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681)

第五部第九卷
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四 墨水倒反而使人變得清白了(1)

  就在這一天,或者說得更清楚一些,就在這一晚,馬呂斯吃完晚飯到回到辦公室,因為有一份案卷要研究,這時巴斯克遞給他一封信並且說:「寫這信的人在候客室裡。」

  珂賽特挽著外祖父的手臂在花園裡散步。

  一封信,跟一個人一樣,也可以有一種不端正的外表。粗糙的紙張,笨拙的折疊法,有些信只要一看就使人不高興。巴斯克拿來的信就是屬於這一類的。

  馬呂斯接過來,信上有一股煙葉味。沒有再比一種氣味更能使人回憶起往事了。馬呂斯想起了這種煙味。他看信封上的地名:送給先生,彭眉胥男爵先生,他的公館。熟悉的煙味使他認出筆跡。我們可以說驚愕是會發出閃光的,馬呂斯好像被這樣的一閃照得清醒了。

  煙味,這神秘的備忘錄,使他想起了許多事。正就是這種紙張,這種折疊方式,淡淡的墨水,熟悉的筆跡,尤其是煙味,容德雷特的破屋在他的眼前出現了。

  如此奇特的巧遇!他曾再三尋找的兩種蹤跡之一,這是不久前他還全力以赴去尋找、後來認為永遠消失了的,不料竟自己送上門來了。

  他迫不及待地拆開信念著:
  男爵先生:
  如果上帝賜給我天才的話,我本可成為德納男爵、院士(可學完),但是我不是。我僅和他同名,如果這件事能使我獲得您的關照,我將感到榮幸。如蒙您恩賜,我將報答。我拈有一個關於某人的秘密。這人又與您有關。我可以把這秘密告訴您,希望能榮幸地為您服務。我奉上一個最簡單的辦法,把這無權留在您尊貴的家庭裡的人驅逐出去,男爵夫人出身是高貴的,道德的聖地不能再與罪惡童居而不有損於自身。
  我在候客實等呆男爵先生的命令。
  敬頌
  大安
  這封信的簽名是「德納」。

  簽的名不假,只是縮減了一點。

  此外文字不知所云和別字連篇充分暴露了真情。這個身份證已經完備,不容再懷疑了。

  馬呂斯的情緒十分激動,驚愕之後,他感到了幸運。但願現在再能找到他尋找的另一個人,那個救了他馬呂斯的人,那麼他就別無他求了。

  他把寫字檯的抽屜打開拿出幾張鈔票,放入口袋,關上抽屜就按鈴。巴斯克半開著門。

  「帶他進來。」馬呂斯說。

  巴斯克通報:「德納先生。」

  一個人走了進來。

  馬呂斯又感到驚訝。進來的人他完全不認識。

  這人年老,長著一個大鼻子,下巴隱藏在領結裡,戴著綠色眼鏡,加上雙層綠綢遮光帽簷。頭髮光滑直齊眉梢,好像英國上流社會(1)馬車伕的假髮。他的頭髮花白。全身黑服,是一種磨損了的黑色,但還乾淨;一串裝飾品在背心口袋上吊著,使人猜想是表鏈。他手裡拿著一頂舊帽子,駝著背走路,鞠躬的深度使得背更駝了。
  (1)上流社會,原文為英文high life。
(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天傍晚、冉阿讓很困難地用手臂把自己撐起來;他自己把脈,但已摸不到脈搏;他的呼吸已很短促,而且還不時停頓;他承認自己從來沒有這樣衰弱過。於是,大概某種特別重的心事使他拚命使勁,坐了起來,穿上衣服。
  • 一個星期過去了,冉阿讓沒有在房裡走動一步。他老是躺著。看門的對她丈夫說:「上面的老人不起床了,也不吃東西,他活不多久了。他很難過。我非常相信他的女兒一定嫁得不好。」
  • 馬呂斯做他認為必須要做的和公正的事,他覺得他有充分理由採取不生硬和堅決的措施擺脫冉阿讓,有些理由很重要,這我們已經知道,還有其他的以後我們還將知道。
  • 每天他在同一時間走出家門,他開始他的原路程,但不再走完,也許他不自覺地不斷在縮短。他整個面部表情說明了這惟一的想法:何苦來呢!眼睛已沒有神,沒有光彩;淚珠也已乾了,它不再積在眼角上;沉思的眼睛是乾澀的,老人的頭卻總是衝向前;下巴有時擺動;可憐他脖子瘦得打皺。
  • 猜測使他的精神受折磨,馬呂斯肯定在懷疑這六十萬法郎的來源,他怕來路不明,誰知道呀?可能他發現這筆款是屬於他冉阿讓的,他對這可疑的財產有顧慮,不願接受!他和珂賽特寧願保持清貧,不願靠這可疑的財產致富。
  • 近來,冉阿讓注意到年輕的夫婦在節儉過日子,他為此感到煩惱。節儉是馬呂斯嚴格遵守的,而這個詞對冉阿讓則完全有它的意義。
  • 珂賽特不再問他,不再表示驚訝,不再叫她覺得冷,不再提客廳的事了;她避免稱他父親或讓先生,她任他稱「您」,任他稱「夫人」,只是她的歡樂減弱了。如果她有可能愁悶的話,她會發愁的。
  • 她盯住冉阿讓又說:「您不高興是因為我幸福了?」天真的話,有時不自覺地點得十分透。這個問題,對珂賽特來說是簡單的,對冉阿讓則是嚴酷的。珂賽特要讓他痛一下,結果使他心肝俱裂了。
  • 第二天,黃昏時刻,冉阿讓去敲吉諾曼家的大門。迎接他的是巴斯克。巴斯克恰好在院子裡,好像他已接到命令。有時候我們會關照僕人:「你在這兒守著某某人,他就要來了。」
  • 無論馬呂斯在什麼樣的思想裡打轉,歸根結底,他對冉阿讓總有一定程度的厭惡。可能是種崇敬的厭惡,因為他感到這個人「有神聖的一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