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陸東:5•12 北川龍門山地下核爆炸調查報告及啟示

陸東(中國基督徒民主黨發言人)

人氣: 28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5月15日訊】 前言:《聖經》道:「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 」本案調查素材均源於網絡,沒有「深喉嚨」爆料。調查方法師從《聖經》研究法,即從全部文字中找出關聯詞句,然後把散落的粒粒珍珠串成項鏈。又好比作一副複雜的拼圖,先尋出合適的模塊,然後拼出圖案真貌。唯不同之處是,網上存有大量的撒旦謊言模塊,增加了本案拼圖作業的難度。

本案被告:當代趙高—中共,蠻橫地把一隻鹿(北川5•12核爆炸)指為一匹馬(汶川5•12自然地震)。又禁止那些在那深山老林(龍門山)中,親眼見過此「鹿」真貌的北川人道出隱情。理由是:「不許洩露國家機密。」但是,「5&# 8226;12」重災區北川,猶如一只麋鹿頭上的巨大觸角,實難掩蓋。一旦有人去關注,早晚要落出馬腳。馮翔於是寫道:「只要北川受到關注,我們的工作則倍感折磨。 」馮翔自殺後數天內,馮翔博文中的「折磨」被改成「艱辛」,此地無銀三百兩!

然而,突如其來的馮翔自殺事件,猶如一顆在中國大地上空爆炸的精神原子彈,震撼了百萬網民的感情與心靈。與此同時,北川「5•12」地下核爆炸的巨大隱情開始浮出水面,並啟動了本案的調查。本文從馮翔神秘自殺入手,通過研究其博文透露的信息,追蹤「5•12」災後龍門山整體垮塌,群山崩塌,植被綠化被燒焦,人畜被放射性感染症狀等狀況,並以此為據,得出「5•12」北川龍門山中曾發生地下連續核爆炸的結論。

面對彌天大謊,視而不見,保持沉默,無異於是邪惡的共謀者,在罪上有份。屈從謊言就是順服魔鬼,「因為它本來就是那說謊的。」揭露真相,並透過真相引領世人懺悔,歸向神,是神所喜悅的。Truth(真相,真理)入人心就會發芽,使人長成神的兒女模樣,成為與魔鬼爭戰的精兵。感激北京守望教會的爭戰勇氣讓我們效仿並站出來,「與你同行,何等尊榮」。
願神賜福給閱讀後又默想的每一位讀者。

一.逼馮翔自殺的罪魁禍首是中共中央宣傳部

2009年4月20日凌晨二點,中共北川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馮翔,在綿陽市現代花園B 座,他哥哥馮飛的住宅中,神秘地用一根紅色繩索自縊身亡。現已查明,馮翔被「逼 」自殺的罪魁禍首是中共中宣部。「馮翔之死」是中宣部一手導演的當代「焚書坑儒 」悲劇。

馮翔自殺前三天,在其北京之行中曾經二次「被吃飯」,雖然不同於「被喝茶」 ,卻讓馮翔「感激並不安中」。「第二天,馮翔從北京飛返綿陽,於2009年4月18日 14:17分,發表了博文《幽州燕都行》立此存照,記錄了「被吃飯」的詳情。

馮翔在5•12救災中曾經接待過上千名中外記者,部份良知記者意識到馮翔之死的背後玄機,立即趕赴綿陽採訪。但在中宣部的干預下,對「馮翔之死」的報導二天後即被禁止。《南方日報》記者徐劍橋在《從馮翔自殺報導探索突發事件中的黨報作為》一文中透露:「4月20日事發,4月22日相關報導紀律的下達。」 於是,「媒體的報導,在短暫喧囂了幾日之後,終迅速歸於沉寂。」然而,他認為:馮翔的博文「留下了可供發掘的大量文字,大體展現了地震一年來其個人的心跡和經歷…能夠提煉出大量信息。」可是,馮翔的博文在他自縊後不到一週,被改的面目全非。

中宣部一方面從4月22日下令地方謀體對「馮翔之死」禁聲。同時下令騰訊立即刪改馮翔博文。萬馬齊諳之時,中共喉舌卻開始大「忽悠」。《新華網》發文侈談《「 馮翔的多麵人生》,說他喜歡海子—愛自殺. 中央電視台《CCTV》的白巖松在《拿甚麼拯救你,我的北川》專題節目中,硬說馮翔是因長久悲傷,喪子之痛而自殺。言下之意是「馮翔之死」並無隱情。《中國青年報》記者張田坎,更在4月23日網上發文,污陷馮翔是因人際關係包括在救災物質上與人發生矛盾,加上喪子和房毀,才自尋短見。「主旋律」 喉舌黨媒眾口一詞,把馮翔描繪成一個被私人傷痛壓垮的懦夫。手法之卑鄙,出乎常人之意外。

