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獅子樓

武松向街鄰查明真相制敵機先
袁榮易

武松(張漢傑飾演)出差回來,兄長武大已過世,他詢問潘金蓮(唐天瑞飾演)兄長的死因。

    人氣: 106
【字號】    
   標籤: tags: ,

《獅子樓》包括武松訪鄰告狀、殺西門慶這些情節。水滸傳改編的京劇,如《翠屏山》、《時遷偷雞》,《烏龍院》等與水滸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個性的發揮上,深具戲劇張力,編劇者可說是一位飽經世故、卻又不落俗套的達人。戲中配搭一個小小的角色,都讓人覺得興味盎然。蓋叫天口訴「粉墨春秋(二)《獅子樓》」(《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講到《獅子樓》主要是文場子,顯現武松的理智性格,這些文場子戲如不能演得俐落,後面《獅子樓》與西門慶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為兄報仇的「義兒」(意義、層次), 因此交代「義兒」很主要。俗話說:「學會前文義,才知後文通」,蓋叫天的武松戲,比起別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這個「義兒」。

武松出差回來,只見供著武大的靈堂,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他喚出嫂嫂潘金蓮問個究竟:

潘金蓮(念)大郎去世早,教人淚暗抛。
武松 (白)嫂嫂!
潘金蓮(白)兄弟,喂呀(哭)……
     啊,兄弟,幾時回來的?
武松 (白)今日回來的。啊,嫂嫂,我哥哥得何病而死?
潘金蓮(白)心疼病而死。
武松 (白)我兄長從無此病。
潘金蓮(白)有道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武松 (白)好!好一個「人有旦夕禍福」。 (武松突問)何人買的棺木?
潘金蓮(白)乃是那西…… (差一點說成西門慶)
武松 (白)西甚麼?
潘金蓮(白)西鄰王媽媽。
武松 (白)何人盛殮?
潘金蓮(白)何九叔盛殮。
武松 (白)好,明日特備水酒,酬謝街鄰。
潘金蓮(白)理當如此。
武松 (白)天色不早,嫂嫂歇息去吧。
潘金蓮(白)兄弟,一路之上多受風霜之苦,你也早早安歇罷。
武松 (白)嫂嫂,兄長一死,我要守孝靈前。
潘金蓮(白)既然如此,待嫂嫂陪伴於你。
武松 (白)嫂嫂安歇。 不用!
潘金蓮(故意靠近,白)兄弟一人煩悶,還是嫂嫂陪伴於你。
武松 (怒,白)不用!哼! 兄長啊!
潘金蓮(白)喂呀!大郎啊!

(潘金蓮拂袖下。武松氣憤,搓手)

武松 (白)哥哥呀,哥哥!你若死得不明,我與你申冤報仇。


武松(張漢傑飾演)邀請街鄰(右起鄆哥、張大公、何九叔),謝謝他們幫忙處理兄長武大的後事。


街鄰飲酒,最右為王婆(臧其亮飾演)。復興劇場演出。


武松(張漢傑飾演)向街鄰敬酒。

武松問出的死因是「心疼病」而死,可是他哥哥從無此病歷。謊言跟隨邪惡勢力擴張,你不過問,那就沒事;但你不信,邪惡立即加大的迫害你。不管是不是虛張聲勢,反正要讓你知難而退。《獅子樓》就在這樣的過程中進行著,武松追查真相,看到事件背後一個一個構成的因素,暴露這些因素,邪惡就跟著垮台。人往往是怕心做祟,邪惡因此製造威脅,牢牢的箝制你。

潘金蓮假意想收買武松的心,武松斥退了她。老的演法武大的鬼魂還要演上一段「默劇」:武大上到供位,拿起自己的靈牌,一邊看一邊哭,然後將桌上供酒喝完,一個「竄毛」下地,走矮子到武松面前,他扯武松衣服,武松見哥哥來想抱住他,卻撲了個空,返身矇矓又睡去。

第二天武松訪問何九叔,何九叔留有骸骨證明武大被下毒。宴請街鄰到齊,看似糊塗的張大公(丑扮)主持,鄆哥搶著講所見,當場問清真相;由何九叔寫狀,錄下金蓮、王婆的供詞。武松前往縣衙告狀。告狀是個「暗場」(與《打魚殺家》蕭恩告狀同),舞台上卻是西門慶正在《獅子樓》喝酒:

縣令(内白)膽大武松,上得堂來,胡言亂語。扯下去打!
衙役(内白)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縣令(内白)轟下堂去!退堂!


