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從無望沉淪中被救起

法輪大法德國學員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

我叫埃娃-瑪麗‧西佛爾,五十二歲,我離過婚,是一位單親媽媽,有一個十九歲的兒子和一個二十四歲的女兒。我是在一九九八年末結識法輪大法的。

小時候我十分篤信上帝,對一切事物都充滿同情心。看到有人生病或有煩心事,或承受痛苦,我的心都會被牽動。我總是盡我所能幫助別人。我依然清楚地記得,小時候掛在我小床上方的守護天使讓我帶著善念和安全感進入夢鄉。禮拜日做彌撒,是我童年生活固定的組成部份。我常常與上帝和天使對話,對我來說作懺悔是很神聖的事,當我懺悔後,真的感到自己得到了淨化和鼓舞,覺得自己被當作上帝的孩子一樣對待。因此我充滿信念地繼續按著神的告誡指引我的生活。

信神與現代思潮的矛盾

煩惱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產生。我常常感到心中很矛盾,在基督教信仰中所形成的是非觀與社會中所經歷的冷酷現實之間糾結。特別嚴重的是,學校中既有宗教課,同時又把達爾文的進化論作為「進步的」科學的理論來教授:說人是由猴子進化而來。這和聖經傳說中創世的故事──我信仰的依據──南轅北轍。根據聖經中的傳說,我們是上帝的子民,由天上的高層生命所造就,人生的意義就是虔誠地(按照上帝指引的那樣)生活,最終在人生結束的時候靈魂升上天堂。犯下過錯就會淪落到另外空間中的煉獄或地獄中接受懲罰,得到錘煉,達到也能進入天堂。這給人指明了人生的意義,讓人知曉超越此生之外的因果關係。

而在現代科學、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下,對上帝的信仰漸漸的總是和幻想、和神話傳說相提並論。原本令我感到神聖、心生敬畏的宗教節日,已降格成為親朋好友聚會的節慶。精華不再,只注重外在的「現實」。如今還有誰在信仰上帝、遵從戒律?這樣的人被認為十分保守,還被當作「老古董」來取笑。教堂已漸漸成了慈善機構。我不禁自問,人們日常生活中,對上帝的信仰還剩下甚麼了?

在現代自由和道德淪喪的漩渦中隨波逐流

特別是對一個成熟女性來說,世道更為艱難和充滿衝突。女人都希望找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男人為伴,然而當我看到我曾經的伴侶和後來的丈夫在和別的女人調情時,內心感到非常痛苦。我本不必這麼心胸狹隘,只是我太缺乏自信。男人的尊嚴體現在哪兒?女人的又在哪兒呢?

可以說,我在男女關係問題上是最失敗的。我內心被割裂開來,外界和主流社會中所流行的,跟我內心所經歷的,完全不符。我那時想,一定是我哪裏不對勁了。因為我不想被孤立,所以就這樣說服自己:這沒甚麼了不起的,人們就是這樣做的,沒甚麼大不了的。但潛意識中,我對自己這種想法也是持懷疑態度的。

最後的結局是,我自食其果,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我迷失了自己,因為出軌而最終解除了婚約。我良心十分不安,將自己的過錯和盤托出,破壞了自己的婚姻,在謾罵與羞辱中生活,在我生活的小鎮中和我的家族中,我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不受歡迎的人。憤怒和復仇這些卑劣的動機,不足以拿來為我的出軌行為辯解。用我父親的話說,「你不用告訴我他(你的丈夫)做了甚麼,是你做錯了,就看你自己就夠了。」

我那時曾覺得這些話很無情,為甚麼整個世界都對我謾罵和羞辱,那些和我犯了同樣錯誤的人,堂而皇之還在這個世界上行走。我真的無法理解這個世界。我當然記得《聖經》裏關於不倫行為的說法,那是一種罪惡。但是為甚麼發生這種事才又想起宗教信仰來了呢?而平日裏在其它事情上還是按照所謂的現代自由的生活方式行事。

一九八九年,我的這一切都越來越惡化,我的「舊」人生徹底破碎。和柏林牆倒塌一樣,這一年是個轉折之年。

在所有人都想遠離我的艱難的時候,是怎樣的一個奇蹟,讓我重拾信仰。我感到自己一直被在我之上的一種力量所保護。這時我又開始研讀基督教經典,也接觸了其它精神信仰方法。但我仍然在追尋,一定還有甚麼別的東西。一九九二年起我開始學習心理學專業。現代科學雖然也很有意思,也給日常生活提供了很多方便。但科學到了心理學這兒就不管用了,對我來講,那是精神層面的東西,用所謂的心理學的方式是無法理解的。

認識法輪大法 重新走在神的路上

一九九八年末,我結識了法輪功(亦作「法輪大法」)。得到《轉法輪》這本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後,我便開始閱讀,並且愛不釋手。我的整個人生歷歷在目。我忽然明白了我人生中許多事情的前因後果,並可以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這深深的感動了我,耗用了好幾包紙巾(擦拭眼淚)。同時,我心中有種深深的感恩,我又找回了自己。