「5.12」後,中共派出大批防核污染專家趕赴北川。另一方面讓喉舌媒體造假新聞,把公眾視線從重災區北川引開。面對「5•12」震中北川,是坦蕩直面,還是刻意迴避,成了識別和劃分中共高層「良知派」和江系「血債派」的分水嶺和政治符號。溫家寶曾數次到北川,並糾正了江系人馬一開始把北川列為非重災區的陰謀。胡錦濤,李克強均到過北川。而江系「血債派」主將周永康,劉雲山等,如賊要竭力避開行竊現場,均不去北川。夏明教授言,「『5•12』災後每當有一個災民忍不住痛罵時,全場的災民都會放聲痛哭。」由是觀之,只有那些對「5•12」 核爆炸之無妄之災問心無愧者,才敢去北川坦然面對淒慘的北川災民。

馮翔之死起因於他4月17日在北京二次「被吃飯」,《幽州燕都行》詳細披露了馮翔北京之行中的黑幕。

馮翔自殺前一小時,發表了驚世絕筆《很多假如?》。他寫道「假如,某一天,我死了,親愛的朋友,請你們不要憂鬱,我的離去,讓很多人快樂,讓很多人舒服,我的存在,是他們的恐懼,是他們的對手,一個對手的離去,對於他們,是多麼值得慶賀的事情啊!」 馮翔絕筆《很多假如?》一文中的「他們」,究竟是何許人也?至今未曝光!

然而,事有湊巧。馮翔自殺7個小時後,4月20日早晨9點,時任《天府早報》編委,四川省抗震救災模範黨青,在他名為「老黨的博客」中發表《我的摯友—北川宣傳部副部長馮翔自殺…》一文。該文給剛趕到錦陽的其他記者,提供了馮翔自殺的背景資料。該文披露:

馮翔2009年4月17日 QQ簽名:「受中宣部政研室領導朋友的盛情款待,感激並不安中……晚上中央台劉主任接風……」「不安」後的第二天,馮翔2009年4月18日, QQ簽名:「裝扮了空間,換成了鬱鬱的黑色……」。

馮翔的 QQ簽名為解讀《幽州燕郡行》提供了重要線索。馮翔自殺前三天的北京之行是因為:「5•12週年將至」,但「龍門慘烈」一幕,對馮翔仍是「歷歷在目 」,無法忘懷。「為悼念死者,激勵生者」,北川(石泉—北川別名)地震倖存者馮翔(「羊羽」),為編寫回顧「5•12「的歷史書《回望北川》(「編撰史輯石泉回顧」)而進京。目的是「為了使陋作名揚四海,聲震寰宇。」然其潛台詞是,要讓北川5•12真相通過此書的出版而大白於天下,震驚世界輿論,從而申北川災民的曠古奇怨。

於是,「有智者諫言」,如能讓北京的中宣部長(劉雲山)題寫書名(「幽州禮部尚書」的「墨寶」),可為此書出版打開通道(「蟻字生輝」)。上司北川縣宣傳部長韓貴鈞思前想後幾日,才勉強同意(「酌了數日,首領鈞俞允」)。

4月16日,馮翔抵京,當夜入住中宣部府右街招待所(「暮入禮部府右客舍」)。第二天,馮翔選長安街左門,經衛兵檢查身份後,中宣部(「禮部」)接待了他。部長到邊境地區檢查工作。(「尚書巡邊」)由政策研究室(「參謀之室」,即馮翔QQ簽名中的「政研室」)官員夏雲海接待,後政策研究室主任陶驊「欣然而迎」。馮翔便馬上遞上樣書,希望能讓劉雲山題書名,陶驊說行。中午,馮翔在「國二賓」飯店「 被吃飯」。宴請東主是陶驊,同伴夏雲海和其他幾人,馮翔「盛情難卻」。席間,馮翔談到龍門山慘烈的一幕,陶驊主任「等諸君淚落襟帶,無語哽咽,其狀淒然。」如喪考妣,傷心之極。晚上,政策研究室主任陶驊又讓中央電視台主任劉斌等四人出馬,再次為馮翔「執意洗塵」。

按照常理,他們從來就不是馮翔的私友,馮翔決不會樂意和他們「共進晚餐」。因為,在2009年3月20日 21:51發表的馮翔博文——《淚,流不盡的淚》(與天涯淪落人之博客心靈對話)中,他曾斥責中央電視台道:「《春之斷章》6. 某無良電視台CCTV,要拍北川人民感恩,他們設想殘忍的道具,是讓純樸的北川人捐獻角膜,厭惡至極。有同事問我,捐獻否?我說,恕我無法感恩。」 因此,當中宣部「政研室」主任陶樺派中央電視台主任劉斌為馮翔「執意洗塵」,令馮翔「不安中」。「被吃飯」時而所說之話題,不外乎是逼馮翔在《回望北川》一書中,「只講正面的,不講反面的」,去執行中宣部「把喪事當成喜事」辦的主旋律政策。

