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法輪功學員給重慶市民的一封信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4月24日訊】(轉載自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至三月十五日,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原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先後被免職並被控京城,目前下落成迷。

這些昔日在中共政界、警界很「風光」的人物到底因為甚麼事而遭此下場?表面上是因為他們的貪腐以及在中共內鬥中被剔除,然而翻開薄熙來王立軍在迫害法輪功方面的罪行,深層的原因便一目了然。

自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軍被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調到重慶以後,王、薄狼狽為奸,作惡一方。薄熙來為了撈取政績、邀功請賞、往上爬,在重慶推行了「五個一」建設,從二零零八年七月開始,到二零一二年完成,四年時間,共涉及約一萬億元投資,平均每年二千五百億,而那時重慶全年財政收入僅為九百六十三億元,等於財政收入的兩倍多。四年下來,目前重慶市政府總債務已高達五千億元,等於重慶五年多的財政收入。薄熙來除對民眾推行文革式洗腦,花費數億資金大搞紅歌會外,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更是步步升級。

薄熙來曾下密令:「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裏狠狠地整!」在薄熙來的密令下,王立軍對法輪功學員殘酷的實施了群體滅絕性迫害,他給重慶每個公安分局及下屬派出所下達「嚴打」指標,肆意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庭審、無罪判刑法輪功學員,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死、致傷、致殘。因此,在王、薄原任職的重慶成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區。

據明慧網報導所作的不完全統計,僅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後重慶市被綁架、非法拘禁的法輪功學員就有二百四十多名。僅江北區就有四十多名,沙坪壩區有二十多名。

二零零九年,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八十八名,其中,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十八人遭非法判刑,有七十六人遭非法勞教,有五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數為:一百九十三人。其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兩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十三人,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五十人,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一百二十三人,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五人。

二零一一年至今,重慶市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高達三百二十四名,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八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五人,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二十三人,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二百四十三人,被非法抄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四十五人,大部份學員的家遭到警察的搶劫。有些區縣甚至搞人人過關。

以上數字是根據明慧網報導所作的不完全統計。

為了「鐵桶式」的施展中共邪教洗腦術,重慶當局除了大量招編警察外,還收編了許多協警和社會閒雜人員充當打手,對所謂的重點人頭實行全天二十四小時跟蹤監控。在這過程中,中共邪黨的打手們連年邁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都不放過,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大多是六、七十歲高齡的老人。

在邪惡的綁架和恐怖氣氛中,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得精神失常、有的被暴力灌食昏死過去、有的被注射破壞神經性藥物、有的被活活折磨而死、有的在反覆的精神與肉體迫害中含冤離世、有的被長期非法關押、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有的莫名其妙的被失蹤,眾多法輪功學員和家人的工作學習生活受到嚴重干擾,身心遭到嚴重摧殘。

現舉兩例。

實例一: 只因信仰「真善忍」,老人竟被活活火化

法輪功學員江錫清,男,六十六歲,重慶江津市地稅局退休職工。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江錫清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江錫清老人被勞教所宣稱「去世」六個多小時後,當子女們將冰櫃的鐵板拉出一半時,發現父親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還都是熱的,驚呼道,「我爸沒死,還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沒死!」家人們想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場的勞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強行拖出殯儀館的凍庫大門,不准施救,隨後老人就被活活火化了。

實例二: 慘遭酷刑折磨,法輪功女學員竟被活活捂死

重慶市合川區法輪功學員徐真,女,四十六歲,於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被綁架。九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重慶女子勞教所進行迫害。

由於徐真不配合惡人的迫害,惡警四大隊大隊長喻曉華將徐真關押在沒有人住、也沒有監控的四樓,並指使邪惡的勞教人員用膠帶把徐真的嘴封住,同時用膠帶把腳也綁住,然後,對她進行暴力毆打。徐真多次被打得昏死過去,她們就用冷水潑醒,繼續毒打。期間,吸毒勞教人員唐紅霞、周憶(音)等竟用硬紙塊塞入徐真的陰道,並強迫徐真不停地下蹲,致使徐真大出血,生命垂危。

