了神韻晚會。(攝影:文華/大紀元)

西蒙‧博松Simon Berthon先生是全球最著名的二戰歷史學家,是英國最傑出的作家和電視製片人之一。他說:「我以前從未看過如此令人陶醉的演出,藝術家們技藝精湛非凡,」「我喜歡演出中的音樂,現場奏樂既有中國音樂元素,也有許多西方樂器的表演。中西合璧的音樂演奏真的非常吸引人。」神韻的服裝也令博松先生驚歎不已,他充滿敬意地表示:「我會推薦朋友們都來觀看神韻,因為太好了。」

正義戰勝邪惡


瑞典國會議員逢芬‧本特松先生

瑞典國會議員芬‧本特松先生4年前在林雪平就觀賞過神韻,但他讚不絕口地說:「神韻演出非常優秀!」

「作為一個政治家,我最關心的就是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迫害。我想今晚最高潮的部份就是(法輪功)故事,我非常欣賞。」「這場迫害是一場災難,我們政治界應在此方面做出努力。我們必須對(這場迫害)有所做為。我將會在我自己的職權範圍內,盡最大的努力使中國人民獲得民主。」


瑞典國家檢查爆炸物和易燃物的高級工程師Grut夫婦(攝影:沈楓/大紀元)


Tomas Grut先生是瑞典國家檢查爆炸物和易燃物的高級工程師,是安全方面的專家。觀看神韻後,他牢牢記住了裡面一句歌詞:「不要抱怨,守住你的善。」他還說,神韻的音樂讓他難忘,他們一定會跟好友推薦神韻,並且會「永遠推薦」。


珠寶商Ulrich Wolff夫婦(右)和好友珠寶設計師Angel Garcia(左)夫婦一行四人從200多公里外的斯圖加特驅車前來觀賞神韻。(攝影:安然/大紀元)


3月31日晚,珠寶商Ulrich Wolff夫婦和好友珠寶設計師Angel Garcia夫婦盛讚晚會不僅「壯麗輝煌,卓越超群」,美得如同「一個夢,如盛開花朵一般的華美」,而且有「感動人心,啟發人深思」的精神力量,闡釋了「正義必定戰勝邪惡」的真理。

「神韻晚會表達了中國人希望一個自由中國而不是現在中國的願望,我覺得這非常好,非常勇敢。」他們「感受到晚會所傳達的純淨、善良與正直,以及精神的信息,尤其是三首歌曲的歌詞,啟發人思考人生的意義。」「晚會所講述的故事,有一部份非常感動人心,啟發人深思。晚會所闡述的正義必將戰勝邪惡,這是人人所期望的。」


國會議員Meister先生表示,明年「只要時間允許,非常願意」再來看神韻。(攝影:吉森/大紀元)


德國國會議員Michael Meister先生今年是第二次觀看神韻,「我去年看過神韻,領略了晚會中音樂、歌曲和舞蹈,知道了她的表現方式,首先感到的是驚歎,今年則對節目內涵有了更多的體會,感受更深。」他表示演出帶給他最主要的啟迪是,無論人處在甚麼樣的境地,都不能放棄一切終將會向好的方面轉化的理念,而抱有希望。「讓我很受觸動的是最後一個舞蹈,她表現了中國的精神文化運動和國家強權之間的衝突。最終,文化將會戰勝強權。」

做人的啟示 找回自我


瑞士著名漫畫家安德瑞士‧楚丁先生(Andreas Tschudin)和家人觀看神韻後,感觸深厚。(攝影:文華/大紀元)


瑞士著名速畫家和諷刺漫畫家安德瑞士‧楚丁先生(Andreas Tschudin)攜病中的夫人和兒子一起觀看了神韻演出。「神韻讓我非常感動,真是從內心的非常感動。美極了,充滿了能量和人生樂趣,散發著所有這些訊息的演出是如此美妙。還有那漂亮的天幕,演出和天幕的組合做得非常非常好。我被深深地觸動了。」

「比如神韻歌詞讓我觸動很深,好像是在宣告著真相的訊息。歌詞在提醒我們,我們應該認識到自己是誰,找回真正的自我。我們不僅僅有物質身體,更有精神層面的追求,我們應該為正義做點甚麼。」

楚丁夫人是坐著輪椅來觀看神韻的,看完演出後她說出了心底的願望:「希望神韻的設計者能接受我成為一名神韻的舞蹈演員。」她的話令在場的朋友們都熱淚盈眶。


安吉拉(右)和莫妮卡一起觀看了3月26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瑞士蘇黎世的第六場也是最後一場演出。(攝影:黃芩/大紀元)