4月19日,中宣部又電令北川宣傳部部長韓貴鈞,「委託」馮翔去和幾位參與《回望北川》的幾位作家「吃飯」—讓馮翔去當「說客」,勸他們一起來改寫《回望北川》,高唱「把喪事當成喜事辦」的主旋律。晚飯前,韓貴鈞仍不放心,再次打電話給馮翔,並閃爍其詞地威「逼」馮翔就範。《南方日報》記者徐劍橋題為《北川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馮翔自縊身亡》4月21日的報導,轉述了馮翔哥哥馮飛的原話:「4月19日下午,受領導委託,馮翔與編輯《回望北川》的作家們吃飯。赴飯局前到花園山區後門時,馮翔接了一個電話。」馮飛稱,「在車上時馮翔就對他說:『哥啊,我們二十多天編了一本書,壓力非常大,兒子走了以後,我一直很痛苦。』馮飛回憶,聊完電話,馮翔表現出很不高興,『情緒出現了明顯波動。』」

僅僅幾個小時後,馮翔把生命當作活祭,擺上了真相的祭壇,用死亡作最後的發言。發表驚世絕筆《我只告訴您三點》和《很多假如?》。發出他醞釀許久的最後一擊:「別哭,我最愛的人,今夜,我如曇花綻放,在最美的那一刻凋落,你的淚也挽不回的枯萎。」—見《別哭,我最愛的人》2009年3月15日 10:57分。兌現其諾言: 「當我離開人世……我願以清潔的碑文面對你們。」——見2011年1月30日《現在即永遠,再見是永恆》。馮翔遺言與溫家寶總理的「罪我非我,其在《春秋》」,異曲同工。

綜和以上信息,《很多假如?》中的「他們」,很可能是暗喻請馮翔「吃飯」的中宣部「政研室」主任陶驊和夏雲海,和被馮翔斥為「某無良電視台CCTV」—中央電視台主任劉斌等人。「他們」也可能暗喻整個共產黨政權。因為,令人驚異的是,在馮翔純圖文的博客空間,有一個命名為《心情不好時,點它!》的電腦遊戲。他要網友用鼠標當槍,去打碎那9只酒瓶。「酒瓶」?莫非隱喻《九評》?《九評共產黨》?或指那政治局的9常委?

槍打九隻酒瓶的電腦遊戲,出現在馮翔處處一語雙關的博文空間,令人意外,玄機無限!顯示了在獨裁政權下呻吟的漢語文化的「中國特色」。在馮翔自殺後第8天,譚作人在2009年3月28日在成都被捕。譚作人曾寫過《龍門山—請為北川死亡的學生作證》一文,揭露中共命名「5.12汶川地震」是名不符實用心叵測。

在馮翔博文《我只告訴您三點》中,「您」有以下特徵:馮翔的老師或長輩,因漢語中對師長要稱「您」;與馮翔有多年友情;目前「花好月圓,寢食無憂」;而且對「永垂不朽」之悼詞,即對去中共的死亡「特供」—八寶山公墓,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陞官,存有一絲幻想。所以馮翔提醒他,「您不朽麼?您永垂麼?」就是這個「您」,「多年的至交」,在清明節馮翔要編撰《回望北川》前夕,與馮翔意見不一。馮翔道:「7.在清明,與多年的至交有了裂痕,經歷了那個黑色的五月,經歷生與死的痛苦,這一切於我已沒甚麼。我不怪他,要怪只怪這個浮躁的世界。」

北川一名網名「獨客留言」的網友說:「你(馮翔)是個不怕死的人,地震快過一年了,為了《回望北川》這本書,不知背後發生了哪些不為人知的事,我想這一切才是你走上不歸路的原因吧?」「獨客留言」(發言時間是2009年4月28日 13點19 分01秒)點出了馮翔自殺的根源所在,並啟發了本案調查者。

行筆至此,不可否認,那個《我只告訴您三點中》的主人翁—「您」,很像北川縣宣傳部長韓貴鈞。因為他從前是馮翔的中學語文老師,多年來把馮翔當作引以為豪的得意門生。他在災後2008年6月11日,又破格提拔馮翔做他的副手—縣宣傳部副部長。他威脅馮翔的話隱約其詞,所以馮翔叫他,「您明說好不好?」但馮對他仍然「 尊敬」。只是求他,「不要把我最美好的東西在它背後把殘忍的一面撕裂給我看。」 在中宣部壓力之下,韓出言威脅,翻臉無情。所以,馮翔才會說那行為簡直是在美好的師生誼背後,「把殘忍的一面撕裂給我看。」是故,在馮翔追悼會上致悼詞時,韓貴均雙腿發抖。

二. 馮翔親眼見證「5.12」龍門山核爆現場。

(1). 馮翔的博文每一篇都有副標題:《我不快樂, 因為你不知道我的悲傷有多深 ……》,因他曾親眼見證「龍門慘烈」一幕。《南方日報》《北川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馮翔自縊身亡》一文中有如下描述:馮翔在5月17日,「受縣指揮部委派,為部隊官兵帶路,到壩底鄉查看災情。當時災情非常嚴重,道路全部中斷,四面山中,滑坡比比皆是。他們冒著餘震,翻山越嶺,整整徒步了二天,18日下午才到達壩底鄉……」

