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經濟大國的背後―

連載:中國社會道德危機之緊急救援(20)

社會冷血道德缺失之深刻反思和社會道德心理學研究

道德心理學研究所 文道 博士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

聖者曰「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

「人類不遵守人的道德規範──社會將大亂不治,天災人禍。」

(续上篇)

§10.8 道德和法律的雙重追查和審判已經在全球展開

第十二章 全面剖析批駮《求是》文章關於中國道德狀況的荒謬觀點和錯誤判斷

引 言

2012年新年伊始,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表元旦最新一期署名秋石的文章,標題為《正確認識我國社會現階段道德狀況》(以下簡稱《求是》文章)。後又相繼刊登題為《認清道德主流堅定道德信心——再論正確認識我國社會現階段道德
狀況》、《正視道德問題加強道德建設——三論正確認識我國社會現階段道德狀況》。後兩篇的觀點與前者相比無新意,作者就第一篇文章進行剖析批駁。《求是》文章的論據和論點完全站在馬克思主義辨證唯物論的角度,同時全然無視事實,矢口否認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滑坡的現狀,並十分霸道地斷言當今中國的社會道德非但沒有下滑,反而發展進步了。

本書前面的章節已經用大量的事實、嚴格的分析和清晰的立論和論證,闡明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真實性、普遍性及其社會根源,讀者如果從頭閱讀本書,自然對於《求是》這篇文章的荒謬邏輯和欲蓋彌彰的別有用心,一目瞭然,無須贅述。

但鑒於該文的觀點實在很容易毒害長期以來被洗腦的中國民眾,許多中國同胞很容易被如此煞有介事的權威文章和其中的貌似論理邏輯所迷惑,本書特意增寫此章,以直白的筆調,逐一剖析《求是》的荒謬觀點,並把長期以來共產黨慣用的故弄玄虛的馬克思主義唯物辨證法來混亂中國民眾思維的伎倆再次擺在世人面前,正誤謬見,以正視聽。

《求是》文章分為三大部份。第一部份是秋石的理論根據,為全文的核心部份,即所謂的評價中國社會道德現狀的立場和方法及歷史視野;第二部份是用第一部份的觀點給中國的道德現狀下定論,第三部份,避重就輕地承認一些社會敗德現象,但閉口不談其普遍性和根本的政治根源,思想根源和社會根源。最致命的根源在於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一黨專制制度,卻被秋石淡化和辯解為社會主義發展中的問題。其實就是馬克思主義指導下共產黨本身帶來的永遠不會擺脫的致命弊端:無道無德。

本書的前十一章已經用大量的事實和論述,完全推翻了《求是》文章的第二和第三部份,這裡在其基礎上,重點從理論上和事實上推翻其第一部分的論點,並論及其第二部份和第三部份的根本錯誤要害。

§12.1 識破《求是》文章障眼法 樹立正確的道德價值觀

《求是》文章一開頭就用障眼法把讀者導入共產黨一向慣用的混帳邏輯中。請看原文:

「在我國社會生產生活方式日益變革的大背景下,包括道德在內的社會意識形式,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多元、多樣、多變的複雜情況。當前人們關注的一個焦點,是應該怎樣評價我國現階段的社會道德狀況,道德總體上是進步的,還是退步的?這個問題已經超出單純道德評價的範疇,涉及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總體成就的評價,需要進行深入的分析。」

請讀者注意,《求是》一上來就把水攪渾,試圖把讀者引入它荒謬的邏輯中去,毫無根據而又以權威的口氣拋出:社會生產生活方式的變革大背景下,道德就可以是多元、多樣、多變的;然後就暗示性地提出問題:這種複雜情況下,現階段中國的社會道德,總體上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最後拋出中共最能用來作狡辯的借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生怕讀者用獨立思考理解甚麼是道德,所以趕緊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跟道德硬捏在一起。其實,這一整段話全部錯誤!

試問《求是》的作者,如果被貨車兩次碾壓的不是小悅悅而是你自己的女兒,如果被裸體游網吧然後被四人輪奸的小林是你的孩子,如果被警察強暴後從此被失蹤的重大女生是你的妹妹,如果你家的房子被強拆你上訪被打致殘,如果那位被警察強暴的母親是你的母親,等等,那些受害者就是你自己和你的親人,你是否還會認為:因為是生產方式日益變革的大背景,所以道德就可以是多元、多樣、多變的?因為是發生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階段,所以這些直接禍及你自身的道德敗壞現象就不是道德敗壞、反而是道德進步了呢?你真的會認為上述的不道德現象甚至是犯法行為,竟然可以因為生產方式的變革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而被判斷成道德進步的行為嗎?

