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閻錫山二三事

張芸

老晉華紡織廠的大門,門後可見上世紀二十年代的廠房和庫房。前面老人是作者的妹妹 張文采,她左右各一人,是她的孩子及孫子。(作者提供之近日相片)

  人氣: 122
【字號】    
   標籤: tags:

閻錫山(1883年10月8日-1960年5月23日)是中國近代史上風雲人物。他是山西省五台縣人,29歲當上山西都督;民國38年,國共談判失敗,他以當時「戰鬥行政院長」的身分,將國民政府之軍政大員、家眷百姓,從大陸平安撤退到寶島台灣,一生可謂建樹頗豐。難怪1930年5月19日美國《時代》雜誌,用閻錫山做為封面人物,標題是:中國下一任總統。

筆者與「閻院長」雖是同鄉,卻未曾見面。只在他仙逝之後,去了當年的「臺北市極樂殯儀館」深深一鞠躬,表示敬意。如今耆耆老人矣,回想閻錫山,只有零碎記憶,大者只三則,分述如下:

第一則:

那是 1950 代,我在台灣,考上台大,註冊的時候就遇到難關:必須有兩個保證人。我以小兵身分獨身赴臺,舉目無親,只認識同鄉,山西平陸縣人,張鎮海(已故)。我們去見了山西國大代表耿誓先生,與行政院盧學禮參事,他也是山西人。

兩老二話不說,就立即簽字,助我度過難關。 後來,可能是我大一或大二的時候,兩位鄉賢約我與張鎮海,去五常新村,山西同鄉會館,陪美國學人葛林 DONALD GILLIN 吃飯。葛林為了他的博士論文,曾由美至臺,親訪閻錫山多次,除了陪伴吃飯,也當翻譯。閻錫山的大名在美國學術界很響亮,就是因為葛林的著作《中國山西軍閥,閻錫山,1911-1949》(1967 普林斯頓)。該書原文是:WARLORD YEN HSI-SHAN IN SHANSI PROVINCE, 1911-1949.

那次跟葛林見面,餐會上談了很多關與閻錫山的事績。葛氏是學者,研究深入,態度客觀,使我對閻錫山有了更深,更客觀的瞭解。

人生何處不相逢,想不到,過了十幾年,我在偌大的美國居然又碰見葛林。

他在北卡杜克大學教中國歷史,我在北卡大學讀書,我們在北卡紀念醫院走廊上,相見甚歡!

第二則:

數週前,收到老家山西太原李奉奉(筆者妹妹張文采的女兒) 的一封電子信,她說:

「二舅:今年3月24日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恰逢週末,我們全家去看我外公(張星齋)早年供職的地方「榆次晉華紡織廠 」(閻錫山創立)。我們一行四人,由我弟弟李盾盾開車,行程不到一個小時就到了晉華紡織廠的遺址。為什麼叫它遺址呢?因為它已經走到破產的邊緣。我們此行的目的:一是懷念外公,珍惜今天的生活,沒有外公,就沒有我們今天美好的日子;二是給以優異成績保送到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的侄女(我弟弟的女兒)上一堂歷史教育課。她沒見過老外公,她不知道老外公,為家人奮鬥一生的經過。」


作者的妹妹 張文采,及其孫女。(作者提供之近日相片)


讀完電子信,我閉目沉思良久。

家父,星齋翁,在三十來歲就在那個晉華紡織廠工作了,不僅供養全家老小還曾幫助親戚朋友也到那兒上班。被家父幫助過的鄉人很多,其中張志清、張志高兄弟倆現在都九十好幾了,一生都奉獻給晉華紡織廠,還經常提到家父的大恩大德呢。

晉華紡織廠是閻錫山創立,裏面幾乎清一色是山西人,尤其五臺縣人。

因為閻錫山是五臺縣人,筆者全家有幸也是五臺縣人。當年流行一句話:「學會五臺話,就把洋刀挎」,在當年,這種守土觀念可見一斑。

跟晉華紡織廠有關的,還有全山西人都知道的「實物準備庫」,「西北實業公司」都是閻錫山創立。家父曾在抗戰前,是實物準備洪同縣分庫經理;也曾在抗戰勝利後是西北實業公司的總務處長。閻錫山可稱是山西的「大實業家」。閻錫山終生的政績多不勝數,實業方面的成就,在此只是一例而已。

我妹妹全家造訪當天,正在負責拆除工廠的師傅們聽了我妹妹的來意後,非常熱情的給她們講了一些歷史。 榆次晉華紡織廠是中國少有的百年老廠(1919—2012)。是山西最早的紡織廠。它的發展歷史見證了中國近現代工業發展的歷史。任何人,真的,當你身臨其境時,你會感到百年老廠凝聚的那份生生不息的力量。它歷經風雨,幾度輝煌,終於在新世紀完成了使命,走入歷史。

晉華紡織廠是山西很多很多人生長的地方,是他們的父輩奉獻一生的地方。它是他們的生命所繫。曾經,能夠成為晉華廠的一名職工,是一件值得全家人慶賀的事。所以現在工廠雖然破產了,政府決定把晉華紡織廠舊址完整地保存下來,開發建設成「中國近代民族工業博物院」,供當代和後人瞻仰。讓後人知道,我們的近代民族工業是怎樣發展的。

第三則:

閻錫山主政時期,對山西人民的陳規陋習,也雷厲風行加以鏟除。他對「抽大煙」尤其深痛惡絕。有一年,我們全家隨家父在榆次的時候,一天夜裏,閻錫山的警察半夜來敲門,把全家老少,嚇了個半死!

