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學法輪功我的壞脾氣疾病一掃而光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4月24日訊】(轉載自明慧網)我是九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患有甲亢、冠心病、腦血管擴張、氣管炎、胃炎等多種疾病,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藥,整日心煩,不管是在家裏還是家外,只要誰一惹我或買東西時人家說話不中我意,我馬上和人家打起來。丈夫說我是一個愛斗架的公雞,就連我自己都很討厭自己的壞脾氣。

按「真善忍」做人 善解家庭恩怨

一天我到鄰居家串門,她說煉法輪功能改掉我的壞脾氣,當時我為改變自己而走入了修煉。師父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能吃苦中之苦」(《轉法輪》),我不斷的按書中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修煉一個多月之後,身體的疾病不翼而飛,脾氣也變好了,真是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走路無論是年輕年老的都跟不上我,幹起家務活有使不完的勁,高興的總想唱歌,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們全家人都沉浸在美好生活當中。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我丈夫突然得腦出血,兩天以後就去世了。兒子和未過門的兒媳婦把我家的存折、醫療卡、工資卡和我的身份證全都收去了。我問他倆為甚麼要這樣做,兒媳婦說她的爸死後不長時間她媽就改嫁了。我對兩個孩子說:在你爸病重昏迷的時候,我曾對你爸許下諾言,讓他放心吧,我不會改嫁的,我一定要把你們倆照顧好。再說你媽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說話算話,既要對的起活的,又要對的起死的。別的我可以不要,但工資卡必須得給我,倆孩子聽我這麼說,把拿去的東西全都給我了。

當時我家正在動遷租房住,兒媳他倆都沒有工作,只靠我每月開的736元工資維持生活。後來兩個孩子打工,家務活全都落在我一個人身上,未過門的兒媳婦變的跟我說話時從不正眼瞅我,嘴裡還不乾不淨的。當時我想從小在家父母沒打過我,而且小時候家裏人給起個小外號叫小厲害,我雖然人長的瘦小、單薄,可打起架來就像一個野小子。記得小時候排隊買豆腐,一個小伙子從大家頭頂上往前爬,當爬過我的頭頂時,我用手一掐對方大腿裡,他就疼的掉在地上……。

結婚後丈夫事事都順從我,現如今丈夫剛離開不久,本來就痛苦的我,面對這天大的委屈,我真是有苦無處訴呀(跟外人說怕丟人),當時我真覺的無地自容,有個地縫都想鑽進去,真有一種沒臉活在世上的感覺(她對我兒子有事也是連打帶罵),心裏想我今天要不是學了法輪大法絕不會饒了她。但是師父說過,萬事都有因緣,我和兒媳婦之間一定也有段怨緣,這樣想後,我心裏就平衡了,給她洗衣做飯也無怨言了。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就在丈夫去世五個多月的一天,一個好心人因知道我家的困境,捎給我一個紙條,讓我兒子去人事局應聘招工,應聘之後不長時間,我兒子分配到了一個挺不錯的國企單位。在這過程中我一分錢也沒花。

到二零零九年的時候,兒子張羅結婚,因為兒媳婦家裏是農村的,比較困難。而我當時手裡總共有13萬,還得留出一部份錢等著上兩戶樓裝修房子用。我就對未過門的兒媳婦說:最好是兩家老人見個面,看你家有啥講沒有。她說沒講,她一個人說了算,我就拿出四萬元給他倆籌備婚禮,結果在結婚的前一週,她家親戚要和我見面,見面之後提出要白金項鏈和鑽戒,在這之前我已準備了兩個戒指、一副耳環、一條項鏈,都是黃金的,我當時把我和兒子將來還要回遷上樓的情況說了一遍。回家後,兒媳開始大罵兒子,話裡話外把我也罵了,並收拾東西給她親友打電話接她回家。當時我和兒子都沒還嘴,結果她家也沒來接她。

就在婚禮那天兒媳婦始終扳個臉,一聲媽也沒叫,當時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和她計較,對她要和善,所以我始終面帶微笑……後來她娘家幾次來人到我家時,因為當時在租房住,住的房子是兩個屋一個客廳。到晚上睡覺的時候,兒媳婦讓她親人在沙發上住,也不給拿被子,我就把我住的床讓出來,拿出新被給她家親友蓋。而我卻在較涼的廳裡沙發上去住。這在沒修大法之前我是做不到的,因為我這個人特別愛乾淨,別人蓋過的被子我都要拆洗的,這正是大法改變了我。所以兒媳婦家凡是和我接觸過的人都說我好,我一說「三退」保平安,她家的親友全都欣然同意了。

現在兒媳婦也變的孝順了,還說自己以前脾氣怎麼那麼壞,竟然出手打老太太,是不是租的房子有邪氣等一些道歉的話。我深知這都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之後,用善心、忍讓要求自己,才使這一段惡怨得以化解。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弟子唯有精進實修,講真相救世人,以報恩師!

(責任編輯:孟飛)

評論
2012-04-24 7: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