我們這樣質問《求是》的作者秋石,就是要鄭重地告訴他和天下百姓,中共用馬克思主義那一套完全扭曲了的道德概念和標準,是錯誤的、荒謬的!長期以來,受共產黨無神論的馬列意識形態影響,大陸出版的書籍、辭典和網站上關於道德的定義和論述,以及對於中國傳統道德文化的經典著作包括老子《道德經》的白話文翻譯,都是錯誤的。我們必須鄭重而嚴肅地對整個扭曲了的中共道德觀及其所有詭辯式的說法加以全面徹底的糾正。下面我們用老子《道德經》的思想和現代道德倫理學的觀點,從正面論述道德的概念,識破秋石的障眼法,以便接下來能夠比較容易地幫助讀者尤其是大陸民眾糾正秋石關於道德的錯誤觀點,建立正確的德道觀和判斷社會道德狀況的正確依據。那麼道德到底是甚麼呢?道德的標準和價值真的是隨著社會變革而變化不定嗎?老子《道德經》教誨眾生:

「道生之,德蓄之,物形之,勢成之。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長之育之,亭之毒之,養之覆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道德經》第51章)。

譯文:宇宙萬物都是由道所生,又有德去蓄養,化育為物形,得勢而成長。所以萬物沒有不敬畏大道、不珍惜恩德的。大道的可敬和恩德的可貴,在於他不是情動一時、令出一時,乃是自然而然、永恆不變。所以說,道生出萬物,又以德去蓄養滋潤,使天下蒼生成長髮育,給他們平安穩定,對他們撫愛保護。然而他這樣創造養育卻不強行佔有,他如此所不為卻不自恃己功,他是萬物之主卻不任意宰制,這可真是深不可測的玄德啊!

聖人清楚地告誡眾生,生命的根基乃道與德。人的生命生於道,養於德。道為體,德為用。道是宇宙人生、法界、天上、高層空間的靈性本體;德是道在人類社會中精神行為規範的顯現和應用。有道才有德,無道則缺德。道為宇宙的本質特性,體現神性和佛性,展現上蒼無形大道;德是如此神性和佛性在人類社會中的精神和行為具體表現,如關於慈悲善良、真誠寬容的認知與行為。道德是人生生命的根本特性和賴以生存滋養的源泉,乃蒼天賜予生命之永恆天性,不會隨社會時代的變遷和人類世風日下的觀念而變;人當知敬畏天道,修為德性,「夫是之謂道德之極。」(《荀子•勸學篇》),「為之,人也;舍之,禽獸也。」(《荀子•勸學篇)。可見,有道德者則為人,反之,無道德者,便流於禽獸。

不同社會、不同時代和不同個體所具有的道德素質、對於道德的認知、判斷、行為有所不同、多寡、高低、盈缺,那是其後天自身修為、教育、修養、社會影響、政治制度和社會意識形態環境影響等所致,但天賦予人和要求人應有的道德和道德標準、價值、善惡、正負等根本屬性卻不會變。具體人和社會群體的道德素質和人應有的道德標準與價值,是根本不同的概念。《求是》的文章上來就攪渾了水,言外之意,中國是有特色的社會主義,道德價值、道德標準和道德的正負善惡屬性可以由共產黨自己定義。豈有此理!道德是天賦天性之普適價值,普天下相通而皆有之。

試問,古代社會或者今天的民主國家裡,父母愛子女,子女孝敬父母,為天經地義的人性倫理道德,難道今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裡就可以認為父母棄嬰、虐待子女,子女棄老、虐待老人是道德了嗎?

古代社會或者今天的民主國家裡,為官清廉、愛民如子為道德,那麼今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無官不貪、欺壓百姓、作威作福,就可以認為是道德了嗎?

民主國家賦予人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新聞自由是道德,那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迫害這些自由、讓人沒有自由也是道德嗎?

我們必須清楚地瞭解,道德標準和人類的道德素質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道德標準是天(神、上帝、上蒼、佛或其他概念)規定的,是人性中先天帶有的善性,恆古不變。如愛惜生命、尊重生命、孝敬父母、保護兒童、不許亂倫、誠實守信、善待他人、助人為樂、人權自由、公平公正、寬容包容、廉潔奉公、禮義廉恥,等等,等等,還有很多,這些基本的道德規範是恆定的,與社會形態、制度和時代變化沒有關係。雖然不同時代可能文字表達上有所不同,但內容和實質大同小異,比如古代也用「民主自由」的字眼,但老子用「不為不執」、「德治」、「上德無為而無不為」、「順道化民,合於天道」、「故以知治國,國之賊」、「不以知治國,國之福」等說法,包涵了現代人所說的民主自由的內涵,但又更具深廣厚德。大概這些就是現代人常說的普適價值;雖然時代和社會不同而人們對道德標準的認同程度不同,但那是人的道德素質隨著社會、時代等因素而變化所致。而人的道德規範、善惡好壞的標準卻是恆古不變的,也是人區別於動物的標誌和本質。

