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 看到政府為國軍正名,真想哭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5月24日訊】看到今天很多電視劇和記錄片都或多或少的描述了國民黨人對國家的忠誠和抗戰的英勇,如果我父親健在,他肯定「淚飛頓作傾盆雨」了。當然,他不是為自己,他本人沒有當過國軍,而是為他多年來一直懷念他的兩個哥哥,和兩個為我們家殉情的年輕女人,同時他無比痛恨的有關「國軍不抗戰的」謠言。

1939年,也就是抗日戰爭的第二年,時年19歲,在信陽師院讀書的大伯一聲不響的投筆從戎了。當時我的爺爺奶奶很生氣,因為大伯是偷著走的。在大伯走後的第二年,儘管大伯不在,但我家大娘還是被娶進了家門,其實並不是我們家想要,是因為當時兵荒馬亂的,大娘的娘家人慌忙將閨女嫁到婆家算是少了負擔。對於大娘的容貌我雖然只是聽說,但從老人們描述的表情裡可以感覺我的大娘應該是非常漂亮的。大娘和大伯是很早就訂好的親事,如果在和平年代他們應該是讓人羨慕的一對。
 
 大伯在湯恩伯的部隊裡當了騎兵,因為作戰勇敢,有文化,所以很快就當了軍官。
  
43年國軍南撤,大伯路過家門。他的長官很瞭解大伯的情況,特意批准他回家看看,可以小住幾日,說白了就是讓大伯和大娘圓房。
  
大伯帶著一個衛兵回了家,可以想像當時我們家人該有多麼高興。但是大伯進家只是給我的爺爺奶奶磕了幾個頭,看著年輕美麗的大娘大伯卻一轉身走了。
  
由於年長日久,在今天,我這裡還保留著一張已經被歲月嚴重侵蝕的信紙,當然這不是信的全部,因為有很多殘缺的繁體字,我只有順著大意表述一下:
  
「望月思鄉,飲水思家,兒雖不孝但身在外無一時一刻勿掛念父母大人。待偽頑、倭賊略除,家有太平祥和之時兒必歸門為父母九叩,九跪以謝罪。替父掄鋤扶黎,行農代商以興家。而今為小家難有大國,無大國小家何安?為人子難為孝道,為人夫難為人倫,為人父難為綱常,皆兒之罪也。今國遇強虜,眾男兒拋家捨業會惹多少父母妻兒傷心落淚,無可知。

事關梅英(我大娘)驅虜抗戰為男兒之天責,殃及女人實屬不忍。軍人晝夜奔於戰火之中,命懸不測。吾若還家,必會愛妻;若不還家,妻可輕身嫁人,不攜兒女以累其身……」
  
就這樣,年輕的大娘盼星星盼月亮終於見了大伯一面,可是大伯不但沒有半點的溫存,甚至連話都沒跟她說上幾句匆匆的走了。大娘憂鬱之極直至一病不起,死時二十四歲。
  
二伯當兵比大伯晚了一年,是在我爺爺奶奶的同意下離開的,去了誰的部隊現在已經無人知道。二伯臨走時娶了二娘,說是入了洞房第二天走的,但據老人們傳說,二伯走的時候二娘哭得死去活來,並揚言:你敢走我立即撞死。但二伯還是走了,親人們目送他一里多地,二伯只回了一次頭。
  
兩位伯伯在43年之後都沒了音訊,二娘死的時候二十七歲,她是因生氣絕食至病而死。
  
回想當年國軍抗戰之英勇之慘烈,之犧牲,恐怕只有當事的家屬知道。
  
說國民黨貪生怕死不抗戰,恐怕也只有為抗戰犧牲的國軍家屬最傷心。

評論
2012-05-24 6: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