「從開場那一刻,大幕一拉開,整個舞台的畫面,煙雲繚繞中伴隨著音樂,打進我心靈深處,我的整個生命都在震動,幾乎流下眼淚。」安吉拉在管理馬球馬術俱樂部,她平緩地描述著內心的感受。

「這個演出就好像是一部活生生的、精彩的中國童話書。」當演出中神佛從天上下來時,「有一種莊嚴的感覺。我還能感覺到裡面包含的力量,能感覺到自己如何回歸內心世界,找到平和,這種能量就已經會使暴力等沒有立足之地了。」


經營貴重金屬的老闆君特Günther和夫人(攝影:黃芩/大紀元)


在柏林經營貴重金屬的老闆Günther先生和夫人對自己能夠觀賞神韻有個特殊的感受。他們認為由於他們的品格符合了善,才被允許親身體驗神韻。

「我仔細的讀了介紹神韻的傳單,覺得非常符合我們期待的生活,看完演出我更覺得我的想法是對的。」「我們不應該殺動物,為甚麼人要發狂殺掉所有人。這肯定不符合我們的心理。(神韻宣揚的善)符合我們的觀念,所以我們今天才被允許來親身體驗神韻。」


建築師克羅爾先生認為,人要過一種讓神喜悅的生活。(攝影:文婧/大紀元)

「神可以幫助我們,但是我們的任務是在這裡(人世間)過一種讓神喜悅的生活,不管甚麼信仰都是如此。」德國建築師克羅爾先生(Hartmut Kroll)是虔誠的基督徒,看完神韻後他說:「應該如何對待他人,這是(演出)傳達的信息。我從自己內心深處的信仰出發,講出這個話,因為我就是嘗試這樣生活的。」

天國世界和神佛的護衛


跨國公司主管Soudry先生觀看了2012年3月30日在德國法蘭克福上演的第一場神韻演出。(攝影: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跨國公司主管Iche Soudry先生說神韻晚會「呈現了天國世界,觸手可及」,把觀眾帶進「一個半現實、半夢幻的世界,一個超出現實的美麗世界」,他說神韻晚會「給人們帶來了希望」。

「其實人類與天國世界的聯繫早已經存在,觀眾可以看到,神韻晚會中表現的人物,轉化成為天幕中的形象,他們與天國世界有一種連續性,他們與天國世界不是分離的,而是天國世界的一部份。這一點真讓人著迷,因為在我們的想像中,天國世界和我們的現實世界是完全分離的,而在神韻晚會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兩個世界渾然一體。」


2012年4月6日週五晚, 瑞典銀行家格瑞博林先生與太太欣賞神韻最後一場演出後,發出由衷的讚歎:「神是偉大的!」(攝影: sussi willgren /大紀元)


「神是偉大的!」 這是瑞典銀行家格瑞博林先生看完神韻後最大的感受。他還說:「男高音唱得真好,非常好!……我們讀著屏幕上的歌詞,非常感動。歌詞的意義很深。我都流淚了。」「(劇中)的神太偉大了!太神聖了!儘管我們瑞典還不習慣這些。」


精神科醫生Silvia Kim-Wang女士表示,神韻深深觸動她的心靈。(攝影:文華/大紀元)


瑞士精神科醫生Silvia Kim-Wang女士具有中國和朝鮮血統,她感受到神韻帶給她的不光是享受,更是啟迪。

「我從沒有機會在這裡看到中國古典舞的演出,其中一個原因我認為是除神韻外,世界上已經不再有這種真正的中國古典舞的表演了,雖然中國大陸每年也有不少演出團體來歐洲演出,但是我相信中共政府是不可能完成這麼精彩的演出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水平超群,是多種高質量藝術形式的完美結合,讓人彷彿置身世外桃源。」

「我發現神話故事中收藏了人類信仰價值中的精華,這些精神貫穿在我們每天的生活中,維持著人類的道德和尊嚴。……我在想,我們每個人或許都來自天堂,所以這種天堂般的美才能如此深刻地打動我們,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天堂存在裡面。」

法輪功的節目最感人


德國聯邦造型藝術家協會主席Werner Schaub 先生表示要好好了解法輪功(攝影:吉森/大紀元)