而道德素質是後天的,隨著社會、時代以及個體或群體等因素而變,現代社會因為物質利益核心化的生活方式,人更注重物質享受卻在精神道德修養上欠缺不足,道德素質下滑了;在當今中國,因為傳統道德信仰文化被迫壞,長期政治鬥爭和拜金主義,馬列主義意識形態黨文化、無神論的灌輸,道德更是下滑日行千里。但這些都不是說人類應有的道德標準也必須隨著社會的道德下滑而下滑。正理應當是,人需要有信仰、信神信佛,恢復傳統道德文化,相信善惡有報,頭上三尺有神靈,要有教養、受教育、修心養性、淨化心靈,從而維持和提昇道德來達到神、上帝、上蒼、神靈、宇宙、天地、佛、佛法(或者其他說法)對於人的道德標準要求。

§12.2《求是》的價值立場、認識方法、歷史視野及其對中國社會道德狀況的評估從論點、邏輯、事實、學術和道德上完全錯誤

《求是》文章進入正文後,似乎擔心中國百姓不懂得甚麼是道德,也不懂得如何判斷和評價中國的社會道德現狀,於是就開始拉出一副學術權威的架勢,開始訓導中國民眾,如何站在它的價值觀立場上,用它的認識方法論和從它的歷史視野來看中國的社會道德問題。

然而任何一個有一點點道德學、或道德哲學或倫理學、道德心理學或者基本道德常識的人一看,它可真是丟人現眼了,秋石這三大段,既不是甚麼道德學術專家所寫,也不是甚麼有道德的人所寫,完全是道德良知喪失又才學膚淺的政客牽強附會、生搬硬套的編造。

《求是》的道德價值立場就是無道無德

《求是》套用一貫的所謂馬克思唯物辨證論,認為:「道德作為一種社會意識形式,是一定經濟基礎的反映,受經濟基礎制約,其獨立性只有相對意義。評價道德的價值是正還是負、性質是善還是惡,總是具有兩方面的維度:一方面,看決定道德發生發展的經濟基礎的性質;一方面,看道德對相應的經濟基礎起作用的性質。從根本上說,建立在進步經濟基礎之上的道德,能夠推動進步經濟基礎發展的道德,其價值為正、性質為善,反之,則價值為負、性質為惡。從這個基本價值觀立場出發,評價當前我國道德狀況的性質,就要放眼廣闊的經濟社會領域:根本標準,只能是生產力的標準,是經濟基礎的標準,是社會進步的標準,是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標準。」

我們清清楚楚地看得懂秋石寫的是甚麼,但我們必須直截了當地指出:這段整個的論點、論據和邏輯統統錯誤!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家道德學者像中共這樣解釋道德的概念,也沒有人認為道德是經濟基礎的反映、受經濟基礎的制約。包括著名道德倫理哲學家康德等主流道德學者都強調道德乃人之良心善德、良善意願和動機本身的價值,強調其超物質性、超時空性的價值,否則道德就不稱其為道德。道德的簡單和基本定義強調人對於善惡好壞的認知與行為標準和規範。而這種善惡好壞的標準是與人性中共同存在的自然道德情感、意志、意願相關聯,其道德價值在於人的行為動機的善良利他、高尚純美的善性。比如,康德曾經用一個例子說明道德的價值:一個店主為了是否少找給顧客錢而發生心理糾結。後來他想,如果少找給顧客錢的話,萬一事情被發現了,店舖的信譽就會受損,就會影響以後的生意。這樣想後,他就沒少找錢給顧客。康德解釋說,雖然這位店主做了正確的事,但他的動機是自私的(怕影響生意),而不是為了正確的原因做事,即認為少找給顧客錢本身就是不對的,所以店主的行為仍然是不夠道德的。還有許多這樣的例子,道德家們用這些例子說明道德本身的價值在於人性中出於純粹善性的價值,而不是出於功利。

《求是》關於道德的文章,竟然把經濟基層跟道德聯繫起來,公式化地生搬硬套本來已經荒謬絕倫的馬克思主義關於意識與物質、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的謬論,可謂錯上加錯,它從根本上否定了道德的本質、倫理價值和精神力量。這是對人類道德這一純美價值的極大褻犢,也是在道德倫理學界出現的最不道德的劣行。