惡警喻曉華反而對勞教人員用水果獎勵,說她們迫害有功,迫害越嚴重越好。到了晚上,徐真就被拖到只有地板,沒有其它任何東西的隔離室睡覺。由於徐真不放棄信仰,繼續高呼「法輪大法好」。值班的勞教所惡警陶新(音),楊怡聽到了,說:徐真瘋了,勞教所是合法的暴力機構。邪警朱晏叫勞教人員加大力度迫害,說甚麼晚上一點睡覺,早上五點起床整訓(實質就是暴力體罰、酷刑折磨),惡警喻曉華還專門煮了一盆麵獎勵那些打手們。

十月二十日上午,惡徒們把徐真打得叫聲不斷,中午吸毒人員秦芳用被子活活捂死了法輪功學員徐真。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徐真被迫害致死一週後,參與迫害她的吸毒人員之一週憶竟沾沾自喜說:喻大(指惡徒喻曉華)說她們的事擺平了,不會追究了。

然而中共的邪惡程度遠遠超出人類的想像能力。

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一位證人證詞,王立軍給他們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斬盡殺絕」。此證人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其中一位三十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了兩名軍醫,將該法輪功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在她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醉藥,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將她活活害死。

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這名學員器官的全過程。(詳見:一目擊者披露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經過(錄音))

中共卸磨殺驢的歷史由來已久

熟悉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每次運動之後,中共都要拋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憤,那些「黨叫幹啥就幹啥」,以「執行命令」、「執行公務」為由,幫助中共作惡的人,隨時都面臨著卸磨殺驢的危險。

文革期間,原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執行毛澤東的命令迫害老幹部。一九七六年文革結束後,新上任的軍委秘書長羅瑞卿等人要為慘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們討回公道。這時劉傳新已不能再說是毛澤東叫幹的、江青叫幹的,在追查開始前的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劉傳新就自殺了。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十七名軍管幹部,七百九十三「表現積極」的警察,共八百一十人,對他們內部審訊後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給家屬一張因公殉職的單子不了了之。

你們知道「六四」鎮壓學生,那些用坦克鎮壓學生的那些官兵,他們的結果是甚麼,你知道嗎?我告訴你,他們吃了「慶功宴」後,官兵一個不剩,全都滅口了。當時調遣的是北京軍區,北京軍區沒有動,後來把軍長判了五年徒刑。然後把對越作戰的野戰軍調過來,說,後方出現了反革命叛亂,叫他們用坦克壓的壓,用機槍掃射的掃射。一共調動了十四個軍,每個軍來一陣就換,來一陣就換,為甚麼?怕人們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結果那些用坦克壓學生的官兵壓完了之後,馬上被拉到北京的北山,上邊說,你們辛苦了,犒勞犒勞。結果吃了「慶功宴」,官兵一個都沒剩,全都滅口了。這就是中共。

也許你會問:「幹嘛要給我講這些?我又不想關心法輪功的事?」

據有關資料顯示,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犯罪集團在鎮壓法輪功最高峰時期(1999~2002年)的財政資源消耗高達約中國國民生產總值一半的社會綜合資源,一般時期也使用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比例最高時,竟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四分之三的資源被用來維持迫害法輪功學員。

從已有的零星資料我們也可以看到一些眉目:一、國內。單單一個以迫害法輪功為主要任務的政法委的年公開維穩費用,就已經達到七千億元,超過了軍隊的費用,還不用說外交、軍事、能源、教育、科技、文化、衛生等政府機構。二、國外。為了維持這場血腥的殺戮,要到各個國家去收買政要、媒體、培植代理人,來換取他們在這場舉世震驚的人權迫害上保持沉默,中共得開出多高的價,給多少好處,花多少錢?