那年我大概七、八歲,隨父母住在山西省榆次縣,印象中那是一個四合院,好像我父母跟我以及當時只有一、二歲的妹妹張文采睡東房,我姊姊跟我嫂嫂(均二十多歲左右)睡西房,整個四合院是租來的,北房南房別人住,是兩戶好鄰居。

有一天,全家在西房,吃過晚飯,我姊姊、嫂嫂洗碗,我做功課,那年頭沒有收音機更沒有電視,我父母必定喝茶話家常,天天如此,十點左右,姊姊嫂嫂穿過天井回西房睡覺,我父母照料我跟我妹妹,脫光衣服(我們是山西五台人,習慣睡覺不穿衣服)在炕上睡覺。

大約一個週五,半夜快十二點了,大家睡得正沉,突然西房的房門被人又踢又敲,我姊姊急忙穿衣回答:「來了!來了!」敲門的聲音更大更急促了,嫂嫂也匆匆忙忙穿上衣服。開了房門,在門口的是一夥警察,帶著「盒子炮」(手槍),雖然態度還好,我姐姐嫂嫂都被嚇死了!

「誰姓王?」一個警察問。

「我們都姓張。」我姊姊我嫂嫂在西房門口回答。

警察頓時遲疑了,彼此交換了眼色,然後嘴裡吞吞吐吐說:「弄錯了。」轉身就走,還說了許多「對不起」、「抱歉」及「打擾了」。

我姊姊嫂嫂,急忙走到東房,敲開門,對我爸爸說:「爹,聽見他們敲門,我以為是你,以為你瘋了!」

我爸爸已開始脫衣服,預備睡覺,回答我姊姊說:「我以為你們兩個出了甚麼事,來敲我的門!」一場鬧劇終止!

從鏟除惡習來說,閻錫山是反對舊俗陋習的「革命家」!

事隔多年,我現在還記得,第二天我爸爸去中藥鋪,買了些紅色粉末藥給我們每個人喝,那藥叫「硃砂」,可以說是為了「壓驚」,至於「硃砂」是什麼味道,一點都不記得了。

如今只模糊記得閻錫山的這三項德政:一、他是上過美國時代雜誌封面的「中國軍閥」,二、他是實業家,三、他也是 位革命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來,大家都瘋林書豪,我呢?
  • 【大紀元2012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1924年,印度偉大詩人泰戈爾專程到山西太原訪晤了閻錫山。兩人談論哲學與文化,閻錫山表示,東方文化是「中」,人事中失了「中」,人類就陷於悲慘。他還認為中國「中道文化」精神在鄉村。泰戈爾表示,中國好像自己的第二故鄉。
  • 一開頭,是一張相片,一頭母老虎,頭枕石階,睡得很沉,身上倚著睡著的三頭小豬,身上裹著「虎皮背心」。
  • 我在美國住了四十多年了。今天出門,列了四件該辦的大事,有的順利,有的不順利,但都成功了,可謂一天闖了四大關。
  • 孩子們,又叫,又跳,像中了頭獎。最後大家吃過晚飯,去海邊泡了一會海水,我甩了幾桿,沒魚上鉤。那一晚大家都睡得很甜!
  • 第一、你們要知道,今天是個亂世,共匪造亂的方法是集歷史的超歷史的【1】,我有元旦團拜的講話,給你們附上,你們要好好看看,我不再重說了。
  • 67年以前,法國政府決定頒發軍人最高榮譽十字勳章給美國轟炸機駕駛員容泰若,可是陰錯陽差,容泰若匆忙從法國返回美國,脫下軍衣,改做生意,把「勳章」幾乎忘得一亁二凈。
  • 天有不測風雲,平安過了35年,水管出問題了。市政府的查水錶技工告我:「問題大概是院子裡的水管或者屋子裡的水管。」
  • 處理每日生活瑣事泰半如此,孩子們見我在沙發上如坐針氈,就用不純正的國語說:「緊張,緊張! 」最近真正「緊張」過一次,大約一刻鐘,且聽在下道來…
  • 可是我這兒講的「杯中物」不是文人雅士喝的,也非喜慶宴會用的酒。我講的「杯中物」是一隻「蚊子」。
評論