那麼甚麼是經濟基礎呢?按照共產黨套用的馬克思主義唯物觀和所謂的政治經濟學,經濟基礎是指一定社會佔主導地位的生產關係的總和,主要包括生產資料所有製、生產過程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分配關係三個方面,而其中生產資料所有製為其首要內容。按照共產黨的說法,現階段中國是社會主義社會,生產資料所有制是以公有制為主體。其實目前中國的所有制,根本上也不是甚麼公有制,它已經完全變成了共產黨的權貴官僚資本私有制,本書前面章節已經論證。但我們這裡暫且不論它是否是公有制。即使我們姑且承認它是公有制,那麼社會道德又跟所謂的經濟基礎又何相幹呢?難道生產資料公有制了,社會財富多了、屬於社會公有了、經濟基礎發展了、進步了(暫且按共產黨自己的說法,假定它是這樣),那麼官員腐敗、政府系統地迫害百姓、強拆民房、沒有人權自由、信仰自由,殘害凡是不聽黨話的老百姓,人性冷血、見死不救等等,這些就不是道德敗壞了嗎?道德是人性內在品性和認知行為的善良標誌,如果人心不好了,人更自私了,更冷酷無情了,更把金錢看重而無視禮義廉恥、更沒有道德了、更無視他人、不擇手段地損人利己,整個社會出現了我們本書中用大量事實論證的社會道德危機綜合症的話,那麼經濟基礎再發展,你定義的那個社會主義經濟基礎再進步了,難道這些道德敗壞的現象就不是道德敗壞了嗎?社會財富的公有私有,社會財富的多寡貧富,個體群體的貧窮富有,這些根本不能決定道德本身,道德是衡量人心與行為善惡好壞的客觀標準。

秋石的文章認為經濟基礎決定道德,那麼我們就不妨分別假定兩種經濟基礎的情況,來試問秋石:當你和你的孩子之間,只有小小一碗稀粥,而你們兩人都瀕臨餓死的情況下(經濟基礎低下、個人沒有生產資料),你是否會自顧獨自吞下稀飯活命而看著你的孩子餓死,然後你作為父親宣稱說:你餓死了孩子並沒有甚麼道德上的不妥,因為只有一碗稀粥的現實即經濟基礎不發達決定了你做出了餓死孩子、自顧活命的道德行為選擇嗎?如果是這樣,那麼你的道德到底是幹甚麼用的?難道只有在社會財富公有制了,你也富有了,你可以自己吃飽之後有剩余的情況下(所謂的經濟基礎進步了,過上小康生活了),你才能具有救你孩子的道德嗎?如果秋石之類共產黨人實在不懂得道德是甚麼,那麼我們再舉一個極端的道德情境例子來試問你,如果當你貧窮到娶不起老婆時(經濟基礎低下),那麼你是否會與自己的姊妹發生亂倫而說是因為太貧窮的經濟基礎、沒有進步的社會財富分配、沒有你所謂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而導致了你的亂倫,而不是你道德的問題呢?

相反的情形也一樣,如果社會的經濟基礎發展了,社會財富增多了,公有制了,按照你說的有了所謂的進步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了,人民也當家作主了,你也很富有了,而你卻更揮金如土,慌淫無度,為官不仁,作威作福,像那個千人情婦的色官,百女淫亂的薄熙來,六行宮姦淫婦女共用情婦的周永康,白日臺上大講為人民服務,晚上成群二奶為你服務,那麼你能說因為這些財富是公有制給你的,是來自你所謂的進步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所以這些道德敗壞的行為都不是道德敗壞了?你會這樣認為嗎?

這裡我們質問你本人,只是打比方,卻沒有絲毫對你個人不敬,因為雖然我們在批評你的謬論但我們還是尊重你這個人,這本身就是道德。我們用你作為質問的對象,是要通過這樣的質問,來問《求是》文章的作者和背後的共產黨理論家和政客們,通過你自己的反躬自問來敲打你的良心,從而幫助你理解道德這個概念的真正涵義和價值。就是說,道德是人性中高尚的品質、純善的價值,而不是基於社會財富的所有制公私與否、經濟基礎的進步與否來決定的,也不是基於功利或者利益的盤算後的行為來決定的,即使那行為的結果是好的,正如前面我們提到的康德關於道德價值的那個店主找錢的例子。

通過以上的例子,我們要說明的就是,秋石的經濟基礎決定道德的論點是完全錯誤的。按照秋石的說法,中國是社會主義的生產資料公有制,經濟基礎進步了(我們並不認同所謂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是進步的,本書前面章節已經論證,但這裡我們不妨姑且假定如此),所以就簡單地推論,相應的社會道德也是進步的。這是一個極其荒謬的錯誤邏輯,扭曲了道德的價值概念,也與事實不符,理論上和實踐上都是錯誤的。

如果按照經濟基礎決定道德的邏輯,那麼秋石你難道認為,中國那些大貪官如薄熙來、陳良宇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別墅、二奶、海內外銀行中的存款,經濟基礎還不夠進步和發達,不然的話他們就不會貪污了,所以他們的貪污不是道德破壞,而是經濟基礎不夠發達造成的必然現象嗎?或者你認為他們貪污的錢財來自於進步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是公有制給他們帶來的好處,所以他們的道德也是進步的嗎?

