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暴政致使異議人士黃翔不能回國奔喪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王逸之紐約報導)美東時間4月6日晚,中國著名詩人黃翔的母親含恨離世。這位93歲高齡的母親為了在去世前能見上遠在大洋彼岸的長子及家人最後一面,進入病危狀態後又在病榻上整整等待了12個晝夜。最後因為黃翔是中共黑名單上的異議人士,妻子張玲的簽證遭到駐美國中領館拒絕而沒能成行。老人在彌留之際的最後一刻,臉上唯一的表情是眼中不斷淌出的悲憤思念的眼淚……

半個世紀的生離死別

像無數個遭受中共迫害的中國人一樣,黃翔出身於將官兼書香之家,如果在一個正常的社會體制下,會過著平安富足的生活,享受著人間親情的天倫之樂。但是,由於西來共產幽靈引入中華大地和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改變了中華兒女正常的生活軌跡。紅色暴虐之下,中國人的命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有人一生都在痛苦和顛沛流離中度過,有的至死都不能在自己的祖國和親人相見。

黃翔的父親曾是國民黨的高級將領,遼瀋戰役中被俘,以「高級軍官訓練團」的名義被關押到齊齊哈爾第一監獄。因曾在國民黨情報部門工作,掌握著中共高級幹部叛變的機密,為此曾被人授意指令秘密槍殺於獄中。黃翔不到一歲就與母親離散。他母親曾是復旦大學英語系的高材生。同在祖國大陸,半個世紀不知道親生長子黃翔的消息。直到1993年黃翔受邀請到美國訪問,他的三叔才通過江西省民政部門找到黃翔的母親,母親從國外媒體的報導上知道了兒子的坎坷經歷。但是由於黃翔在中共迫害的黑名單上,他們母子一生見面的機會也只有幾個月。

這次母親病危離世前,黃翔想見母親最後一面盡孝,妻子張玲考慮到黃翔已年過古稀,而且在大陸有著6次坐牢的經歷,怕黃翔經受不住再度的折騰、磨難,所以想以兒媳的身分代為探望。結果簽證遭拒,中領館給出的理由是「拒簽的理由就是沒有理由 」。現在美國一所大學工作的張玲已加入美國藉,領館說:「妳一個美國人,不讓妳入境,是中國的主權!」

9歲遭關押 6次鋃鐺入獄

黃翔的大半生遭遇,是中共肆意踐踏中國民眾良知和命運的例證。僅看他簡歷的幾段遭遇。

黃翔出生於湖南武岡。9歲時(1950年)在去姑媽家的路上,偶然間看到了井裡的一條死魚,出於兒童的好奇心前去打撈,被農民協會主任當場抓住,誣陷黃翔「蓄意投毒,想害死貧下中農」,所以這個9歲的小孩被捆綁、關押並遊街示眾。

18歲正值青春和夢想的歲月。有著詩人靈秀氣質的黃翔嚮往去見證「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敕勒大草原,所以長途跋涉獨自西行到達青海。結果數月後被單位帶著手槍和手銬追殺,捏造罪名為「懷著刻骨階級仇恨越境叛國投敵」,被打成「畏罪潛逃的現行反革命」後被投入大牢4年。青春燃燒的歲月在鐵窗和高牆下度過。

從大牢出來,黃翔背上了更加沉重的社會檔案,戶口無處落,歧視與饑餓、流浪伴著他,打零工、抬土方、小煤窯拉煤船,沉重的勞動中被人從檔案中發現是「敵人」,又遭批鬥批判。當時文革爆發,他正在湄潭茶廠做工。因為從檔案中被發現是另類,再度被內定判刑十年。所寫情詩也成了判刑罪證。

一打三反運動中,黃翔被再次從檔案中發現為黑類,立案後被打成現行反革命送管訓班嚴管。當時黃翔第一個兒子剛出生不久,生病住院已被醫院報病危幾次,看管不許黃翔去探望。黃翔掙脫他們衝到醫院,親愛的骨肉已被送進了停屍房。在黃翔的嚎啕慟哭中,關押他的專案組人員還要將其繼續扭送公安局。朦朧的月光下,黃翔掙脫看管,身背屍兒上山,用手扒著黃土挖墳,掩埋了自己的親生骨肉。思子心切的他第二天再也掩耐不住心中的悲憤,提刀衝到專案組組長家,結果被扭送到精神病院,被作為精神失常的「瘋子」「關押療治」。