德國聯邦造型藝術家協會主席Werner Schaub同時兼任國際藝術協會歐洲分部主席,是德國聯邦十字勳章獲得者。他說:「神韻讓我度過了一個美妙的夜晚,令人印象深刻,色彩艷麗,舞蹈表演非常精彩。這場演出展現了五千年的中國文化,同時也觸及了中國當前的現實,展現了正邪之間的對抗。」

對於神韻所採用的藝術形式,也令他讚歎,他說:「神韻晚會比一個文化宣言還要全面。法國作家Andr Breton 曾發表過《超現實主義宣言》,但神韻晚會不是用文字寫成的文化宣言,而是用一場表演把一個文化宣言的內容表現了出來,這可以說是一種最佳的非語言溝通形式。」最後他說,回家後他要好好了解一下法輪功。


Wolfgang Schöhl教授觀看了2012年3月30日在法蘭克福舉辦的第一場神韻演出。(攝影:Matthias Kehrein /大紀元)


「在歐洲,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秀。就算我們把幾代的國家芭蕾舞團合起來,也數不出這麼多舞蹈技巧,這麼多有美感的舞蹈以及舞劇人物。」Wolfgang Schöhl教授研究傳媒信息,節目中表現現代中國的一些場景深深觸動了他,他說:「我在中國旅遊時看到有人在公園裡練氣功,但是背後發生甚麼?我們在西方社會就無從知道了。(舞台上有關反迫害的場景)觸動了我。」

「這是中國一黨專政之下的悲哀之處。演出過後有兩樣東西會留在觀眾的記憶裡:(舞蹈的)美麗以及用舞劇形式表現出的一個製造出很多受害者的政權的陰暗面。我覺得直接將這些表達出來是正確的。也許有人說,一個藝術演出中不應該包含這樣的信息。但是我認為,如果人們知道在勞教所裡發生的事情多麼糟糕,那麼他們(神韻演員)就有權利用舞蹈的形式告訴德國民眾這件事情。」


烏勒‧似卡利納教授(左二)和老友雷斯‧貝爾林先生各自攜夫人在神韻演出現場——斯德哥爾摩Cirkus大劇院暢談感受。(攝影:唐峰/大紀元)


烏勒‧似卡利納教授是瑞典哥德堡大學歷史教授,他在看過神韻演出後表示:「我認為神韻一定要把演出堅持下去。藝術是最完美的表達方式。這種用歌舞、演唱的方式讓全世界都可以知道神韻要表達的是一種傳統的多元文化,與此同時更重要的是,這場(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在中國此時此刻還在發生。這些真相一定要讓更多的人知道。」


造型藝術家Pape女士對神韻晚會爆滿表示由衷地感動,她感到自己和所有這些觀眾成為了一體。(攝影:吉森/大紀元)


來自德國海德堡的造型藝術家Roswitha Josefine Pape女士1997年曾隨團訪問中國,在公園裡看到很多人練氣功,4年前她又去中國參加過雙年展。她說:「在北京我經歷了另一個中國,我們一直被監視。今天在神韻晚會中我看到97年很多人在公園裡煉功的場景,那場景當時就很吸引我。」 

「讓人難過的是,修煉的人在中國被抓被打,簡直不可思議!看得我非常難過。可口可樂可以被允許進入中國,中國古老的修煉傳統在本土卻遭到打壓,我簡直無法理解中國政府。」

「神韻舞蹈是那麼和平輕鬆,我感覺是對靈魂的滋養。歌詞也讓我很感動,比如:第一首歌唱出了我們人總在奮鬥,每天都在奮鬥,卻為自己套上了枷鎖。但今晚走出劇場時,我感到自己輕鬆了很多。」


奧地利著名瓷器公司德國代理Markwart先生和太太驅車幾百公里,從北威州荷蘭邊境城市趕到法蘭克福,專程來看神韻演出。(攝影:Bernd Schneeweiss/大紀元)


Markwart先生說最令他感動的是法輪功的故事。「我非常地感動!因為這個世界上發生了這麼糟糕的事,我根本都不知道,也不能理解他們(警察)怎麼能夠如此傷害他人。」

關於對神的信仰,他說:「我必須說我一直對信仰有所懷疑,有時我會覺得這有些天真,當然這並不壞,其實(信仰)很美。在聖經裡也有一些例子,人們就像孩子一樣地相信著。而孩子有內心深處的信仰,他們向前走,並且從心底相信,有人會接住我。從這一點上看,這不是幼稚,而是滿懷希望。」