如果按照你關於「經濟基礎決定道德、道德受到經濟基礎的制約」這一邏輯,那個碾壓小悅悅的第一個司機,當他心中盤算如果不壓死就會花費更多醫藥費,所以他決定還是壓死那孩子比較划算,你會認為他壓死小悅悅的行為並沒有甚麼不道德,因為他是依據經濟基礎還沒有給他帶來足夠的經濟上的富裕才做出這樣的道德判斷的嗎?或者你認為肇事者在建設你所謂的先進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所以壓死人也是道德進步嗎?

如果按共產黨這個經濟基礎決定論的荒謬邏輯,那個色官林嘉祥從交通部高層派下來做建設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領導工作,而這個社會主義經濟基礎又被共產黨人為地定義為是進步的,那麼這個色官侮辱女童也就是建立在進步的經濟基礎之上,所以這種侮辱女童的行為也就是進步的道德行為了嗎?依此推論,列車追尾事件沒有甚麼法律責任和道德問題,而是先進的道德行為因為經濟基礎是先進的,毒牛奶、地溝油、人肉膠囊、瘦肉精、包二奶、官員貪污,中共迫害群體民眾包括基督徒、法輪功、維權人士,強拆民房、霸佔土地、販賣土地,所有本書中列舉的道德危機現象,統統是先進的道德行為因為是為了建設先進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這些道德行為都是正的、善的、先進的、進步的,因為你定義了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是正的、善的、先進的、進步的,是嗎?!

中共如此之荒謬、邪惡的論點和邏輯,獨一無二、史無前例!難怪強拆民房那樣的凶慘,打死房主無妨,迫害法輪功打死算自殺、打殘無妨、家破人亡活該,警察強姦婦女逍遙法外,污染環境沒有關係,毒食品沒甚麼大不了,拜金主義光榮,類小悅悅事件見死不救比比皆是可稱個別少數,官員腐敗也是個別現象、免職後又馬上他地復出,因為這一切中共都可以借口為發生在建設先進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過程中,有了先進的經濟基礎就決定了社會道德的先進、進步,所以,秋石之流立論:「從這個基本價值觀立場出發,評價當前我國道德狀況的性質,就要放眼廣闊的經濟社會領域:根本標準,只能是生產力的標準,是經濟基礎的標準,是社會進步的標準,是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標準。」最後不恥不忘加上為「人民群眾根本利益」,試問:人民群眾的利益在這些道德危機現象中(包括小悅悅、小林、結石寶寶的父母們),受到永遠不可挽回的損失,難道共產黨還在代表著他們的利益宣稱那些危害他們利益的行為是先進道德嗎?!這樣的騙人鬼話和說這些騙人鬼話的人、如此荒謬的邏輯和造出如此荒謬邏輯的人不缺德嗎?!

本書作者真的懷疑,被馬克思主義唯物論洗腦後的共產黨人竟然機械地套用經濟基礎上層建築的荒謬邏輯,簡直是達到了心理變態的程度,對基本的道德人性和簡單明瞭的善惡判斷能力,都已經完全喪失了。然而自己卻無所察覺,還故弄玄虛地理論一番。這種心理病態的進一步研究和有效醫治方案,的確值得心理學界、身心健康醫學界的共同關注和深入研究。

如果秋石這樣黨的喉舌或者你這個具體的個人,還有一點點良心的話,我們相信你不會說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是進步的,所以社會道德就是進步的,壓死小悅悅也是進步的道德,貪官污吏遍地也是進步的道德。但是,秋石你對於道德的錯誤解釋和荒謬邏輯就必然導致這樣的錯誤結論和社會意識,你這樣的權威性文章給全國人民洗腦,將會在國人的道德觀念和價值觀上產生極大的負面影響,讓人們認為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是進步的,已經實現了公有制了,只要財富極大豐富或者足夠豐富了,人們都富裕了,那麼人們的道德就自然進步了,所以就拼命發展生產、發展經濟就行了,總體上社會是你說的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生產關係使得人民當家作主了(雖然我們不承認這一點,而且事實恰恰相反,本書前面章節已經論證),所以沒有甚麼大的方向上的問題了,這些就自然決定了社會道德是進步的了。其實,這是危害性極大的錯誤論點,馬克思主義者共產黨人的誤區就在這裡。所謂辨證唯物論就是強調物質決定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反過來後者又影響前者,好像是很有道理,並認定這是絕對的真理。其實,人心才是根本的因素,決定著一切,造物主把神性注入人的心靈,如果迷失了神性,人類社會就敗壞,如果保持純淨無私,就蒼生生機勃勃。不是經濟基礎決定道德,而是人的人性道德決定所有一切!聖者曰「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人類不遵守人的道德規範──社會將大亂不治,天災人禍。」只有擺脫了馬克思主義殭化的物質核心思維方式(唯物論),用真正純淨的自我去觀察社會和天地人的現象,人們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然而,共產黨強調物質、經濟基礎,正是要迷人心竅,讓人不重心性道德,不重精神信仰,不重人心淨化,一味地集中在物質利益上,結果社會就亂像四起,道德敗壞。而這種觀念的形成,正是《求是》這類喉舌媒體不斷灌輸的結果。所以本書作者必須嚴正指出:物質決定精神,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決定道德的進步與否,這些說法統統是錯誤的,荒謬的,也正是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思想根源!