黨青在《我的摯友馮翔》一文也透露,「2008年5月17日,他受指揮部委託,為部隊帶路,(二炮)到壩底鄉察看狀況.」(注意是「察看」而非救災)「18日下午經徒步兩天才到達壩底鄉. 5月18日至20日,他在壩底鄉協助鄉黨委,政府收集災情材料。(即看到」百山崩碎,巨石壘紋」)21日,他帶著壩底鄉災情資料,徒步行走兩天,翻越六座大山,才艱難的回到縣指揮部,將災情及時上報。「他不願多談當時情況,更不願意對記者感興趣的「細節」細說。 ……(詳見馮翔發表於2008年7月7日的博文《悲傖北川(第二季,七)》」

在《思念永存,生活繼續-5•12大地震重開空間前記》中,2008年9月26日 12分44秒,馮翔曾寫道:「是的,大地震載不動北川苦難,堰塞湖滲不盡養人眼淚。 」他分明在說北川的苦難,大地震「載不動」;—即自然地震不可能震垮龍門山。而龍門山核爆炸導致堰塞湖,才是羌人眼淚之肇因。他在《恙山之殤》2008年10月14日的博文中寫道:「一顆從草叢裡升起的紅太陽。」之後,「大地發出恐怖的嘯叫,山谷被巨手無情拿捏。」

在2009年2月6日的《春之斷章》中,馮翔寫道:「80秒的強震,青山失色,滿目蒼夷。」 「80秒的山崩地裂,山搖地動,河流改道,青山失色。滿月蒼痍,故恙北川遭受最致命的一擊。」「8級強震,11級的裂度。」 「青山失色」就是綠化被燒焦。馮翔博文中最重要的一篇敘述「5•12」實情的文章題目是《永生難永的黑色時刻—回憶北川5•12大地震之序》,2008年9月28日 13:08分,他指出「5&# 8226;12」是「千年難遇的災難。」「北川境內山體出現數萬處塌陷方,泥在流和大滑坡。塌陷數百萬方的特大滑坡達100多處。山體上數公里長,數米寬的裂縫隨處可見。25萬房倒塌。次生災難特別嚴重。」「巨石壘墳,塵土做墓。」

在博文《死亡演習》2008年12月31日,他寫道:「近幾百萬土方傾洩而下,王家巖垮塌。景家山瞬間垮塌。巨石帶著腥風血雨,砸向小河街,砸向曲山中學……廣播電視幹線,衛星設備倘然無存。」馮翔也描繪了「5.12」的後遺症。在《暮冬瑣事》 —《冬天雖將過去,春天還很遙遠》 2009年1月18日 10:32,他寫道:「4. 安然有恙地震對人身心的摧殘,效果逐步顯露,在我身上尤為明顯。地震後,一直睡不好覺,常常到一,二點左右才能入睡。早上六,七點就醒來,再無睡意。腦袋整日都是漿糊著的,好像從來沒有清醒過,開了藥方,毫無作用,除了睡眠,眼睛也成了大問題,兩月前(2008年11月)就發現自己視力減弱,曾經的1.5左眼現在是0.6了。曾而1.5右眼還行,是1.0,下降速度太快…不是我看不明白,只是這世界淪桑的太快。」

可是,在美東時間2009年4月28日(星期二)02:45分,點擊馮翔博文《永生難忘的時刻…回憶北川5•12大地震之序(續)》,該文已被刪除。而另一篇文章,《騰訊網》在4月26日前刪除了原馮翔博文中進山部隊的番號(二炮防防化部隊),並故意把此部隊番號改為77289部隊。原文中絕對不是7開頭的。而另一篇馮翔寫於200 8年9月28日的文章《永生難忘的黑色時刻—回憶5•12大地震之序》,本來此文是滿滿的四頁文字,到馮翔自殺後的4月28日再點擊,只剩下二頁,被刪掉許多關鍵文字。

馮翔眼中的「5.12」的真實肇因

馮翔對「5•12」發生時的情景描寫道:《羌山之殤》,2008年10月14日,有「一顆從草叢裡升起的紅太陽。」而後,龍門山「大地發出恐怖的嘯叫,山谷被巨手無情摟捏。」眾所周知,太陽就是熱核暴炸後發光。在《回憶北川之二》2008年9 月28日,他寫道「我許多次被風吹乾的軀體……在想像的雨水中開始超越,只剩下一顆頭顱,伴隨一顆從草叢裡升起的太陽。」地下核爆因燃燒從地下往上飛,故下肢和身體先被毀,而頭顱尚存。比對「5.12」後北川的樓房毀壞照片,也可見到下面幾層樓消失,而上面的幾層樓尚存之怪象。在《死亡演習》2008年12月13日,(此文200 9年4月21日 1點20分已遭刪改),他說:「我分明聽見,有歡笑聲從黑暗中傳過來,讓死亡的預演變成現實。」在中共第一次核試爆的電影記錄片中,共軍官兵在試爆後狂呼「成功了!」。核彈是「死亡」的代名詞,「預演」就是試爆。

馮翔眼中的「5.12」究竟誰之罪?