薩滿女士深知中共人權狀況的惡劣,但看了神韻,她對未來充滿信心。(攝影:文華/大紀元)


薩滿女士是瑞士一家公司的執行總裁,布儒洛先生退休前是位保險經紀人。他們說:「我們非常享受,(神韻)展示了另一種文化,不是我們在報紙上能讀到的那種。」「我們以前聽說過法輪功,這些人無法回到中國,我們對此感到悲傷,但非常高興能夠在舞台上看到他們。他們用這種方式來喚醒人們的良知,真好!」「局勢變化很快,我想,很快神韻就會回到大陸演出的。」

華人觀看神韻 更覺珍貴

神韻在歐洲演出時也有不少華人觀眾。3月18日在柏林,黃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演出讓她徹悟「這才叫藝術,這才叫美」,「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中國文化的精髓,」「每一個鏡頭,每一個動作,都是享受、都是美感。」「那些歌詞真是在把人生的真理,世道的真理都唱出來了。她不光是一種對中國文化的詮釋,更是傳播真善忍的傳統。」

還有比如「那些受到迫害的事情,他們並不是說去怎樣對抗、反抗,但這些有信仰的人仍然去傳播真理,這時發生的事情,我覺得真的是非常感動人」。黃女士的經歷非常坎坷,已經出國很多年。她真心希望海外的朋友們都來看神韻,然後再重新認識法輪功。


來自蒙古的(左起)巴塔、克拉特、桑巴克和聶馬(攝影:黃芩/大紀元)


來自蒙古的聶馬先生和朋友已經是第二次在柏林觀看神韻演出了,他對神韻中的佛家思想體系很感興趣。「(神韻)展現出的佛家思想和現代社會的結合,很有意思,我覺得在中國不可能被允許上演。」他說因為那裏面有表現在中國的修煉人被迫害後,神佛下世的場景,這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那些佛,還有菩薩,下來保護人,我覺得很有意思。」

夢見大佛和天兵天將

在柏林第三場演出時,王先生也坐在其中,他說他原本今年不打算來看神韻,但是就在前不久他做了一個夢,夢見大佛出現在夢中,佛身上有無數的天兵天將。自從他做過這個夢之後,就覺得一定要來看這個演出。

「場面很宏大,藝術性很濃,讓人看了以後從內心有一種震撼。」王先生表情很平靜,但內心很激動。當看到神佛從天上下來時,他說自己有一種「觸動心靈的一種感覺」。「現在整個這個社會,整個世界處於不太協調的時代,確實需要神明給與世界一定的幫助,淨化不應該存在的東西,使人的生存環境,生活質量各方面都有所提高。」

他還說:「作為中華五千年的文明古國就應該挖掘這些東西,使中國傳統的東西在中國體現出來。像日本和韓國,日本人穿和服馬上就知道是日本人,但中國現在不倫不類,沒有東西(可以表明是中國)。所以現在就應該推廣(神韻),推廣中國文化,推廣寶貴的文化遺產。讓人一看這就是中國的東西!」

「今天我心裏裝進很多很多,一個是人確實是要做好事做善事,另外我作為一個中國人看到這樣也確實很驕傲。」「我今天最大感想,希望節目能在世界各地更多的演出,讓全世界人瞭解中國,瞭解中國文化,瞭解中國國情。」


越南華僑柯先生和母親洪太太(攝影:黃芩/大紀元)

越南華僑柯先生說和75歲的母親洪老太太看了神韻笑得很開心:「節目很好看。」看到菩薩下世「很喜歡,也很感動。」特別是看到神佛下來救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很喜歡。

交換生:最大心願是神韻到大陸

柏林的演出還吸引了附近國家的華人,剛從大陸出來的九零後交換學生海洋(化名)就是從波蘭趕來觀看神韻的。她說:「我發現所有演員都在用全身心、用生命在演出,沒有任何人在表現自己,都使盡全力希望把最好的帶給觀眾,我立即感到神韻跟中國演出的區別。」她還提到坐在旁邊的都是西方人,一直在用力鼓掌,大家都覺得很好。

「神韻演出非常純淨和美,我特別喜歡的是表現仙境的舞蹈,在中國是絕對看不到,就像仙子一樣。」她也提到那些表現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反迫害的節目,「非常真實。特別是當危難來時,神佛出現的時候我感到特別莊嚴。」