《求是》的認識方法論否定道德的普適價值而以中共的利益價值取而代之

接下來,《求是》的這篇文章開始具體教中國老百姓如何用它的認識方法來判斷中國的社會道德現狀。秋石強調兩點:一是要從道德的整體普遍聯繫中看;二是解釋這個整體普遍聯繫「就是道德在生產方式以及上層建築歷史變革總進程中的狀況,就是道德反映和作用於經濟基礎以及同上層建築其他方面相互作用的總聯繫方面。這才是反映本質的道德現象」。我們接下來繼續讀文章後來的第二部份,看到秋石就是用這個拐彎抹角的「認識方法」來看中國的社會道德狀況的。

但無論秋石如何故弄玄虛,我們也看不出秋石是在談道德,他最熱衷的是經濟基礎、生產方式、上層建築之類。真是苦煞人也,共產黨就這麼喜歡這些跟道德毫無關係的苦澀冷酷的玩意兒,顛來倒去,拐彎抹角,說一套根本不著邊際的胡言亂語。為甚麼就連孩子都明白欺負人就是不道德的簡單道理,到了共產黨那裡就搞出一大堆繁瑣複雜、拐彎抹角的理論呢?

原來,中國老百姓眼前天天看著社會道德敗壞的現象,整個世界也天天為中國社會道德下滑而擔憂,中國社會道德危機已經是中國老百姓和國際社會看到的清清楚楚的定論了,共產黨這個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罪魁禍首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人民已經覺醒,迫不急待地渴望著中共解體,社會道德復甦改善。在這樣的情況下,又出現了震撼國人和世界的小悅悅事件,然後接二連三的校車事故,等等,中國大地每天都在上演道德危機的悲劇,共產黨真的招架不住了,於是就只好來點兒玄的、複雜的、矇人的,搞出了這套所謂在它「經濟基礎─上層建築」怪圈的所謂「整體聯繫」中看中國道德現狀的迷魂陣,管它好用不好用,最後再忽悠老百姓一把。