在2009年4月2日 23:09分發表的《清明,來自天國的電話號碼》中,馮翔寫道, 「我知道,老天應該是在懺悔,懺悔大地的無情,懺悔自己的無義……在兩分鐘內,完成從幸福到災難的嬗變。」在《清明,記憶的碎片》,2009年4月8日02:19,他寫道:「四月一日,北川縣城開放第一天,四月一日,愚人節,謎霧瀰漫……那是蒼天的眼淚,蒼天懺悔的淚水。」隱喻中共政府才是「5.12」的罪人。因為,在中國人的思維中,官就是「天」。也總把好官稱為青天,如包青天。馮翔的隱喻十分準確。

馮翔博文顯示他的信仰之中有福音痕跡。在《很多假如?》中,他說:「我相信,假如我在天堂,我能夠進入天堂,我會許你們,一個沒有痛苦的來生,謝謝你們! 」在博文《子殤行—獻給遠在天國的愛子》,他說,「願你在天堂得到永生。」 在馮翔博文,2009年3月17日 01:16,寫道:「6.《回望北川》紀唸書籍編撰進展順利,雖然勞累,雖然每天加班。但為死去和活著的北川,盡微薄的力量,以告慰已入天國的同胞,怎樣都值得。」對彼岸世界的信仰,故馮翔能在「您」和「他們」的「逼」迫下,「把生死置之度外」。馮翔博文是中國的《耶利米哀歌》,敬醒國人懺悔歸向神。

三.重建現場,重映「5.12」北川核爆炸恐怖一幕

(1). 公開的秘密

「5.12」震中究竟在哪裏?大陸作家李鳴生出版了一本書,名為《震中在人心》。 「5.12」汶川市區只有幾面危房倒塌和少數的泥石流。中共命各「5.12汶川地震」是指鹿為馬,目的是掩蓋北川」龍門慘烈」一幕。

馮翔事件發生幾個月後的夏天下午,筆者去法拉盛一家電器商處購貨。業主約60 歲左右,頗有文化且談吐不凡,看上去像一位高級知識份子。故心生一念,突然問他:「『5.12』是咋麼回事?」「核武器爆炸。」「你咋麼知道?」「我是清華核物理系畢業,很多老同學在那裏搞核武器研究。」 筆者歎道:「啊呀!你是我唯一的知音,連我太太都不信我。」由此可見,在中國的核物理界,「5.12」核爆炸早已是一個公開的迷密。郭泉在2008年5月17日下午發表網文,要求中共公佈核設施安全報告,幾小時後的傍晚被國安逮捕。郭泉任教的南京大學的核物理系畢業生,有許多人在核基地工作。郭泉,黃琦,譚作人等因追查5•12真相,後來均被拘捕。

欲重建北川龍門山「5.12」當時現場?必須讀一篇奇文:《鐵打的江山——記北川農行行長江山》,2008年07月14日 16:09:20 來源:中國金融界網。聽一下那位親歷「龍門慘烈」的辛存者,中國農業銀行盡人皆知的抗震勇士—農行北川支行行長江山(中央組織部授予他「優秀共產黨員」光榮稱號)所講述的恐怖一幕:「回望非常時期他走過的非常軌跡,」並「品味他留給我們的點點滴滴。」

「讓我們首先把目光聚焦到2008年5月12日。這一天,中國農業銀行北川支行行長江山前往千佛山開會的途中,在縣城附近一家農業產業化企業洽談金融合作事宜,他來到企業生產種植現場,實地調查種植情況。

他剛剛走到地邊,突然感到腳下站立不穩,一種沉悶的恐怖的巨響隨之呼嘯而來,眼前驟然暗如長夜,緊接著人就在天昏地暗之際被強大的衝擊波拋了起來……落到地上的江山剎時暈頭轉向,彷彿被人轉了幾圈後狠狠地摔倒在地上。懵懂中舉目四望,整個世界已被瀰漫擴散的滾滾煙塵所吞沒,令人窒息。核爆炸!江山的頭腦中一時湧出世界末日般恐怖的字眼。「爆炸」的淫威繼續發作,視野之內的建築物紛紛定向爆破一般轟然倒塌,頃刻間滿目廢墟。他腳下的大地竟然裂開了一道道長長的觸目驚心的口子,彷彿巨獸的大嘴蓄意吞噬人間的生靈。山崩地裂!天塌地陷!這些平時在書本上見到的詞彙此時真實地再現於眼前。「地震!」被劫難驚呆的江山終於清醒過來!