「我今天真沒白來,錢真沒有白花。」她曾提到買票的時候,身上已經沒多少錢了,但還是買了比較好的票。今天來的時候還坐錯車了,「我從來沒有攔過車,結果今天提起勇氣攔車,一下就成功了。而且剛下了車就見到那輛要去柏林的大巴。」最後,她強調:「我最大的願望是神韻能在中國上演。」


鋼琴大賽組織者Maria Maleki女士希望以後十年神韻都能光臨法蘭克福(攝影:吉森/大紀元)


Maria Maliki女士在世界範圍資助那些有天賦的鋼琴家,並組織了在法蘭克福德國歌劇院舉行的鋼琴大賽。她出生在伊朗,文革時年輕的她還在中國生活過五年,談起神韻她有更多的感慨。

「正如神韻的名字,神韻呈現了美好和神性。對於神韻藝術家們的(藝術)魅力我驚訝得瞠目結舌。這體現了他們的信念。這蘊含在他們的一舉一動中。」「每一個跟藝術相關的人都需要這樣的神性。(神韻演出的)舞台布景和整體編排都體現了這一點。」

她還談到從演出中她學到的「(在生活中)不要把事物看得那麼重要,要始終相信超越我們、在我們之上的力量。要正面的進行思考,雖然當人們的所遇不能如其願的時候,做到這點並不容易。」

最後Maliki女士期待「神韻應該打開中國的大門,到中國去演出。通過藝術和這麼平和的方式,這是最好的方式,去把根找回來。我相信,這比任何的政治語言都更加的強有力。」


資訊顧問Peter Stuskovich先生認為敬天敬神的中華傳統,對現代人具有極大的重要性。(攝影:文華/大紀元)


Stuskovich先生和夫人是資訊顧問。她是位地道的瑞士人,但她卻有顆中國心,並有個中文名字叫王茹妮。一見到大紀元記者,她就很激動地用她那帶有西洋腔的普通話說到:「演出很漂亮,我很喜歡。這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出,我第一次看到。非常好!非常好!」

早年她曾到過中國很多地方旅遊,從那時開始學習中文。「我讀了很多書,瞭解中國的歷史、地理。我特別喜歡中國歷史,今天看了神韻演出,特別激動,很喜歡。」「很多神佛的場面非常壯觀,仙境的服裝很美。」「歌唱家們所演唱的歌曲,有非常深刻的含義,我聽著聽著就流下了眼淚。他們唱的是很悲傷的歌曲,融入了很多情感在歌聲中,他們的歌聲催人淚下,穿透我的心。」

巨變正在到來 人間需要選擇


出版商空勒先生說:「我融入其中了,神韻從裡到外地在改變著我。」(攝影;文華/大紀元)


出版商、書商麥克‧空勒先生在瑞士觀看神韻後久久不願離去。他說:「假如要用最簡潔的話語來給沒看過神韻的人介紹神韻,我會說,打開你的心扉,去看《飛雪迎春》, 演出能讓你對中國文化產生非常美好的印象,是一場色彩繽紛的演出,節目很完美。」

「神韻演出就像建設師一樣,不是建築物質世界的高樓,而是建築精神領域的高樓,讓人能登高望遠。」「神韻讓我感覺我完全地融入到演出中, 我融入其中了,從裡到外地在改變著我。我不會說,我來到劇院看演出,然後走出劇院、回家,我還是以前那個我,不是了。神韻在改變著我們。」


賽瓦洛先生稱能看到神韻,預知未來是件幸福的事,照相時他特別把神韻節目冊緊握在胸前。(攝影:文華/大紀元)


「巨變正在來臨,人們必須做出選擇。」這是瑞士數學老師賽瓦洛先生看完神韻演出後最大的感受。「特別是最後一個節目所帶給我們的信息:人們必須意識到,巨變正在來臨。我對此深信不疑,當女高音歌唱家在歌唱的時候,我就在想,我們很多人都能理解那些內涵,以及整個晚會所表達的信息。」

「晚會帶給我們一個明確的信息,人們必須在正義和邪惡間做出選擇,這是生命的回歸,我們必需追根溯源來理解『我們為甚麼會來到這裡,我們為甚麼現在來這裡?我們將要去哪裡』等等哲學問題,中國傳統文化在人生感悟上回答了這些問題。」「神韻告訴我們,在最後時刻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正義必將勝利,神韻讓人們感受到,堅守內心的善良,最終就會勝利。」

賽瓦洛先生最後說,能看到神韻,能預知未來是件幸福的事,照相時他特別把神韻節目冊緊緊握在胸前。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