那麼我們就用淺白的語言,把秋石的本意翻譯過來,看看他到底是如何看道德問題的。秋石似乎在教訓中國老百姓和世界人民:「評估中國社會道德的狀況是大有學問的,沒那麼簡單,你們不懂,我來教你們。你們不能簡單地從鋪天蓋地的社會道德敗德現象就得出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結論,這麼複雜的狀況評估,只有黨的理論家們才做得到。道德不是孤立的,要跟整體中其他因素聯繫起來看,共產黨的道德觀認為,道德是有階級性的,有階段性的,有中國特色的,有條件的,是隨著唯物辨證法而變化無常的,你們看道德敗壞,共產黨看就是道德進步,沒有絕對的嘛,甚麼都是相對的,因為你們看問題太簡單,只有共產黨會用辨證法來狡辯,一變就變得混亂了,你就糊塗了,共產黨的偉光正就凸顯出來了;另外,還要從歷史前後過程的比較看問題,別忘了現階段是社會主義初期階段,從私有制到了公有制,經濟進步了,經濟基礎是進步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共產黨的道德觀認為:「決定道德性質的直接基礎是利益關係」(秋石赤裸裸的原話)。我們看道德問題,跟除了我們共產黨以外的整個人類正好相反,跟其他世界上任何道德學者所公認的道德概念也完全相反,通常人類都認為道德是人性中脫離了功利和利益的高尚善性,我們共產黨卻認為道德由利益來決定和制約,以利益作為基礎,道德就是為了利益的,這是我們共產黨的祖師爺馬克思的理論精髓,我們看所有問題都是用這一套公式,這是為了最大限度地穩定和諧我們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即我們共產黨的基礎和利益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法寶,當然我們看道德問題也是一樣。所以中國的社會道德跟其他國家不一樣,有中國特色,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化的體現,中國的社會道德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生產方式的反映,而且反過來作用於這個經濟基礎上,並且要與其他方面的上層建築互相作用。也就是說,中國的社會道德只要是有利於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有利於增加共產黨所控制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的經濟利益,然後共產黨再自然而然地把這個公有利益貪污過來,只要符合這個大方向,那麼,那樣的社會道德就是進步的。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生產資料所有制是進步的,這是我們自己定義的,說它進步就進步,你們說了不算。那麼,別看那麼多一個一個具體的社會道德敗壞的現象,其實那都是為了這個進步的經濟基礎發展的大方向而出現的必然過渡現象。你們老百姓哪裡知道共產黨這個大的方向是為你們好的啊,為人民服務的,是進步的,所以你看好像是一個個敗德現象,其實是你不見廬山真面目,只緣你們在共產黨道德敗壞的廬山中,你要是站在共產黨的高度就會明白那都是為了長遠的共產主義大廈的宏偉目標而建設社會主義這個初期階段的基礎的。這個階段可能會很長,也許是無限長,中國老百姓、國家的主人,你們要耐心啊,一直要耐心地為建築這個大廈出苦力啊。放心吧,共產黨會保證你們的生存權的,你們的生存榷就是我們的政權的保障,也是我黨的利益保障。你們的生存權就是你們最大的人權,沒有其他人權比這大了,所以你有了這一個生存權就夠了,別的人權你就別折騰著爭取了。我們共產黨不折騰了,你們也不要折騰了,過去我們共產黨折騰是為了奪權政權和鞏固政權,現在不折騰也是為了鞏固我們的政權和你們的人權即生存權。其他的人權我們共產黨幫助你們和諧了就好了。共產黨希望這個初級階段越長越好,無限長才好,那麼我們就可以無限長地擁有我們共產黨的公有制。這個生產資料公有的意思,就是共產黨所有,因為我黨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先進文化和生產力,所以我所有了就是公有了;因為我黨代表甚麼,甚麼就是先進的,這是我們自己定義的,你們說了不算。既然我們的公有制是先進的,經濟基礎是先進的、進步的,那麼為了我黨利益的上層建築也包括道德,就必然是先進的了。因此,中國特色的道德還要跟上層建築的其他方面如黨的方針政策、意識形態和政權鞏固等配合,幫助黨建設這個進步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生產資料公有制即共產黨所有制等)。有利於我黨這一切的道德就是進步的道德,這是大方向,壓倒一切,所以,這就是我黨所認為的道德現象的本質。」

我們以上簡單明瞭的翻譯,其實就是秋石文章的通篇反復強調的核心,作者用直白的語言揭開它的背後實質就是如此。可見,中共的道德價值根本不是道德本身,也不是善惡良知的道德價值和道德判斷,而是它的政治、政權和利益,也就是在共產黨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的經濟基礎的幌子下,以共產黨利益為核心的價值觀和方法論。這種不顧整個社會的道德標準、道德素質、道德價值和道德現狀、並以之為犧牲代價的功利主義、拜金主義和權利本位主義,其實正是當今中共統治下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根本原因。可悲的是,在中共的理論家秋石之類的狡辯下,這些導致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根本原因卻成了它所謂的先進社會道德的理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成為混亂道德倫理學、道德心理學、道德哲學領域的最大謬論邪說,更是對人類道德價值和人性倫理的罪惡踐踏和無恥背叛!

到此,我們看到,中共關心的根本不是甚麼中國社會的道德問題,它一直在談共產黨最關心、如獲至寶、最能矇人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生產方式,生產資料公有制,其實就是它幾十年來經營的一黨專制、無官不貪的政權、利益、政策、意識形態、上層建築和它繼續長治久安的穩定和諧的執政地位。那些社會主義初期階段、先進社會主義道德、社會主義公有制等等之類的大帽子其實是中共一直慣用的空架子,再掛上為人民服務的幌子,那麼它做的一切就都是社會主義了,就是先進的了,就是符合了它所謂的道德觀了,就是給了中國人生存權了,也就是有了人權了,即使是中共官員胡作非為、政府迫害老百姓,也是為了它冠冕堂皇的大目標,也是它所定義的先進道德了。多麼可怕的邪惡邏輯!它就是打出這個好看的遮羞布,然後用這個社會主義先進經濟基礎,把在這個基礎上出現的所有不道德的意識形態、腐敗現象、社會缺德現象和缺德行為一股腦兒地蓋在這個遮羞布之下,不讓人看見,不讓人承認,或者讓人承認它是進步的,再讓它不斷發霉發臭,不斷污染、危害乃至毀滅整個社會。其實,這個遮羞布本身正是最污濁不堪的邪惡貨色,只是中國人被洗腦後,一提到社會主義就感到很神聖,很光榮,就好像這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是中國人的祖宗,愛了它就好像很愛國了,誰說它不好就暴跳如雷,就是顛覆國家罪了,就是外來敵對勢力了。實際上它是共產黨的祖宗,不是中國人的祖宗。覺醒了的正直善良的國人批評它,就是顛覆國家罪;單純善意的外國人批評它,就是外來敵對勢力和外來文化滲透,如何如何,其不知它根本就是邪惡馬克思主義的腐朽產物,從招牌到內容都是無道無德、罪惡邪惡的。