一向沉著冷靜的江山心裏慌得無以復加,他邁開雙腳慌忙向北川城裡飛奔,向農行辦公大樓飛奔。腳下的大地仍然在不時地痙攣著顫抖著,通往縣城的公路已被扭斷、撕裂,路旁的建築物幾乎無一倖免全部倒塌,變成了一片片廢墟,一堆堆瓦礫。

江山跌跌撞撞一口氣跑回面目全非的北川城裡,眼前的慘景再次衝擊震撼了他的神經:城邊的整個山體崩塌,地表沉陷,昔日繁華喧鬧的縣城此刻幾乎被夷為平地,籠罩在一片無邊的悲慟與死寂之中!在交警的帶領下才找到了通往農業銀行辦公大樓的通道,原本六層高的農行大樓已經下陷變成了三層,而且,僅剩的三層也不幸垮塌了。

江山強忍悲痛急切地詢問:「我們其他人呢?他們的情況怎樣?」

倖存員工含淚告訴他只爬出來10個人,並吃力地朝廢墟指一指:「好多人,都壓在下面了……」江山的心像被重錘狠擊了一下,一個趔趄差點暈倒在地,他最不敢想像最不願接受的現實擺在了面前。那時通訊中斷,手機成了帶在身邊的纍贅,北川唯一一條與外界聯繫的公路扭成麻花狀,整個縣域成為盲區,一切只能首先靠自救。剛剛過去的主震波彷彿不甘心就此退卻,餘震像一個打擺子的病人,每隔3——5分鐘左右就不依不饒地發作一次,不時有斷壁坍塌,不斷有廢墟跨塌。」

「5月12日夜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黑色之夜,地震已經將整個北川縣城摧毀,沒有水沒有電沒有通訊,晚上到處漆黑一團,陰森恐怖,老天爺又無情地下起了中雨,昔日繁華熱鬧的北川縣城,此時似乎變成「陰曹地府」。氣溫急劇下降,大家又冷又餓又渴又累,在露天的曠野上擠成一團,不斷的餘震、垮山的巨響、霏霏的淫雨和山洪暴漲的威脅讓倖存者無不毛骨悚然,許多女同志都嚇得號啕大哭。」

「一籌莫展的江山彷彿鐵打銅鑄的雕像呆呆佇立在廢墟上。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喊他,江山回頭一看,是農行綿陽市分行昝永新行長一行來了,江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麼也沒想到上級行領導會來得這麼及時!可交通已經中斷,他們是怎麼趕來的呢?原來就在地震發生的當天晚上,農行綿陽分行行長昝永新親自帶隊冒著不斷從山上滑落的飛石和強烈的餘震威脅出發了,整整一個晚上,為了到達北川支行,他們三次前往兩次被迫返回,第三次徒步16公里,耗時達5個小時,於13日6時,終於到達了北川,攀爬到北川支行辦公樓的廢墟上,作為中國農業銀行的垂直領導部門最早進入現場,成為大震後第一支進入北川的地方救援隊伍,贏得了搶救生命的第一時間! 昝永新行長站在北川支行辦公樓前,看著昔日雄偉的辦公樓變成了一片廢墟,不禁潸然淚下。朦朧的淚光中看到了廢墟上滿身泥土衣衫襤褸的江山,昝永新上前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哽咽著說:活著就好!」

「兩位行長都淚流滿面,無法用語言表達內心的傷痛。昝永新行長立即與江山一道指揮在場的人員投入營救工作."

讀完上文,「龍門慘烈」一幕,栩栩如生,再現眼前。

(2). 網友的證詞

大陸作家劉冰在網上留言:「追求地震真相,與豆腐渣無關。」一語中的,點出了 「5•12」的要害所在。馮翔之友:四川楊然在《新浪博客》評論中說「讓核武把地球炸穿。」Email: yangran@vip.163.com另有網友在微薄上指出,「5•12」 是《假地震,真核爆》並提供了外國衛星偵測數據。「5.12」震中坐標:北緯31.10 .09.87N, 東經:102.1020.90E 海拔高度為4080米。並指出法國,德國等未捐款,是因為地球觀測衛星探測到的是核子爆炸。

網友【成都新洋】的博客–《四川六大災區12天全記錄》說:「地震來臨時,地下溫度變得很快。」「在5個組內反應點群之一的綿竹漢旺以深的清平天池一帶的山體,出現地下熔岩併發出地面的可怕場面,很快熔漿冷凝於震盪的暴雨中。銀廠溝已經消失了,兩座山瞬間並成一座。」「水晶巖我震後去過。」博客網頁blog.sina.com.c n/s/ blog-525355fa0109afx.html. 一位親歷青川6.4級餘震網友在微博中說:當時,「井水猛漲了三米多。」「防化部隊入山。」「5月13日,北川全面監管,封鎖,只准出,不能進。」

黃庭(中國地質科學院(武漢)地球科學院在讀研究生)網上評論說:(Email:hua nglieguol@163.com)「5•12」四川影秀鎮西南方向直線距離不到5公里處的白花灘溝,地震時從地下噴射出大量玄武岩。」 錦陽地區《廣元日報》記者熊芙蓉在一次有關災區旅遊的網上即時發佈會上,公開透露:東河縣在「5.12」那天,有二座大山產生位移,二山合併到一起,把二山之間山谷中的整個村埋了。又有災民說地震時氣浪把一頭牛衝上了天,牛的肉身被高溫瞬間氣化,而後只見一件牛皮掛在了樹上。熊芙蓉說:「地質專家對此可能有各種不同說法,但對我們普遍人來講,這就是爆炸。」