中為張大公插科打渾,最右為何九叔寫狀-錄下金蓮、王婆的供詞。武松準備前往縣衙告狀。


西門慶(林政翰飾演)帶著跟班二楞到獅子樓喝酒。


武松的工作伙伴土兵,鼓勵武松不用氣餒。


武松被打四十大板,疼痛難忍。

法律不能給武松做主,武松進退兩難。好在武松的伙伴土兵提醒:「二爺,那西門慶難道說還勝似那景陽崗猛虎不成」!壞人倚靠權勢,欺壓良善,頂多是畜生道,武松正氣一出,形勢丕變,到《獅子樓》找到西門慶,也沒幾拳就結果對方。惡人猖狂半天,結果根本不堪一擊。起先,武松怕殺了西門慶無人做證,伙伴土兵願意為他做證;武松被打板子,手撫痛處,有時難免低頭不語,土兵見狀,拿刀給武松激勵他做。同時也刻畫被逼上梁山的武松,未殺人時並不把殺人當成好事。


武松問二楞:西門慶在甚麼地方,二楞指著樓上。


武松持刀上樓。鼻子、印堂畫有黑斑。


西門慶(林政翰飾演)在獅子樓喝酒。


西門慶從桌上翻身下來。


武松掄刀就砍,西門慶轉身俐落。


武松與西門慶較勁,西門慶咬住甩髮。


西門慶一個閃失,臉色遽變。


武松(張漢傑飾演)殺死西門慶(林政翰飾演)。


西門慶下腰倒地死去,這是被稱為「硬僵屍」的程式動作。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京劇名角李寶春受邀出席第23屆傳統暨藝術音樂金曲獎,還將於頒獎典禮上與新生代演員黃宇琳搭檔,演出改編自京戲的跨時代「京歌」。
  • 戲曲演出的長短,其實與演員的詮釋能力有關。尤其從「摺子戲」裏,最容易看出由演員所決定的時間感。今天介紹《七郎托兆》這個摺子戲,單獨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時,主要是看主角楊七郎的表現,他花臉虎虎生風的唱腔,與父親楊繼業陰陽兩隔,急著安慰父親,並辭別父親,其中唱到:「孩兒我再不能多行孝順,再不能與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與爹爹牽馬墜蹬,再不能統雄兵去把賊平」,感人落淚。在此情境中,演員較有發揮,時間的感覺就不一樣。如果少唱(俗稱「馬去」)兩句,立刻會變得太短。
  • 5月16日由灣區京劇愛好者組成的『美華京崑劇藝學會』部份成員與中華聯誼會主要成員及會長在中半島的「紅翻天」餐廳舉行聯合記者會。
  • 京劇《打姪上墳》,又稱《狀元譜》。由打姪、上墳兩個段落所構成,兩個段落分別講了兩個風俗習慣,一是「開倉放糧」,一是「清明掃墓」。這齣戲,簡而有力說明文化的力量,幫人達到連繫、溝通、互動。人與人的裂痕,藉此得以彌補。族群或社會出現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攜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環境調整變好。
  • (大紀元記者宋順澈台北報導)板橋林本源園邸,邀請到戲藝精湛的武林國小布袋戲社團前來表演,即將在4月29日(日)下午2點半至3點半,在林本源園邸定靜堂廣場為遊客演出「武松打虎」與「哪咤傳奇」,這2齣有名的劇碼內容非常精彩,是忠、孝、節、義的好戲,具有高度教育內涵,布袋戲愛好者可千萬別錯過,將可為觀眾帶來高潮。
  • 陳德霖(1862~1930)是在京劇史上影響很大的人物。如果譚鑫培是「老生」的代表,陳德霖就可稱為「青衣」的代表。在表演上,陳德霖考慮劇情,根據劇中人物的性格來安排行腔的高低、急緩。「青衣」強調女性優雅與端莊,不尚花俏,注重身份、舉止內斂。
  • 《監酒令》為小生重頭戲,表現一個年輕人遇到選擇,他總是以本性或正義去選擇,而非用利益去選擇,結果得到好報。例如選擇愛人,他找喜歡的對象,不牽涉到政治上有「劉派」、「呂派」之分,結果夫妻兩口子很恩愛。戲中這位朱虛侯劉章,具足年輕人的正直與憨厚。歷來能演者不多見,朱素雲曾與貴俊卿(譚派老生)合演,朱素雲喉音高亮,聲聲合拍,雖是宿衛軍官之職,面對「劉派」大老的挑撥,他一本正理應對;二人神情周到,又功力悉敵,實屬難能可貴。早年,北京春台部陸小芬(1856咸豐六年生),演劉章憨直無懼,很有名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