秋石的這篇文章非但不是為了尋求中國社會道德的改進,而更是以喪盡道德良知的品性、學術上和道義上完全非道德的語言、和與道德毫無關係的政治辭藻和荒謬邏輯,給老百姓洗腦,用根本不合邏輯、造成道德學術混亂和謬誤、危害整個人類道德價值觀的邪說來欺騙和毒害老百姓,企圖一廂情願地斷言:中國的社會道德是進步的,共產黨的領導是好的,國人和世界看到的中國道德危機在它看來無所謂、沒甚麼大驚小怪、可以繼續敗壞下去,社會主義是進步的,所以社會道德就是進步的,共產黨就是要這樣的道德敗壞。可見其居心叵測!

《求是》的歷史視野毫無論據 狀況評估歪曲事實

《求是》的這篇文章提出的以歷史視野看中國的社會道德,公然不顧當今中國社會普遍道德下滑、一切向錢看、人性冷漠、官員普遍腐敗、政府公然缺德迫害百姓等等事實。前三十年中國是國家整體血腥殺人式的道德危機,後三十年整人殺人沒變、更增添了更多花樣翻新的道德危機現象。秋石不顧這些事實,也根本沒有事實證據加以論證,便強加於人地斷言中國社會「在道德和精神上獲得了新的巨大進步」。這種做法並無新意,中共一貫如此,它可以毫不羞恥地黑白顛倒,公然把甚至一個孩子都明瞭的事實加以歪曲顛倒,公開在中國和世界人民面前撒謊。因為它在心理上極端空虛和恐懼,眼看中國社會道德已經危機到無法掩飾、威脅和動搖它政權的程度,便不顧公眾輿論,利用它的喉舌媒體,拉出權威架勢大作文章,虛張聲勢,給自己壯膽,心理上得到一點安慰。其實,它哪裡知道,像這樣每撒一次謊,它就讓全中國和全世界人民更看清它的恐懼虛偽本質,它的誠信道德就更敗壞一個層次,如此下去,天理道義和百姓民心都對它增加一筆法律上的罪行和道義上的罪孽,就越發加速它的解體,它最後必須承受更大的罪責。

道德是一桿公平的天平秤,分毫不差地記錄著一個人、一個黨、一個社會的內在心性。這是無法用說謊和狡辯掩蓋得了的。本書以大量事實、嚴謹論證和揭示了中國社會道德危機的真實存在和其根源在於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一黨專制的政治制度和社會型態,不容秋石的謬論混淆視聽,更不允許它玷污人類道德的神聖價值和人類公認的道德理論基礎和實踐原則。

其實中共高層本身也心知肚明中國社會的道德危機現狀,溫家寶曾多次提出中國社會道德滑坡,主張政治改革等政見,但中共的意識形態和集團利益決定了中共以一個獨裁集團的整體沿著歧途一意孤行,無論是來自內部還是外部的正見都不能容納,因為這個黨的本性決定它以民主和道德為死敵,一旦國家走向民主,道德復興,中共本身就無法存在,更不能無法無天地橫行霸道下去。幾十年的政治運動,尤其文革留下的極左思潮讓相當一部份人如當今的毛左派,變成歇斯底裡的極左心理變態狂人,其思維方式就是極端的階級鬥爭哲學、極端的民族主義和極端的你死我活敵我矛盾,所以即使中共黨內有溫和民主的主張,也被壓制,溫家寶的社會道德滑坡論和政改主張一直遭到江周薄系及其巨資僱佣的文人打手司馬南、孔慶東之流等毛左派的抵制。後兩人長期以來公然稱誦馬列毛,反美反民主,攻擊基督徒家庭教會、法輪功和民主人士,到處大放厥詞,竟然把來自馬列西方邪靈的毛思想奉為中華民族的靈魂,有時更稱之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同時極力攻擊儒釋道真正中華傳統道德文化,這裡作者順便澄清其混淆視聽,請讀者重溫本書之前章節中關於馬列毛思想的無神論、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制等邪說的論述,區分其與中國傳統文化在道德理念、價值觀念和神佛信仰上的根本對立本質。

(待续)

发稿:高谦

網上訂購全書: 中國社會道德危機之緊急救援

評論
2012-05-22 11: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