(3). 媒體的見證

在Youtube上可看到CNN 2008年5月19日的 7分鐘北川「5.12」實況視頻:當時,地動山搖,塵土飛揚,爆炸聲連綿不斷。當時正在召開《北川青年創業表彰大會》。(再與YouTube地下核爆炸視頻作對比,輸入關鍵字Underground Hydrogen Explosion,讀者可以發現北川地震時的聲響和地表變化與地下核爆相彷。

中國媒體報導,「5.12」後的餘震中,災民一晚上手拉手,人被震動彈到空中一米多高。《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楊磊2009年5月9日4:33分報導:「震後許多,巨大的地下轟鳴聲似持續耳邊,人像乒乓球一樣彈起來一米多高,北川人陳進說。」

《南方週末》記者衛毅,2009年5月11日北川報導《生於5•12—四川地震遺腹子一年》:「據北川任家坪西山坡居民廖乾美回憶。地震後她逃到高地上去了。在哪裏待了一夜,餘震不斷,餘震能把人彈起一米多高。凌晨5點,下起大雨。廖乾美與村民手拉手坐了一整夜。拉手是為了防止餘震把人拋到空中。」

《天府早報記》記者李曉波2008年6月17日報導:「青川唐家河自然保護區內,山路被山體塌方所阻斷,巡護大熊貓的道路近80%被毀,保護區內60多次小體滑坡。記者親歷亂石阻斷道路。從青川縣出發,來到100公里外的青川縣自然保護區,在朝摩天嶺走的山路上,沿溝而流的小溪兩邊到處是山體滑坡滾下的成千上萬的石塊……,前行2公里後,因為滾落的山石太多而無法繼續前行。」

《華西都市報》2008年5月19日報導:《北川青片河5鄉告急,目前似有2萬人被困》「昨天下午鳳凰機場依舊繁忙,……目前空軍部隊主要是承擔向災區投送物質和運送專家的任務。」「青片河流域地質災害帶,沿河有近10公里的山體出現裂痕,最深的裂痕有42厘米。」

甚至在中共喉舌媒體,也有少數良知記者骨鯁在喉,不吐不快。新華社記者肖春飛,劉海,徐松2008年6月5日北川電 「全縣境內2869平方公里受災,出現了數萬處塌方,泥不流和大滑坡。垮塌百萬立方的特大滑坡達100多處,山體上,數公里長數米寬的裂縫隨處可見。」「北川60公里的主幹道(即綿陽到北川的S105省道)完全毀壞,北川縣委書記宋明對新華社記者說。」「能量相當干400顆廣島原子彈,一位80後作家說。」

(4). 震後地貌分析

「5.12」後,北川道路和電線桿全部被毀。綿陽市交通和綠化部門證實,北川龍門山的「5.12」山崩地裂,「毀損498公里幹線公路,6066公里鄉間公路,橋樑1503座, 4.3萬米,電站131座,輸電線路8944公里,光纜2.6萬公里,水庫597座,渠道9416公里,廣電台站282個;崩塌,滑坡等地質災害多達2432處。」 這種道路大面積損毀的狀況決不可能是由於地質板塊的擠壓造成。

唐山八級大地震,烈度為11級,房屋全部倒塌毀壞。然而樹木電桿直立如初,震後微波基站仍準確傳輸信號,路面完好無損。唐山水泥廠,一樓二樓完好,三樓窗栓全部斷裂。地震有三波,縱波上下震動,但不可能達到一米;橫波前後震動,扭波破壞力量最大。自然地震—唐山八級大地震災區道路完好無損,連一公里的損壞都沒有。因核爆炸對地面的衝擊力是不平均的,所以路面會出現塌陷或隆起進而毀損公路。

另外,地質學上的地震也不具備從地底下向上直線運動衝擊力。「5.12」晚上,北川龍門山壩下村的十多位村民躲到山坡上。一夜餘震不斷,人像兵乓球一樣被震的彈起來達一米多高,只能手挽手渡過恐怖的一夜,只有地下連續核爆炸才能製造如此的恐怖經歷。根據網上發佈的龍門山群山崩塌的現場高清析度照片(20多張),岩石表面有被烈火燒烤的痕跡,樹木被燒焦,植物被燒焦。被炸後山體底部有幾米長的孔縫。

龍門山岩石因高溫而融化的特殊現象也得到了中國遙感學報學術論文的印證。中國地質局的地質報告證實地震中出現「泥石液化」。只有核高溫才引起泥石液化。可參考中國地質大學和國家遙感中心文章作者是黃庭、張志嘯等,題目為《基於遙感和GIS 技術的北川縣地震次生地質災害分佈特徵》。該論文承認龍門山5•12震中出現了「沙石液化現象」。板塊擠壓造成的地震不可能產生巨大的高溫使砂石融化。只有核爆炸才能使沙石液化。