簡而言之,李老師甚至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找回女人的尊嚴 重返社會

學大法幫我從新找回女人的尊嚴。那段以情色來填補空虛寂寞、幾乎完全迷失自我的日子已成為過去。那種行為並不屬於真正純淨、高貴的我的生命,那是和宇宙特性正相反的。一對男女結為夫妻是很莊嚴的事情,是為了繁衍後代,維持人類社會。男女之間應該相互尊重、關懷,而不是為了滿足色慾,更不可與配偶之外的其他人發生關係。就算是無意的也是在給自己和他人的人生製造魔難。人在無知中犯罪,可是無知並不等於無罪,欠了債就要償還。我認為,性解放和所謂自由社會就是在製造痛苦。遺憾的是,人無法將「結果」和「原因」聯繫起來,所以也就找不到出路。無論人類社會如何發展,宇宙法理是永恆不變的。

在此期間我的親人和其他朋友又來找我,他們問我哪裏來的力量度過難關,還說我是個好母親,很多其它事情也都做得很好。我的姑媽這樣形容,「你曾經墮落到不能再墮落,而現在你已完全重塑自我,我們都很吃驚,也很佩服你。」這種時候我就會帶著謙卑之心說,這多虧修煉法輪大法,感謝慈悲的李老師,將我從墮落的泥沼中救起。

我有個很樂觀的經驗:一切壞事都能變成好事,只要我們同化大法,向內找、改善自己,不要只停留在表面。以大法給我的智慧,我現在終於理解父親的那句話「你不用跟我講他(你的丈夫)做了甚麼,是你做錯了,就看你自己就夠了。」是的,我做到了。

這就是法輪大法和尊敬的李洪志師父的神奇之處,他為我們闡述大法法理,從不疲倦。作為日常生活的指導,「真善忍」的法理幫助我判斷是非,讓我知道甚麼對自己和別人是有益的,甚麼是無益的,指引我走向幸福的未來,達到真正心靈的寧靜。

我要感謝法輪功給我的生活所帶來的一切奇蹟。由衷感謝尊敬的李洪志師父將法輪大法傳給我們。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徵稿選登】德國學員-從無望沉淪中被救起-257959.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迫不及待的與他一起上樓去他家看個究竟,不看不知道!看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後來,同學看我很喜歡,就借給我了,我如獲至寶般捧回家,美滋滋的看了一整夜,也不覺困。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切:人生觀、世界觀…….這本書就是《轉法輪》。得法後,常用《轉法輪》中的「真、善、忍」約束自己的言行,所以每天都是高高興興的,學習、生活、言行都像充滿了陽光,上滿了發條一樣,把內向、自卑、抑鬱寡歡的我徹底地改變了。
  • 我也是讀了一輩子書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書,可從來不知道看書能好病。此書所講新奇、玄妙,一生從未涉及,我本身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雖然也練過氣功,那是體操加上呼吸引導「得氣」而已,根本不知道與修煉、與佛、道、神有甚麼關係。…我因無法勞動而被當眾謾罵、被不了解的人諷刺、譏笑。我在人中是個要強、幹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沒有人懂得病的實質是超常的,當然從常人的理上就難明白。從實證醫學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間的病源,當然人的空間也不能找不到病變。但從《轉法輪》中,整個從病的起因到康復都會找到答案。
  •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從小我就有厭世的心態,覺得人活著很累很無聊,是《轉法輪》整個改變了我的人生觀,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大法給了我丈夫過億身家,我丈夫心裏很明白,是大法給了他事業的蒸蒸日上。我更知道,是因為丈夫支持了他修煉法輪功的妻子,支持了大法,才得到了神佛的護佑,才得到了今生的福報。
  • 二零一二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一些在海外得法的法輪功學員回首各自得法的經歷時,感嘆自己在異國他鄉幸遇大法,原本一心只為在海外立足掙錢過好日子,卻在物慾橫流的社會裏隨波逐流,落得身心俱憊的人生,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而變得從此不同。如今他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不斷歸正自己,堅定地走在修煉路上。下面講述的是甄姐和小海的故事。
  • 毛女士受病痛折磨十八年後遇大法甘露頑疾兩天消失!自中國國內法輪功受迫害,毛女士十三年來就一直堅持每天給國內打電話講真相數小時,平均每天勸退多則二十多人,少則幾人。勸退的人有中央各級部門的,各級政府官員,軍人等不同階層的人。毛女士說,鑑於講真相中了解到的情況,為了減少他們的罪惡,也為了制止對大法弟子迫害,要讓他們知道真相。很多人了解了真相後停止了作惡。
  • 我在電視截取的教功錄像中看到旋轉的法輪變換著顏色,「法輪是宇宙的縮影」(《轉法輪》)這句旁白好像是從宇宙遙遠的地方傳來我耳邊,似乎法輪是我內心深處尋找著的甚麼。二零一零年我偶然間認識了一位法輪大法學員,他和我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和大法的真相,告訴我江××因為個人的妒嫉而鎮壓法輪功,我十一年前的謎團終於得到了解答!「法輪功是好,真的是好的……」我低語道,為找到了答案而激動,心裏像被打開了一扇封塵已久的窗,頓時清亮了。讀完《轉法輪》,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的確發生改變了。
  •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大肆迫害法輪功開始,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堅定地走上反迫害的漫漫長路,他們有的在街上發資料,在景點講真相,用電腦、電話傳真或是直接打電話、寫信等方式向大陸各階層民眾講真相。十三年來徹底地揭露了中共惡行,大陸民心紛紛覺醒,了解了大法真相,迄今已有超過一億一千五百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黨組織。
  • 在「四二五」十三週年紀念日,記者採訪了加拿大參議員康希格理奧‧蒂尼諾(Consiglio Di Ninio)、資深政治家、前亞太司司長大衛‧高和當年經歷過四二五的法輪功學員。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