難怪有中共高官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經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動用如此多的財政收入,卻只是為了對付幾千萬手無寸鐵、一心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這不荒唐嗎?而且這樣的迫害還在繼續,這不是在挑戰人類的道德底線嗎?如果將迫害法輪功學員身上的錢用來解決失業職工的生活困難,為百姓造福,百姓豈不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實惠嗎?而很多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事業有成的人,為企業和國家創造了很多價值,他們因為修煉受益而給國家節省了巨額醫藥支出。這樣的好人卻被剝奪了正常工作和生活的權利,甚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這對國家對社會造成了多大的損失?這其中巨大的經濟損失誰來承擔?

能說與我們無關嗎?

也許你說,那我們怎麼辦?怎麼辦?如果你以前做過對大法、大法弟子不好的事,首先就去彌補。只要有這一念,你就有機會去彌補的。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再把自己以前入過的「黨、團、隊」退了,把附體的鬼魂抹掉。人背著這個鬼魂,能有好事嗎?有好日子過嗎?無論你今天是生意人,政治家、或者是藝術家,你背著那個東西總是有倒霉事情發生的。

您可能說「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早就不交黨費了。」但那是不算數的。您知道嗎?您加入黨團隊時,在血(紅)旗面前發了把生命獻給惡黨的毒誓,就是把生命交給它了,就被打上「獸記」,就是惡黨的一員,您不聲明退出,就抹不掉「獸記」,惡黨解體時您就會受到牽連。也許有人說:早就超齡自動退隊或者退團了,不必走形式了。但這種所謂的自動退隊、退團的形式那是人世間的中共組織形式認可的,不是神認可的。所以凡是曾經入過黨、團、隊等組織的人都要主動聲明退出來,有行為的表示才能除掉這麼大的毒誓,才能在天滅中共的時候保性命、保平安!

現在的時間是留給人醒悟的,人在做,神在看,退出黨團隊,承認法輪大法好,這就是你們的出路,你就抓住了生的希望,否則災難來時就晚了。就像那次吉林大洪水來的時候,一個村莊一個村莊的滅。但也有一些倖存者,他們相信法輪大法好,能保命,他們就往大法弟子家的院裏跑,眼看幾米高的洪浪撲過來,到了大法弟子家的院外邊的時候就叉開了,於是他們就倖存了下來。

這些事情中共為甚麼搞網絡封鎖不讓你知道,因為它怕你們知道了,它就不好愚弄你了。它不讓你知道國際上發生了甚麼,不讓你知道身邊發生了甚麼,這樣它才好操縱你。

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呼喚你們的良心,是希望你能在天災人禍來時能得以倖存。現在的人都在為既得利益而奔波,為了一點利益,夫妻可以背叛,手足可以相殘,母子可以反目,還有誰能像大法弟子一樣為了別人而付出奔波呢?

珍重吧!可貴的善良人,不要錯過這稍縱即逝的機緣。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李洪志先生在《謝謝眾生的問候》中說:「你們幾千年來希望的、等待的和你們擔心的都來了,而且正在發生著,從中人人都在自覺和不自覺的選擇著自己的未來。」

退出邪惡組織(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方法(化名、筆名同樣有效)

1、用小名、化名聲明退出,貼在公開處或寫在錢上。如:「老劉聲明退出共產邪黨一切組織」

僅十四個字可免去因在血旗下發毒誓帶來的一切災難 。

2、用海外郵箱發表聲明tuidang@epochtimes.com

3、退黨電話:001-416-361-9895

或001-888-892-87574、退黨傳真:001-510-372-0176 或001-702-248-0599

提示:由於恐懼,中共對退黨熱線做了手腳,電話接通後錄音告之:這是空號,請不要打這個電話。請別上當、不要掛電話,很快就能接通,請相互轉告。

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在大難來時就會得到神佛的保祐,包括死去的人你幫他退了,他從而能得福報。你把知道的這些好消息,告訴您的親朋好友,他們也會遇難呈祥,同時你也是做了好事功德無量的。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呀!靜思吧,可貴的善良人!

最後再次衷心祝願你們全家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希望你們全家幸福平安,天天開心!

真心為您好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

(責任編輯:林淑芬)

評論
2012-04-24 4: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