(5).「5.12」後,災區大量的人和家畜被核污染的症狀。

四川醫科大學和伊利渃州大學以及英國國王大學的合作研究報告記錄了災區部份倖存者災後大腦部份區域喪失功能。馮翔博客也透露他的視力在災後急劇下降,晚上長期失眠頭腦整天昏昏沉沉的放射性傷害症狀。四川農業大學謝波在調查研究中發現:北川災區的豬群在震後13天免疫力急速下降。北川豬發生群體豬瘟。披露災區的豬出現大範圍的核放射性污染的怪病。「5.12」震後,綿陽都江堰地區一百多名孕婦胎兒在同一時期死亡,當地媒體公開報導了100多名孕婦死胎消息。有一名婦產科女醫生說:「也可能與放射性有關」。但中共當局卻說這是救災房的牆壁劣質灰板造成的。核物理學家公認,核放射性對五個月以下的胎兒是有緻命的殺傷力。關於北川和都江堰幾十名孕婦死胎,《自由亞洲電台》2009年4月19日上海報導:「四川省委宣傳部發禁令,不許對都江堰100多名孕婦死胎事件報導。」「此前,2009年3月2日四川媒體報導《北川部份再生育媽媽,懷孕幾個月不明原因流產》不是一,二個而是普遍現象。」核物理界認為,放射元素I-1 31對胎兒傷害大於成人和兒童。所以孕婦不能照X光。「5•12」後,四川省馬上制定了《應對流感大流行計劃應急預案》,乃此地無銀三百兩。

(6). 「5.12」後,龍門山災區綠色植被受損嚴重

龍門山中樹木被燒焦,綠田成焦土也被外國衛星圖片提供的照片所證實。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兩次發佈了陸地觀測技術衛星觀測的數據。災區的照片與災前 2008年3月31日的照片相比較,發現大面積山體塌陷的現象和綠色植物被變成一片枯黃色。人民網記者潘健2008年5月20日電報導了日本再次發佈北川地質變化的日本觀測報告,但未報導報告的內容。地質學上的地震不可能引起植被大面積破壞。唐山大地震八級,植被絲毫無損。只有地下核爆炸才能造成植被大面積而被燒高溫烤枯黃。

(7). 中共的自供狀

四川新聞網2011年6月16日報導(北方網轉載):「四川省付省長魏宏,綿陽市委書記關靖平、市長曾萬明到北川縣陳家壩鄉小河村,大竹村察看土地復墾進展情況。北川縣長經大忠匯報共查出783處地技災害,107處重大地技災害。」魏宏指出「地質災害具有長期性、隱蔽情,破壞性強的特點」.這條報導批露的所謂地質災害其實就是指核爆炸經後的後遺症。地質學上的地震造成的災害是一次性的,只有核爆炸以後的災害才是有長期性和隱蔽性的特徵。這條報導等於中共承認了龍門山中發生過連續的地下核爆炸。

中國北方網2012年3月9日報導(ENORTH.COM)「北川地震堆織物至今冒白煙,三分鐘內烤熟雞蛋。幾年來,這堆積物一直在冒白煙」。山家項鄉黨政辦副主任肖琳說:「 冒煙的地方有一股濃濃的二氧化硫和味道。粘在風口之下,讓人喘不過氣來。二年前,有鄉里人拿200度的溫度計到冒煙處,僅10秒就被烤曝」.板塊地震不會有這種地熱產生,但核爆炸就有可能出這種狀況。這就是中共所謂的「地質災害」真相。

 綜上所述,「5.12」北川龍門山,群山整體垮塌,山崩地陷,巨石壘墳,幾噸重的巨石佈滿山谷之中,造成無數的堰塞湖。這一事實,經過馮翔博客,網友留言和媒體報導相互印證,造成群山開膛破肚,地質極塊運動決無可能。以上證據均每一項都有二個以上資料來源,相互印證,5.12北川龍門山地下發生核武器連繼爆炸,鐵證如山。雖然中共以復墾為幌子,想破壞現場,掩蓋地貌證據,但只是徒勞。

四.「5.12」的啟示;

中國的本拉登朱成虎將軍曾在2005年7月14日的香港記者會上公然叫囂:「如美國保護台灣,將用原子彈炸毀美國200個城市。」他崇尚希特勒的生存空間論和核武器同歸於盡的戰略思維。一個沒有信仰手中持有核武器的獨裁政權,其行為是不可預測的,是世界文明和全人類的巨大威脅。中共朱成虎之流的恐怖思維和逆天之行,「5.1 2」竟遭神滅,令人唏噓不已!「5•12」後,西方文明世界面臨的來自中共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威脅變小了!

最後聲明:中國基督徒民主黨成立於2007年9月11日,在紐約州政府正式註冊。對以上文字負一切法律責任。並願意與中國共產黨對「5•12」核爆炸之案在美國法庭對簿公堂。

評論
2012-05-15 10: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