屋簷下的血淚

在國內,黃翔是朦朧詩派的啟蒙和創始者,78至79年的西單民主牆發起者和當代中國第一個民間社團——啟蒙社的社長和《啟蒙》雜誌的主編。黃翔在國外的文化界已是非常知名的人士,匹茲堡市特邀其為駐市作家。著作被翻譯成多國文字出版。然而一生有著幾十部著作的他卻不能在自己的祖國出版一本書。1995年,作家出版社已通過三審準備為其出書,結果遭中宣部和新聞總署封殺。黃翔夫婦在起訴作家出版社撕毀合約的過程中被中共投進北京昌平看守所,之後由全副武裝的警察強行押送到貴陽郊區監視居住。

次年妹妹去探望見他們如此清苦,決定在廬山腳下與他們合買一所農宅居住,新買的簡單農舍,竹林環繞,鳥鳴蟬唱。黃翔從監禁中走出,覺得像到了陶淵明的桃花源。農舍雖然簡樸,但終於能讓他們飽經滄桑的心有個安頓之處了,也終於可以將母親接來盡孝並一享天倫之樂了。

他和妻子將母親接到家中,剛過了幾天平靜溫馨的日子,當地公安、聯防、村委會、計生辦、房管部門便持續天天上門人為騷擾,要拔掉他這顆「潛伏在廬山的定時炸彈」。他們不讓辦有正式遷居戶藉手續的黃翔入戶、又以黃翔一家沒有本地戶口為由,強行驅逐黃翔一家人搬走。賣房給黃翔的賣主被勒令全家下崗,什麼時候將賣房收回,什麼時間恢復工作。賣主天天到黃翔家中哭求,善良而痛苦的黃翔夫婦,痛苦中想到了別人,他們不忍心看賣主一家由此丟掉飯碗,只好將所買的農宅讓出。

從此,他們失去了在中國的立錐之地,丟棄了在中國過一個簡單平民百姓生活的夢想,年近6旬的時候被人為驅逐離鄉背井、無奈飄泊異國他鄉的土地……

世紀的哀悼與悲憤

黃翔作為一位追求精神自由的異議詩人,大半生受到中共「不流血的處決」。雖然他的個案遭遇與別人不同,但黃翔說:「我的不幸個案的出現絕不是個人的事情。他是中共治下幾代中國人遭受蹂躪的縮影。良心律師高智晟仗義執言卻至今被關押牢中,更多的群體百姓為了爭取一點自由的生存空間和說話的權利也被投進牢獄。共產黨背地裡一刻也沒有停止過對人民的欺凌迫害。它生存在人們的怕裡。悠悠五千文明的中華大地,不應再成為極欲者的私家花園,人民應該衝出專制圍城,討回自己回國的權利,這是世界上每個人最基本的權利。」他坦言哪一天必要時會以死闖關,並向所有的媒體公布消息。

前不久,著名民主人士方勵之在美國逝世,骨灰不能安葬祖國。王若望、劉賓雁同樣客逝他鄉。參加「六四」的學生被拋在國外20多年,至今有家難回。上週六(14日),紐約民眾與民主大學部分人士在法拉盛舉行新聞發佈會,強烈譴責中共拒絕黃翔夫人張玲回國探視母親,並沉痛悼念民主人士方勵之及黃翔的母親。有的參加者專程驅車3小時趕到,為這延續中國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良心逝者表達沉重而悲憤的追悼。

黃翔和夫人在聽到母親去世的消息後泣不成聲,他們為不能在生養自己的母親病榻前盡最後一份孝心而自責難過。美東時間4月8日晚,在母親出殯的時刻,他們在美國穿上莊重的黑色喪服,播放著慈悲而安詳的佛樂,在朦朧的夜色下,雙雙對著中國大陸的方向跪拜,他們祝頌母親在另外的世界裡無憂安息,不再受擾;也祈禱所有的受害者在今後的生命歲月中,不再延續與重演這世紀的悲憤與哀痛……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